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德意志國防軍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德國國防軍
Wehrmacht
Balkenkreuz.svg
德國國防軍的徽标直臂黑十字,为铁十字的变更形式

存在時期 1935年-1945年
國家或地區  納粹德國
效忠於  納粹德國
部門 陆军
海军
空军
功能  納粹德國 武装力量
規模 20,700,000人(总计人数)
4,750,000人(1941年6月22日)
8,290,000人(1943年11月)
駐軍/總部 措森
參與戰役 西班牙内战
第二次世界大战
指挥官
象徵性指揮官 阿道夫·希特勒
著名指揮官 赫尔曼·戈林
威廉·凯特尔
阿爾弗雷德·約德爾
埃里希·雷德尔
卡尔·邓尼茨
埃爾溫·隆美爾
佩章
一式佩章 黑十字(鐵十字
二式佩章 纳粹

德意志國防軍德语Wehrmacht[註 1])是1935年至1945年間納粹德國的軍事力量,軍種包括陸軍海軍空軍納粹黨武裝党衛隊單位有時也配屬於國防軍。

战间期[编辑]

魏玛共和国时期[编辑]

一战后,德国签订了贡比涅停战协定。军队也改名叫做和平军德语Friedensheer(Friedensheer)。1919年3国民议会通过了一项建立一支420,000人的叫做“临时国防军德语Vorläufige Reichswehr”的强大军队。但是凡尔赛条约在5月被公布。6月德国被迫签订该条约。该条约对德国军队的规模进行了严厉的限制《只允许德国拥有100,000人的军队》,这其中海军最多有15,000人。舰队最多只能有6艘战列舰、6艘巡洋舰、12艘驱逐舰。同时潜艇戰車重型火炮被禁止使用,連原有的空军也被取消。1921年3月23日一个新的战后军队国防军德语Reichswehr在1921年3月23日成立。 但在1922年的拉巴洛條約,德國可在蘇聯訓練戰車和空軍;德國的化學武器研究和製造同樣可在蘇聯進行。結果大約300名德國飛行員在Lipetsk接受了訓練;一些戰車在喀山附近訓練;而毒氣則在薩拉托夫被開發。

阿道夫·希特勒及征兵制度的恢复[编辑]

保罗·冯·兴登堡总统于1934年8月2日去世后,希特勒接管了魏玛共和国总统办公室,并因此成为了军队总司令。所有德国武装部队的军官与士兵都必须对希特勒个人宣誓效忠于元首,即希特勒的称号。到1935年德国正公开藐视凡尔赛和约中列出的军事限制条款,而征兵制度也在1935年3月16日被重新引入。

尽管常备军规模被条约限制在100,000人,每年都会有与这个数字相同规模的一群新征召兵接受训练。 征兵制度引入了德意志国防军这个名字,所以不仅1935年3月16日可以被视为它的建立之日,整个德意志国防军的组织与权力机关都可以被视作纳粹的创造,而与它的统帅部的政治立场无关(然而他们全部向希特勒进行了同样的效忠宣誓)。国防军的标志是铁十字的一种已经在一战后期从1918年3月及4月开始被用作空军与坦克标志的简化版本(直臂的所谓“Balkenkreuz”或“横梁十字”)。1935年10月15日德意志国防军的存在得到了纳粹德国官方的承认。

第二次世界大战[编辑]

德国陆军进一步推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的战斗理念,将陆军(Heer)与空军 (Luftwaffe)的优势整合为联合武装部队。结合了如包围歼灭战的传统战争手段,德军在二战的第一年完成了许多闪电般的速战速决,使得外国新闻工作者为他们所目睹之景象创造出了一个新的名词闪电战。德国陆军加入战争时仅有小部分完成了机械化改造:整场战争中步兵维持着90%的徒步率,而炮兵基本是用马拉。机械化部队在战争开端收到了世界新闻界的大量关注,被认为是入侵波兰(1939年9月)、挪威与丹麦(1940年4月)、比利时、法国与低地国家(1940年5月)、南斯拉夫与希腊(1941年4月)和蘇德戰爭初期(1941年6月)胜利的原因。

