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篠之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日語寫法
日語原文 長篠の戦い
假名 ながしののたたかい
平文式罗马字 Nagashino no Tatakai
长篠之战
Battle of Nagashino.jpg
长篠之战古绘图
日期: 1575年6月28日天正三年五月二十一日)
地点: 日本 三河国 长篠城
結果: 织田·德川联军获胜
參戰方
Mon-Oda.png 织田氏
Tokugawa family crest.svg 德川氏
Takeda mon.svg 武田氏
指揮官和领导者
Mon-Oda.png 织田信长
Tokugawa family crest.svg 德川家康
Takeda mon.svg 武田胜赖
兵力
38,000人
7萬2千《德川實紀》、
10萬餘《三河物語》
15,000人
伤亡与损失
6,000人阵亡(?) 7,000~12,000人失蹤或死亡,含溺死、逃進山中餓死及被追擊而死《信長公記》
多名重要大將陣亡

长篠之战(又稱為長篠之合戰長篠合戰)是是日本战国时期的一场著名战役。对战双方为織田信長德川家康聯軍與武田勝賴軍,时间为天正3年5月21日1575年6月28日)。主要戰事地點在三河國長篠城(現在的愛知縣新城市長篠),決戰地點在設樂原。

參战武將[编辑]

織田・德川联軍[编辑]

設乐原决战本隊
織田軍
織田信長織田信忠柴田勝家丹羽長秀羽柴秀吉佐久間信盛泷川一益佐佐成政前田利家水野信元(有指明智光秀亦有參戰)、野野村正成
德川軍
德川家康松平信康石川數正本多忠勝榊原康政鳥居元忠大久保忠世大久保忠佐大久保忠教高木清秀成瀨正一日下部定好
鸢巢山攻撃隊
織田軍
金森長近
德川軍
酒井忠次松平康忠松平伊忠松平家忠松平清宗本多广孝奧平貞能菅沼定盈西乡家員近藤秀用設乐貞通(在樋田待命)
長篠城围城軍
奥平信昌松平景忠

武田軍[编辑]

設乐原决战本隊
武田勝賴武田信廉小山田信茂武田信豐穴山信君望月信永馬場信春山縣昌景內藤昌丰原昌胤真田信綱真田昌輝跡部勝資土屋昌次土屋直規横田康景小幡信貞甘利信康
長篠城監視部隊
鸢巢山和其他砦的守備隊(長篠城南方的對岸)
河窪信實三枝守友名和宗安飯尾助人五味高重
有海村駐留部隊(長篠城西方的對岸)
小山田昌行高坂昌澄山本勘藏

戰爭經過[编辑]

開始[编辑]

1573年8月,長篠城主奧平貞昌(後稱奧平信昌)趁武田信玄死後再次向德川家康投誠,德川把位於前線的長篠城交給奧平。1575年4月武田胜赖率領15,000人包围長篠城

長篠城攻城戰[编辑]

長篠城当时只有守兵500人,但有鐵炮和大筒,可以暫時抵抗強大的武田軍。但如果在兵糧庫用光前援軍未能及時趕到,長篠城有機會被攻陷,奧平的家臣鳥居強右衛門便秘密離開長篠城,支身到岡崎城的德川家康請求援軍。德川事先向盟友織田信長請求授軍,織田信長在5月13日率領30,000人與德川家康會合。

織田軍到達[编辑]

織田軍的30,000人聯同德川軍的8,000人在長篠城前的設樂原設陣。設樂原是丘陵,與敵軍之間有一條河流,因地形對防禦有優勢,織田選了設樂原為陣地。織田隨即命人在河流兩岸建起人工斜面,並築起三重土壘放置防馬柵,是當時日本少見的野外戰爭築城策略。換句話說,織田沒有在陣地旁邊設軍,只靠近戰的鐵炮隊作為主力防守,迎擊武田軍的騎馬隊。

但根據《長篠日記》瀧川一益等人與德川軍的大久保氏眾將,還是依然有在防馬柵前面機動部屬作為護衛鐵炮隊的前鋒。織田並在設樂原北方的高地設立丸山砦,防禦武田軍利用高地威脅迂迴聯軍的左翼。由擅長機動靈活調動部隊防禦的佐久間信盛,帶六千人負責駐守警戒

