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到内容

东方红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东方红 (歌曲)
中國国歌历史
清朝 1878—1896
清朝 1896—1906
清朝 1906—1911
清朝 1911—1912
普天乐(半官方)
李中堂乐(半官方)
颂龙旗(半官方)
鞏金甌
北洋政府 1912—1913
北洋政府 1913—1915
北洋政府 1915—1921
1915
1916—1921
北洋政府 1921—1928
中華民國 1926—1930
中華民國 1930—
五族共和歌
卿云歌(第一次)
中華雄立宇宙間
原歌词
重新填词
卿云歌(第二次)
国民革命歌
黃埔軍校訓詞/三民主义歌(中華民國國歌
中华苏维埃共和国 1931—1937國際歌
中华人民共和国 1949—

1949—1966
1966—1978
1978—1982
1982—
义勇军进行曲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
原歌词
无歌词
重新填词(继续革命的战歌)
原歌词
注:
  1. 义勇军进行曲的歌词自1966年起事实上被废止,正式场合只奏曲不演唱歌词,东方红大海航行靠舵手事实上取代了国歌的地位;1978年重新填词,1982年恢复原歌词[1]
  2. 兩岸分治,目前中国大陆使用义勇军进行曲,台湾則使用黃埔軍校訓詞/三民主义歌
  3. 香港(1997年7月1日起)及澳門(1999年12月20日起)使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义勇军进行曲
1967年《东方红》合唱
1964年《东方红》序曲葵花向太阳
1964年《东方红》电影史诗序曲(2:00-6:00)

东方红》,中国红色歌曲,曲调源自民歌《芝麻油》,二十世纪三四十年代在陕北地区流行的一首情歌《白马调》使用了这一曲调,并影响了歌曲《东方红》的最初创作。《东方红》的原作者和创作经历存在争议。后来公木等人对其进行了修改,成为如今通行的三段歌词版。现在通行的合唱版是由著名作曲家李煥之编曲。该曲是一首歌颂中国共产党及歌颂共产党主席毛泽东的革命颂歌,在文革期間被視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事實上的國歌

创作和修改

[编辑]
{
\set Staff.midiInstrument = #"harmonica"
\time 2/4 \key f \major c''4 c''8 ( d'' ) | g'2 | f'4 f'8 ( d' ) | g'2 | c''4 c'' | d''8 ( f'' ) d'' c'' | f'4 f'8 ( d' ) | g'2 | c''4 g' | f' e'8 ( d' ) | c'4 c'' | g' a'8 g' | f'4 f'8 ( d' ) | g' a' g' f' | g' ( f' ) e' ( d' ) | c'2 \bar "|." }
\addlyrics {东 方 红, 太 阳 升, 中 国 出 了 个 毛 泽 东。 他 为 人 民 谋 幸 福, (呼 儿 嗨 哟) 他 是 人 民  大 救 星。}

芝麻油

[编辑]

《东方红》的旋律,源自一首名叫《芝麻油》的典型的黄土高原民歌。据音乐家刘炽回忆,《芝麻油》是一首晋西北民歌。[2][3]

東方紅海報

根据刘炽回忆,歌词为[2]

芝麻油,白菜心,要吃豆角抽筋筋,三天不见想死个人,呼儿嗨哟,哎呀我的三哥哥

白马调

[编辑]

《白马调》又称《骑白马》或《骑白马,跨洋枪》,陕北民歌。

骑白马,挎洋枪,三哥哥吃了八路军的粮,有心回家看姑娘,呼儿嘿哟,打日本就顾不上。
要穿灰,一身身灰,肩膀上要把枪来背,哥哥当并抖起来,呼儿嘿哟,家里留下小妹妹。[4]

“东方红”诞生

[编辑]

1942年陕北农民李有源,或说1943年陕北一名教员李锦旗根据《骑白马》的曲调创作了最初东方红。此处作者有争议,详见下方“作者争议”一段。

1943年,延安文艺工作者(一说是作曲家刘炽)将其再次重新填词如下:

