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吉安·加斯托内·德·美第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吉安·加斯托内
A peri-wigged man is resplendent in gold, ermine-fringed coronation robes. The man holds the royal sceptre of Tuscany in his right hand; at the same time clenching the royal crown. The cross of the order of Saint Stephen Pope and Martyr adorns his neck. The Cathedral of Santa Maria del Fiore lies crumbling against a dark sky outside the window.
托斯卡纳大公
在位 1723年10月31日 - 1737年7月9日
前任 科西莫三世
繼任 弗朗切斯科二世

配偶 萨克森劳恩堡的安娜·玛丽亚·弗郎西斯卡
全名
乔凡尼·巴蒂斯塔·加斯托内·德·美第奇
家族 美第奇家族
父親 科西莫三世
母親 玛格丽特·露易丝·奥尔良
出生 1671年5月24日
碧提宮, 佛罗伦萨, 托斯卡纳
過世 1737年07月09日(66歲)
碧提宮, 佛罗伦萨, 托斯卡纳
安葬 佛罗伦萨圣老楞佐大殿

吉安·加斯托内·德·美第奇意大利语:Gian Gastone de' Medici,1671年5月24日-1737年7月9日)是美第奇家族第7任也是最后一任的托斯卡纳大公。吉安是科西莫三世的次子[1]。1697年吉安的姐姐安娜·玛丽亚·路易萨安排吉安和一个富裕的寡妇萨克森劳恩堡的安娜·玛丽亚·弗郎西斯卡结婚,吉安鄙视她,而安娜亦然,夫妻俩没有后代。当吉安·加斯托内的长兄斐迪南去世后,吉安在1723年继承科西莫三世,担任托斯卡纳大公。

他的统治期间一反前任的保守政策,废除针对穷人的税收政策,废除限制犹太人的刑事法律和停止公开处决[2] 。美第奇家族期待一位男性继承者;他的父亲科西莫三世希望女儿普法尔茨选侯夫人安娜·玛丽亚·路易萨继任吉安,但西班牙、大不列颠、奥地利和荷兰否决了科西莫的提案,并指名玛格丽塔·德·美第奇的外曾孙女埃丽莎贝塔·法尔内塞的儿子西班牙的查尔斯继任[3]。之后在1738年维也纳协议的初期和平协议中,查尔斯又把他的继承权转让给了洛林的弗朗茨·斯蒂芬[4]。1737年7月9日,随着吉安的死亡和弗朗茨·斯蒂芬的即位,也终结了美第奇家族对佛罗伦萨近300年的统治。

传记[编辑]

早年生活(1671年-1697年)[编辑]

吉安出生在1671年5月24日,他的祖父斐迪南二世的周年忌日,父母分别是科西莫三世玛格丽特·露易丝·奥尔良。吉安的洗礼名乔凡尼·巴蒂斯塔·加斯托内,来源于他母系的祖父奥尔良公爵加斯东[5]。科西莫和玛格丽特经常争吵,在吉安出生后的4年,玛格丽特离开佛罗伦萨返回了法国,吉安和他的兄长以及姐姐留在佛罗伦萨,由他们的祖母维多利亚·德拉·罗维雷照顾[6]

婚姻和波西米亚(1697年-1708年)[编辑]

A 19 year-old man wears a black suit of armour and peri-wig.
年轻的吉安,尼科洛·卡萨那绘制, 1690

1697年,巴伐利亚的维奥兰特和吉安的长兄斐迪南结婚8年后仍然没有子嗣,吉安的姐姐普法尔茨选侯夫人安娜·玛丽亚·路易萨也一样。考虑到家族的未来,科西莫要求安娜为家族唯一未婚的男性吉安寻找一个合适的新娘[7]。 安娜推荐她已故小叔子留下的寡妇和萨克森-劳恩堡公爵的潜在继承人萨克森劳恩堡的安娜·玛丽亚·弗郎西斯卡 [7]。准新娘被同时代的人描述为“比起公主,更像是波西米亚农民”[7]。1697年7月2日,由奥斯纳布吕克主教主持,他们在普法尔茨的首都杜塞尔多夫举行了婚礼[8]。因为安娜·玛丽亚·弗郎西斯卡不喜欢城市或者宫廷,所以她要求婚后在她波西米亚的领地居住[9]

