胜利旗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胜利旗
胜利旗
名稱 胜利旗(Знамя Победы
比例 188 厘米 : 82 厘米
2001年2月23日无名烈士墓献花仪式上使用的胜利旗

胜利旗俄语Знамя Победы, Znamya Pobedy)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柏林战役苏联红军士兵于1945年4月30日在柏林国会大厦穹顶上升起的旗帜。升起这面旗帜的三名苏军士兵为阿列克谢·别列斯特、米哈伊尔·叶戈罗夫和梅利通·坎塔里亚,分别来自乌克兰俄罗斯格鲁吉亚。这面旗帜的复制品常出现在苏联及今日俄罗斯白俄罗斯乌克兰德涅斯特河沿岸摩尔达维亚共和国的纪念仪式及阅兵中。这面旗帜是苏联卫国战争官方的胜利象征,并被俄罗斯及德涅斯特共和国认作国家遗产。

外观上胜利旗近似于一面在战场上即兴制作的苏联国旗,长188厘米、宽82厘米,左方为银色的五角星镰刀锤子,旗上所书文字如下[1]

150 стр. ордена Кутузова II ст. идрицк. див. 79 C.К. 3 У. А. 1 Б. Ф.


——译文:白俄罗斯第1方面军,第3突击集团军,第79步兵军,库图佐夫二级勋章获得者,“伊德里茨”第150步兵师

虽然这面旗帜并非唯一在国会大厦上升起的旗帜,但这面旗是预先准备升起的唯一一面官方制作的旗帜。该旗为进攻前制作的第五面胜利旗,旗帜原件被俄罗斯法律所保护,并在俄罗斯的卫国战争胜利日阅兵中使用它的复制品。

经过[编辑]

背景[编辑]

第3突击集团军指挥官给红军政战部的报告
关于攻占帝国大厦和升起胜利旗内容的节选[2]

1945年7月2日

白俄罗斯第一方面军指挥官朱可夫同志下令第3突击集团军立即进入柏林,占领市中心及国会大厦,并在上面升起胜利红旗。

1945年4月21日早6点,红军清除了敌人最后的防线并进入了柏林。

1945年4月29日结束时,第3突击集团军攻下了柏林市中心,并占领了国会大厦附近的街区。

4月30日拂晓时他们向帝国大厦发起了总攻。

1945年4月30日14:25分上级下士萨亚诺夫小队的战士们经过奋战到达了穹顶。这些勇敢的战士们——共产党员别列斯特中尉共青团员士兵叶戈罗夫和无党派的初级下士坎塔里亚在德国国会大厦上升起了代表我们伟大胜利的光辉的苏联旗帜!

这面经历战火布满弹痕的旗帜胜利地飘扬在战败的柏林上空。

第3突击集团军指挥官,苏联英雄,库兹涅佐夫大将

第3突击集团军军事委员会成员,李维诺夫少将

——

卫国战争中苏联红军具有在攻下的阵地悬挂红旗的传统。1944年10月6日斯大林十月革命27周年纪念仪式讲话时提到了悬挂胜利旗的想法[3]

苏联人民和红军战胜了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面对的困难……现在邪恶的纳粹已经被永远赶出了我们的国土,红军需要完成的最后的任务就是,和盟国的武装一起战胜纳粹德国军队,将这个法西斯野兽消灭在它的巢穴中,并在柏林上空升起胜利的旗帜
1945年5月1日柏林国会大厦上的胜利旗
真理报记者安东诺维奇拍摄,苏联获奖照片

1945年4月8日白俄罗斯第1方面军政战部在兰茨贝格召开了会议,决定每支进军柏林的军队都要制作一面红旗以悬挂在国会大厦顶部。[2]这个地点是斯大林亲自选定的。[3]

同年4月,白俄罗斯第1方面军第3突击集团军第一个到达柏林市中心,接到命令后库兹涅佐夫大将指示下属的九个师分别制作了红旗。旗帜图案基于当时的苏联国旗,随军艺术家弗·布托娃利用蒙版喷绘出了文字和图案。旗帜的材料为德国制造,来自柏林的一个商店中。4月22日晚所有的旗帜都被带到军事委员会展示,其中最后在国会大厦升起的的是编号第5号的旗帜。[3]

升起旗帜[编辑]

1945年4月29日红军开始对国会大厦发起进攻,率先进攻的是第171步兵师和第150步兵师。清晨开始了第一波进攻但被德军火力所压制,下午13:30分左右在猛烈的炮火轰击后发起了第二轮进攻。随后不久,全苏广播电台播出了在14:25苏军在国会大厦升起胜利旗的消息。这一报道的来源为150步兵师参谋长和79步兵师参谋长之间的无线电通讯,其中提到在14:25在国会大厦的西南角升旗了红旗。[2]事实上,此时红军尚未全部占领国会大厦。A. 萨奇科夫解释道:“这一通讯发出的时机尚早并且当时期望早些达成胜利,当指挥官们意识到发出这一通讯造成的后果时,再想要更正它几乎是不可能的。”[4]

