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意志聯邦共和國基本法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系列条目
德國政治
Coat of arms of Germany.svg
其他国家·图集
Portal:政治
1949

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基本法》(Grundgesetz für die Bundesrepublik Deutschland缩写:GG),是德意志联邦共和国原定過渡時期相當于憲法地位的法律,在東、西德统一后成为德国的根本大法。

概要[编辑]

德国基本法於1949年5月23日通过,次日即1949年5月24日生效,象征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成立。经过多次修改,最近一次修改在2006年8月26日,并于2006年9月1日生效。

德国基本法是联邦德国法律和政治的基石。特别是其中包含的基本权利(Grundrechte)由于纳粹德国的经历尤为重要。联邦宪法法院作为独立的宪法机构保障这些基本权利,维持国家政治组织体系,并对它们进行完善和发展。

在1949年德国基本法只在西方占领区生效,当初其并没有被打算作为长期有效的宪法,因为当时国会参议院(Parlamentarischer Rat,由西方占领区11个州的州长组成)认为苏联占领区会很快和西方占领区完成合并统一并出台一部“正式的”宪法;因此没有采用德语中“Verfassung”(意为“宪法”)一词。直到1990年10月3日两德统一后德国基本法才成为整个德国的宪法。虽然德国基本法并不是由德国人民直接投票通过的,但其民主的合法性在国际上并不受质疑。而且基本法从一开始就通过确定国家的基本政治原则符合了实体宪政概念的要求。这些基本政治原则是:民主(Demokratie),共和(Republik),社会福利国家(Sozialstaat),联邦国家(Bundesstaat)以及实质的法治国(Rechtsstaat)原则。除了这些国家政治生活的基本原则,基本法也规定了国家机构,保障个人自由并建立了一个客观的价值体系。

基本法(GG)内容[编辑]

概况[编辑]

德国基本法包括序言、基本权利(第1-19条)以及所谓的与基本权利相当的权利(第10条第4款,第33、38、101、103、104条)和国家组织规定。国家组织规定分为基本原则的列举(第20-29、34条)、区分各联邦机构职权的内部组织规定(第38-69条)以及协调联邦和州之间关系的规定(第30-32、35-37、70-146条)。

德国基本法分为以下十四章:

第一章 基本权利(Die Grundrechte,第1-19条)

第二章 联邦和州(Der Bund und die Länder,第20-37条)

第三章 联邦议院(Der Bundestag,第38-49条)

第四章 联邦参议院(Der Bundesrat,第50-53条)

第四A章 联合委员会(Gemeinsamer Ausschuß,第53a条)

第五章 联邦总统(Der Bundespräsident,第54-61条)

第六章 联邦政府(Die Bundesregierung,第62-69条)

第七章 联邦立法(Die Gesetzgebung des Bundes,第70-82条)

第八章 联邦法律的执行和联邦行政管理(Die Ausführung der Bundesgesetze und die Bundesverwaltung,第83-91条)

第八A章 共同任务(Gemeinschaftsaufgaben,第91a、91b条)

第九章 司法(Die Rechtsprechung,第92-104条)

第十章 财政制度(Das Finanzwesen,第104a-115条)

第十A章 共同任务防御状态(Verteidigungsfall,第115a-115l条)

第十一章 过渡及最后规定(Übergangs- und Schlußbestimmungen,第116-146条)

第一章 基本權利 (Die Grundrechte,第1-19條)[编辑]

第1條 人的尊嚴
(l)人的尊嚴不可侵犯。尊重和保護人的尊嚴是一切國家權力的義務。
(2)德國人民信奉不可侵犯的和不可轉讓的人權是所有人類社會、世界和平和正義的基礎。
(3)下述基本權利為直接有效地約束立法、行政和司法的法則。

第2條個性自由發展,生命權,身體不受侵犯,人身自由
(1)人人享有個性自由發展的權利,但不得侵害他人權利,不得違反憲法秩序或道德規範。
(2)人人享有生命和身體不受侵犯的權利。人身自由不可侵犯。只有依據法律才能對此類權利予以乾涉。

第3條 平等
(1)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2)男女平等。國家促進男女平等的實現並力求消除現有的不平等現象。
(3)任何人不得團性別、門第、種族、語言、籍貫和來源、信仰、宗教或政治見解受到歧視或優待。任何人不得因殘疾受到歧視。