以《信長公記》與《長篠日記》的記載 鐵炮隊主力是以織田中央軍的明智光秀為首的佐佐成政、前田利家、野野村正成、福富秀勝塙直政等人 另外其餘秀吉與丹羽等織田軍亦配備相當鐵炮;德川軍的酒井忠次石川數正本多忠勝榊原康政與大久保氏眾將等隊亦有自行攜帶配屬的鐵炮弓矢隊

另一邊廂,武田軍得知織田信長援軍便立即召開軍事會議。武田信玄時代的重臣,包括有武田四天王之稱的山縣昌景、馬場信春及內藤昌豐,因織田信長親自上陣而提出撤軍,但武田勝賴卻決定出戰。因此武田勝賴在長篠城設軍3,000以牽制戰事,剩餘的12,000人便前往設樂原迎戰。自信玄時代的重臣有感此戰是背城一戰,他們都在出戰前聚集痛飲一番和作好戰死的覺悟。

武田勝賴向清井田原进发,意图是让敌人跟着他移动,这样他可以发挥出他的骑兵的长处。

鸢巢山砦攻防戰[编辑]

5月20日晚,酒井忠次率領東三河眾等人秘密渡過豐川,包括500人鐵炮部隊共3,000人的聯軍部隊(《信長公記》中提到約有4,000人)。由於武田軍的支隊在長篠城附近,所以必須奪取鳶巢山,鳶巢山包圍著長篠城,有數個作監視用途的砦,突襲成功的話可以確保長篠城的安全。除此之外,武田勝賴的退路也會被截斷,退無可退的情況下武田軍會往設樂原方向前進,試圖衝破織田信長的陣勢。

在鳶巢山攻防戰中,武田軍的主將包括河窪信實、三枝守友、五味負成、和田業繁、名和宗安、飯尾助友等都戰死。當戰敗軍隊與本隊合流準備渡過豐川退隊時,受到酒井忠次部隊的猛烈突襲,長篠城西岸的有海村也落入高坂昌澄手中。酒井忠次展開部隊,但松平伊忠因過於深入對方的陣地,被小山田昌行反擊而戰死。

這個戰略是5月20日晚出戰前在聯軍會議中由酒井忠次提出,但被織田信長駁回,在會議結束後織田信長偷偷召回酒井命他出兵,這是因為織田信長慎防會議上有敵軍間諜。

設樂原決戰[编辑]

5月21日早,鳶巢山攻防戰截斷了武田軍的退路,被逼與聯軍交戰,此時織田·德川聯軍兵力為38,000人,武田軍為12,000人。

綜合《信長公記》及《長篠日記》的記載,武軍總共有五波攻勢,第一波為山縣昌景、內藤昌豐,第二波為小山田信茂、武田信廉,第三波為小幡信貞、土屋昌次,第4波為武田信豐、穴山信君、武田勝賴本人,第5波為馬場信房。

而武田軍又分成三翼指揮;左翼指揮由先鋒山縣昌景兼任,面對聯軍右翼勝樂寺的德川軍;中央由武田勝賴親領本陣,副將與本陣先手為內藤昌豐,面對聯軍中央織田信長本陣織田軍主力;右翼指揮由殿軍馬場信房兼任,面對聯軍左翼駐守丸山砦的佐久間信盛、瀧川一益、羽柴秀吉隊。

武田军第一波攻势

武田軍第一波攻勢由山縣昌景攻擊德川軍前鋒大久保隊,中鋒攻打瀧川一益,右翼馬場信房的先鋒夾擊佐久間隊

大久保隊與山縣激戰後被擊退進入防馬欄,內藤隊與馬場隊對織田軍的攻勢相當順利,佐久間隊對捨棄丸山砦成功保全軍力轉入防馬欄,武田軍開始全面追擊。第一波攻勢山縣昌景與大久保隊在防馬欄陷入白兵戰僵持,其餘武田各隊都非常順利,此時在防馬柵後的明智光秀、佐佐成政、前田利家、野野村正成、福富秀勝、塙直政鐵炮隊開始一起射擊,武田軍被防馬欄欄阻下來後就遭受鐵炮的洗禮,損傷相當多,織田德川聯軍第二列第三列鐵炮也開始齊射,武田軍攻勢受阻。

山縣隊在與德川軍防馬欄的白兵戰僵持不下,退兵改從連子川下游斷崖迂迴突襲德川軍右翼,殺入德川軍先鋒大久保忠世與大久保忠佐陣中。成瀨正一的德川鐵炮隊緊急抽調出來,和大久保隊在防馬欄右後方組成聯軍最右翼的防線,德川軍與山縣隊激戰攻防九次以上。山縣隊在損失過多之後退敗到竹廣・柳田重整,內藤隊與馬場隊繼續攻擊對織田軍施壓,第一波攻擊結束。