吉安觉得在村庄中生活简直难以忍受[10]。安娜·玛丽亚·弗郎西斯卡经常会无缘无故的突然发怒,还说和吉安再婚还不如继续做寡妇[10]。缺乏文化生活,以及妻子的敌意使得吉安开始酗酒[10]。在莱希斯塔德生活了1年后,吉安无法压抑自己的厌恶,抛下安娜·玛丽亚逃去了巴黎。这一举动激怒了吉安的父亲科西莫,他曾经明确表示,除非他同意,绝不允许吉安离开安娜·玛丽亚[11]。所以科西莫要求吉安立即回到莱希斯塔德,回到安娜·玛丽亚的身边[12]。安娜·玛丽亚为了让吉安回来,做了一定的努力,但最终只是使得事情变得更糟。最终吉安带着他的行李和心腹朱利亚诺·达米独自前往布拉格。

吉安在布拉格的放荡生活毁了他那曾广受赞誉的肤质和身材,他渐渐变得伤痕累累,并且身材臃肿。达米为他的主人介绍了无数的年轻男人[13]。吉安还经常赌博,他债台高筑,曾一次欠下赌债75万先令。吉安的行为经由普法尔茨传到了佛罗伦萨,吉安回复他父亲的训斥时,把自己的绝望的举止归咎于自己的婚姻,他指责安娜·玛丽亚“反复无常,暴躁以及尖锐的语言”[14]。出于各种考虑,科西莫准备召吉安回佛罗伦萨,他派里努奇尼侯爵去审核吉安的债务。里努奇尼侯爵惊恐的发现连布拉格大主教都在债权人名单中[15],而安娜·玛丽亚亲切的接见了侯爵,但暗示吉安曾典当自己的珠宝来还债[16][17] 。吉安希望返回佛罗伦萨,但里努奇尼侯爵认为没有任何办法能够能够强迫安娜·玛丽亚前往佛罗伦萨[16]。在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和皇后的建议下,吉安客服自己对妻子的厌恶情绪返回莱希斯塔德[18]。但他们的和解十分短暂,1703年10月吉安离开去了汉堡,在次年2月返回了布拉格 [19]

科西莫大公疲于萨克森-劳恩堡公主的顽固,他求救于教皇克雷芒十一世,教皇让布拉格大主教告诉安娜·玛丽亚,她必须跟吉安去佛罗伦萨。安娜·玛丽亚被激怒,她回复说和吉安一起也没有任何意义,因为他“完全无能”[20]。科西莫承认自己失败,1708年吉安独自返回了佛罗伦萨,从此他再也没有见过他的妻子。

返回佛罗伦萨(1708年-1723年)[编辑]

A corpulent man wears a powdered peri-wig with a black set of armour.
即位前的吉安·加斯托内·德·美第奇 (时间和作者未知)

因为吉安不喜欢父亲那特别虔诚的性格,他选择远离宫廷的生活。[20] 吉安唯一接近的是他的心腹达米。[21]同时,斐迪南感染梅毒,健康情况慢慢恶化,使得吉安即位的可能性大大提高。[22] 但斐迪南不是唯一经历痛苦的人,“吉安厌恶社交,收到的信件他都不愿意打开,这样就可以不用回复。”[23] 同时,吉安脆弱的精神状态使他更愿意独处,每天晚上他都花了大量的时间来喝酒和凝望天空。[20]

