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隆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达隆寺
藏语名称
藏文 སྟག་ལུང་དགོན་པ
威利转写 stag lung dgon pa
IPA读音
THDL Taklung Gönpa
汉语名称
繁体中文 達隆寺
简体中文 达隆寺
达隆寺在西藏自治区的位置
达隆寺
达隆寺
坐标: 30°08′N 91°06′E / 30.133°N 91.100°E / 30.133; 91.100
寺庙信息
位置  中國西藏自治区拉萨市林周县旁多乡
创建者 达隆塘巴·扎西华
创建时间 1180年
类型 藏传佛教
教派 达隆噶举派
活佛 夏仲活佛
玛仓活佛
孜珠活佛
达龙寺
西藏自治区文物保护单位
所在 拉萨市林周县旁多乡
分类 古建筑
时代 公元1180年
编号 4-19
登录 2007年5月22日

达隆寺,又译“达龙寺”,藏语称“达隆贡巴”(藏文སྟག་ལུང་དགོན་པ威利stag lung dgon paTHLTaklung Gönpa)位于西藏自治区拉萨市林周县旁多乡,是一座藏传佛教达隆噶举派寺院,也是达隆噶举派的祖寺。

简介[编辑]

“达隆”为地名,旧译“达垄”、“达龙”、“答笼”、“打隆”等等。在西藏,称作“达隆”者有两个地方,一个在今西藏自治区拉萨市林周县境内,为彭波的达隆地方,一个在今西藏自治区山南地区浪卡子县境内。帕木竹巴·多吉杰布的弟子扎西华在今林周县境内的达隆地方创建了“达隆多吉典寺”,简称“达隆寺”。因位于拉萨以北,故又称“羌达隆寺”。由此发展的教派称“达隆噶举”,扎西华本人也因此而被称为“达隆塘巴”。 达隆噶举派帕竹噶举派八小支中影响较大并且流传至今的教派之一。[1]达隆噶举派有两大传承系统:彭波的达隆寺的达隆噶举称“达隆亚塘”,意为“上部达隆”;康区类乌齐寺的达隆噶举称“达隆玛塘”,即“下部达隆”。两寺创始人均出自噶斯家族,并且寺主之位以“温举”(家族子侄继承)的方式传承。[2]

达隆寺位于拉萨市林周县境内,位于旁多乡的恰拉山麓。该寺全称“达隆塘寺”。达隆寺由达隆塘巴·扎西华于1180年(南宋淳熙七年)创建,弘传噶举派教法。达隆塘巴·扎西华的教授出自帕竹噶举派,但有独特之处,故从达隆寺传出的法门遂称为“达隆噶举派”。1276年(南宋景炎元年),又派僧人桑吉温到类乌齐地方创建类乌齐寺,成为该派在康区的主寺,称为“玛塘”(下塘),母寺达隆寺则被称为“亚塘”(上塘)。达隆寺规模庞大,《卫藏道场胜迹志》记载:“吉祥达隆塘寺内的佛教的圣迹遗物多至不可胜计。其中最主要的是在达隆塘巴大师的茅篷内有曾经开口显过圣的神像。大殿上层有仲敦巴大师像,像上的头发还在生长。如是等等非常神奇之物难以细数。”[3]

达隆塘巴·扎西华Taklung Thangpa Tashi Pal,1142年-1210年)出生在羊学崩热登,属于扎斯征波家族的鲁格支系。18岁出家,由噶登·喇岗巴·喜饶多吉为其做亲教师,察敦·阁芒哇为其做轨范师,后来他依格西扎贡巴学习《入行论》、《集学论》等噶当派教法,到塘嘉、党赛、觉木塘等地闻法。24岁,到山南帕木竹巴·多吉杰布为师,学习噶举派教法六年。1170年,帕木竹巴圆寂后,他又赴墨竹工卡,随噶当派恰喀巴学法。他请香雪玛巴做亲教师、玛巴仲塘巴做轨范师、香敦阁弥巴做屏教师而受比丘戒,对噶当派、噶举派教法均有深入了解。1180年(藏历金鸡年),他被达、哲、绒头人迎请至达隆地方,兴建了达隆寺,被尊称为“达隆塘巴”。达隆寺建成后,达隆塘巴一直住在该寺弘法三十年;该寺聚集了许多僧众,到他示寂时已有僧众三千人。他多次将贡物及经书送到其老师帕木竹巴·多吉杰布建立的丹萨替寺,但这些物品都被他的师弟积贡巴夺去。从此,他心情郁闷,于1210年(藏历第四饶迥金马年)圆寂,享年69岁。[3]1204年,蒙古阔端的将领多达进藏之后,报告阔端说:“藏地噶当派的寺庙最多,达隆派的僧人最有德行,直贡派的京俄法力最大,萨迦班智达的学问最大。”可见达隆噶举派当时的声望。[4]