第4條信仰、良心和信教自由,拒服兵役
(1)信仰和良心自由、宗教和世界觀信奉自由不可侵犯。
(2)保證宗教活動不受阻擾。
(3)任何人不得被迫違背其良心服兵役並使用武器。具體由聯邦法律予以規定。

第5條 言論自由
(1)人人享有以語言、文字和圖畫自由發表、傳播其言論的權利並無阻礙地以通常途徑了解信息權利。保障新聞出版自由和廣播、電視、電影的報導自由。對此不得進 行內容審查。
(2)一般法律和有關青少年保護及個人名譽權的法律性規定對上述權利予以限制。
(3)藝術、科學、研究和教學自由進行。教學自由不得違反憲法。

第6條 婚姻、家庭、非婚生子女
(1)婚姻和家庭受國家特別保護。
(2)撫養和教育子女是父母的自然權利,也是父母承擔的首要義務。國家機構對他們的行為予以監督。
(3)教育權人不能履行義務或子女出於其他原因面臨墮落的危險時,方可依據法律,違反教育權人的意志將其子女與家庭分離。
(4)每一母親均有享受社會保護和照顧的權利。
(5)對於非婚生子女,應通過立法創造與婚生子女同等的條件,以促進他們身心成長,獲得同等的社會地位。

第7條 學校教育
(l)國家對全部學校教育事業予以監督。
(2)教育權人對於子女是否接受宗教教育享有決定權。
(3)除與宗教無關的學校外,公立學校的宗教教育是一門正式課程。在不違背國家監督權的情況下,宗教課程根據宗教團體的有關原則進行。不得違反教師的意願分 派宗教課程。
(4)保障開設私立學校的權利。開設私立學校以代替公立學校需取得國家批准並應遵守各州法律。私立學校的教學目的、教學設備和師資水平不低於公立學校且不鼓 勵根據父母財產情況區別對待學生的,給予批准。教師的經濟和法律地位未得以充分保障的,不予批准。
(5)私立國民學校的教學計劃針對特別教育利益的,或國民學校作為綜合學校、宗教學校或培養特定世界觀的學校,應教育權人的申請要求開辦而當地又無此類公立學校的,方可允許開辦私立國民學校。
(6)中學預備學校仍不得開辦。

第8條 集會自由
(1)所有德國人均享有不攜帶武器進行和平集會的權利,集會目無需事先通告或批准。
(2)對於露天集會的權利,可製訂法律或根據法律予以限制。

第9條 結社自由
(l)所有德國人均享有結社的權利。
(2)社團的宗旨和活動違反刑法、憲法秩序或違反民族諒解原則的,予以禁止。
(3)保障所有人和所有職業為保護和改善勞動、經濟條件而結社的權利。限製或妨礙此項權利的協議均屬無效,為此採取的措施均屬違法。對於第1句所指社團為保 護和改善勞動、經濟條件而進行的勞資鬥爭,不得採取第12a條、第35條第2款和第3款、第87a條第4款和第嘰條所指措施。

第10條 通信、郵政和電信秘密
(1)通信秘密以及郵政、電信秘密不可侵犯。
(2)此項權利只能根據法律予以限制。此種限制有利於保護聯邦或州的自由民主的基本秩序或保障聯邦和州的生存或安全時,法律可規定不將此項限制告知受限制人 ,由議會指定機構和輔助機構對有關情況進行審查以取代進行法律訴訟。

第11條 遷徙自由
(l)所有德國人在整個聯邦領土內享有遷徙自由的權利。
(2)由於缺乏足夠的生活基礎,將給社會公共利益帶來特別負擔時,或聯邦或州的生存或自由民主的基本秩序面臨危險時,為處理傳染病危險、自然災害和特別 重大事故時,或為保護青少年以防墮落或為預防犯罪活動有必要時,可通過法律或依據法律對遷徙自由權予以限制。

第12條 職業自由
(1)所有德國人均有自由選擇職業、工作崗位和培訓場所的權利。從事職業可通過法律或依據法律予以規定。
(2)除一般傳統的、針對所有人員的公共服務義務之外,任何人不得受迫從事一定的勞動。
(3)法院判決剝奪自由權利時,方可允許實行強制勞動。

