豬廁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南島雜話》插圖中的琉球豬廁

豬廁,古稱圂廁豕牢溷軒,又稱帶廁豬圈連茅圈茅圈,是指在同一地同時作養豬和廁所之用,豬廁所養的往往以人的糞便為食糧,亞洲不少地區都有使用豬廁的傳統,至今仍可在中國大陸朝鮮半島的一些農村印度部分地區可見[1]

東亞的豬廁[编辑]

中國[编辑]

漢代陶製豬廁模型

中國人使用糞便眷養產肉動物已有悠久歷史,可追溯至春秋戰國時代,最早的記載見於《國語·晉語》:「昔者大任娠文王不變,少溲於豕牢,而得文王不加疾焉。」韋昭注:「少,小也。豕牢,廁也。溲,便也。」「豕牢」就是養豬的廁所,讓豬可以直接吃掉人拉出來的糞便[2],漢代稱為「溷軒」[3]。《漢書·武五子傳》有「廁中此群出」之句,顏師古注解為「廁,養豕溷也。」[2]

西漢西晉之古墓中出土的陶製明器常見豬圈模型河南河北北京山東江蘇安徽湖南等地均有考古出土的陶製「帶廁豬圈」明器,如漢綠釉豬圈漢灰陶豬圈西晉青瓷豬圈等。也有些明器顯示豬圈位於廁所旁邊,是整個宅院的一部份[2],如漢墓出土的四合院式的房屋模型,為由門房、倉房、正房廚房、廁所和豬圈等六個部份組成。正房西側上層為廁所,下層則是豬圈,證明了不論是富貴人家或普通農民都把廁所和豬圈相連建造[3]。漢代也有一些是上層住人,下層養豬的干欄式建築,多見於湖南廣東廣西等南方地區,至宋代三峽地區仍然流行這種建築方式[2]。無論考古原件還是文獻資料,皆顯示自戰國到魏晉時代居家廁所和豬圈相連頗為普遍,此應是把人的糞便作為豬食一部份,同時也累積肥料供為農作物用[3]

豬廁的出現可能是隨著戰國時期農耕發展而來,人們在自家廁所養豬以節省飼料費用和生產較多肥料。豬廁最先在黃河下游出現,隨著人口遷移傳到南方。現時豬廁多分佈在山東、山西福建的農村,河北定縣就是一個比較著名的例子[2]

豬廁建築有不同的形式,其中豬圈部份有橢圓形四方形兩種,橢圓形出現較早。廁所部份可分為男女有別式和一般式,廁所建築也分為閣樓式、平地式和杆欄式[1][3][2]。閣樓式豬廁的廁所部份地面較豬圈高,人們如廁要經過階梯或斜路進入廁所;廁所是一陶瓦屋頂的茅屋,內有蹲坑,側壁有洞,有些洞大得可讓豬可探頭進去進食,有些洞口比豬頭小,豬隻無法取食,可能僅供收集豬排泄物入人用廁所的糞坑中作為堆肥。平地式的則是廁所與豬圈建於同一平面上,廁所糞坑往下挖,大便的地方比地面稍高[1][3]。杆欄式是上層作人的居所(包括廁所)下層養豬,人糞掉到下層作為豬糧[2]。也有些是露天的帶廁豬圈,如安徽壽縣茶庵馬家古堆東漢墓出土的帶廁豬圈是沒有屋頂、圍牆,四面敞開的露天廁所,是一塊方板中央開一方孔供糞便落下,方板的一邊搭在豬圈的圍牆上,另一邊則用兩根柱子支撐住,豬隻可以很容易地進入方板下的空間去尋覓食物[2]。現時仍然存在的豬廁大部份都是平地式,廁所部份沒屋頂的,反而豬圈會有屋頂[1]

朝鮮[编辑]