然而隨時間流逝,鐵炮攻擊火力不再,因此防馬欄間成為白兵戰。此時鸢巢山砦被酒井軍攻陷,長篠城得到友軍勝利的消息後,在奧平貞昌的帶領下把包圍武田軍殺退。長篠城解圍。鸢巢山-長篠的敗軍與本隊合流時,受到酒井-奧平軍的猛烈追擊死傷慘重。在苦戰中的聯軍,看到長篠德川軍放出的勝利狼煙與軍號,而士氣高漲發出歡呼;背腹受敵的武田軍士氣受到打擊,擔心長篠酒井軍從背後進行夾擊,全軍陷入不安動搖擴大。

武田勝賴命第二波的小山田信茂、武田信廉的武田親族黑備隊出擊,緊接加入支援內藤隊與馬場隊的攻勢。

武田军第二波攻势

第二波攻勢沒有像第一波那麼積極,填補武田軍左翼的小山田信茂黑備隊,用騎馬隊對防馬欄進行勇猛的突襲,但小山田黑備騎馬隊與德川軍纏鬥時,在德川鐵炮隊齊射砲火下擊潰退敗。武田軍中央的內藤昌豐奮戰之下擊潰織田軍各隊,突破織田軍第一道防馬柵,織田軍各隊退至第2道防馬欄重整。

聯軍左翼在馬場信房擊退佐久間隊攻佔丸山砦後,成功保全戰力的佐久間信盛在馬場隊壓迫下,仍維持完整陣線與馬場隊對峙而牽制武田右翼戰力。但一路退敗的佐久間隊,無力阻擋馬場隊深入嚴重威脅聯軍的左翼。

武田軍在織田軍的陣線中央撕開缺口後,武田信廉等黑備隊加入追擊落敗的織田軍,德川家康下令德川軍石川數正、本多忠勝、大須賀康高、榊原康政、平岩親吉、鳥居元忠等軍去救援聯軍中央陣線,德川家康也親自把本陣設立在聯軍陣線中樞的八劍山陣所來協防。內藤昌豐突破2道防馬欄後,被本多忠勝、大須賀康高、榊原康政等阻擋。

德川軍的石川數正、本多忠勝、榊原康政、內藤正成、櫻井勝次、河合又五郎等人帶兩千人跳出防馬欄。對武田軍展開白兵戰企圖討取內藤昌豐,但猛攻不斷被武田軍的反擊擊退,聯軍數度主動跳出防馬欄與武田軍作戰,但皆被擊退。內藤昌豐亦企圖突破第二道防馬欄,跟聯軍展開六度以上激烈攻防僵持不下。而信廉追擊至第2道防馬欄,被明智光秀等帶領的織田鐵炮隊猛烈火力擊退。

武田军第三波攻势

武田軍攻勢逐漸猛烈,在武田軍對織田軍的情勢良好之下,馬場信房回到武田勝賴本陣。對勝賴提出現在武田軍還有優勢,已經摸清敵人的底細本事是如何,應該在趁部隊損失過大前,先找機會脫離戰場回師,他日再找方法與時機來打敗織田軍就好。

但胜赖不顧馬場信房建議先自認失敗帶軍脫離戰場的勸告。背負維持武田家威信的勝賴認為聯軍已經動搖,正是一舉擊敗織田、德川難得機會的決勝時刻,下令武田軍發動全面總攻擊繼續投入赤備隊戰鬥。

西上野衆的小幡信貞帶領二千多名赤備隊發動第三波攻擊,一擊突破織田軍第2道防馬欄。德川家康下令“無須取得敵軍項上人頭”,令石川隊、本多隊、榊原隊、內藤正成隊、櫻井隊、河合又五郎、大須賀康高,無視任何代價與個人功勳去迎擊小幡隊,激戰之下小幡信貞的赤備隊半數被德川軍殲滅,指揮第三波攻擊的武田軍主將小幡信貞戰死。

