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持久自由行動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到: 導覽搜尋
在持久自由行動中的美國海軍陸戰隊

持久自由行動英語:Operation Enduring Freedom)是美國及其盟國所組成的聯軍,自2001年起開始執行、一連串針對蓋達組織和對該組織進行庇護的阿富汗塔利班政權所採取之軍事行動的總稱,也是俗稱反恐戰爭英語:War on Terror)、因為九一一事件而引起的軍事衝突之一部分。

行動起因[編輯]

2001年9月11日星期二美國東部時間大約8點45分一架民航客機撞入紐約世貿中心北樓。在第一時間裏事件的嚴重程度,人員傷亡,和撞擊的原因都不為人知。當日9點過後不久,第二架飛機撞入了世貿中心的南樓。

大約10點左右,又有一架飛機撞入了位於華盛頓特區的美國國防部所在地五角大樓,第四架民航客機則墜毀在距匹茲堡東南80英里的薩默塞特縣。10點後不久,世貿中心北樓倒塌,半個小時後,南樓也塌陷。晚上17點30分左右,世貿中心7號樓也倒塌。9月12日星期三世貿中心旁邊的又一幢大樓崩倒。在911事件後美國開始了全球反恐的軍事行動。美國凍結了恐怖分子在美國的資產和獲得資金的網絡,和許多以前衝突的不同之處,此次的反恐戰爭在國內和國際兩條戰線上同時展開。美軍很快在恐怖襲擊後在西南亞和阿富汗鄰國展開軍事部署合圍阿富汗。

針對911恐怖襲擊的軍事反擊行動代號為「持久自由」,但此行動在剛開始規劃時原稱「無限正義」行動(英語:Operation Infinite Justice)。只是考量到穆斯林認為只有真主阿拉才能賦予無限的正義,此名字有可能讓佔阿富汗大部分人口的穆斯林產生反感,美方因而決定改用較為無爭議的「持久自由」作為行動代號。[1]

軍事行動的目的[編輯]

「持久自由」行動於2001年10月7日正式展開。起初的軍事打擊是一系列的戰鬥組合,既有由空軍基地起飛的B-1B-2B-52同溫層堡壘轟炸機進行的戰略轟炸,由航空母艦上起飛的F-14雄貓式戰鬥機F/A-18黃蜂式戰鬥攻擊機進行的戰術空襲,又包括由美國和英國軍艦及潛艇發射的戰斧巡航導彈所進行的遠程突襲。開始時的軍事目標,正如美國總統小布殊在9月20日的國會演說中和10月7日對全國的演說中提到的,包括恐怖分子訓練營和阿富汗境內的基礎設施,抓捕阿爾卡伊達的首領和停止阿富汗境內的恐怖活動。

美國國防部長唐納德·拉姆斯菲爾德在10月7日的戰事簡報中提到美國的目的是要讓阿富汗的塔利班政權清楚的明白容忍恐怖分子是不被接受的,美國的目的是為了得到有關阿爾卡伊達和塔利班的情報,為了同反塔利班組織建立聯繫,為了防止阿富汗成為恐怖分子的避風港,為了摧毀塔利班的軍事力量從而保證反塔利班組織在殘酷的鬥爭中存活下來。最後,軍事力量可以幫助向阿富汗人民提供人道主義援助。

在此次的軍事行動中英國在10月16日發表的「女王陛下政府戰鬥目的」中同樣確定了其軍事目的。軍事行動的短期目的是抓捕奧薩馬·本·拉登及其他阿爾卡伊達首領,防止阿爾卡伊達進行其他的恐怖攻擊,結束阿富汗成為庇護恐怖分子避風港,摧毀恐怖分子的訓練營和基礎設施,解除毛拉·奧馬爾和他的塔利班政權。長期的軍事目的是結束恐怖主義,阻止個別國家對恐怖主義的支持和使阿富汗重歸國際社會。

軍事行動的策劃和實施[編輯]

911事件發生時,湯米·法蘭克斯將軍正在巴基斯坦同巴基斯坦總統穆沙拉夫討論一系列有關安全合作和反恐的事宜。911事件使得他不得不立即提前返回佛羅里達的坦帕,在那裏他的手下已經開始同國防部和其他政府部門考慮軍事指揮和控制的可能性了。