达隆塘巴当时被视为“最有德行”的高僧,在藏北地区声望很高。达隆塘巴圆寂后,由其侄子古雅哇·仁钦贡波(1191年-1236年)继任达隆寺的堪布。仁钦贡波11岁出家为僧,13岁在达隆寺拜达隆塘巴为师。20岁时,达隆塘巴圆寂,他继任该寺堪布。在任期间,他在该寺先造了一座大约1肘高的银塔,继而又造了一座大银塔,在该塔的日坛(塔颈)中供奉用17两黄金铸造的帕木竹巴大师像;此外,他又建造灵塔两座,在带有银伞盖的日坛银斗内供奉达隆塘巴大师像;他还建造了达隆塘巴的大银像。由于达隆寺内收藏的佛像、佛经很多,所以1228年他主持兴建了一座宏伟的大殿。同时,他还修葺了僧舍,使僧人由700人发展至2800人。仁钦贡波以契约的形式使农户为其服劳役。根据史书记载,他在很短的时期内便把他辖区内的居民从82人增加至5000人。[3][4]

达隆噶举派祖师像,作于约14世纪,收藏于鲁宾艺术博物馆Rubin Museum of Art)。画面中间为达隆噶举派的六位祖师。

达隆寺第三任堪布桑杰雅军喜绕喇嘛(1203年-1272年),终生深居简出,曾经详细制订达隆寺寺规。相传,元朝八思巴国师从元大都返回萨迦时,途经达隆寺,他曾出寺迎接,二人行碰头礼,这显示了达隆寺当时社会影响之高。据说,当时喜铙喇嘛还将侄子茫噶拉古如(1231年-1297年)托付给八思巴照管。 他圆寂后,他的另一位侄子,也是其弟子桑吉温(1231年-1294年)继任达隆寺堪布,但是,茫嘎拉古如八思巴支持下取得了堪布一职,桑吉温不再任堪布。於是,茫噶拉古如成为达隆寺的第四任堪布。[4]

据藏史记载,达隆寺是元朝忽必烈封的十三万户之一。但是,《新红史》认为达隆巴不属於十三万户,蒙元之际也并未获得过职事(见《新红史》“达垅巴”一节,西藏人民出版社,1987年,第72页)。该问题有待进一步研究。[4]

达隆寺第九任堪布扎西贝孜(1359年-1424年)曾被明朝永乐帝封为国师,并赐银印诰命。1376年,18岁任堪布。20岁时赴拉萨,受到蔡巴司徒格隆哇等人的热烈欢迎。据藏史记载,扎西贝孜与宗喀巴是同时代的人物,其先祖之孙法王扎西贝约巴(1408年)为达隆寺的座主,曾经听宗喀巴说法。由於他负责兴建了仁钦查寺,所以与噶当派关系较密切。达隆寺在却杰仁波切阿旺查巴贝桑波任寺主时,获得很大发展。到15世纪后期,达隆寺仍然以戒行精严而在藏区著称,历任堪布均能遵循“重法守戒”的该寺传统,与当时其他教派寺院戒律松驰的情况形成鲜明对比。[4]

1273年桑吉温退位达隆寺堪布以后,形成了达隆噶举派另一大道埸,即昌都类乌齐寺。据传说,桑吉温离开达隆寺时,带走了达隆寺的两件圣物:一是米拉日巴的遗骨,二是米拉日巴生前穿过的鞋(也有的说是手杖与勺子)。到康区之后,藏历阳火鼠年(1276年),桑吉温26岁时,在今昌都类乌齐地方,兴建了类乌齐寺类乌齐寺成为达隆噶举派在康区的主寺。[4]

达隆噶举派的两个主寺达隆寺、类乌齐寺各有僧人三、四千人。此后数百年间,类乌齐寺遂渐发展为昌都地区最大的寺院。后来,达隆寺和类乌齐寺的寺主都改用活佛转世制度。达隆寺主要有两个活佛系统:一是达隆玛仓活佛,该系统将第一世推到13世纪(即古页仁钦贡);另一个是达隆孜珠活佛,该系统第一世约始於17世纪。[4]意大利藏学家毕达克则在《西藏的贵族和政府》中记载:“达隆寺有三个活佛住持,一个是夏仲活佛,另一个是玛活佛,再一个是孜珠活佛。任何一个住持出缺,都由出家的多卡哇家族的男性孩童补上。”(多卡哇家族即“朵喀家族”)[5]类乌齐寺也有两个活佛系统,约起始於17至18世纪。后来,前藏后藏康区的达隆噶举派属寺发展很多,出了许多高僧。达隆噶举派的本派法要有《三十九本事》等等。18世纪以后,达隆噶举派遂渐衰落。[4]

1679年,达隆巴内部因争夺达隆寺权力而发生内讧,丧失了其曾经管辖地域的所有权,甚至连达隆寺住持的地位也遭夺走。直到朵喀·次仁旺杰因功被清朝皇帝和七世达赖噶厦封为噶伦,被称为“噶伦霞中”,朵喀家族才复苏。朵喀家族除了朵喀谿卡外,在拉萨、潘坡等地也拥有大量庄园。[5]

21世纪初,达隆寺寺主为中国佛教协会西藏分会副秘书长孜珠活佛[4]

参考文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