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他为人民谋幸福,(呼儿嗨哟)他是人民的大救星。
山川秀,天地平,毛主席领导陕甘宁,迎接移民开山林,咱们边区满地红。
三山低,五岳高,毛主席治国有功劳,边区办得呱呱叫,老百姓颂唐尧。
边区红,边区红,边区地方没穷人,有了穷人就移民,移民能够断穷根。

今日版本

[编辑]

1945年10月24日,由延安鲁艺六十多师生组成的东北文艺团到达沈阳。以“东方红”第一段为基础,重新填词,创作了后来流行的三段版的《东方红》。当时共有4段,但第4段是歌颂东北民主联军的,随着东北民主联军的撤销,第4段也就不再传唱了。当时参与讨论修改的有公木刘炽雷加严文井王大化等,其中由公木执笔负责记录,并由公木最终整理修改[5]

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他为人民谋幸福(呼兒嗨喲)他是人民的大救星。
毛主席,爱人民,他是我们的带路人。为了建设新中国(呼兒嗨喲)领导我们向前进。
共产党,像太阳,照到哪里哪里亮。哪里有了共产党(呼兒嗨喲)哪里人民得解放。

作者争议

[编辑]

《东方红》现行版三段歌词的为公木整理确定,曲调源自陕北民歌。据刘炽回忆,公木后来保留了《移民歌》第一段原词,只是将“谋生存”改为“谋幸福”,后两段歌词全部是公木新填上去的。1945年11月初的一个晚上,在沈阳演出时首次正式以“东方红”三字命名歌曲。1946年春夏,长春、哈尔滨等广播电台也曾播唱过这首歌,报名“陕北民歌、张松如(即公木)改词”。在延安时,作曲家贺渌汀曾把《东方红》编成混声合唱曲多次演唱,受到广泛赞誉。但由于过多地强调了它的民歌色彩,作为颂歌就觉得不够满足。1951年世界青年联欢节前夕,李焕之改编后定型,放慢了速度并运用转调手法使音乐得到进一步升华,音乐形象更显辉煌,《东方红》作为一首颂歌也基本定型。这些是没有争议的。有争议的是第一段歌词的作者,但整首歌曲以第一段最为重要也最为知名。流行的看法是陕西佳县的李有源,但还有很多的其他说法。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初期的出版物中,多只写编曲作者,而词作者写为“陕北民歌”[6]