在希特勒于1941年12月向美国宣战后,德国与其他轴心国成员发现自己卷入了和几个主要工业大国的战争,而德国仍处在向战时经济的转型中。德国部队那时战线延伸过长、补给不足,战略上与人数上都处于劣势,在1941至1943年的莫斯科、列宁格勒、斯大林格勒战役,北非的突尼斯战役以及库尔斯克会战等一系列决定性战役中被击败。

德军奉行基于任务的指挥方式(而非基于命令的指挥方式),旨在给予指挥官以更大的自由来应对事件和利用机会。在公众舆论中,德军曾经、而且有时仍然被视为一支高科技军队。然而,现代装备尽管多出现在宣传中,经常只能以相对小规模得到利用。这主要由于德国直到1942到1943年才开始运行战时经济。在东线只有40%到60%军队是机械化的,由于苏联糟糕的天气与交通状况,辎重列车经常依赖马拉拖车,由于同样的原因许多士兵靠步行或骑自行车行军(即所谓的自行车步兵英语bicycle infantry)。

一些历史学家如英国作家、前报纸编辑马克斯·哈斯廷斯,认为“......以人比人,德军无疑是二战中最好的战斗力量”,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杂记阐述》一书中,安东尼·埃文斯写道:“德国士兵非常专业、训练有素、进攻凶悍且防守顽强。他们极富适应力,尤其在战争后期感受到装备短缺的年份”。然而,他们的正直被其战争罪行抹黑,尤其是在东线犯下的那些。在1941年的莫斯科、北非与斯大林格勒战役前他们战线过长、战略上居于劣势,从1942到1943年起,则在持续撤退。其他轴心国成员,尤其是匈牙利与罗马尼亚,和来自其他国家的志愿者与德军一同战斗。

二战中效力于德国陆军的志愿兵包括了德意志族人(没有出生在德国本土,但民族上属于德意志的人)、荷兰人、比利时人、挪威人、瑞典人、芬兰人、捷克人、匈牙利人以及来自波罗的海诸国和巴尔干地区的人。俄国移民以及苏联的变节者组成俄国解放军。来自苏联的非俄国人组成了东方军团英语Ostlegionen(Ostlegionen)。这些部队都受恩斯特·奥古斯特三世的指挥,代表约5%的德国国防军陆军总司令部下属部队。

空军[编辑]

由赫尔曼戈林指挥的德国空军,是德国在战争初期的闪电战(波兰战役1940年法国战役和1941年巴巴罗萨行动)中取胜的关键。德国空军的主要兵力集中在战斗机和战术轰炸机,例如梅塞施密特Bf109战斗机和Ju87斯图卡俯冲轰炸机。 飞机与地面部队的配合十分紧密。数量巨大的战斗机可以保障空中优势,而空军轰炸机会集中攻击敌人的指挥联络系统,补给线,仓库和前线支援设施。他们迅速赢得了战无不胜的美称,敌人和敌国人民的深感恐惧,当德国空军飞机到来时,他们都迅速逃跑。这导致了敌后阵线的疑虑和混乱,空军与闪电装甲师的配合似乎是战无不胜的,这使得闪电战更加卓有成效。 随着战争的继续进行,敌人的飞机产量越来高,质量也在提升。

地面作战的空军[编辑]

空軍在俄羅斯及諾曼第的前線之地面作戰中投放了不少部隊。在1940年,空降獵兵(傘兵部隊)佔領了比利時的重要據點埃本-埃美爾要塞,並參與了入侵挪威行動的空中運輸任務,空軍的大型空投任務直至空軍於克里特島戰役中遭受重大損失後才停止。如同精銳步兵一樣,德國第1空降獵兵兵團參與二戰中的每項戰鬥,其中包括慘烈的卡西諾戰役突尼西亞戰役以及東線的多場關鍵戰事。除此以外,空軍也組建了一個空降裝甲部隊,第一空降裝甲師團,其主要參與西西里島戰役以及盟軍在入侵意大利中的登陸作戰雪崩行動

