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河鋼琴協奏曲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至導覽 跳至搜尋

鋼琴協奏曲《黃河》是1968年到1969年間音樂家殷承宗儲望華等改編自冼星海的《黃河大合唱》。

冼星海於1939年在延安完成《黃河大合唱》,1941年往莫斯科進修,把此曲重新編寫及配器。其後分別由李煥之瞿維嚴良堃等先後加工整理。

由殷承宗於1970年5月1日在北京民族文化宮首演。

作者[編輯]

1968年,中央文革小組計劃把《黃河大合唱》改編為鋼琴協奏曲《黃河》,由當時因《鋼琴伴唱〈紅燈記〉》出名的殷承宗主持。殷承宗和盛禮洪(主持配樂工作)、儲望華劉莊一起,在李德倫石叔誠的協助下於1969年完成。

儲望華於文革期間的大部份作曲都是基於個人創作,但當時在文革中國卻流行「集體創作」,鋼琴協奏曲《黃河》被宣傳成為「按江青指示,跟殷承宗劉莊盛禮洪石叔誠許斐星六人合力將黃河大合唱改編湊合而成」。[來源請求]

結構[編輯]

  1. 《黃河船夫曲》:引子一開始,小號與小提琴便以磅礴的氣勢奏出號子似的動機,木管樂快速的半音階上行和下行,刻畫了船工們同驚濤駭浪殊死搏鬥的情景,這時樂隊出現了「劃喲,衝上前!」的音樂語言。由鋼琴急驟的琶音掀起巨浪,引出了堅定有力的船工號子,表現了船工們萬眾一心同狂風巨浪頑強拼搏,象徵着中華民族不屈不撓的鬥爭精神。隨着音樂的不斷發展,推出了鋼琴的華彩樂段,描繪黃河激流洶湧澎湃,船工們衝過了激流險灘。這時,出現了一段悠揚抒情的旋律,仿佛艱難險阻的鬥爭中見到了勝利的曙光,音樂更加充滿自信。最後,在鋼琴有力的刮奏中,音樂再現了激烈的主題音調,全曲回到船工們與驚濤駭浪搏鬥的緊張情景之中。[7]
  2. 《黃河頌》:深邃的大提琴奏出緩慢莊嚴的旋律,引出獨奏鋼琴的反覆呈述,這是對中華民族悠久歷史的追溯:在黃河兩岸住着善良勤勞的民族,千百年來他們在這塊富饒土地辛勤地勞動、生活、鬥爭。鋼琴鏗鏘有力的和弦奏出了樂曲雄偉的結束部分,銅管奏出的義勇軍進行曲動機,象徵着覺醒的中華民族已屹立在世界東方。
  3. 《黃河憤》:清脆的竹笛聲吹出了陝北高原質樸寬闊的引子旋律,獨奏鋼琴模仿古箏,輕快的奏出民族風格的主題。在樂隊明亮寬廣的發展後,鋼琴深沉壓抑的和弦與銅管樂的阻塞音表現了敵寇對祖國河山的踐踏,人民在水深火熱之中遭受深重苦難。在苦難音調的進行,音樂中同時醞釀着反抗鬥爭的音樂情緒,隨着音樂情緒的不斷高漲,獨奏鋼琴激動地奏出象徵民族悲憤的雄偉音調。最後樂隊以輝煌的氣勢再現民族風格的主題音調,這是黃河滾滾的怒濤,這是中華民族滿腔的悲憤。
  4. 《保衛黃河》:引子是銅管樂奏出的號召似的戰鬥性旋律主題。音調中揉進的《東方紅》動機象徵毛澤東黨中央發出的戰鬥號召。

鋼琴的華彩樂句後,出現了《保衛黃河》的旋律主題。這是一段鬥志昂揚的進行曲,表現了中華民族前赴後繼英勇不屈的獻身精神。隨着樂曲主題的不斷發展,音樂展開了一幅幅抗戰的壯烈畫面。戰馬馳騁,硝煙瀰漫,抗日軍民英勇殺敵。音樂情緒此起彼伏,當《東方紅》主題出現時整個樂曲達到最高潮。這是在謳歌毛澤東思想的偉大勝利。在樂曲結束前,樂曲巧妙的把《保衛黃河》、《東方紅》和《國際歌》結合在一起,表現了中國的抗日戰爭與世界的反法西斯戰爭的有機聯繫,只有中國共產黨領導的中國人民才能贏得這場戰爭的偉大勝利。[7]

重要影響[編輯]

作為世界音樂史上較有影響力、演奏次數較多的一首中國協奏曲,近半個世紀以來《黃河》激勵了幾代中國人的拼搏奮進。殷承宗、孔祥東、周廣仁、劉詩昆、郎朗、李雲迪……中國歷代鋼琴家均都有過演奏黃河的版本。其史詩般的結構、華麗的技巧、豐富的層次和壯闊的意境讓《黃河》的旋律深入人心,家喻戶曉。[11]

參考文獻[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