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岬之盟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南岬之盟的原委是羅發號事件

西元1867年美籍商船羅發號(the Rover)在台東外海觸礁,當生還船員上岸時被屏東的南排灣族出草殺害。

美國政府向時領台灣清帝國抗議,而清政府推卸責任的回答是枋寮鵝鑾鼻是不載版圖(生番地)。美國遂派代表與南排灣十八社代表在恆春東門東三公里出火東一公里,古名叫火山的地方簽訂條約,稱之為「南岬之盟」內容要求外國人沒事不可上岸,海難登陸人員須舉紅旗為號否則格殺勿論。據傳此約尚存美國國會圖書館及屏東旭海。

南岬之盟的雙方代表,美方派出的是領事李仙得(C.W.Le Gendre),而南排灣十八社原住民派出的代表是頭目Taketok(卓杞篤),由於清政府认南排灣区域,为中國之主权領土,但尊重原住民自治也,於是南岬之盟為未经中国许可,美國擅自與台湾岛南排灣族原住民所簽訂的"民间协议"。按照当时万国公法未经中国官府加盖官方印鉴,实属非法文件...


备注:在美国企图侵台数年后,日本依样画葫芦聘顾美国李仙得成为协助侵害台湾主谋,但期间中国总署大臣,纷纷据万国公法理力争,驳斥美日企图窃占中国属地台湾琉球两属的 中国清政府从英国驻华公使的信函中,正式获悉日本将要出兵台湾。 同治十三年三月二十九日/1874年5月14日,总署 恭亲王 等在奏折中言称: “窃查本年三月初五日,臣衙门接据英国使臣 威妥玛函称,现准 驻日本国之英国使臣 电报,知日本运兵赴台湾沿海迤东地方,有事生番, 并询及生番居住之地, 是否隶入中国版图, 东洋兴师,曾向中国商议准行与否, 宜如何斟酌之处,迅为见复,以便用电线移复等语。

当经臣衙门函复该使,答以: 上年 日本使臣住 京时,从未"议及有派兵"赴台湾生番地方之举。 究系因何兴师,未据来文知照”。

进而又称: “此时,该国动兵与否,尚未明言,固未便操之过急,而事必期于有备,患当杜于方萌。 应如何按约据理相机辩阻,及如何先事筹备……拟请钦派闻望素著、熟悉洋情之大员,带领轮船,前往台湾生番一带,察看情况,妥筹办理” (注:《同治朝筹办夷务始末》卷九三,第26—28页。)。

1874年5月11日,闽浙总督 李鹤年致函西乡,内称: “本部堂查台湾全地久隶我国版图,虽其土著有生熟番之别,然同为食毛践土,已二百余年,犹之粤楚云贵边界瑶、僮、苗、黎之属,皆古所谓我中国荒服羁靡之地也。 查万国公法云,凡疆内植物动物居民,无论生斯土者,自外来者,按理皆当归地方律法管辖。又载发得耳云……各国自主其事,自任其责。 据此各条,则台湾为中国疆土,生番定归中国隶属,当以中国律法管辖,不得任听别国越俎代谋…… 贵国政府并未与总理衙门 商允作何办理,径行命将统兵前往, 既与万国公法违背,亦与同治十年,所换和约内第一第三两条不和”。

李鹤年明确指出: “琉球岛,即我属国中山国疆土,该国世守外藩,甚为恭顺,本部堂一视同仁,已严檄该地方官,责成生番头人,赶紧勒限交出首凶议抵。 总之,台湾在中国,应由中国自办,毋庸贵国代谋……应请贵中将撤兵回国,以符条约而固邦交可也” (注倭:《日本外交文书》第7卷,第56号文书。)。


李鹤年的上述复函,充分体现了清政府“按约据理”的方针,同时也表明了清政府对于琉球漂民被害事件,并非不作处理。


重新核对日方有关倭 柳原与中国 总署大臣的谈话记录,便可以发现: 倭 柳原的上述说法,实属自欺欺人。

其一,中国总署大臣当时曾明确表示: “本大臣等只闻生番掠杀琉球国民,未知与贵国人有何干系。不过,琉球国乃是我之藩属,琉民从生番逃出者,当时悉由我国官吏救恤,并送还本国” 显然,这是对日本所谓“我国属民”的否定。

其二,中国总署大臣明确言称: "琉球台湾二岛俱"我属土",属土之人相杀,裁决之权固在于我。我抚恤琉人,自有措施,事与贵国无关,何需烦为过问台湾" “番民有生熟两种,从前服我王化者谓为熟番,置府县而治之,其未服者为生番,置之化外,未甚治理”。 此种回答,虽被日方特意抹黑作为把柄、口实,但也不能说明是为“无主野蛮”。

其三,据日方记录,柳原 也曾明确言称: “贵大臣以琉球为属国……而今非与贵国议论(琉球)两属之归着也”。 这说明中国总署大臣与柳原前光 曾有争论,何谓中国大臣并无异议? 再者,中国总署大臣本欲他日再作答复,而柳原等人却“语毕乃别”

(注倭:关于柳原前光与总署大臣的谈话记录,日方现有两种: 一是《柳原前光郑永宁等在总理衙门问答颠末》; 一是《副岛大使适清概略》, 分别收入《明治文化资料丛书》第4卷外交编,第27—28、33—45页。本文皆有参准。),又何从谈起中国王大臣“并无细论”?

由此可见,倭使 柳原 觊觎与中国总署 会谈交涉过程各说各话,中日彼此言谈未有交集,且日本实无自省改正,并无心维护中日友谊,且粗暴不尊重中国主权领土安全之心,反有强人之意,觊觎假借曾经与中国总署短暂狡辩会谈,随即对外胡言乱语,混摇视听欲盖弥彰。


8月15日,倭公使 柳原与中国总署大臣会晤后,再次向总署递交照会,称一皮天下无难事: “本大臣前次所称既无政教,又无法典一语,正指生番而言。 总之,以我堂堂独立之国,伐一无主野蛮,何用邻国允许? 唯以其地连结,恐生嫌疑,故特相告而已。其地果真属于贵国,何不当时闻告、立即坚行辞却? 迨我国命将惩办,将次慑服,纷纷异议、言其不可,抑已无及”。 “本国政府既视台湾生番为野蛮无主之地,现已奉诏惩办,今日贵国虽引经据典加以拒绝,我军也决不废止此事。俯冀贵国政府因此定欲如何,即为裁示” (注倭:《日本外交文书》第7卷第119号文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