第12a條 兵役和替代役義務
(1)男子年滿18周歲的,可科以在武裝部隊、聯邦邊防部隊或民防組織中服役的義務。
(2)對於出於良心方面的理由拒絕持武器服兵役的,可科以替代役義務。替代役的期限不得超過服兵役的期限。具體另由法律規定。此項法律不得限制依良心決 定是否服兵役的自由,也必須規定可以用其他方式代替兵役,且替代役與武裝部隊或聯邦邊防部隊的機構應無聯繫。
(3)對於未根據第1款或第2款應征服役的服役義務人,可通過法律或依據法律科以在防御狀態下履行防務性的、包括民防的民事役義務,並為此受僱並訂立勞動 關係。規定服役義務人受僱並訂立公法服務關係時,只能允許執行警察事務或此類只可通過訂立公法服務關係而完成的國家官方公共管理任務,在武裝部隊建立 第1句所指的勞動關係時,可限定在其後勤或公共管理部門服役;在平民生活供給方面規定受僱並訂立勞動關係時,只有在滿足平民生活必需品供應或保障他們安 全有必要時,方可准許。
(4)在防御狀態下,如自願參加民役的人員不能滿足平民衛生救護以及固定地點的軍事救護組織的需要,可通過法律或依據法律規定,徵集18周歲至55周歲的婦女 參加此類民役。任何情況下,婦女均不負有參與使用武器的服役的義務。
(5)防御狀態發生之前,第3款所指義務只能根據第80a條第1款的規定予以設立。第3款規定的服役因需要專門知識和技能而應予以準備的,可通過法律或根據法 律,規定參加培訓活動的義務。此種情形下,第1句規定不予適用。
(6)防御狀態下,第3款第2句所指範圍內自願服役的勞力不能滿足需要時,可通過法律或根據法律限制德國人放棄從事某項職業或工作崗位的自由。防御狀態之 前,第5款第1句相應適用。

第13條 住宅不受侵犯
(1)住宅不受侵犯。
(2)只有在法官發布命令後,方可按照法定形式對住宅進行搜查,延誤有危險的,也可依據法律規定的其他機構作出的搜查令並只能以法律規定的形式進行搜查 。
(3)依據有關事實懷疑某人犯有法律規定的項特別嚴重的罪行時,以其他手段對案情進行調查特別困難或將無結果時,依據法官的命令,允許對犯罪嫌疑人可能 停留的住宅採用技術手段進行緊急監控以偵探案情。監控措施應有期限。有關監控命令由三名法官組成的審判組織作出。延誤有危險時,監控命令亦可由一名法 官作出。
(4)為防止危及公共安全,特別是為防止危及公眾生命安全,只有依據法官命令,方可對住宅採用技術手段進行監控。延誤有危險時,亦可由法律指定的某一機 構命令採取監控措施;此種情況下應立即隨後補全法官裁決。
(5)如使用技術手段僅屬對住宅中的人員進行保護,則可由法律指定的某一機構命令採取有關措施。只有出於偵查犯罪事實或排除危險的目的,且法官事先對有 關措施的合法性確認過時,方可對所獲得的情況作以其他方面的使用;有延誤危險時,應立即補全法官的裁判。
(6)對於依據第3款和第4款聯邦主管範圍內所採取的技術手段,以及在法官審查情況下依據第5款所採取的技術手段,聯邦政府每年向聯邦議院報告情況。聯邦議 院選舉產生的委員會依據此項報告行使議會監督。各州保障同樣程度的議會監督。

第14條 財產權,繼承權和財產徵收
(1)保障財產權和繼承權。有關內容和權利限制由法律予以規定。
(2)財產應履行義務。財產權的行使應有利於社會公共利益。
(3)只有符合社會公共利益時,方可准許徵收財產。對財產的徵收只能通過和根據有關財產補償形式和程度的法律進行。確定財產補償時,應適當考慮社會公共利益和相 關人員的利益。對於補償額有爭議的,可向普通法院提起訴訟。

第15條 社會徵用
土地、自然資源和生產資料用於社會化的目的的,可以依據有關補償方式和補償範圍的法律轉為公有財產或其他公有經濟形態。對於補償,第14條第3款第3句和第4句相 應適用。