《信長公記》寫到是被亂槍打死,由德川鐵炮隊三百挺鐵炮齊射落馬,小幡隊大敗一樣潰退到竹廣・柳田,但德川軍也死傷慘重,河合又五郎在死鬥中被武田軍討取戰死。

馬場信房再抱著敗戰的必死覺悟下,帶真田信綱真田昌輝兄弟跟土屋昌次、由織田軍左翼突襲佐佐成政、前田利家、野野村正成、福富秀勝、塙直政等鐵砲主力部隊。與武田軍的內藤昌豐、武田信廉一起擊潰野野村正成、福富秀勝、塙直政等鐵砲隊,突破織田軍第二道防馬欄。土屋昌次與真田兄弟在踩著前面中彈倒下的己方士兵突襲,瀧川一益帶織田軍騎馬隊攔截土屋昌次的武田軍騎馬隊。

在泥寧與明智光秀等鐵砲掃射之下,土屋昌次還是突破瀧川隊的攔截,但到達第3道防馬柵前的僅有三四百人。土屋昌次在突破第3道防馬欄時被佐佐成政、前田利家、明智光秀等鐵砲隊集火射殺。真田兄弟帶兩百餘騎衝破第3道防馬欄,突入第3道防馬欄柴田勝家羽柴秀吉陣中。真田信綱在迂迴柴田隊、羽柴隊欲突入信長本陣時,被織田軍鐵砲隊集火射擊,連斬織田軍數人後戰死,真田昌輝負傷暫時退兵。

據《長篠日記》記載,武田軍第三波攻擊此時衝破第3道防馬欄,已直逼信長本陣。

决战

然而,隨後武田軍派出第四波的武田信豐、穴山信君、一條信龍等親族眾朝第三波的缺口進行突破。而在八劍山陣所的德川軍還在跟武田中央隊內藤昌豐、武田信廉等人激戰時,武田軍左翼的武田信豐,趁勢攻擊右翼在勝樂寺部陣的德川軍。壓迫勝樂寺右翼空虛的德川軍回防聯軍右翼,再也無暇去阻擋聯軍中央武田軍本隊的突進。

在中央與織田軍激戰武田軍總勢出動 ,內藤昌豐、原昌胤、武田信廉、穴山信君、一條信龍在槍林彈雨之下突擊,武田本隊一路突破前幾道鐵砲隊的防馬欄,在猛烈鐵砲集火下長驅直入到3道防馬欄的柴田、羽柴等隊,壓逼信長本陣與織田軍展開死鬥。武田信豐與回防聯軍右翼的德川軍石川數正榊原康政本多忠勝激戰,苦戰代價之下德川軍擊潰了武田信豐隊,信豐隊敗走後,德川軍的陣地前堆滿了山縣、小幡、信豐等退敗的武田赤備隊的屍體。

德川軍的成瀨正一開始進行擄獲的武田軍旗幟、差物的識別。在鐵砲火力的援護下柴田隊、羽柴隊、丹羽隊與武田軍拼命纏鬥。

在第五波攻擊時,馬場信房部隊早在第三波攻擊時就迂迴繞到聯軍的左翼去了,而後進入欄內突擊佐久間隊,馬場信房衝破佐久間隊斬殺四十餘眾。內藤昌豐、原昌胤、武田信廉、真田昌輝一起合攻聯軍左翼,佐久間隊給予信廉隊、真田隊強烈打擊,真田昌輝戰死,但佐久間信盛仍被武田軍迫退。內藤昌豐趁勢攻擊瀧川隊,瀧川一益被內藤隊擊破,聯軍左翼已崩潰退敗,門戶大開。

信長調動中央的柴田隊、羽柴隊、丹羽隊馬上向馬場信房隊攻擊救援左翼。給內藤隊極大的壓力,但武田先鋒山縣昌景在竹廣・柳田收容小幡信貞、甘利信康等殘軍重整。回師直擊織田軍中央,勢如破竹一連擊破丹羽長秀柴田勝家羽柴秀吉,在武田軍的攻勢下丹羽隊、柴田隊、羽柴隊、佐久間隊、瀧川隊紛紛敗逃,此時織田軍勢陷入混亂全面總崩潰,將兵士氣瓦解四散逃亡。

此時山縣昌景長驅直入進攻信長本陣無人可擋,但在勝樂寺負擔聯軍右翼的德川軍情勢順利,德川家康率領德川軍回援聯軍中央的織田軍,回防八劍山陣所的德川本陣,與武田軍在中央交戰攔截山縣隊、內藤隊。

