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典的泰门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莎士比亞戲劇故事集的插圖,
1890年, McLoughlin Bros.

雅典的泰門 (The Life of Timon of Athens 或 Timon of Athens) 是一套關於一個名為泰門(可能受同名的哲學家影響)的雅典人的財富的作品,由威廉·莎士比亞作的,普遍認為是他最晦涩和最困難的作品之一。它通常被認為是悲劇[1]但有的学者将它归类为问题剧。

角色[编辑]

  • 泰門(Timon):雅典主。
  • 艾西巴第斯(Alcibiades),軍事大隊和好朋友到泰門隊長。
  • 艾帕曼特斯(Apemantus),哲學家和粗暴的人。
  • 弗萊維斯(Flavius)是泰門的首席管家。
  • 弗萊米涅斯(Flaminius)是泰門的僕人之一。
  • 塞維律斯(Servilius)是另一個泰門的僕人。
  • 路歇斯(Lucilius)是一個浪漫的青年和泰門的僕人。
  • 文提狄斯(Ventidius)是泰門的“朋友”之一,並在債務人監獄。
  • 路庫勒斯(Lucullus)是泰門的“朋友”。
  • 路歇斯(Lucius),泰門的“朋友”
  • 辛普洛涅斯(Sempronius),泰門最嫉妒的“朋友”。
  • 詩人(Poet)畫家(Painter)是朋友。藝術家們尋求泰門的惠顧。
  • 寶石匠(Jeweller)商人(Merchant)短暫出現。
  • 雅典的參議員(The Senators)
  • 傻瓜(The fool)是簡要地是艾帕曼特斯的同伴。
  • 三個陌生人(Strangers)
  • 古雅典人(Old Athenian)是路歇斯愛的女人的父親。
  • 四個元老(Lords)。泰門的假朋友。[1][2][3]

内容梗概[编辑]

起初,泰门是个富有而仁慈的雅典贵族,尔后愤世弃俗。他举办了大型宴会,参加人包括剧中几乎所有主要人物。泰门毫不吝惜地分享钱财,所有人都阿谀奉承,以便获得更多的赏赐;但艾帕曼特斯除外,他富有哲理、脾气不好、对泰门冷嘲热讽。他接受了来自诗人和画家那里的艺术品,以及从珠宝商那里来的珠宝,但在第一幕末了,他将这些转送给了其它朋友。泰门的仆人路歇斯正在追求一位老雅典人的女儿。老人很不满,但泰门给了他三个泰伦,让他们开心结婚,他认为仆人的幸福是值得尊重的。泰门被告知自己的朋友文提狄斯被关在债务人监狱内。他帮助还债,文提狄斯得以获释,参加宴会。泰门祝酒,赞颂友谊。宾客们在假面舞会上狂欢。当宴会结束后,泰门继续赠与礼物;这包括他的马匹和其它财物。

现在,泰门已经送完了他所有的财物。管家弗莱维斯对泰门的出手阔绰颇为不满,对那些寄生作者和画家一掷千金深表不悦。当泰门打猎回来时,管家对他进行陈明。泰门对此感到不满,因为自己没有得到提前告知。他向弗莱维斯发怒,但后者反驳自己曾经多次进行提示,但都未成功:此时,泰门的田地已经被售出。尾随泰门的是另一个宾客:充满讽刺的哲人艾帕曼特斯,他用尖酸刻薄的笑话来挖苦在座的众宾客。艾帕曼特斯是唯一不求财物的人。另一个人是傻瓜,当债权人向泰门要求立即还债时,他大打出手。泰门无法还债,只好打发仆人前去向那些所谓的朋友们请求支援。

酒肉之交对泰门的仆人嗤之以鼻,仆人则报以愤怒的独白。在另一处,艾西巴第斯的副官出于愤怒,对一人下手。艾西巴第斯向元老求情,称一时冲动不应被控蓄意谋杀。元老们对此否决,艾西巴第斯坚持己见,元老们将他驱逐。艾西巴第斯誓言报复,动用自己的军队。在这一幕尾,泰门与仆人们商议,决定在下一次宴会上施行报复。

泰门举办了宴会,宴请那些酒肉之交。仆人们将餐盘托出,但客人们发现盘中不过是石块和温水。泰门向他们泼水,把盘子抛向他们,随后离家出走。忠诚的弗莱维斯则誓言追随泰门到底。

泰门谴责社会(1803版,第四幕,第一场)

泰门一遍骂街,一遍走入荒野,在山洞里藏身,吃草根为生。在洞中,他发现藏匿的金子。艾西巴第斯,艾帕曼特斯和三个土匪先于弗莱维斯找到泰门。和艾西巴第斯一道来的是两个妓女,在性病问题上与泰门互骂。泰门将大多数金子给了叛乱的艾西巴第斯,声称自己只想看到城市的灭亡,可见他已经愤世弃俗。他又将金子给了妓女,让她们散布疾病,并将剩余的给了诗人和画家,而只给元老们留下一点点。当艾帕曼特斯出现,指责泰门抄袭自己厌世态度时,观众们可以旁观两个厌世人彼此观点的交换。

弗莱维斯来到,虽然也想要钱,但他更想让泰门回归社会。泰门承认弗莱维斯是他唯一真诚的朋友,但为弗莱维斯仆人的身份而倍感遗憾。他接待了从雅典来的最后使者,后者希望泰门可以安抚艾西巴第斯,但泰门消亡在荒芜之中。艾西巴第斯进军雅典,却读到泰门的墓志铭,其中一部分是卡利马科斯所著:

“残魂不可招,空剩臭皮囊;
莫问其中谁:疫吞满路狼!
生憎举世人,殁葬海之一;
悠悠行路者,速去毋相溷!”