除了精銳的空降部隊以外,空軍也組建了野戰師團,這些師團都由空軍人員所組成。因為缺乏足夠軍官以及不樂意擔當步兵的任務,他們的士氣十分低落。在戈林的指示下,他們的行動被局限於較安定地區的防禦任務,以騰出部隊供前線作戰。空軍的防空部隊也動用了數以千計的少年軍人參戰。

海军[编辑]

德意志國防軍海軍(德語:Kriegsmarine)在二戰中扮演了重要角色,為德國、英國和後來的蘇聯爭奪大西洋的運輸航線發揮了重要作用。在大西洋海戰中,最初戰績十分突出的德國潛艇部隊,後來由於盟軍的技術創新諸如如聲納、雷達等以及密碼被破解導致最終戰敗。而在1935年以前因為國際條約的限制,德國海軍大型水面艦艇數量十分的少。袖珍戰列艦格拉夫施佩上將號以及Scheer上將號只是在戰爭早期襲擊運輸船的任務中顯得十分重要。而德國海軍沒有擁有任何一艘航空母艦,因為德國軍方高層對齊柏林伯爵號失去了興趣。隨著俾斯麥號戰列艦在1940年被擊沈,加上德國海軍剩餘艦艇面臨盟軍的空中威脅,所有艦船被命令返回德國港口。並且在1940年佔領的挪威峽灣截獲從美國駛向蘇聯的貨船。在巴倫支海戰役後,卡爾·鄧尼茨元帥被任命為海軍元帥,讓德國停止了所有大型艦船的建造,而更加傾向於建造潛艇。

战区与战役[编辑]

德意志國防軍於二次大戰期間是德意志國武裝部隊下之指揮機構,並策動了各項軍事行動。1941年以後德國國防軍陸軍總司令部(OKH)成為了德意志國防軍於東線戰場上事實上之高級指揮機構,指揮除武裝親衛隊外的部隊戰鬥行動及策略。而德國國防軍最高統帥部(OKW)就負責西線的軍事行動。

地中海戰役北非戰役在部分時間是德義兩軍聯合作戰,可被視為另一戰區。

德意志海軍在北大西洋及中大西洋的行動因應其行動範圍及遠離其他戰場亦被視為另一戰區。

东线战场[编辑]

苏联,1941年10月。

東線德意志國防軍的主要戰役包括:

不過希特勒要求國防軍要在其他戰場上作戰,有時更要同時於3個戰區作戰,造成資源被攤分得不足。1944年起這樣更令到要防禦德國已變得不可能。

西线战场[编辑]

德国士兵行军穿过凯旋门
  • 假戰(“靜坐戰”)
  • 入侵丹麥及挪威的威瑟演習作戰
  • 西線最大的戰鬥就是在1940年,包含荷蘭戰役法國戰役的黃色方案(Fall Gelb)。而這個以陸戰為主的行動結束後就演變成了兩個方面的戰鬥,一是由德國空軍發動不列顛戰役攻擊英國,另一就是由德國海軍針對對英國的物資輸送航線進行之戰略打擊。
  • 1944年諾曼第戰役後,盟軍登陸歐洲大陸,西線戰場遂再次燃起戰火。
  • 德國空軍分別在1939年的波蘭戰役及1940年的法國戰役中獲得勝利,但就在隨後的不列顛戰役中遭遇失敗。而自1941年起至1943年末,德國空軍在對抗蘇聯空軍的漫長而血腥的空戰中影響了其對抗英國皇家空軍的行動。而自1944年夏季起,盟軍空軍部隊在全部3個歐洲戰場都具有優勢。在不列顛戰役中,德國空軍起初是循炸毀英軍機場及打摩擦戰的早期目標行動,但在戰役之中就陷入自身損失比皇家空軍快的困境中。雖然發起戰爭時德軍處於優勢,但德國空軍不像英國般有能力將恢復率追上損失率。英軍空襲柏林後,希特拉命令轟炸英國城市作報復,這樣就令德國空軍的目標由英國皇家空軍轉為英國平民,亦令皇家空軍獲得時間重建力量,更有效對抗德軍對英國領空的威脅。
  • 大西洋戰役中德國海軍於前期取得成功,更讓英國首相丘吉爾在戰後表示在整個二戰期間唯一能讓他感到英國生存受到真正威脅的就是德國海軍的U艇襲擊。