赤備隊騎馬突擊時,在週遭亂軍潰散情勢中的本多忠勝,目睹到一位白糸威具足,戴金大鍬形兜衝鋒的武將。便大吼:「那人便是山縣昌景!」。集中本多隊鐵砲瞄準射擊,山縣昌景被擊落馬。武田軍攻勢受創開始混亂,德川軍趁勢跳出陣地攻擊山縣隊,聯軍情勢轉為回穩重整。

大將被撃殺讓武田勝賴受到重擊,武田勝賴決定親率本陣加入戰局,企圖重振開始瓦解的武田軍挽回局面,德川軍跳出防馬柵迎擊武田軍。德川軍的石川數正、榊原康政、本多忠勝、大須賀康高平岩親吉鳥居元忠等將,突入武田勝賴本隊,與前鋒望月信雅和後衛武田信光進行白兵戰。激列死鬥中,德川家家臣死傷多人,家康近侍本多重次單騎突入武田軍中,右眼被刺瞎,負傷七處,也斬殺數名武田軍,但德川軍各隊在武田軍本陣白兵戰活躍奮戰,斬殺武田軍多人,望月信雅的首級即被鳥居元忠隊所討取。織田軍在重整以後也開始反擊。

武田軍由本陣開始總崩後,信長見機不可失,派出母衣眾諸隊,下令全軍總攻擊,織田軍也開始衝出防馬欄。鸢巢山-長篠德川軍的酒井忠次亦發兵合擊武田軍。中央戰線混戰中的武田信廉、武田信豐、一条信龍隊見形勢不利,在壓迫下開始主動脫離戰線。穴山信君與武田信光更是不顧武田勝賴直驅後方,武田軍陣線全面瓦解。

見親族拋棄戰局崩解,絕望的武田勝賴本一度欲親自往信長本陣作絕死突襲。在馬場信房與內藤昌豐勸阻下,勝賴才決定自己斷後讓其餘親族離開戰場,發佈退卻令,撤出武田軍戰力,呈現劣勢的武田軍終於往鳳來寺-宮脇四散敗走,織田·德川聯軍開始度過連吾川追擊武田軍。小山田昌晟與横田康景為確保武田軍退路,跟從長篠展開追擊的酒井忠次交戰戰死。

內藤昌豐為了阻擋聯軍追擊在柳田與聯軍激戰,在被追擊攔截的德川軍,與正面趕來的織田軍夾擊下,內藤隊對德川家康本陣發動突襲。激戰後本多忠勝將其擊退,原昌胤戰死,甘利信康自盡,內藤隊被榊原康政與大須賀康高殲滅,內藤昌豐首級為當時隸屬德川軍的朝比奈泰勝討取。馬場信房擔任殿軍為勝賴保留退路,在猿ケ橋迎送勝賴後,帶二、三十餘騎突入追擊的聯軍中。用長槍手刃四、五騎後,在織田軍的塙直政隊擊斃。

勝賴在離開戰場時身邊僅剩初鹿野昌次與土屋昌恒等十餘騎。為了逃避德川軍的追擊,拋下軍旗、金印等重物,都被本多忠勝隊給擄獲。勝賴經過小松之瀨回到甲斐時身邊,只剩初鹿野昌次、土屋昌恒、小山田兄弟等六騎。扣除傷亡、失蹤、逃亡,平安回到甲斐的武田軍僅有三千人。

尾聲

在通說中織田·德川聯軍的陣亡人數並不多,且最後取得勝利,而武田軍戰死士兵有12,000人(包括鳶巢山攻防戰的死亡人數),織田德川陣亡六千人的數字出於日本學者高柳光壽的推估統算。在信長公記中寫武田軍逃跑、陣亡人數總合一萬,多聞院日記則是寫甲斐國眾陣亡千餘(國眾可能只代表武士階級成員)、兼見卿記則寫了數千騎戰死,至於織田、德川軍的陣亡人數則多無記錄。織田·德川聯軍戰死的大多數是足輕,相比起武田軍失去武田四天王的山縣昌景、馬場信春和內藤昌豐,和其他武將原昌胤、原盛胤、真田信綱、真田昌輝、小幡信貞、土屋昌次、土屋直規、甘利信康、安中景繁、望月信永、望月信雅、米倉重繼,武田軍的損害更大。

據《信長公記》記載:合戰當日晚信長泊宿於長篠城內,與家康召見立功眾將論功行賞。賜薙刀給酒井忠次,信長賜奧平貞昌其“信”字改名信昌,受賞盃。家康賜與名刀大般若長光,奧平一族也得到賞賜。次日之後,信長班師回朝歸岐阜城。

