門羅主義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門羅主義Monroe Doctrine)發表於1823年,表明美利堅合眾國當時的觀點,即歐洲列強不應再殖民美洲,或涉足美國與墨西哥等美洲國家之主權相關事務。而對於歐洲各國之間的爭端,或各國與其美洲殖民地之間的戰事,美國保持中立。相關戰事若發生於美洲,美國將視為具敵意之行為。

此觀點由詹姆斯·門羅總統發表於第七次對國會演說的國情諮文中。演說開頭遲疑,而後轉為充滿熱情。這是美國涉外事務之轉捩點。

此學說初由約翰·昆西·亞當斯等諸人構思而成,以宣佈美利堅合眾國在道義上反對殖民主義;後經多方重新詮釋為種種廣義之說法;西奧多·羅斯福總統即以之作為行使美式殖民主義之許可(以門羅主義之羅斯福推論而知名)。

背景[編輯]

中南美洲各國的獨立年

門羅主義形成的近因,是俄國要求攫取北美大陸西北沿岸地區,以及中南美洲國家爭取獨立的鬥爭。西班牙帝國在新大陸上的勢力,隨著拿破崙戰爭於1815年結束而瓦解。1815年至1820年間,何塞·德·聖馬丁引領阿根廷智利、與秘魯走向獨立;而大哥倫比亞共和國西蒙·玻利瓦爾則領導自己的國家走出殖民主義。這些新成立的共和國期望獲得美國承認,而美國國內許多人也認可這種想法。

詹姆斯·門羅總統與其國務卿約翰·昆西·亞當斯不願在勝負未卜下冒國際戰爭之險。有人認為,就其作為看來,在歐洲列強未插手干涉的情況下,美國政府會讓西班牙與各個起事的殖民地自己分出你死我活;另有人堅稱,由政府承認這些戰爭並保持中立的態度看來,兩人在法理上已然承認這些新國家。後面這項說法,因美國當時將海軍艦艇售予這些起事的殖民地而獲支持。

英國則在維護君主制度與渴求新市場之間意見分歧。對英國而言,一整個南美洲是個比美國更大的市場。當兩國提議與大英帝國共同協助西班牙收回其位於新大陸的殖民地時,遭英國峻拒。

美國當時正與西班牙就亞當斯─歐尼斯條約進行交涉。條約生效後,門羅政府開始擴大承認這些位於拉丁美洲的新共和國。阿根廷智利秘魯、與哥倫比亞於1822年皆獲美國承認。

1823年,法國請求西班牙重新扶持波旁王朝執政,兩國國內當時皆有傳言警示,神聖同盟(即俄羅斯普魯士、與奧地利)在背後支持這些新興的共和國。兩國交好的消息令當時的英國政府(由詹姆斯·伍爾夫威廉·彼特〔William Pitt〕及其他政治家共同合作)將法國逐出新大陸的努力前功盡棄.而法國將因此於美洲大陸再度得勢。

英國外相喬治·坎寧提議英美兩國聯手戒備法西兩國的干涉。湯瑪斯·傑佛遜詹姆斯·麥迪遜鼓勵門羅接受此議,但約翰·昆西·亞當斯抱持懷疑態度。亞當斯當時也顧慮著俄羅斯與墨西哥兩國插手英美兩國皆聲稱為其領土的奧勒岡國

在1823年11月7日所舉行的內閣會議上,亞當斯反對坎寧之議,聲言「對俄法明白表示我們的政策,較充當英國戰艦艦艉之救生艇,為更坦率而有尊嚴的作法。」

亞當斯於會議中力戰各方,終於說服全體內閣採用獨立政策。在門羅於1823年12月2日於國會發表的國情諮文中所闡釋的觀點,即後世所稱之門羅主義。就實質而言,美利堅合眾國正告舊大陸上的列強,美洲不再開放給歐洲成立殖民地,而任何延伸歐洲勢力至新大陸上的作為,美利堅合眾國將視之為「危及我國之和平與安全」。美國不會介入歐洲各國之間的戰爭,也要求歐洲各國不插手美洲事務。

此一公開宣示,抵觸美國當時與歐洲列強在伊斯帕尼奧拉島附近多處的殖民地之合作。伊斯帕尼奧拉島曾遭多次佔領,今為聖多明哥海地之所在。法蘭西與西班牙兩國皆對該處有興趣,企圖於該地重新取得利益,或再度發揮原有之影響力。十九世紀時,西班牙在這些作為上較為成功。就以後的事實發展來看,美國藉門羅主義在加勒比海各處紛爭中隨意支持任何一方,以維護短期的經濟利益,而非用以立下藩籬阻絕歐洲的干涉主義。

遺留之影響[編輯]

