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佐成政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Sassa Narimasa.JPG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佐々 成政
假名 さっさ なりまさ
平文式罗马字 Sassa Narimasa

佐佐成政(1536年-1588年7月7日)是日本戰國時代安土桃山時代的武將和大名。父親是佐佐成宗(又名盛政)。通稱內藏助鷹司孝子(本理院)的祖父。

生平[编辑]

尾張時期[编辑]

佐佐氏尾張國春日井郡比良城的土豪。可能是宇多源氏佐佐木氏一族。因為兄長佐佐政次佐佐孫介相繼戰死,成政在永祿3年(1560年)繼任家督,成為比良城城主。

仕於織田信長,成為馬廻後不斷立下戰功而嶄露頭角。永祿4年(1561年),在森部之戰中與池田恒興一同討取敵將稻葉又右衛門(常通。稻葉一鐵的叔父)而立下大功。在永祿10年(1567年)被提拔為黑母衣眾筆頭。元龜元年(1570年)6月在姉川之戰的前哨戰中,與簗田廣正中條家忠等人率領少數馬廻眾擔當殿軍,指揮鐵砲隊十分活躍(『信長公記』・『當代記』)。

天正2年(1574年),長男松千代丸與長島一向一揆作戰時戰死。天正3年(1575年)5月的長篠之戰中,與前田利家野野村正成福富秀勝塙直政等人率領鐵砲隊。

府中三人眾時期[编辑]

天正3年(1575年)9月,織田信長制壓越前國後任命柴田勝家北陸方面的軍團長。使成政、前田利家、不破光治三人(府中三人眾)輔助勝家並給予越前府中3萬3000石,成政築起小丸城並使其成為居城。府中三人眾除了負責輔助勝家外,還是織田軍中獨立的遊撃軍,在石山合戰、平定播磨國和征伐荒木村重時都有參戰。當時府中三人眾負責執行對荒木一族的處刑。天正5年(1578年)8月,為了攻擊侵入能登的上杉軍,與柴田勝家等人一同入侵加賀,但在七尾城陷落後撤退。

越中時期[编辑]

天正8年(1580年),連同神保長住一起與越中一向一揆上杉氏在最前線交戰。同年秋天修築了「佐佐堤」。天正9年(1581年)2月,正式被給予半個越中國,翌年因為長住垮台而成為一國守護,在富山城進行大規模改修並使其成為居城。

天正10年(1582年)本能寺之變發生時,北陸方面的織田軍經過3個月圍攻後,終於攻略上杉軍在北陸最後的據點魚津城魚津城之戰)。但是接到消息後,因為諸將都各自返回自己的領地,因此遭到上杉軍的反撃,成政因為要防禦上杉軍而不能動身,被已經上洛的柴田勝家和羽柴秀吉搶先;同樣與毛利氏對峙中的秀吉則是選擇與毛利氏和睦,所以中國大返還中国大返し)成功,兩人高下立見。

描繪「さらさら越え」的錦繪(歌川芳形畫)

明智光秀被討伐後,在清洲會議中柴田勝家與羽柴秀吉爭奪織田家時,成為柴田方的一員。賤岳之戰為了防備上杉景勝而在越中不能參戰,叔父佐佐平左衛門率領600兵援軍沒有出發。該合戰中因為前田利家的倒戈,勝家戰敗自盡。之後上杉景勝亦不斷壓迫,成政交出女兒成為人質和剃髪後降伏,被允許繼續以越中一國為領地。翌年小牧、長久手之戰開始後3個月,把書狀送到秀吉方表明自己的立場,夏天轉到德川家康織田信雄陣營,與秀吉方的利家敵對並爆發末森城之戰。在這時候因為與越後的上杉景勝敵對而需要在二面作戰,持續著苦戰。秀吉與家康等人議和之後陷入進退兩難的困境,為了促使家康再次舉兵,在嚴冬中越過飛驒山脈立山山系並進入濱松城而成為壯舉(さらさら越え)。但是結果是不能説服家康再次出兵,亦說服不到織田信雄和瀧川一益

佐佐成政剃髪並向羽柴秀吉降伏之地所立的「佐佐成政剃髪阯」(富山縣富山市安養坊

天正13年(1585年),秀吉親自向越中出兵,用10萬大軍包圍富山城。成政在織田信雄仲介下降伏(越中征伐)。秀吉決定除了越中東部的新川郡,沒收成政全部領地,成政和妻子一同被移往大坂,以後以御伽衆的身份仕於秀吉。天正15年(1587年)被給予羽柴的姓氏。

肥後時期[编辑]

天正15年(1587年)在九州征伐中立下戰功,以此為契機被給予肥後一國。秀吉指示成政要慎重地推行改革。成政則急忙推行太閤檢地而引發國人暴動,不能以自己的力量鎮壓(肥後國人一揆)。因為失政而被秀吉責備,安國寺惠瓊的求情亦沒有效果,在攝津尼崎法園寺切腹。享年53歲(53歲一説被視為最有力,有50歳至73歳等諸説存在,如果以此計算出生年的話,正確出生年份為不詳。但是在『武家事紀』和『武功夜話』中記載成政是在天文11年(1542年)的第一次小豆坂之戰中立下戰功,如果是正確的話,出生年應該是永正13年(1516年),而非天文5年(1536年)或是天文8年(1539年)。戒名是成政寺庭月道閑大居士

比良城跡的佐佐成政城址的碑和成政的墓(愛知縣名古屋市西區比良的光通寺)