第16條 國籍變更,引渡
(1)德國國籍不容剝奪。國籍的喪失只能依據法律進行。違反當事人意願變更國籍的,以當事人不因此成為元國籍人員為限。
(2)通過法律可以對向歐洲聯盟的一個成員國或一個國際法院的引渡作出不同規定,但以遵守法制國家原則為限。

第16a條 避難權
(1)遭受政治迫害的人員享有避難權。
(2)來自歐洲共同體成員國的公民,或”難民法律地位條約”和”保障公民人權和基本自由公約”的適用得以保障的國家的公民,不得主張第1款權利。對於滿足第1句 前提條件的除歐共體以外的國家,由法律予以確定,並取得聯邦參議院批准。在第1句所指情形中,可不考慮提起的法律救濟,執行有關結束居留權的措施。
(3)某些國家的法制狀況、法律實施和一般的政治條件顯示在該類國家既無政治迫害又無非人道的或歧視性的處罰待遇現象的,經聯邦參議院批准,可製定法律確定此類 國家的範圍。來自該類國家的外國人未陳述有關事實證明其受到政治迫害前,認定其沒有遭受迫害。
(4)在第3款所指情形中和其他情況下,用以結束居留的措施顯然不具備理由的或顯然不能視為具備理由的,只有對其合法性存有嚴重懷疑時,方可由法院決定暫停執行 ;對有關審查範圍可予以限制並對未按時提交的有關理由不予考慮。具體由法律予以規定。
(5)”難民法律地位條約”和”保障公民人權和基本自由公約”在締約國須予以保障實施,就難民申請的審查,包括相互承認難民申請決定,以及就歐洲共同體成員國遵守上述條約和公約的義務,成員國之間簽訂的或與第三國簽訂的國際法意義上的協議不與第1至4款發生衝突。

第17條 請願權
 人人均有以個人方式或與他人共同的方式書面向主管機構和人民代表機構提出請求和申訴的權利。
第17a條 服役義務人基本權利的限制
(1)有關兵役和替代役的法律可以規定,服兵役或替代役期間,對於武裝部隊成員和替代役人員可限制他們以語言、文字和圖畫自由表達和傳播意見的基本權利(第5條第一款第一句前半句)、集會自由的基本權利(第8條)以及法律准許可同他人共同提出請求和申訴的請願權(第17條)。
(2)有關防禦、包括民防的法律可規定對遷徙自由(第11條)和住宅不受侵犯的基本權利(第13條)與以限制。

第18條 基本權利的喪失
 凡濫用自由發表意見權,特別是新聞出版自由權(第5條)、教學自由權(第5條第3款)、集會自由權(第8條)、結社自由權(第9條)、通信、郵政和電訊秘密權(第10 條)、財產權(第14條)和避難權(第16a條)以攻擊自由民主的基本秩序為目的的,喪失相應的基本權利。基本權利的喪失和喪失範圍由聯邦憲法法院宣布。

第19條 本權利的限制,訴訟權的保證
(1)依據本基本法規定,某項基本權利可通過法律或依據法律予以限制的,該法律須具有普遍適用效力,不得只適用個別情況。此外,該法律須指明引用有關基本權利的 具體條款。
(2)任何情況下均不得侵害基本權利的實質內容。
(3)基本權利依其性質也可適用法人的,即適用於國內法人機構。
(4)無論何人,其權利受到公共權力侵害的,均可提起訴訟。如無其他主管法院的,可向普通法院提起訴訟。第10條第2款第2句的規定不受影響。

和魏玛宪法的区别[编辑]

同魏玛宪法相比,整个基本法围绕着人权保护而制定:之所以强调人权,无疑是对纳粹二战间暴行的深刻忏悔的结果。也只有在树立了人权作为基本政治法律价值的基础上,才有可能防止悲剧的重演。

首先,基本法把有关公民基本权利的内容从魏玛宪法的第二编挪到了第一章,目的是强调公民先于国家,公民权利先于国家权力,权利是权力的来源。即使是现在,在世界各国宪法中,这种体例也是不多见的。