佳县二李

[编辑]
李有源像

李有源、李增正是陕西葭县张家庄人,二人是叔侄关系,被后人称为“佳县二李”。

  • 1942年冬,农民李有源挑着粪桶到县城去担粪,看见一轮红日从东方冉冉升起,霞光万丈,浑身顿觉温暖起来,他心中一动,开始构思一首新歌,经反复推敲,根据当时流传的情歌《骑白马》的曲调创作了东方红的第一段《移民歌》“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他为人民谋生存,他是人民的大救星。”据其孙子说,与其看到佳县县委门口的大幅标语“毛主席是中国人民的救星”有关。[7]也有版本说:1942年,李有源从葭县人民政府事务秘书蓝田升的笔记本上,看见有“东方红”三个字,便引起了他用来象征共产党毛主席的联想。
  • 1943年,陕甘宁边区号召边区北部的贫苦农民上南部开荒大生产。1944年春,李有源创作了《移民歌》,东方红一段为其第一段。[7]
  • 1944年3月11日的《解放日报》在文章《移民歌手》中载有《毛主席领导穷人翻身》(即《移民歌》)的9段歌词,指出作者为李增正。[8]据记者陈伯林报道:陕北葭县1942年遭旱灾,政府组织70多位贫困农民向南移民开发荒山,李增正是副队长,路上有的移民想家,平时擅编秧歌的李增正说:“咱们在路上红火些,大家就不想家了。毛主席领导穷人翻身,咱就编个《毛主席领导穷人翻身》(即《移民歌》)的歌来唱吧。”记者陈伯林在报道李增正时,还将歌曲的9段歌词和所用《骑白马·挂洋枪》的曲谱(即《白马调》)全部发表在《解放日报》上,后来收进张松如(即公木)与何其芳共同署名编注的《陕北民歌选》一书。
  • 1944年秋,为创作反映移民工作的歌剧《下南路》,一批延安文艺工作者(有贺敬之刘炽张水华于蓝张鲁关鹤童马可等)到陕北葭县体验生活,进入乌龙堡,附近传来一阵雄壮的歌声,曲调亲切、新鲜。他们循着声音找去,看到两位青年人正站在一群老乡面前教唱:“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教唱歌的青年就是当时的“移民模范”李有源、李增正叔侄俩。李有源、李增正叔侄回答了很多关于移民的问题。采访进行得很热烈,大家还特地请他俩唱一唱所编的那个歌儿。李家叔侄立刻拉开了嗓门、坐在炕头上唱起来:“东方红,太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他为人民谋生存,呼儿咳哟,他是人民大救星……”时任延安鲁艺音乐系助教的刘炽到民间采风有一个习惯,衣袋里朝夕不离地装着一本用粗马兰纸装订的搜集民歌的小笔记本。刘炽一直认为:民族民间音乐是取之不尽的,用之不竭的源泉。采访了李家叔侄后,刘炽他们认为,李家叔侄唱的《移民歌》正好与移民有关,就把它用在了《下南路》中。[8]
  • 1952年,陕西省委绥德专区召开文艺创作者代表大会,李有源在会上作了“我是怎样编写《东方红》的”发言,随之成为新闻人物。自此,李有源取代了李增正,成为《东方红》的当然词作者。[8]
  • 随着《东方红》的流行,李有源作为作者也广为认知,其“创作故事”曾被编入书籍、拍进电影。[8]
  • 1955年5月,时年52岁的李有源患肝硬化腹水去世。李有源病逝20年后,文化部为佳县划拨专款,佳县文化馆修葺李有源墓,在所立的墓碑上书:“《东方红》作者李有源之墓”。[8]
  • 1977年,时年59岁的李增正去世。

李锦旗

[编辑]

李锦旗是佳县黑水坑村人,1941年毕业于延安边区师范学校,后回佳县任通镇完小教务主任,兼音乐教员和语文教员。李锦旗出身革命家庭,父亲和哥哥都是老红军、共产党员,父亲还是农协会长。据李锦旗生前回忆,《移民歌》歌词是1943年上半年在葭县通镇完小工作时编写的。调是采用了《骑白马·挂洋枪》的调唱的。李锦旗被作为《东方红》词作者首次对外公开,是在1992年《火花》杂志第7期发表了一篇谷威撰写的《东方红词曲“原籍”新考》,提出:据刘炽同志考证,“移民模范李有源和他的侄儿李增正唱的6段《移民歌》是佳县一语文老师(指李锦旗)所作,第一段是‘东方红,太阳升’原词,后来人们感到内容有些单薄,又填了3段歌颂共产党和八路军的内容,成了9段《移民曲》……”。

东方红大阳升,中国出了个毛泽东,他为人民谋生存,他是人民大救星。
共产党像太阳,照到哪里哪里亮,哪里有了共产党,哪里人民得解放。
八路军在前方,辛辛苦苦打东洋,和那友军比较来,还是咱们辛苦的“太”。
毛主席像大阳,马列主义放光明,她的思想照四方,照得人民亮堂堂。[4]

歌词创作完以后,套用了佳县流行的《骑白马》的曲调。歌曲首先在佳县任通镇完小(当时李增正是该校学生)由学生们学唱,后在佳县县城流行。

1944年,边区政府号召佳县等地贫困农民向南移民开发荒山,李有源叔侄在移民队里,李有源创作了反映移民的《移民歌》,首段采用了李锦旗《东方红》的首段歌词,曲调也是《骑白马》。[4]

政治地位

[编辑]
1964年10月16日毛泽东刘少奇接见东方红全体演员

东方红一曲,作为一首歌颂毛泽东、共产党的歌曲,其本身就具有特殊的政治寓意。随着对毛泽东个人崇拜的不断加深,该曲的政治意义也就更加特殊,逐渐成为毛泽东崇拜的一个标志。[9]

文革时期

[编辑]