大公的继承人斐迪南三世终于在1713年10月30日死于梅毒,从而引发了佛罗伦萨的继承危机。[24]科西莫三世向佛罗伦萨名义上的立法机关元老院提出修改继承法的议案,希望使普法尔茨选侯夫人安娜·玛丽亚成为吉安的继承人。[25]法案通过的消息迅速传遍了欧洲各国。[26]奥地利拒绝批准,害怕托斯卡纳会落入波旁家族手中。[27]但法国和英国也拒绝了这个法案。[27]

1717年10月,普法尔茨选侯夫人安娜·玛丽亚在丈夫死后的第2年回到了佛罗伦萨。[27]已经和吉安变得亲近的维奥兰特因为不喜欢选侯夫人而离开了宫廷,[28]选侯夫人顺理就成为了托斯卡纳的第一女士。但吉安仍然因为选侯夫人安排了自己的婚事而怨恨她,这段婚姻使吉安遭了11年的罪。[29]

1718年4月4日,英格兰、法国和荷兰(后来奥地利也加入)选择埃丽莎贝塔·法尔内塞玛格丽塔·德·美第奇外曾孙女)和费利佩五世的长子西班牙的查尔斯作为托斯卡纳的继承人,选侯夫人的继承权被完全漠视。[30]科西莫三世修改继承权的希望被挫败,但1723年10月31日,在他死前不久,科西莫最后宣布选侯夫人安娜·玛丽亚应该在吉安之后继任。[31]不幸的是,他的声明被完全无视了。[31]

统治时期(1723年-1737年)[编辑]

逝世和遗产[编辑]

引用[编辑]

  1. ^ Young, p 460
  2. ^ Hale, J.R., p 191
  3. ^ Young, p 481
  4. ^ Hale, p 192
  5. ^ Acton, p 115
  6. ^ Galleria Palatina. Anna Maria Luisa de' Medici - Biografia. www.polomuseale.firenze.it. 2006 [16 November 2009] (Italian). [失效連結]
  7. ^ 7.0 7.1 7.2 Young, p 4733
  8. ^ Strathern, p 399
  9. ^ Acton, p 212
  10. ^ 10.0 10.1 10.2 Young, p 474
  11. ^ Acton, p 215
  12. ^ Young, pp, 474 - 475
  13. ^ Strathern, pp. 399–400
  14. ^ Acton, p 219
  15. ^ Acton, pp. 233–234
  16. ^ 16.0 16.1 Acton, p 324
  17. ^ Strathern, p 403
  18. ^ Acton, pp. 234–235
  19. ^ Acton, p 235
  20. ^ 20.0 20.1 20.2 Strathern, p 404
  21. ^ Acton, p245
  22. ^ Strathern, pp. 396–397
  23. ^ Strathern, p 405
  24. ^ Young, pp. 478–479
  25. ^ Young, p 479
  26. ^ Young, pp. 479–480
  27. ^ 27.0 27.1 27.2 Young, p 480
  28. ^ Acton, pp. 265–266
  29. ^ Young, p 487
  30. ^ Acton, p 275
  31. ^ 31.0 31.1 Young, p 484

参考文献[编辑]

  • Acton, Harold (1980). The Last Medici. London: Macmillan. ISBN 0-333-29315-0.
  • Aldrich, Robert; Wotherspoon, Garry (2000). Who's Who in Gay and Lesbian History: From Antiquity to World War II [volume 1 Who's Who]: From Antiquity to the Mid-twentieth Century Vol 1. London: Routledge. ISBN 978-0-415-15982-1.
  • Hale, J.R. (1977). Florence and the Medici. London: Orion. ISBN 1-84212-456-0.
  • Levy, Carl (1996). Italian Regionalism: History, Identity and Politics. Oxford: Berg, 1996. ISBN 978-1-85973-156-7.
  • Strathern, Paul (2003). The Medici: Godfathers of the Renaissance. London: Vintage. ISBN 978-0-09-952297-3.
  • Young, G.F. (1920). The Medici: Volume II. London: John Murray.

外部链接[编辑]

前任:
科西莫三世
托斯卡纳大公
1723年—1737年
繼任:
弗朗切斯科二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