其次,魏玛宪法中没有“人的尊严”的规定,而基本法则把它规定为第1条第1款:“人的尊严不可侵犯,尊重它和保护它是政府的责任”。在学术上,一般认为,这种规定使人的尊严成了整个德国宪法体制、国家制度和政府行为的基础,甚至是德国政府所应奉行的基本国际关系准则。事实上,在当代德国人看来,人的尊严构成了人权的出发点,如果不把人当人看,就无所谓人权。所以,紧接着在第2款中规定:“为此,德国人民确认不容侵犯的和不可转让的人权是所有人类社会、世界和平与正义的基础”。在第3款中规定:“下列基本权利有直接法律效力,约束立法、行政和司法”,从而确认将基本人权通过制宪而转化为法律权利,并由国家强制力予以保障。

再次,魏玛宪法规定的公民权利也不在少数,但终归于无用,希特勒随意就废除了它们(魏玛宪法并未被正式宣布失效,但被授權法束之高阁)。所以,基本法采取了三项措施来保证不再发生这种事情:

第一个措施是确立德国的“自由民主基本秩序”不受侵犯,任何公民如滥用自由权,危及自由民主基本秩序,就会丧失自由(第18条)。

第二个措施是在基本法第79条第3款中规定,该法第1、20两条不得修改(还有联邦制),其中第20条规定的是人民主权、联邦制、法治、社会福利这四项宪法基本原则。所谓“不得修改”,是绝对不许触动,但在1994年增加了第20甲条,规定生态环境保护问题,形成了“半宪法原则”(由于是在第20条之后增加的“20a”,所以属于宪法原则性的规范,即与第20条有同质性的条文)。由于第79条作出了这种规定,因此实际上它也成了不能修改的条文了。

第三个措施是规定了公民的“抵抗权”(Rechtzum Widerstand),就是说,在其他各种方法均不足以制止对自由民主基本秩序的破坏的话,全体德国人都有权抵抗。这种规定多少属于一种象征性的规范,同时也是一种不得已的下策:在不能绝对排除重新走向专制可能性的情况下,人民作为主权者,有权行使反抗的权利,因而实际上是美国《独立宣言》“政府须经被统治者同意”、“重新订立契约”的另一种表述。

最后,议会不再是“最高国家权力机关”,它把宪法的解释权让渡给了联邦宪法法院,使后者负起监督宪法实施,保障公民权利与自由的责任。魏玛宪法下的国会负有监督宪法的职责,但实际上根本就没有监督,因为一方面它不会宣布自己的法律违宪(柯克和洛克都说“一个人不能当自己案件的法官”),另一方面议会并不适于成为调解社会矛盾的机关,因为它是代表各种利益的,不同部分的议员代表不同利益,而这些利益不可能调和,只有处于中立地位的法院才能做到公正。另外,联邦宪法法院不断适用基本法,实际上就使基本法不断地调整社会关系,从而不仅使宪法得到人们的尊重,因为宪法是“权利保障书”,适用宪法总体上对个人权利保护有利;适用基本法也使它本身不易于遭到破坏和践踏——法官只客观地适用法律,不能以自己的意志代替法律的意志;如果是政治家(议员)运用法律,政治利益就会高于法律的意志了。建立宪法法院,是基本法为自己所设计的最后一道防线,事实证明,到目前为止,也是最有效的一道防线。

在其他方面,同魏玛宪法相比,基本法里没有紧急状态权利,例如1933年德国联邦大总统采用国会大厦消防法令来暂停基本权利、剝奪国会中的共产党議员資格,完成了希特勒全面夺权的重要一步。人权的暂停也将根据第20条和79条被视为非法的,如上所述。

联邦政府的宪法地位也得到了加强,因为德国总统(Bundespräsident)的权利只有前德国联邦大总统(Reichspräsident)权力的一小部分。联邦政府现在只依赖于议会。联邦大总统(Reichspräsident)的职位被认为是“替补皇帝”(Ersatzkaiser),意指虽然废除了帝制,帝国总统却依旧拥有相当于皇帝的权力,从而弱化了政党政治的角色。

現行基本法要罢黜总理,议会要进行建设性的不信任动议(Konstruktives Misstrauensvotum)表决,即一个新的总理选举。新程序的目的是要比魏玛宪法拥有更好的稳定性,过去体制下倒阁,却不能在任用新总理意見上达成一致,导致內阁难产、权力真空。此外,之前国会可用不信任动议罢黜个别部长,而现在它必须对整个内阁投票。

参见[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

維基共享資源中有關德意志聯邦共和國基本法的多媒體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