伤亡[编辑]

在1935年-1945年间在德意志国防军服役的军人总数据信接近了18,200,000人。这个数字由历史学家Rüdiger Overmans提出,反映了曾服役于德意志国防军的人员总数,并非在任意时刻德意志国防军的军事力量。

二戰中共有超過6,000,000名士兵受傷、11,000,000人成為戰俘。其中以德軍身份作戰的德國人和其他國籍人士大約就有5,533,000人陣亡、因傷去世、初俘期間就去世或失蹤。其中也包括了215,000個在德佔期間被德軍征召的蘇聯平民[1]

根據歷史學者法蘭克拜斯的說法:

德意志國防軍的傷亡人數從1943年1月第6軍團在史達林格勒戰敗後便急遽上升,大約有180,000名士兵在一個月的時間內陣亡。德意志國防軍在二戰裡5,300,000的傷亡數字中,有超過80%的傷亡數字是發生於戰爭的最後兩年中。這些損失中大約有75%是在東線戰場(2,700,000)以及在1945年1月至2月的戰爭最後階段中(1,200,000)造成的[2]

傑佛瑞赫爾夫寫到:

德軍在西部戰線的陣亡數字從1941年到1943年都沒有超過其他所有戰線總和的3%,然而同樣的數據卻在1944年躍升至14%。即使是在諾曼第登陸後的數個月裡,德軍總體傷亡數字中仍有大約68.5%是在東線戰場上造成的,主要原因是蘇聯紅軍的快速推進重創了不斷後撤的德意志國防軍[3]

战争罪行[编辑]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德軍犯下無數戰爭罪行。雖然德國和軍隊前線背後的民事抑制的主要肇事者是納粹德國的“政治”軍隊(骷髏總隊特別別動隊),由國防軍所代表的傳統軍隊下令並犯下的戰爭罪行(如委員自己的順序),特別是在1939年期間入侵波蘭以及反對蘇聯的戰爭。工作人員一般弗朗茲·哈爾德陸軍首席的命令宣布因游擊隊的襲擊,德國軍隊要實行“武力集體措施”來屠殺整個村莊。有數100,000甚至數百萬蘇聯平民因德軍徵收糧食和飼料所造成的食物短缺中飢餓而死。根據托馬斯KUHNE,“在蘇聯的德軍反游擊戰期間估計有300,000至500,000人死亡”。從偷聽擄獲的德軍將領的談話中,英國官員意識到,德國軍隊已參加了暴行和大規模屠殺猶太人,並犯有戰爭罪。

儘管在德軍戰俘營中的西方囚犯滿足一般國際法規定的人道需求,而來自波蘭(永不投降)和蘇聯的戰俘明顯在更惡劣的條件下關押。在1941年巴巴羅薩行動開始的春天和夏天之間,320萬名蘇聯戰俘中的2,800,000名,死於德國戰俘營。

在二戰結束紐倫堡審判主要戰犯時發現國防軍原本並不是一個犯罪組織,但它已在戰爭期間犯下罪行。德軍像威廉·凱特爾和阿爾弗雷德·約德爾的幾個高階成員因參與戰爭罪行而被定罪。其中在70末和80年代時德國歷史學家認為,德軍曾參加過戰爭暴行,特別是在東線。在20世紀90年代,公眾對於在德國展覽戰爭罪問題的影響有許多爭議和辯論。最近,紐倫堡審判受到了質疑。以色列歷史學家奧馬爾Bartov,國防軍的權威專家在2003年寫到,國防軍是非自願進行種族滅絕的,而且它是不真實的,德軍是一個非政治性,專業的戰鬥力量,只有幾個壞蘋果。Bartov認為,遠不是untarnished盾,作為戰後表示連續德國辯護,德軍是一個犯罪組織。同樣,英國歷史學家理查德·埃文斯,德軍權威專家在現代德國史上寫下了國防軍是種族滅絕的組織。英國歷史學家伊恩·克肖的結論是,德軍的職責是確保雅利安統治者的生存空間(“雅利安優等民族”)滿足希特勒的要求,他寫到:

納粹革命不只是大屠殺。第二個目標是從歐洲中部和東部消除斯拉夫人,創造一個雅利安人的生活空間。 ......至於Bartov(東線,希特勒的軍隊)所表示,在巴巴羅薩東線前面的德國軍隊。大多數的3,000,000人,從將軍到普通士兵,幫助消滅斯拉夫被俘士兵和平民。這有時個人的冷血和蓄意謀殺(與猶太人)。 ......德國士兵“信件和回憶錄揭示其可怕的推理:斯拉夫人是亞細亞布爾什維克部落,低等,但有威脅的種族。官兵只有少數人是納粹成員。

对纳粹政权的抵抗[编辑]

对于所有的德国抵抗运动,纳粹党最痛恨的莫过于那些潜藏在国防军中的了[原創研究?]。抵抗组织成员多次试图以暗杀希特勒为先导在纳粹德国内政变。著名的成员包括Henning von Tresckow、埃里希·霍普纳以及弗里德里希·奥尔布里希特等等。Rudolf Christoph Freiherr von Gersdorff与Axel Freiherr von dem Bussche-Streithorst甚至尝试以自杀炸弹来刺杀元首。其他一些反对希特勒政权的陆海军军官包括埃尔温·隆美尔克劳斯·冯·史陶芬柏格威廉·卡纳里斯等等。[原創研究?]再加上战局在希特勒错误的军事指挥下节节败退,军队中的不满情绪最终在7月20日密谋案得以爆发。在史陶芬柏格的带领下,一群德国国防军军官再次试图炸死希特勒并推翻他的政权。此次失败的刺杀之后,每个接近希特勒的军官都被元首私人的党卫军保镖彻底搜身。并且作为一种特殊的惩罚,所有德军成员都被要求用纳粹礼取代标准军礼。历史学家至今还在争论国防军在何种程度上支持与对抗希特勒的独裁政权。

人道主义行动[编辑]

一些国防军成员确实从集中营纳粹大屠杀中拯救了不少犹太人和非犹太人。 例如,中士en:Anton Schmid帮助了大约250名犹太男女儿童逃出了维尔纽斯en:Vilna_Ghetto集中营,并且提供给他们伪造的证件护照使他们可以逃出生天;但他之后因此被军事法庭判处执行了死刑。当时是Przemysl集中营后备军官的en:Albert Battel阻止了党卫军处决队进入这个集中营。之后他放走了约100名犹太人和他们的家庭并且将他们安排在自己保护下的一个军事基地的兵营中。在华沙的威爾姆·歐森菲德上尉在占领区帮助解救并藏匿了多名波兰人,其中包括一些犹太人。比较著名的被救者包括犹太裔波兰作曲家瓦迪斯瓦夫·斯皮爾曼。欧森菲德上尉将他藏在城市的废墟中,提供给他食物和水源并且拒绝向纳粹揭发他。讽刺的是,欧森菲德上尉最终却死在了苏联的战俘营中。

指挥结构[编辑]

法律上讲,在阿道夫·希特勒的国家元首任期内他担任德意志国防军的总司令,他在1934年8月联邦大总统保罗·冯·兴登堡死后获得了该位置。在1938年的人事改组中,希特勒成为了德国武装部队最高指挥官并一直保有该职位直到他在1945年4月30日自杀。 Administration and military authority initially lay with the war ministry under Generalfeldmarschall Werner von Blomberg. After von Blomberg resigned in the course of the Blomberg-Fritsch Affair (1938), the ministry was dissolved and the Armed Forces High Command (Oberkommando der Wehrmacht or OKW) under Generalfeldmarschall Wilhelm Keitel was put in its place. It was headquartered in Wünsdorf near Zossen, and a field echelon (Feldstaffel) was stationed wherever the Führer's headquarters were situated at a given time. Army work was also coordinated by the German General Staff, an institution that had been developing for more than a century and which had sought to institutionalize military perfection.