在9月12日國防部長的指示下,美軍開始準備針對反恐可能的軍事選擇了。對於美軍中央司令部來說,這個指示在策劃在阿富汗的軍事行動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角色。法蘭克斯將軍在9月21日對總統的匯報中提到的這種戰略思想是美國中央司令部,作為美國全球反恐戰略中的一部分,應當徹底摧毀在阿富汗的阿爾卡伊達恐怖組織及收留並保護他們的塔利班政權。在計劃當中不僅包括對敵人的評估,還包括了在阿富汗所發生的所有軍事行動的歷史和在本地區的政治軍事狀況。在分析完整個任務之後,法蘭克斯將軍提出了軍事行動的建議,並在10月1日得到了國防部長的同意。10月2日法蘭克斯將軍向總統小布殊匯報了他的建議,總統指示他美軍的軍事打擊應當在10月7日務必開始,即在紐約和五角大樓受到恐怖襲擊後的26天後。

軍事行動可以使用美國全國的力量,可以得到國際社會的大力支持。到2002年聯軍已經擴大到68個國家,其中27個國家向美國中央司令部派駐了代表。

不僅國際上得到了聯軍的合作和支持,而且在國內幾乎所有的美國政府部門和機構都參與進來,美國中央司令部同時在不同的戰線上展開了多種軍事打擊。此行動一開始就確定了它的目的,那就是抓住戰機擴大戰果,在總結了以前在阿富汗軍事行動的教訓,美軍避免了入侵而選擇了合作。這個戰略的一個重要的因素是就是在開放和使用軍事基地,發動軍事攻擊和允許美軍戰鬥機飛越領空之間的協調。這種政治和軍事上的協調是進行和維持持久的戰鬥的所必需的條件。

在各條戰線上所進行的軍事行動最大特點是對阿爾卡伊達和塔利班的領導權進行直接打擊和對阿富汗人民提供人道主義的援助。還有一條戰線集中在對塔利班武裝的摧毀上,運用非傳統的戰爭手段加強各個反塔利班組織的力量,因為他們的利益同美國是一致的。軍事行動的火力主要是由先期潛入敵方的特種行動部隊所指引,這也被證明是非常別出心裁和成功的。此外,美軍中央司令部部署的特種行動部隊還在偵察和直接行動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如果需要,他們還可以向聯軍提供常規火力支援。

美軍在各種戰線上同時進行的而非先後進行的軍事行動所取得的成功被認為是一個奇蹟。10月7日前,塔利班還控制着阿富汗80%的領土,反塔利班武裝還在進行着艱苦的鬥爭,阿爾卡伊達的恐怖份子們還自由逍遙地在訓練營里和全阿富汗活動。阿富汗在當時完全是一個庇護恐怖分子的國家。

美軍及聯軍的海軍艦隊正進行持久自由軍事行動,圖中包括美國航空母艦史坦尼斯號甘迺迪號、法國航空母艦戴高樂號、英國兩棲突擊艦海洋號

到2001年10月21日,美國及其聯軍事實上已經摧毀了塔利班政權的所有空中力量並對塔利班首領穆拉·奧馬爾在首都坎大哈的住所進行了直接打擊。在這段時間了,美軍特種行動先遣部隊同反塔利班武裝的首領取得了聯繫,協調了行動火力和在各條戰線上的後勤支援。20天後馬扎爾·沙里夫陷落,很快黑拉特喀布爾賈拉拉巴德也相繼陷落。到12月中旬美國海軍陸戰隊已經控制了坎大哈機場,塔利班的首都已經到了反塔利班武裝的手裏。在幾個星期里塔利班和阿爾卡伊達已經被驅趕到被隔離的山區里。10月22日法蘭克斯將軍訪問了喀布爾並參加了阿富汗臨時政府宣誓就職的儀式,即在戰鬥開始的78天後。

到2002年的3月中旬,塔利班已經失去了對阿富汗的統治,阿爾卡伊達在阿富汗建立的恐怖網絡已經被完全摧毀。美軍繼續審問塔利班的俘虜並挖掘對一些敏感地區的情報價值,以防止將來的恐怖襲擊並深入的了解他的對手阿爾卡伊達,包括它的計劃,人員,組織結構和目標。美軍徹底清查了每個地點以確保沒有研究和生產生化武器核武器的存在。聯軍繼續進行清繳塔利班武裝和阿爾卡伊達恐怖組織的殘餘力量和倖存的領導人。

軍事行動的成果[編輯]

在911恐怖襲擊後的126天裏,美軍和聯軍在軍事上取得了顯著的成果,以下是幾個例子:

  1. 所有美軍陣地和其他的部隊都是通過空中補給的,這是美軍運輸司令部所取得顯著成果。
  2. 除了兩個航母戰鬥群在當地進行火力支援和作為後備力量外,美國海軍還從太平洋艦隊派遣了「小鷹號」航空母艦戰線的側翼為美軍特種部隊建立了水上漂浮的基地。
  3. 關於軍火方面,美國海軍,海軍陸戰隊和美國空軍共向前線投放了18000個單位的炸彈,其中10000個單位為精確制導炸彈。
  4. 在「沙漠風暴」的行動中,美軍平均大約用10架戰機對付一個軍事目標,在「持久自由」的行動中,美軍平均一架戰機對付兩個軍事目標。
  5. 美軍飛行員的戰鬥飛行小時是美軍建軍以來最長的,平均每天15個小時。
  6. 美軍在「持久自由」的行動中廣泛地使用了無人駕駛飛行器,對敏感的地區,軍事設施和部隊集結點進行24小時的偵察。
  7. 美軍進行的心理戰部隊在阿富汗共投放了5千萬本宣傳冊,運輸部隊向阿富汗人民提供了2千5百萬次[來源請求]人道主義的援助,其中有1700噸小麥,328200個毛毯。向阿富汗人民提供了5000多個收音機,這使得他們在塔利班統治下6年多以來首次聽到了美軍廣播部隊播放的音樂。
  8. 美軍在快速反應能力方面也取得了很大進步。通過提高技術使得戰斧式巡航導彈的目標周期從「聯合力量」軍事行動中的101分鐘降到了「持久自由」行動中的19分鐘,此次軍事行動中有一半以上的戰斧巡航導彈是由潛水艇發射的。

此次行動中的總結[編輯]

到2002年3月中旬,美軍中央司令部開始對「持久自由」軍事行動中的教訓進行先期總結。因為戰事沒有完全結束,最後的總結還有點為期過早,不過美軍中央司令部也確實總結了一些教訓:

  1. 聯合國防部,中央情報局和聯邦政府各部門的資源和力量所產生的效果超過了任何一個單獨的部門所能達到的效果。同樣的採用了靈活的聯合方式,使得美軍能夠更好的調節和分配每個國家的軍事資源和力量。「是任務決定了聯軍,而不是聯軍決定了任務」。
  2. 軍事行動繼續由在佛羅里達州坦帕的中央司令部指揮和控制。通過戰場上的高科技中央司令部可以進行戰場實時聯絡,協調空中力量,地面部隊,海軍和特種部隊之間的行動。在美國中央司令部轄區內共有267個軍事基地,分佈在15個國家的30個地區,涵蓋了46個國家。
  3. 安全協作,外交和進行軍事合作是美國同其他國家建立的關係在戰時就變得非常珍貴。人道主義的空投,對聯軍和地區武裝力量在經濟上和安全上的協作,資深政府官員和國會議員及軍方高級將領對本地區進行的訪問,和美國對戰後阿富汗重建工作的承諾使得美國同聯軍各國建立了重要的聯繫。這些在安全合作方面上的投資很快就得到了回報,當地的美國盟友在開放基地,發動軍事攻擊和允許美軍戰鬥機飛越領空等方面提供了方便。
  4. 精確制導炸彈的使用超過了其軍事意義。由於它在摧毀敵方目標時的精確性使得美軍大幅度減少了空軍的出勤,並使潛在的損失降低到了史無前例的最低程度。從這個方面上來看使用精確制導炸彈達到了一個戰略效果。
  5. 正如以前所講過的,在軍事行動需要武力投入時,能否進行快速戰略空中補給是成功的關鍵。當前的空中補給力量需要嚴格的管理和革新性的時間表,「持久自由」行動的經驗正好證明美軍方的要求,那就是美軍必須擴大它的戰時戰略補給能力。
  6. 對於各軍種之間的聯合行動訓練和戰備的重要性又一次被證實了。接受了良好訓練的空中和地面部隊將19世紀的美軍機械化部隊和21世紀的精確制導武器聯合在一起成了美軍重要的武裝力量。
  7. 戰場勝利的關鍵在於指揮官能夠不斷地,無干擾地得到軍事情報。當軍事目標包括定位,確認,抓捕和消滅移動目標時,線人的情報就變得非常重要。需要有人在當地活動。同樣的,在阿富汗領空飛行的無人駕駛飛行器也證明了自己的軍事價值。
  8. 情報信息對於「持久自由」軍事行動的勝利之至關重要的。心理戰,電子戰和美軍其他的特種作戰能力都證明了自己的軍事價值和潛力。繼續發展這些軍事能力是非常重要的。

參見[編輯]

參考文獻[編輯]

  1. ^ 1.0 1.1 Infinite Justice, out - Enduring Freedom, in. BBC. 2001年9月25日 [2013年11月19日] (英語).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