長篠合戰後,家康開始對武田展開一連串的反攻。6月2日,開始奪回遠江二俁城。之後家康並親率本多忠勝、榊原康政等向武田的光明城發動對武田大攻勢的序幕。

武田勝賴帶著剩餘部隊約數百人後退至高遠城,跟上杉謙信和睦關係,原本在海津城防備上杉,武田四天王最後一位的高坂昌信,帶10,000人的部隊去隆重迎接主公武田勝賴,高坂昌信與武田勝賴合流後便護送他退回甲斐。

有說聯軍的3000人鐵炮部隊曾用三段射擊戰法擊落堪稱最強的武田騎馬隊,但3,000人及三段射擊戰法有不少人爭論,而且長篠之戰半數以上的武田軍,是以白刃戰為主的德川軍所斬殺的,大多都是否定這種說法。不過織田用了當時最大規模的鐵炮隊及利用防馬柵削弱騎馬隊的猛攻卻是事實。

戰爭的爭議[编辑]

火縄銃

三段射擊說[编辑]

長篠合戰中,可信度最低的甫庵本記載織田軍的三千人鐵炮隊(稍具可信度之太田牛一的『信長公記』寫決戰時千挺,其中大名細川藤孝出100挺、大名筒井順慶出50挺)運用名為三段擊的戰術,將三千人分為三組,每組一千人,戰役開始時先用第一隊射擊,入替子彈時則回到後方,輪到第二組攻擊,如此類推。這種戰術也類似西方黑騎士半迴旋戰法

三段射擊說是江戶時代的學者所提出. 但武田軍明知前面是聯軍佈下的槍林彈雨陣卻仍衝上前去送死的真實性遭人質疑。信長公記亦僅記載千挺洋槍,並非通說的三千挺;且德川軍本身攜帶配屬的鐵砲算不算在內也是個爭議性的問題(無記載德川軍有使用鐵砲,反而以『甲陽軍鑑』載河窪信實的軍役定書,騎馬3、鉄砲5、持鑓5、長刀5、長柄10、弓2、旗3,可以證明武田軍其實也是有使用鐵砲而比例還不低,若比照對織田軍的等同推算方式,照此比例15000人武田軍該有2000挺以上的鐵炮,而騎馬者不滿1400人,相反的信長寵妾吉乃的父親生駒家宗為知名的馬借業者,綜合所有資料很難得出織田鐵砲隊大勝武田騎兵隊的結果,或鐵砲聲僅嚇武田軍馬而織田軍馬相安無事的結論)。

另一种说法是三段射击指,一个射击手配备两位负责装填的“后勤人员”。考虑到当时日本的综合国力以及铁炮的普及程度,聚集数千名枪法准确的火枪手是很不现实的。而这些枪手还需要承担装填弹药等劳务性工作就说不过去了。如果这样就能够解释上面提到的问题了,武田军知道铁炮的威力,但这是信长第一次展示三段射击,所以不知道第一轮射击后居然还能够持续。其次信长公记提到的千洋枪也就有了合理解释。[來源請求]

依照《信長公記》與《長篠日記》、《甲陽軍鑑》、《大日本戰史》中鐵砲運用的情形,聯軍也有可能集中鐵砲火力射殺部隊將領。

武田騎兵虛構說[编辑]

後世所渲染的武田騎兵隊事實上並不存在,按照武田家臣河窪信實的軍役定書就明白寫了其編制:「騎馬3、鉄砲5、持鑓5、長刀5、長柄10、弓2、旗3」,長雲寺文書提及武田的動員令為「三百一十人中、乗馬の者は二十三人」,甲陽軍鑑卷6品有寫道:「武田家の大将や役人は、一備え(千名ほど)の中に、七人か八人が馬に乗り。」,可見騎兵的數量只佔十分之一,第14品裡也說「武田武者馬をいるゝと云儀、それも虚言也。 長篠合戦場馬を十騎とならべてのる所にてなし。」翻譯就是說:「說武田武者會騎馬衝鋒云云,都是虛言,長篠合戰的戰場連十匹馬並排都不可能。」還說:「いづれも馬をば大将と役者と一そなえの中に七八人のり、 残りは皆馬あとにひかせ、おりたつてやりをとつて一そなへにかゝる。」,騎馬的主要是大將及其親兵,在一備裡約七八人,其他的馬匹都放置在後勤,加上因為有部份研究指出日本馬的體型其實不適合用於戰鬥,因此認為武田家並沒有大量騎兵編制成隊進行戰鬥。

