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雷斯特战役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布雷斯特战役
诺曼底战役,霸王行动的一部分
Battleforbrest.jpg
1944年9月,在布雷斯特街头的一辆隶属第705反坦克营之美军M18地狱猫坦克
日期 1944年8月7日 – 9月19日
地点 法国布列塔尼
结果 盟军获胜
参战方
美国 美国 Flag of the NSDAP (1920–1945).svg 德国
指挥官和领导者
托利·米德尔顿
美国第8军指挥官
赫曼-柏恩哈特·雷姆克(俘虏)
布雷斯特要塞指挥官
兵力
美军第2步兵师
美军第8步兵师
美军第29步兵师
A特遣队,
第8军附属单位
40,000人 - 德军第2伞兵师
德军第266步兵师
德军第343步兵师
伤亡与损失
4,000人 [1] 阵亡1,000人+ (估计)
受伤4,000人
被俘38,000人

布列斯特战役第二次世界大战霸王行动期间,于7月27日开始盟军突破诺曼底眼镜蛇行动中其中一场最激烈的战役。

盟军入侵欧洲大陆计划的一部分,是攻占沿岸港口设施,以确保及时运送大量战争物资供应入侵盟军之所需(据估计,在1944年9月于大陆的37个盟军师每天将需要26,000吨物资)。盟军希望攻占并投入使用的主要港口是在法国西北部的布雷斯特

港口问题[编辑]

在战争初期,1940年法国沦陷后,美国开始策划当及如果他们他们加入战争时,“入侵西欧”的行动。美国和加拿大部队将从美国到达英国(只要英国还是参与战争),直到盟军正式入侵大陆。一个主要问题当然是在入侵部队登陆后如何向其提供成千上万吨的补给物资。攻占欧洲在大西洋沿岸的港口是必要的,最合适的目标亦是明确的入侵目标。夺取这些港口设施被认为是至关重要的,因为缺乏物资将使入侵部队陷于困境。在战斗的初期阶段中,大型人工港口(桑港口)将被建立在海滩上,但是他们的吨位装卸能力有限,被认为只是一种应急措施,直到真正的港口可以被夺取并投入服务。

在法国北部沿岸地区可以找到合适的港口,跨越入侵部队将横渡的英吉利海峡,尤其是布列塔尼中的布雷斯特港,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是法国舰队在大西洋沿岸的主要停泊地的和法国西部的港口。盟军战略家认为甚至有可能,在攻占该港后,物资可以直接从美国运抵布雷斯特,无需经过英格兰和被运送给正向东面德国前进的盟军,过程要快得多。

其他跨越英吉利海峡的港口是在布列塔尼的圣马洛洛里昂、及圣纳泽尔和在诺曼底的瑟堡勒阿弗尔(这将最终被选为入侵区域)。同盟国已经筹划大锤行动以攻占瑟堡,但在1942年灾难性的第厄普突击战后被取消。他们决定从海上对一个港口实施直接攻击不是一种正确的选择。

德国人,对这一点十分清楚。然而,他们在战争初期通过托德组织开始围绕这些港口建设工事,是大西洋长城概念的一部分。其中一些主要港口是U-潜艇的基地,并已兴建潜艇基地炸弹防爆混凝土围墙。这些防御工事在盟军空袭中已存活了一段时间。

序幕[编辑]

1944年8月中旬的法国西北部。当时盟军占领布列塔尼郊区,并已向东面的巴黎前进。蓝色的箭咀代表向布雷斯特和其他港口的前进路线

诺曼底被入侵后不久,桑港口被从英格兰拖来和部署在法国海岸。对盟军来说不幸的是,其中一个不到两个星期后被风暴摧毁。当时的主要供应直接通过登陆的海滩进行,但这一过程并非有效率。

瑟堡,位于诺曼底科唐坦半岛的尖端,被在犹他海滩登陆的美军占领,但德国守军在投降之前破坏了其港口设施。这是迄今为止盟军占领地区内唯一的主要港口。

不久以后,布列塔尼半岛被由在眼镜蛇行动中由北向南突破,乔治·巴顿指挥的美国第3军团所孤立,美国第8军进入布列塔尼以攻占布雷斯特和掩护突破行动的北部侧翼。

德意志国防军被困在布列塔尼半岛的部队撤退到已加强防守的港口,而当时美国第3军团部队已进入半岛并包围他们。布雷斯特驻军,被称为“布雷斯特要塞”(“布雷斯特要塞” - 德国的宣传方式称为被包围的城市),由一名非洲军团的老伞兵,伞兵上将赫曼-柏恩哈特·雷姆克指挥。该部队包括德军第2伞兵师第266步兵师第343步兵师和其他德军单位,兵力大约40,000人。

旧的堡垒城市圣马洛美军第83步兵师(“俄亥俄”)于8月17日占领,但它的小型港口设施被守军破坏。在附近的塞赞波尔岛上德国驻军在盟军一整天重型军舰炮击和强大的空中打击后投降,他们的海军大炮未能使用。很明显,德国人尽可能会阻止盟军尽快使用法国的港口,利用周围的堡垒守卫他们和尽可能破坏码头。