《东方红》在文化大革命中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具有某种官方性质。因为国歌义勇军进行曲》的作者田汉被“打倒”,《东方红》事实上取代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义勇军进行曲》的位置[10]文革爆发后,中国大陆很多广播电台及有线广播站的开始曲被统一改为《东方红》,直到文革结束数年后这种方式才结束。

歌曲使用

[编辑]
北京电报大楼在敲钟之前先播放《东方红》
外部视频链接
video icon 东方红(大合唱),《东方红》选曲
video icon 北京站整点报时
video icon 天津火车站悠扬《东方红》
video icon 太原火车站6:00报时钟声《东方红》
video icon 长沙火车站东方红音乐报时 2015-02-07
video icon 外滩大本钟2014新年钟声

改编

[编辑]

2016年,中国互联网上出现了一首歌頌中國共產黨總書記習近平的歌曲影片《东方又红》,这首歌与《东方红》旋律完全一致,但將歌词原来歌颂毛泽东部份改成歌颂习近平,第一句改成“东方又红,太阳重升,习近平继承了毛泽东”,“大救星”改成“大福星”。影片依然保留了《东方红》的合唱声,画面则主要展示习近平阅兵及视察农村的情景,该歌曲蹿红后立即遭到当局封杀[18]

参考文献

[编辑]
  1. ^ 陳永浩. 唱國歌,的確很感動流淚?-立法會 CB(2)1300/17-18(21)號文件 (PDF). 
  2. ^ 2.0 2.1 赵世民. 《东方红》遗案. 工会博览. 1994年, (第6期) [2017-12-2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2-26). 
  3. ^ 戴晴《东方红》始末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4. ^ 4.0 4.1 4.2 鲜为人知的《东方红》往事. 中国古曲网. 2008-08-08 [2012-01-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1-17). 
  5. ^ 公木:随风飘扬的歌 绝不随风飘荡的人. 网易解放军报. 2010-06-13 [2012-01-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0-30). 
  6. ^ 王鼎南;为什么不写出“东方红”词作者的姓名[J];《人民音乐》;1956年02期
  7. ^ 7.0 7.1 红歌《东方红》的创作故事:初冬暖阳激发灵感. 中国新闻网. 2011-05-05 [2012-01-0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5). 
  8. ^ 8.0 8.1 8.2 8.3 8.4 曾经传唱世界的名曲《东方红》作者是谁?. 凤凰网人民政协报. 2010-10-11 [2012-01-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0-11-13). 
  9. ^ 1957年到1964年在中国被囚的法国人鲍若望在其所著的《毛泽东的囚徒》中提到当时犯人每天早晨必须唱两首歌,第一首是《国际歌》,第二首就是《东方红》
  10. ^ 网易新闻中心 新中国国歌歌词改换风波,田汉版本被指不合国情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11. ^ 《义勇军进行曲》在台湾曾是“头号禁歌”. sd.ifeng.com. [2019年5月28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年5月28日). 1974年11月24日,国民党建党80周年,台视公司以特别节目“献忠诚”。结果节目一播出,先把“警总”给吓坏了——雄壮如云的背景音乐,正是《东方红》。 
  12. ^ 海关大楼见证外滩百年沧桑. [2014-11-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1-08). 
  13. ^ 铁路上海站南广场响起东方红报时乐曲 世博大钟踩准世博“节拍”. 上海市人民政府网站. [2014-11-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11-08). 
  14. ^ 西安报话大楼:新颜再唱《东方红》. 陕西日报. 2021-08-30 [2023-10-0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3-10-08) –通过陕西省人民政府. 
  15. ^ SW15135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印尼语广播开台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Interval Signals Online,2017年1月26日
  16. ^ SW15135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印尼语广播开台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Radiofun-Hong,土豆网,2013年12月22日,16:28
  17. ^ 新疆人民广播维吾尔语文化广播开台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Interval Signals Online,2007年5月22日
  18. ^ 忻霖. “高级黑”? 颂习作品《东方又红》蹿红被封. RFA. 2016-03-09 [2023-05-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3-05-07). 

外部链接

[编辑]

参见

[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