The OKW coordinated all military activities but Keitel's sway over the three branches of service (army, air-force, and navy) was rather limited. Each had its own High Command, known as Oberkommando des Heeres (OKH, army), Oberkommando der Marine (OKM, navy), and Oberkommando der Luftwaffe (OKL, air-force). Each of these high commands had its own general staff. In practice the OKW had operational authority over the Western Front whereas the Eastern Front was under the operational authority of the OKH.

The OKW was also given the task of central economic planning and procurement, but the authority and influence of the OKW's war economy office (Wehrwirtschaftsamt) was challenged by the procurement offices (Waffenämter) of the single branches of service as well as by the Ministry for Armament and Munitions (Reichsministerium für Bewaffnung und Munition), into which it was merged after the ministry was taken over by Albert Speer in early 1942.

战后[编辑]

於1945年5月8日,國防軍無條件投降後,部分國防軍部隊仍或獨立地,或在盟軍司令部指揮下,作為警察部隊保持活躍。[4] 1945年8月末,這些部隊都被解散了。

在1945年9月20號,盟軍控制下的議會發布的第二項聲明,"所有在德國境內的武裝力量,包含SS,SA,SD,和蓋世太保,以上所有的組織,成員跟機構,包含所有幹部,軍官隊,後備隊,軍事學院,退伍老兵組織,必須完全的依照盟軍所頒布的處理方法解散。在9月20號之後,盟軍開始下令進行解散德軍的計畫。

一年之後,1946年8月20號,盟軍議會聲明,其"德意志國防軍"正式被解散,(Kontrollratsgesetz No. 34). It specifically says: "Because of paragraph I of proclamation nr. 2 from September 20th, 1945, the Allied Control Council issues the following law:" - now it lists again the same institutions as above - but omits the SS, SA, SD and Gestapo and adds instead "The German war offices: Oberkommando der Wehrmacht (OKW), Oberkommando des Heeres (OKH), Reichsluftfahrtministerium (RLM) and Oberkommando der Kriegsmarine ... are hereby viewed as disbanded and fully liquidated and declared unlawful." Surprisingly the law says "are hereby viewed as disbanded and fully liquidated" and then it states that any attempt to violate the law will be prosecuted with up to the death penalty.

In the mid-1950s, tensions of the Cold War led to the creation of separate military forces in the Federal Republic of Germany and the socialist German Democratic Republic. The West German military, officially created on 5 May 1955, took the name Bundeswehr, meaning Federal Defence Forces, which pointed back to the old Reichswehr. Its East German counterpart—created on 1 March 1956—took the name National People's Army (Nationale Volksarmee). Both organizations employed many former Wehrmacht members, particularly in their formative years, though neither organization considered themselves to be successors to the Wehrmacht, and in the case of the Bundeswehr rejected the traditional grey of the Wehrmacht in order to show discontituity.

註解[编辑]

  1. ^ 德語中的Wehrmacht字面上的意義是「防禦力量」,原先是使用在比較一般性的意義上:這個詞彙可以用來指稱德國或其他任何國家的武裝部隊。德國的武裝部隊的正式名稱在1935年之前都是Reichswehr。到了1935年,他們才被稱為Wehrmacht。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德國戰敗之後,盟軍佔領德國,隨後在1955年將德意志聯邦共和國軍事力量重整。西德新設武裝部隊被稱為聯邦國防軍。現在在德語與英語中Wehrmacht這個詞彙習慣上都特指德國在纳粹德国时的武裝部隊。

注释[编辑]

  1. ^ Rűdiger Overmans. Deutsche militärische Verluste im Zweiten Weltkrieg. Wikipedia. 2000: 335. ISBN 3-486-56531-1. 
  2. ^ Frank Biess (2006). Homecomings: returning POWs and the legacies of defeat in postwar Germany.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p.19. ISBN 978-0-691-12502-2.
  3. ^ Jeffrey Herf (2006). The Jewish enemy: Nazi propaganda during World War II and the Holocaust.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p.252. ISBN 978-0-674-02175-4
  4. ^ Alexander Fischer: „Teheran – Jalta – Potsdam“, Die sowjetischen Protokolle von den Kriegskonferenzen der „Großen Drei“, mit Fußnoten aus den Aufzeichnungen des US Department of State, Köln 1968, S.322 und 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