据756步兵师指挥官津琴科的回忆录中写道:“由于这一草率、未经证实的报道,进攻国会大厦的士兵们在战斗中多次起身欢呼”。仅在最后的第三轮进攻后,红军才完全占领国会大厦,此时战斗已持续到晚间。国会大厦各处悬挂有自行制作的红旗[5],而最高处的穹顶尚未悬挂旗帜。

第二天5月1日凌晨3点,先前制成的第五面胜利旗被叶戈罗夫和坎塔里亚安放到国会大厦的穹顶上。据150步兵师756团第一营营长史蒂凡·聂斯特罗夫写道,午夜过后团长津琴科命令叶戈罗夫和坎塔里亚在国会大厦穹顶树立起旗帜,阿列克谢·别列斯特也被派去执行这一任务,他负责在树立旗帜的过程中保障两人的安全。[6]

5月1日正午,一架玻-2飞机飞临了国会大厦,机上的《真理报》记者拍下了一张胜利旗在国会大厦上飘扬的照片,该照片随后出现在世界各地的报刊中。[5]

1945年5月8日之后[编辑]

根据柏林地区的盟军协商决定,国会大厦属于英占区。因此在第三突击集团军撤离国会大厦后不久,胜利旗即被降下而升起了一面纯红旗。

根据第79步兵军指挥官的报告称,胜利旗是在5月9日降下的,他向第3突击集团军的报告如下:

我下令将1945年4月30日在国会大厦上升起的旗帜保存下来,并询问苏联最高元帅朱可夫同志,希望能够允许白俄罗斯第1方面军第3突击集团军第79步兵军的代表,将这面胜利旗在克里姆林宫或是其他地方,亲手交给我们伟大的领袖,敬爱的斯大林元帅。[3]

随后在1945年6月20日,胜利旗在柏林被送上飞机运往莫斯科。胜利旗本应在1945年由涅乌斯特罗耶夫作旗手,在别列斯特、叶戈罗夫和坎塔里亚陪同下在莫斯科胜利阅兵上出现,然而涅乌斯特罗耶夫由于腿部受伤且候补旗手没有充分训练,故朱可夫决定取消胜利旗在胜利阅兵中的入场。[7]

保存和展览[编辑]

中央军事博物馆展出的胜利旗

根据苏军中央政战部在1945年7月10日的决定,胜利旗被运往苏联中央军事博物馆以永久保存。在1965年卫国战争胜利20周年时曾出现在阅兵仪式中,1965年之前该旗一直在博物馆中展出,后以复制品替代。在2011年5月8日中央军事博物馆重新展出了原始的胜利旗,支撑其展示橱窗的金属均为卡秋莎火箭炮的弹壳所制成。[8]

现存的旗帜中缺少一条长73厘米宽3厘米的布条。一种说法是1945年5月2日一个卡秋莎火箭炮的炮手亚历山大·哈尔科夫剪下了一条作为纪念。另一种说法该旗存放在第150步兵师时一些女职员剪下了一条并切为几块作为纪念。1970年左右曾有妇女带来一块碎片,其大小和旗帜缺少的一条中的一部分恰好符合。 [7]

使用[编辑]

1923-1955年间的苏联国旗

俄罗斯法律规定:“胜利旗是苏联人民和军队在伟大的卫国战争中战胜纳粹德国的官方象征,是俄罗斯的国家遗产。它将被永久保存以供人参观。”[9]

根据2007年5月7日通过的《胜利旗法》的规定,胜利日在莫斯科红场举行庆典以及在向莫斯科的无名烈士墓以及其他与卫国战争有关的纪念碑献花时,应使用胜利旗的复制品。政府机构、俄罗斯联邦主体、自治州及共和国、公立单位和组织在举行和二战有关的活动时亦可使用。在建筑物上,胜利旗可以和俄罗斯国旗一起悬挂。[9]

自2006年5月9日胜利日阅兵始,胜利旗不再单独入场,而和俄罗斯国旗一同出现。然而俄罗斯的老兵组织对俄罗斯国旗的使用产生了异议,认为在卫国战争中现今的俄罗斯三色国旗是德国一方的弗拉索夫领导的俄罗斯解放军所使用的旗帜。在一封致俄罗斯总统的公开信中写道:

将胜利旗和三色旗放置在一起具有很大争议 ... 这会让人感觉弗拉索夫赢得了伟大的卫国战争。但即使三色旗没有这一段被二战中的叛徒弗拉索夫玷污的历史,三色旗也不应和胜利旗一起出现。因为卫国战争的胜利并不仅仅是俄罗斯人民的胜利,而是全体苏联人民的胜利,将苏联国旗以三色旗代替即是扭曲了卫国战争及独联体各国的历史。[10]
莫斯科红场胜利日纪念活动上使用的胜利旗
Victory Day Parade 2005-4.jpg
MoscowParade2009 3.jpg
2005年5月9日阅兵仪式
最后一次单独出现的胜利旗
2009年5月9日阅兵仪式
和俄罗斯国旗一起入场的胜利旗

俄罗斯胜利纪念旗[编辑]

1996年叶利钦通过总统令宣布的俄罗斯陆军胜利纪念旗

1996年到2007年间,俄罗斯使用另一种样式的胜利旗,为左上角为黄色实心五角星的红旗。

1996年4月15日,俄罗斯总统鲍里斯·叶利钦签署了关于胜利旗的总统令,规定胜利旗的原始版本仅能在2月23日和5月9日展示,其他情况下应使用胜利纪念旗。根据这一命令,胜利纪念旗的样式为“长宽比为2:1的红旗,左上方双面印有五角星”。[11]五角星的色彩并没有明确规定,但实际中经常制为金黄色。

2005年国家杜马在确定胜利纪念旗的法律地位时遭到了俄罗斯联邦共产党和“祖国”(Родина)党的反对,认为胜利纪念旗与历史事实不符。对该项议案的争议一直持续至2007年3月。2007年4月24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在收到众多老兵组织重新修订该法案的呼吁后,决定否决该法案。2007年6月16日俄罗斯总统普京发布第770号总统令确定原始胜利旗的地位,并停止胜利纪念旗的使用。[12].

乌克兰[编辑]

乌克兰頓涅茨克市胜利日庆典中使用的胜利旗

2011年4月21日乌克兰议会通过法令承认胜利旗在乌克兰的法律地位,并由时任总统亞努科維奇于5月20日签署通过。根据该法律规定,胜利旗的使用场合为长明焰、无名战士和水手墓以及胜利日的庆祝活动中。[13]

德涅斯特河沿岸摩尔达维亚共和国[编辑]

2009年德涅斯特河沿岸国会听从现任总统叶夫根尼·谢夫楚克作为国会议员时的提议并最终决定跟随俄罗斯恢复1945年4月30日苏联红军插在柏林德国国会大厦上的胜利旗在阅兵和其他军事庆典时的使用,以纪念卫国战争中牺牲的士兵,并加强对青年人的历史教育。[14]

参考文献[编辑]

  1. ^ Донесение командующего 3-й ударной армией начальнику главного политического управления Красной Армии о бое за Рейхстаг и водружении над ним знамени Победы // militera.lib.ru
  2. ^ 2.0 2.1 2.2 Russian archive: Second World War: B. 15 (4-5). Fight for Berlin (Red Army in the defeated Germany).— M.: Terra, 1995. Chapter III. «Banner above Reichtag»
  3. ^ 3.0 3.1 3.2 3.3 Вилен Люлечник. Правда о Знамени Победы // www.russian-globe.com
  4. ^ Александр Садчиков. Пять загадок Знамени Победы // www.izvestia.ru
  5. ^ 5.0 5.1 Валерий Яременко. Кто поднял знамя Победы над Рейхстагом? Героическая история и пропагандистский миф // gubernia.pskovregion.org, со ссылкой на Полит.ру, 6 мая 2005 г.
  6. ^ Неустроев С. А. Путь к рейхстагу. — Свердловск: Средне-Уральское книжное издательство, 1986
  7. ^ 7.0 7.1 Леонид Репин, Михаил Тимошенко. Знамя, водруженное над рейхстагом, по Красной площади не пронесли. // kp.ru, 24.06.2010
  8. ^ Дмитрий Медведев открыл зал «Знамя Победы» в Центральном музее Вооруженных сил // www.rg.ru
  9. ^ 9.0 9.1 Федеральный закон от 7 мая 2007 г. № 68-ФЗ «О Знамени Победы» // Собрание законодательства Российской Федерации от 14 мая 2007 г. № 20 ст. 2369
  10. ^ Открытое письмо ветеранов войны и труда // Советская Россия
  11. ^ Указ президента Российской Федерации от 15 апреля 1996 года № 561 «О Знамени Победы» Собрание законодательства Российской Федерации.- М.: Юридическая литература, 15 апреля 1996 года, N 16, ст. 1846
  12. ^ Собрание законодательства Российской Федерации.- М.: Юридическая литература, 18 июня 2007 года, № 25, ст. 3012
  13. ^ КС Украины признал неконституционным использование красного знамени Победы // www.rg.ru
  14. ^ http://vspmr.org/News/?ID=2991

外部链接[编辑]

参见[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