时期与文本[编辑]

戏剧在1623年收录書籍出版業組合記録。在当时没有明确的编写日期,[註 1]对戏剧的“未知结局和不连贯性”也没有统一意见。自二十世纪其,编辑们就试图通过揣摩莎士比亚的情感来弥补这些问题(Chambers);[5]:p.86关于戏剧的假说有“未完成状态”(Ellis-Fermor)和“抄写人干预”(Oliver);这是通过对词汇的统计分析,舞台指导等等得出的。牛津莎士比亚编辑得出结论,认定托马斯·米德尔顿和莎士比亚是戏剧的共同创作人,根据之前对文章中俗语和罕见词的分析,认定戏剧于1605年完成。[6]:p.127

在创作过程中,莎士比亚可能参考了威廉·品特《欢愉宫殿》中第28部故事,其中第38部可能为《皆大欢喜》提供灵感。[6]:p.127他也可能参考了普鲁塔克「阿爾西比亞德斯的生活」,[註 2]以及琉善的《对话》。[註 3]

《第一对开本》中《雅典的泰门》首页副本,1623年出版。

共同创作[编辑]

布萊恩·維克斯和其他一些學者認為這是和托馬斯·米德爾頓共同創作,另一些注釋者不同意這個觀點[7]

主题[编辑]

宴会[编辑]

莎士比亚笔下的宴会颇为重要:除了在结构上或是中心地位上,宴会自身也常常是令人惊异的。[8]泰门举办的第一场宴会反映了当时社会的奢华,以及贵族维持社交和友谊的方式。由于雅典奉行民主,所有公民都被邀请参加。第二场宴会则是对上一次的反讽,泰门以此来报复那些狐朋狗友,随后起身离席,自我流放。此时,宴会的喜乐不再:泰门用盘子盛满白水,反讽食客的贪得无厌。他被友谊的表象所蒙蔽,因此愤而反击:对愚弄他的人进行愚弄,让他们尝尝虚假的宴乐。[8]

在古希腊和当代英国的早期,宴会在政治上都占据重要地位。詹姆斯一世的登基将其提升到享乐主义的高度。泛滥和放荡的淫宴让人焦虑,为人们为自己的贪婪和缺乏自制而深感不安。莎士比亚的观众们可能受到相关影响,并认为禁食是种克制的美德。[8]

莎士比亚

罗伯特·威尔曼注意到在舞台上,人们依照自己的身份地位列席宴会,但泰门责令艾帕曼特斯坐在一边。这样,泰门和他的朋友们美词祝酒,而艾帕曼特斯却可以与观众直接对话,并不受他人干预。他告诉我们“看看这些家伙,这就是宴乐的真实意义。”他对宴乐进行了批评,但在舞台效应上做出了回避。这种二重性在一方面承认了绚烂对感官的吸引,同时看破了表面的浮华;[9]这是“是出于对生命的热爱和道德的力量,才能看破它的绚烂、虚伪、羞辱和报应。”[10]

戏剧中的宴会描述了个人欲望和人类共性之间的紧张,以及自控自制和社会管控之间的矛盾。在一起进餐可以描述为社会关系:分享食物则是加强友谊,或是庆祝。然而,自私自利则会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打破。[8]

文学引述[编辑]

评论[编辑]

参见[编辑]

  1. ^ 1.0 1.1 Timon_of_Athens
  2. ^ Timon of Athens
  3. ^ 雅典的泰門
  4. ^ 4.0 4.1 Shakespeare, William. John Jowett, 编. Timon of Athens.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2008. ISBN 978-0-19-953744-0. 
  5. ^ Chambers, E. K. William Shakespeare: A Study of Facts and Problems reprint.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63 [1930]. 
  6. ^ 6.0 6.1 Wells, Stanley; Taylor, Gary; Jowett, John; Montgomery, William. William Shakespeare: a textual companion corrected.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997. ISBN 0-19-812914-9. 
  7. ^ Vickers,第8页。Dominik,第16页。Farley-Hills,第171–172页。
  8. ^ 8.0 8.1 8.2 8.3 Wood, Penelope. “Lavish Spread and Barmecide Feast”. Timon of Athens programme, Shakespeare’s Globe Oct. 2008. 14–16
  9. ^ Weimann, Robert. 1978. Shakespeare and the Popular Tradition in the Theater: Studies in the Social Dimension of Dramatic Form and Function. Baltimore and London: 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ISBN 0-8018-3506-2
  10. ^ S.L. Bethell, Shakespeare and the Popular Dramatic Tradition (London, 1944), p. 81.
引用错误:在<references>中以“Soellner”名字定义的<ref>标签没有在先前的文字中使用。

注释[编辑]

  1. ^ There was, however, a "cluster of brief references" to the subject of Timon the misanthrope in the years 1600-6.[4]:p.16
  2. ^ The Lives of Marcus Antonius and Alcibiades in particular
  3. ^ Probably in Erasmus' Latin translation of 1528.[4]:p.19

參見[编辑]

延伸阅读[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