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文君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跳轉到: 導覽搜尋
卓文君畫像,取自陸昶輯《歷朝名媛詩詞》十二卷,乾隆三十八年(一七七二年)紅樹樓刻本。

卓文君,原名文後西漢人。司馬相如之妻。

生平[編輯]

卓文君為四川臨卭巨商卓王孫之女,姿色嬌美,精通音律,善彈琴,有文名。十六歲時嫁人,幾年後,丈夫過世,返回娘家寡居。司馬相如到卓王孫家裡赴宴,得知卓文君新寡,便彈奏了一曲《鳳求凰》,傾吐愛慕之情。文君聽了相如的琴之後,當夜與相如連夜私奔逃到成都。

《西京雜記》記載:「眉色如望遠山,臉際常若芙蓉,肌膚柔滑如脂」。

在成都時,夫婦二人一貧如洗,只好回臨卭開小酒店為生,卓文君賣酒,司馬相如洗碗,生活清苦。卓文君之父卓王孫得知後,在朋友勸諫下資助他們,才使得他們的生活有所改善,傳說後來司馬相如與卓文君生下一個女兒,司馬氏,喚名琴心。因正月初一生,故皇后賜名元春。

王闓運認為卓文君私奔司馬相如是「史公欲為古今女子開一奇局,使皆能自拔耳」,陳銳說:「讀《史記》,疑相如文君事不可入國史,推司馬意,蓋取其開擇婿一法耳。」

軼事出自《西京雜記》史記漢書均無記載[編輯]

漢武帝時,司馬相如獲得賞識,打算納茂陵女子為,冷淡卓文君。於是民間傳說,卓文君寫了《白頭吟》給相如。[1]

皚如山上雪,皎若雲間月。
聞君有兩意,故來相決絕。
今日斗酒會,明旦溝水頭。
躞蹀御溝上,溝水東西流。
淒淒復淒淒,嫁娶不須啼。
願得一心人,白頭不相離。
竹竿何嫋嫋,魚尾何簁簁。
男兒重意氣,何用錢刀為。

司馬相如看了之後感到慚愧,於是打消納妾的念頭。

此外,據說[誰?]當司馬相如在長安,被封為中郎將時,由於自己覺得身份不凡,曾經興起休妻的念頭,因此寫了一封信,信上寫著「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百千萬」,要卓文君立刻回信;信中數字獨欠「億」,令卓文君合曉司馬相如對自己再無「憶」,故此卓文君寫了《數字詩》,以示怨情[2]

一別之後,二地相懸。只說三、四月,誰知五、六年。七絃琴無心彈,八行字無可傳。九連環無故折斷,十里長亭望眼欲穿。百思念,千掛牽,萬般無奈把郎怨。

萬語千言說不完,百無聊賴十倚欄。重九登高孤身看孤雁,八月中秋月圓人不圓。七月半燒香秉燭問蒼天,六月間心寒不敢搖蒲扇。五月石榴似火,偏遇冷雨催花瓣;四月枇杷未黃,我欲對鏡心煩亂。急匆匆,三月桃花隨水轉;飄零零,二月風箏線扯斷。噫!郎君兮,盼祇盼,下一世你為女來,我為男!

《白頭吟》與《數字詩》皆後人所錄,傳說為文君作,但從風格及形式上來說,應出於好事者附會,不太可能是出於西漢時期。

注釋[編輯]

  1. ^ 引自大陸歷史學家王立群的觀點,這首郭茂倩所著的《樂府詩集》當中記載的《白頭吟》絕不是卓文君所寫。「但是我可以說一句負責任的話,這兩首傳說中的《白頭吟》絕不是當年卓文君寫的。為什麼呢?這是兩首非常好的五言詩,根據中國詩歌發展的歷史來看,在司馬相如和卓文君生活的西漢的中期不可能產生這麼成熟的五言詩,就這一條就可以斷定不可能是,這是無名氏之作。但是這兩首詩對於表達卓文君當時的感情非常吻合,所以後人就說它是。」
  2. ^ 引自大陸歷史學家王立群的觀點,這首《數字詩》也不是卓文君所寫。「這首數字詩非常有名,但是我們一再聲明絕不是卓文君所作,這個詩的情調是元曲風韻,它非常像元代的散曲,它出現得很晚,應當是司馬相如和卓文君的故事流傳到元代以後出現的,但是它非常有名,屢屢被人們稱作為《數字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