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赵眜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南越文王
南越國第2代帝王
在位期間:前137年—前125年
前任:南越武王
繼任:南越明王
姓名 趙胡
封號 南越王
出生 前176年
逝世 前125年
諡號 文王
父親 趙仲始
嫡母 媚珠

赵眜越南語Triệu Mạt;前176-前125年),一名赵胡[1]中国西汉时期南越国的第二代君主,公元前137年至前125年在位[2],是南越国第一代君主赵佗的孙子,号称“南越文王”或“南越文帝”。[3]他的陵墓位于今广州市解放北路的象岗山上,是著名的“南越王墓”。

生平[编辑]

文帝行玺金印的印面

趙眜是趙佗的孫子,無論是在司馬遷所著的《史記》以及其他一些中國史料中都沒有關於趙眜生父是何人的記載。越南方面的《大越史記全書》則稱趙眜是趙仲始的兒子。[4]汉武帝建元四年(前137年),第一代南越王赵佗去世。由于他去世时已达百岁高龄,其儿子都已经死去,他的王位交由孙子赵眜继承,成为第二代的南越王。

赵眜即位两年后,前135年,闽越王驺郢借机向南越国发动战争,攻打南越国的边境城镇。赵眜刚继承王位不久,国内民心还不稳,这时只好向汉武帝上书,说明闽越侵犯南越的事实,并请求汉武帝处理此事。汉武帝对赵眜的做法大加赞扬,称其忠于臣属之职,不兴兵互相攻击,并派遣王恢韩安国两将军前去讨伐闽越汉朝的军队还没有越过南岭,闽越王的弟弟余善就发动叛变,杀死了闽越王驺郢,投降了汉朝,于是汉朝的军队停止了讨伐的行动。

汉武帝随后将余善立为新的闽越王,并派遣中大夫严助前往南越国将处理闽越的事告谕赵眜。赵眜得知后,向严助表达了对汉武帝的深刻谢意,并告诉严助,南越国刚遭受过闽越的入侵,等处理完后事后,他就去汉朝的京城朝见汉武帝。随后,还派太子赵婴齐跟随严助回汉朝的朝廷当宿卫

严助离开后,南越国的大臣们用赵佗的遗训向赵眜进谏,劝赵眜不要去汉朝的京城,以免被汉武帝找借口扣留,回不来南越,就成亡国的形势了。于是,赵眜在以后统治南越的十年中,一直以生病为借口没有入朝见汉武帝。

前125年,赵眜病重,其儿子赵婴齐向汉武帝请求回到南越国。赵眜死后,赵婴齐继承王位。

家族[编辑]

1983年考古发掘的南越文王墓东侧室葬有殉葬的四位文帝妾室,同时出土了五枚有字印章。分别是一枚金印(“右夫人玺”),一枚象牙印(“赵蓝”)及三枚铜印(“左夫人印”、“泰夫人”和“口夫人印”)。“口夫人印”又被解读为“部夫人印”或“否夫人印”[5]。黄展岳在《南越国六夫人印》认为其地位高低依次为“右夫人”、“左夫人”、“泰夫人”及“部夫人”[6]

儿子:赵婴齐

历史影响[编辑]

赵眜在位一共12年,长期患病,性情软弱,没什么建树。他虽然在闽越侵犯南越之时,巧妙的把汉武帝搬了出来,让汉武帝来对付闽越,而自己不用大伤元气。但此举,也使赵佗时期就已经役属南越国的闽越,和南越国脱离了役属关系,而直接受制于汉朝中央,使南越国实际上被孤立起来。

同时,又使汉武帝找到借口,派严助假借表彰赵眜能忠于臣属之职为名,请赵眜赴京朝见汉武帝,最后迫使赵眜把儿子赵婴齐送到了汉武帝身边达10年之久,为日后南越国内部之乱埋下了伏笔。

陵墓[编辑]

赵眜墓出土的丝褛玉衣

赵眜死后,陵墓建在南越国都城番禺的西北角(今广州市解放北路的象岗山上),历经2000多年,始终没有受到侵扰。1983年在此地建楼宇时被发现,被称为“南越王墓”,在陵墓内共出土随葬品1000多件,被认为是岭南地区已发现的陵墓当中,规模最大,随葬品最多,墓主人身份最高的陵墓。该墓出土的“文帝行玺”金印也正好说明,在他生前曾自封为“南越文帝”。1988年,在他陵墓的原址建成“西汉南越王墓博物馆”,对陵墓和出土文物进行保护。

關於南越文王真實名字的考證[编辑]

史记》裏一直把南越国第二代王“南越文王”称为赵胡,但1983年“南越王墓”被挖掘后,在出土的印章中发现“赵眜”的玉印和“文帝行玺”的金印,经考古学家证实,确认了“赵眜”应该是《史记》所载的“赵胡”的真名,而“赵胡”可能是司马迁在编写《史记》时出现的错误;也有可能是班固的《漢書》在传抄中抄错,后人又根據《漢書》更正了《史記》中的「錯字」,以致一錯再錯。[7]

然而,也有一些學者對筆誤一說提出了異議。學者余天熾、覃聖敏、藍日勇、梁旭達、覃彩鑾等人,在其所著的《古南越國史》中認為南越文王名字不可能出現記載錯誤。他們認為,《史記》對在位時間最短的趙建德事蹟記載都尤為詳實,因此對南越文王名字記載錯誤的偶然性不存在;而且文王在位期間同漢朝交往頻繁,名字的筆誤更不可能。他們認為趙眜是趙佗的兒子、文王趙胡的父親(或者趙眜是趙佗的長孫、文王趙胡的兄長),被趙佗立為太子,未即位就死去了。趙胡將趙眜生前使用的印章帶入墳墓,以示緬懷之意。[8]

腳註[编辑]

  1. ^ 史記
  2. ^ 根據大越史記全書趙朝記
  3. ^ 當時南越國君主在外交上對漢朝稱「藩王」,在國內則自稱「皇帝」。
  4. ^ 《大越史記全書·趙紀》:文王在位十二年,……諱胡,仲始之子,武帝之孫也。
  5. ^ 岳南. 岭南震撼——南越王墓发现之谜. 广州文史. [2012-04-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2-02) (简体中文). 
  6. ^ 白芳,信息整理:张诗蔚. 南越国时期出土的“夫人”玺印. 广东省博物馆网站. 2010-10-22 [2012-04-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2-02) (简体中文). 
  7. ^ 廣州象崗漢墓發掘隊:《西漢南越文王墓發掘報告》,《考古》雜誌1984年第3期
  8. ^ 《古南越國史》,余天熾、覃聖敏、藍日勇、梁旭達、覃彩鑾著。廣西人民出版社,1988年1月。ISBN 7-219-00483-4。參見「南越國的世系」一節,235~245頁。

参考文献[编辑]

  1. 司马迁:《史记》卷一百一十三 南越列传,西汉
  2. 班固:《汉书》卷九十五 西南夷两粤朝鲜传,东汉

参见[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赵眜
南越國王室
出生于:前176年逝世於:前122年
前任:
南越武帝赵佗
南越国君主
前137年—前125年
繼任:
南越明王赵婴齐
越南統治者
前137年—前125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