古代日本武士對馬匹在戰場上應用,多以備隊指揮官、傳令兵、運載物資人員三種職屬才會需要應用馬匹,且馬匹的食養費用昂貴,只有俸祿較高的武士或經濟寬裕的富農商賈才能負擔起費用,一般農民或平民出身的武士因俸祿不高能有馬匹的情況相當少。

武田騎兵隊的人數及規模  

受到許多電影或是日本漫畫的影響,許多人一定都對武田軍的編制有很多先入為主的刻版印象,比如說「清一色以騎乘武士為首的作戰主力」、「兵精馬壯的龐大騎兵軍團」、「戰無不勝的甲斐勁旅」。

事實上以上的資訊多是經過後人包裝與美化的結果,根據許多的實體平面或是網路資料〈如:甲陽軍鑑、源平戰記、鎌倉戰神、武田戰史……等等)記載,元龜三年(1571年)底信玄起兵西上時,有「三千餘騎」的說法,而據當時西侵武田軍的總數二萬七千人(一說是三萬人)來估計,武田家步兵和騎兵的比例大約在10:1左右,遠低於當時的北條家,因此「武田騎兵多,北條步兵多」的概念是完全錯誤的,事實上,北條騎兵比重還高於武田騎兵。

基本上,經過多方的查證(甲陽軍鑑)不論是甲斐或是信濃都不是產馬的主要地區,日本的產馬中心是在於奧羽一帶,當時的武田家仍以莊園經濟為主,甲信的地形以梯田種植最大宗,需要大量的獸力,所以所謂的騎兵隊的組成應該是以富農所擁有的馬匹來建構,(就像早期水田開發需要水牛一樣)而日本馬匹早期的作用主要還是搬運貨物。


武田赤備騎兵團真正的作戰方式

許多研究《武田戰史》、《甲陽軍鑑》的學者曾經指出,武田信玄的的戰術意義在於開創利用馬匹迅速調動或傳令步兵軍團,達到難以想像的機動性。

甲州騎馬隊可能不是以密集隊形的陣式直接殺入敵陣中用長槍刺殺敵方步兵。而據史料記載和一些史家的猜測,1571年11月三方原合戰時,山縣昌景軍赤備馬隊與德川軍交戰時,是騎馬快速地馳至敵陣側面,馬上武士紛紛下馬,再列陣以步戰方式攻擊德川軍側翼,又或者抵擋另一隊卻從側攻擊友軍的敵方支隊。

除此之外,以一個戰史為例,鎌倉幕府的無敵戰神,源義經曾經在一之谷充分發揮了日本馬小巧及騎兵輕裝的特性,利用超乎想像的「策馬落崖」戰術,獲得了史無前例的大勝。

陣城說[编辑]

土木工程及溼地是此場戰爭的勝利關鍵,特別是防馬欄的建構及挖壕溝堆土牆的土木工程阻礙了武田軍的大攻勢,『甲陽軍鑑』記錄此戰就好像攻城般的困難,由遺跡不難得知。聯軍於5月18日駐進陣地後的施工因連續幾天大雨的掩蓋,使武田軍以為只是做防馬欄,然而聯軍其實是在修築城寨,也許是織田軍在大阪灣之戰對決本願寺雜賀眾聯軍時吃盡鐵炮的苦頭才想用這招對付武田軍。

影響[编辑]

此戰之後眾大名開始重視鐵砲。相傳奧州伊達家知名的鐵砲騎兵是伊達政宗的軍師片倉景綱從此戰中獲得靈感而建立的。 武田家在此戰中損失了如山縣昌景馬場信春內藤昌豐土屋昌次等信玄時代以來身經百戰的宿將,人才層面上受到極大的打擊,從此勢力衰退最終滅亡。

由於死守城池的功績,德川家康將長女龜姬嫁給奧平貞昌,奧平家從三河山區的小型豪族一躍成為德川家重臣,日後奧平的分家更以姻親身分成為德川家御連枝(允許使用德川的舊姓松平),因此奧平家將長篠之戰稱為讓家運興盛的「開運戰」。由於鳥居強右衛門(勝商)的壯烈犧牲,其子孫全部繼承「強右衛門」之名,受到奧平家的厚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