韓國濟州島的豬廁

朝鮮半島也有使用豬廁的傳統,豬廁最先見於咸鏡北道會寧江原道楊口,後來傳至慶尚南道全羅南道濟州島等地。豬廁形制類似中國,也分為閣樓式和平地式兩種。閣樓式的豬廁要以梯子上落,然後彎腰進去,上完廁所也不能站起來,頗為不便,但可以與豬保持一段距離,也容易掏出堆肥。平地式豬廁的豬圈設置在往地下挖1.5米深的地方,進出方便,但豬會靠近人並抖動,糞便濺得到處都是,令人十分狼狽。堆肥也不易掏出來。人們會把放置一段時間的大麥稈放進豬圈,豬吃人糞,排出的糞便與大麥稈一起被牠們踩踏,再咀嚼消化,排出來的就成為堆肥[1]

一如中國,除了一些有屋頂的豬廁外,也有些是廁所部份不設屋頂的,人們如廁時可以看到外面的情況。豬圈則設有屋頂。現時仍在使用的豬廁可見於慶尚南道和濟州島,廁所部份沒屋頂,下雨時如廁要穿雨衣、戴斗笠[1]

琉球[编辑]

二戰前的琉球豬廁

琉球群島的豬廁(琉球語:フール[4]ウヮーフール[5])是於三山時代閩人三十六姓從中國傳入[1],當時中山王國察度王向中國明朝朝貢,明朝派閩人三十六姓到當地教授當地人技術知識,當中包括豬廁[6]。初期只是在豬圈上搭木板或木頭讓人蹲在上面大便。後來出現了獨立的豬廁,分成多格,每格只養一頭豬,人們蹲在一角或前方的坑上大便,這種豬廁也是沒有屋頂的[1][7]。後來才出現有屋頂的豬廁[6]。由於在廁所養豬,每逢節日,人們就會在豬廁點香祈求廁神保佑他們養的豬健康肥壯。平日早晚也要點燈。當遇鬼或奔喪回家都要去廁所把豬踩醒,因為琉球人相信豬叫可以驅邪[1]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美國治理時期琉球政府公眾衛生為理由全面禁止使用豬廁,因此現時屬於日本沖繩縣的琉球已經沒有繼續使用豬廁了,豬廁只作為歷史遺跡保[6][7]

亞洲其他地區的豬廁[编辑]

印度果阿邦的豬廁

除東亞之外,亞洲其他地區如印度[8]尼泊爾菲律賓等地都有使用豬廁[1],尤以印度果阿邦的豬廁較為著名[8][9]

使用豬廁的好處與壞處[编辑]

豬廁被使用多時,固然有其好處,但所產生的衛生問題也是豬廁被淘汰的原因之一。

好處[编辑]

由於豬廁以人糞作為豬糧,人糞就不需要另外去處理,亦因為人糞很快就被豬吃掉,也就不會有臭味,也不用特地去掏出[1]。以人糞作為「非糧飼料」,當中的養份也可以補充豬飼料的營養,節省生產成本[10],能用低廉的成本養出長肉多、肥膘少、肉質嫩且結實的豬[1][10]。豬糞又可產出堆肥[3],把堆積的雜草稻草或麥稈鋪在豬圈,讓草和豬糞混合,加上豬不斷踩踏,很快就成為用於耕作的堆肥,可提高農作物的產量,尤其在土地貧瘠的地區,若不使用堆肥就要購買昂貴的肥料,使用豬廁自行製作堆肥可以大大減省生產成本和提高產量[1]

壞處[编辑]

糞便本身含有大量寄生蟲細菌,豬吞食人糞時同時會吃下蟲和蟲,寄生蟲就隨著豬走動而四處傳播[2]。猪體內的蟲卵经孵化成幼虫,寄生虫在猪的肌肉内生長,就是「猪囊虫肉」,也叫「米心肉」。據一項發佈於2010年1月的調查,中國大陸凡是有连茅圈的地区,有“米心肉”的猪占肥猪的13至15%[11]。人吃了這些豬肉也會有寄生蟲,不少寄生蟲病如豬肉絛蟲病和蛔蟲病都是經此途徑傳播的[2][12]。另外,豬廁建築簡陋,人如廁時常會接觸到豬,增加人豬相互感染的風險,人如廁時也常會引起不便,例如被豬濺起的糞便弄污身體等[1]

參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