辭世句是「この頃の 厄妄想を 入れ置きし 鉄鉢袋 今破るなり」。

人物[编辑]

  • 多數被描述為猪突猛進型的猛将,不過這是因為被後世創作的故事所影響。當時越中經常河川氾濫形成水災,成政在數年的越中統治中建造堤防,成功地防止了水災而被領民仰慕。那堤防被命名為「濟民堤」、「佐佐堤」,現在當地仍有遺留下來的結構。
  • 成政的能力受到信長高度評價而被提拔成為一國大名,是受到信長的實力主義恩惠的其中一人。討厭秀吉的傳聞為後世創作,在織田信雄降伏後與家康合作對抗秀吉是因為對織田氏(信長)非常忠誠,經此事被認為是討厭秀吉。
  • 被認為相當討厭秀吉。在信長在生時因為於北陸方面作戰而與秀吉的敵對者柴田勝家編在一起;根據前田家的文書記錄,有一段時期,攻略被上杉方奪去的富山城時曾與勝家發生過很大的爭執,因此很難說是因為親密關係而合作一起反秀吉。實際上以防備上杉家的方針下,在賤岳之戰中沒有派遣援兵,而且在勝家滅亡後沒有抗戰就馬上剃髪並向秀吉投降,因此亦有可能是因為和勝家雙方都是不想成為背後的敵人而結成的利害關係。

逸話[编辑]

  • 信長公記』第一卷中記載,成政曾經企圖暗殺織田信長。
  • 永祿5年(1562年)進攻美濃化際,輕海之戰中,將敵將稻葉又衛門的首級讓予前田利家後,利家又讓給成政,最後由柴田勝家把首級帶回,根據獲得首級的次序,信長給三人褒獎(『常山記談』、『名將言行錄』等)。但是根據『信長公記』,稻葉是被成政和池田恒興討取的,與柴田和前田的逸話很可能是因為後來他們在北陸軍方面同行而創作的故事。實際上,前田利家在十阿彌殺害事件而被罰流放後,成政就很討厭利家。
  • 登用新家臣時,會給予比最初提示的奉祿還高的薪金,被視為非常慷慨的大人。從不拒絕希望仕官的人,而且與他們會見時不會理會家世或血緣。
  • 天正18年(1590年)小田原征伐中,蒲生氏鄉向秀吉請求使用「三階菅笠」馬印,秀吉說「「三階菅笠」是武勇的象徵及佐佐成政使用的馬印。如果你能立下相應的戰功的話就允許你使用」,聽到這話後氏郷在小田原征伐中大活躍並滿身傷痕,於是該漂亮的馬印就被允許使用(『常山紀談』)。秀吉和前田氏對成政的惡評是後世創作,令到成政總是受到過低評價,秀吉和前田都認同成政作為軍事指揮官的能力,並有很多讚賞記錄。
  • 富山縣吳東地區中,在江戶時代開始就與加賀藩富山藩藩主‧於賤岳之戰中背叛上司柴田勝家的前田家相對,到最後還盡忠節、以及施行治水工事等善政的佐佐成政的人氣相當高。但是與此同時,以高岡市為中心的吳西地區中,第3代藩主前田利常菩提寺在高岡,以及在越中亦不是在加賀的支藩富山藩,而是在加賀藩本領內,對加賀前田百萬石亦受到相當的敬愛。
  • 在「さらさら越え」的路線有埋藏著金的傳説。有「朝日さす夕日輝く鍬崎に、七つむすび七むすび、黄金いっぱいに光り輝く。」的歌謡流傳,這段文字被傳是解開黄金之謎的關鍵。
佐佐成政的愛妾早百合姬被斬的傳說地「磯部一本榎」跡(富山縣富山市磯部町
  • 有被稱為「早百合」的美麗側室。成政相當寵愛早百合,後來早百合懷孕。此時成政正在城外並有「早百合與人私通。腹中的孩子不是成政大人的孩子」的流言流傳。歸城後的成政聽聞後極度憤怒,沒有問清楚究竟就把早百合帶到神通川的河邊,抓著她的頭髪並把她殺死。不只如此,還把早百合一族18人全部斬首,用獄門磔列把佢們殺死。在早百合死去時大叫「我在這裡被斬殺的同時,怨恨會成為惡鬼,在數年把你的子孫全部殺死,令你的家名斷絕」(己成政此の身は此処に斬罪せらるる共、怨恨は悪鬼と成り数年ならずして、汝が子孫を殺し尽し家名断絶せしむべし)(『繪本太閤記』)。還有早百合留下「立山的黑百合開花時,佐佐家將會滅亡」(立山に黒百合の花が咲いたら、佐々家は滅亡する)的詛咒後死去(黑百合傳説)。根據佐佐瑞雄(成政的姪兒,佐佐直勝的子孫)的說法,他的母親曾說過「我們的家中絕對不能讓百合科的花生存」(わが家では、絶対ユリ科の花は活けてはいけません)。在早百合被殺的神通川河邊,在風雨之夜就會有女人頭和鬼火出現,這被說是 「ぶらり火」。亦有很多早百合無念地死去的故事流傳,不過這些故事被認為是在成政死後才被創作出來。除了這些故事以外,在成政死後,與勝家同樣有許多被貶低而真偽不明的逸話流傳。
  • 每年7月尾在富山市上瀧地區都有佐佐成政戰國時代祭典。

外部連結[编辑]

相關條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