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兰·达札路恭纪功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1993年的恩兰·达札路恭纪功碑
1936年至1937年间的恩兰·达札路恭纪功碑
1938年至1939年间的恩兰·达札路恭纪功碑
1938年至1939年间的恩兰·达札路恭纪功碑,位于图中远处
2004年恩兰·达札路恭纪功碑所处位置。图中中下部北京中路与绿地之间的小院落即恩兰·达札路恭纪功碑之所在

恩兰·达札路恭纪功碑藏语称“雪·多仁乞玛”(藏文ཞོལ་རྡོ་རིངས་ཕྱི་མ་威利zhol-rdo-rings phyi-ma,意为“雪之外碑”),称“外碑”以与被称为“内碑”(藏语“多仁囊玛”)的布达拉宫无字碑对称。该碑为方柱形,原位于拉萨市布达拉宫脚下雪村内,现位于北京中路南侧、布达拉宫广场东北角,与布达拉宫隔北京中路相望,立于吐蕃王朝赤松德赞赞普在位时期(755年至797年),唐朝广德元年(763年)后不久,为纪念吐蕃重臣恩兰·达札路恭的功绩而立。该碑是现存最早的吐蕃碑刻。[1]

碑文[编辑]

碑身北、东、南三面有字,均为藏文。其中北面藏文68列,东面藏文16列,南面藏文74列。[1]

北面[编辑]

学者王尧所作汉文译文如下:[1]

敕授论达札路恭盟誓之诏书,并树碑勒石:

赞普赤松德赞陛下诏誓如下:

论达札路恭之子孙后代,无论何时,地久天长,赐以银字大告身,永作盟书证券,固若雍仲。赞普后世每一代之间,诏令“大公”之子孙后代中一人充任内府官员家臣以上职司,并可常侍于赞普驻牧之地。“大公”之子孙后代果有任官府职司之能力者,必按其能力任命之,且予以褒扬。苟“大公”之子孙对赞普陛下不生二心,其他任何过错决不处以死刑,若依法科处任何刑罚时,亦予以比原科处减轻一等而加以保护,“大公”之子孙某代或因绝嗣,其所属奴隶、地土牲畜决不由(赞普)没收,而定举以畀其近亲兄弟一支。论达札路恭之子孙后代,当其手执盟誓文书,或因绝嗣,或遭罪谴,亦不没收其银字告身。论达札路恭与“大公”之子孙最近支派之一脉,授以“雍仲”大银字告身,论达札路恭之父,“大公”之子孙蕃衍,均授“尚论长史”权衔,统三百军丁之职务。而禁卫军“彭域东本”之职,永不授予他人,论达札路恭之远祖“悉腊”之子孙凡具能力者,公正临民者,授以“禁卫军彭域东本”,永为世职。恩兰·悉腊之子孙无论何时均令入禁卫军旅,其俸养决不减少,亦不变更。“大公”之子孙后代手中所掌管之奴隶、地土、牧场、草料、园林等等一切所有,永不没收,亦不减少,他人不得抢夺。若彼等自家不愿再管时,不拘其(血统)远近,贤与不肖,亦不更换而畀予焉。倘有人为报仇计,使“大公”之子孙后代遭到生命危险之时,将由上峰作主保护之。“大公”之子孙后代若不背叛(王室),则(赞普)决不听信挑拨离间之词,不计小疵,不予罪谴。子孙后代某人,苟对赞普陛下心怀贰志,情况属实,犯罪者自身将受惩罚,其兄弟子侄决不连坐,(其本人)亦不科以死刑

简言之,论达札路恭之父,“大公”之子孙后代生命,予心中以……(下残)

东面[编辑]

学者王尧所作汉文译文如下:[1]

论达札路恭已任命为大内相平章政事,如诏书所颁,一切艰巨王事均曾从事,对内外政务大有裨益,上下黎庶一例公允平和,于蕃境黔首庶政堪称嘉妙。

南面[编辑]

学者王尧所作汉文译文如下:[1]

弃隶缩赞赞普之时,恩兰·达札路恭忠诚业绩卓著,时,末·东则布朗·迈色正任大相,忽生叛逆之心,由是,父王弃隶缩赞被害宾天王子赤松德赞政躬亦濒危境,蕃境黔首庶政大乱。斯时,路恭乃将末·东则布朗·迈色叛逆事实启奏王子赞普赤松德赞圣聪。末氏、朗氏叛乱劣迹确乎属实,遂将彼等治罪,路恭之忠贞明矣!

恩兰·路恭忠贞不二,足智多谋,英勇深沉令任大论平章政事,后,彼洞悉廷政情,复任为往攻(唐地)州县堡寨之先锋统军元帅,其精娴弓马战阵,所出计谋,均操胜算,先克唐廷藩属(吐谷浑阿豺部,自唐土夺取人口、头疋、辖土,唐人震惊。于唐境之野猫川……湟水之滨……等地……开始纳贡,路恭鏖战……大事,忠贞……利于社稷,……献大计谋,对赞普忠贞,对社稷裨益,心地纯良。赤松德赞赞普深沉果敢,议事有方,所行政事靡不佳妙,攻取唐属州郡城池多处,唐主孝感皇帝君臣大怖,年纳绢缯五万疋为寿,以为岁赋。其后,唐主孝感皇帝驾崩,唐主太子广平王登基,以向蕃地纳赋为不宜,值赞普心中不怿之时,恩兰·(达札)路恭乃首倡兴兵入唐,深取京师之议,赞普遂以尚·琛·野息囊通与论达札路恭二人为攻京师之统军之帅,直趋京师,于周庢之渡口岸畔与唐兵大战,蕃兵掩袭,击唐兵多人。唐帝广平王乃自京师出走,遁陕州,京师陷落,唐宰相□□□等潼关与□□□□赞普□□蕃地□□赋□金城公主之弟□□大相□□大小君长□□社稷长久,永远赞颂,路恭忠贞裨益社稷,心地纯良。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1.3 1.4 王尧,恩兰·达札路恭纪功碑,社会科学战线1981年0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