美军在1944年8月7日到达布雷斯特。

战役[编辑]

File:Brest44.jpg
在布雷斯特街上行进之德国守军

布雷斯特被包围,并最终被第8军占领。这场战斗被证明是极其艰苦的,因为德国守军顽强抵抗和部分是由空降猎兵伞兵)部队组成。

1944年10月,法国布雷斯特军方医院

德军伞兵没有辜负他们的声誉,因为盟军以前经历了与他们的战斗,例如蒙特卡西诺。虽然一些能力较差的单位比较容易被包围,但空降猎兵在重大困难、猛烈炮击、空袭和美军的攻击下守卫了自己的阵地。进攻部队在意图进入城市的每一次小规模进攻下损失惨重。

按他们的军事学说,美军试图利用其优越的炮兵火力和空中优势,消灭守军,而不是进行近接战。另一边,德军有相当数量的库存弹药以防卫该市,并在挖掘的工事和碉堡中部署各种不同口径的武器(从轻型高射炮至舰炮)。

战斗是激烈的,部队挨家挨户前进。防御工事(法国和德国建造)被证明是非常难以克服的,双方以火炮轰击拦阻对方。

最终,布雷斯特老城区在战斗中被夷为平地。只有一些在中世纪以石头建造的古老防御工事仍然站立。

雷姆克将军在破坏港口设施后于1944年9月19日向美军投降。这些设施将无法按他们希望的时间准时修复,以支援战事。当时,巴黎已经被盟军解放和市场花园行动正在荷兰被实施。

在付出高昂代价攻占布雷斯特导致盟军决定只对其余被德军占领的法国港口实施包围与只有一些可以被在行进中被占领作为例外,以替代在一次战役实行攻坚。勒阿弗尔是个例外,他在1944年8月被英国第2军团占领。其中一些在布列塔尼的港口于1945年5月9日,即欧战胜利日一天之后投降。

后果[编辑]

整个霸王行动的进程与原先计划的有所不同。巴顿的美国第3军团的快速推进使巴黎被解放早于预期,但1944年9月补给物资短缺已开始出现。

瑟堡是唯一被及时被修复使用的港口。该港口在7月中旬每天处理物资的能力约为2,000吨,和至1944年8月为12,000吨。

伯纳德·蒙哥马利爵士作出了有利于英军的决定,以减少对其他部队的供应,包括巴顿的部队。不成功的市场花园行动不久后被蒙哥马利实施,但是,导致盟军的快速推进被拖延,并允许德军重组,甚至反击(即突出部之役)。不过当时,在比利时安特卫普的港口对盟军提供补给。

战后,西德政府对在布雷斯特被打死、饿死,或无家可归的平民及家属支付赔偿。

思考[编辑]

如果有更多的物资可以透过完整的法国港口运抵给英国和美国军队,盟国有可能在1944年-1945年的冬季入侵德国西部工业区,使第三帝国早一些崩溃。

另一方面,第二次世界大战进一步发展指出,在法国各地开展补给供应也是一个很大的障碍,因为没有足够数量的卡车和铁路网被破坏(见红球特快)。

延迟入侵欧洲(由于缺乏坦克登陆艇而由1943年推迟 至1944年)已经让德军有时间来巩固其沿海防御系统(称为“大西洋长城”)。士兵发现实际上在1944年港口周围的防御工事与其在1942年预见到的有很多分别,当尤其是他们认为这些港口可以被相对完整的占领及根著可以被使用。

“这是我的简历”[编辑]

当美军准将查尔斯·卡纳姆来接受投降时,雷姆克将军要求这位较低级别的男子出示证件。卡纳姆指向他在附近的部队,并说“这是我的凭据”。卡纳姆当时是美军第8步兵师的副师长 ,和这句话已经成为该师的格言。

雷姆克提问的原因是,他是在拖延时间,当时在堡垒的一个房间内,他的无线电操作员正从布列斯特要塞疯狂地发出最后的报告(其中包括若干颁授奖章的建议)。最后,他能够保持够长的时间令美国人忙过不停,直到电文被发出,美军并没有及时发现无线电室,。

相关条目[编辑]

参考[编辑]

  1. ^ 存档副本. [2008-08-3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7-04). 
  • Balkoski, Joseph. From Beachhead to Brittany: The 29th Infantry Division At Brest, August-September 1944. ISBN 0811703258
  • Buchheim, L.G. Die Festung. (literary treatment of the author's experiences as a German war reporter during the battle for France)
  • Dobler, Michael. Closing with the Enemy, which contains a study of combat in Brest
  • Gawne, Jonathan, The American in Brittany, 1944, Histoire et Collections, Paris, France, 2002, ISBN 2913903215.
  • Kirkpatrick, Charles. D-Day: Operation Overlord: From the Landings at Normandy to the Liberation of Paris, 'The Buildup' Chapter, ISBN 0-8317-2188-X
  • Kuby, E. Nur noch rauchende Trümmer. (German - the author was an enlisted soldier in Br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