雖說門羅主義成為無可否認的政策需時數十年,約翰·昆西·亞當斯當下的確樹立了美國外交政策準則,此後之歷任政府皆無法對之視而不見。必須指出的是,此政策之所以獲得成功,是因為符合美國與英國兩者之利益,而英國以皇家海軍支撐此政策達五十年之久。

此政策於1836年第一次實行,其時尚未得名門羅主義。美國當時為了反對德克薩斯與英國結盟而行使此政策。

1845年12月2日,詹姆斯·波爾克總統對國會宣佈,門羅主義須嚴格實行,而美國應積極西擴(參見昭昭天命)。

1852年,若干政治人物引述門羅主義以論說將西班牙人強行逐出古巴。1898年,美國於美西戰爭中獲勝,自西班牙手中取得古巴與波多黎各

1864年至1867年間,法國拿破崙三世入侵墨西哥並建立傀儡政權,美國宣稱此舉違反「該主義」(參見墨西哥事變)。這是門羅主義首次為人公開稱為「主義」。

1870年代,尤里西斯·格蘭特總統廣義解釋門羅主義,宣稱美利堅合眾國不能容忍歐洲各國相互轉讓其位於美洲的各殖民地。

1895年,美國國務卿理查·歐恩尼再度廣義解釋門羅主義,以使美國有權調解發生在南美洲的邊界糾紛。此即歐恩尼解釋(Olney interpretation)。

1902年12月9日,阿根廷外長發佈德拉苟主義(Drago Doctrine),作為門羅主義之擴充,即歐洲列強不可為索債而對美洲國家動武。

1904年,西奧多·羅斯福總統補入羅斯福推論至門羅主義中,確保美國有權介入拉丁美洲。這是對門羅主義最大範圍之補充。

1930年所發佈之克拉克備忘錄(Clark Memorandum)指出,門羅主義並未賦予美國在拉丁美洲未遭舊大陸列強威脅時介入之權,從而否定了羅斯福推論。

約翰·甘迺迪總統在1962年8月29日的一次記者會中說道:

自門羅總統與約翰·昆西·亞當斯總統發佈門羅主義起,其本意即指我們反對外國勢力將其勢力延伸至西半球,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反對現今發生於古巴之事。這就是為什麼我們中斷貿易往來。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成立美洲國家組織(OAS)並連同其他方式阻隔古巴共產黨的威脅。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繼續努力並專注於此。

時至今日,門羅主義通常為美國在美洲行使的殖民主義之代稱。其政治上之意義則視引用者之文脈與理路而變化不定,一般用以作為現代型帝國之歷史證明。而昭昭天命則代表邁向帝國之路的雄心壯志。

要點[編輯]

門羅主義陳述三要點,復由羅斯福總統外加一項。第一點,歐洲各國不能再以任何美洲國家為殖民地。其次,在外交政策上行使華盛頓方面的原則,即美國僅在本身利益受損的前提下介入歐洲事務。第三,美國視任何殖民美洲的企圖為對國家安全之威脅。羅斯福總結以上三點並加入一項陳述:『說話客氣,但帶根大棒子。』(Speak softly and carry a big stick.)

批評[編輯]

有人將門羅主義詮釋為美國具孤立主義的內涵;另有人斷言,門羅主義實際上美國是行使霸權,與對單方面審慎介入西半球各國的聲明,對英屬殖民地之作為即其事例。經指出,自1846年起,美國已有30次軍事介入拉丁美洲,暗地或間接行為則有47次。[1]

許多拉丁美洲國家因而對此種『門羅主義』深感憤恨,形諸於口號:『美洲人的美洲。』口號經譯為西班牙語,相當程度上成為命運共同體的呼聲。American/Americano一詞本代表美洲大陸上的全體居民,但在美國式用法中,幾乎單指美國人,這句口號因而顯而易見地暗示美洲屬美國所有。

冷戰[編輯]

冷戰期間,門羅主義成為美國對拉丁美洲外交政策之框架。古巴革命後,建立了親蘇聯共產主義政權。訴諸門羅主義的聲音於美國國內再起,但此次用於防止以蘇聯為首的共產主義在拉丁美洲作進一步的擴張。冷戰期間,美國對聲稱受共產黨威脅顛覆的中南美洲各國政府,提供情報與軍事上的援助。此舉在美國引發爭論。國內的左翼政治人物認為,共產黨的對拉丁美洲的滲透威脅與蘇聯對當地的影響遭過份誇大。(參見PBSUCCESS任務)

對新門羅主義之論戰於1980年代浮上枱面,成為伊朗軍售事件爭議的一部分。美國中央情報局當時在尼加拉瓜秘密訓練反政府游擊隊,意圖推翻桑定社會主義革命政府及丹尼爾·歐德嘉總統。此事連同其他的事件遭一併揭發。尼國內戰期間,約有14,000人身亡,150,000人流離失所。中情局局長羅勃·蓋茲為此秘密任務極力辯護,聲稱美國若不介入尼加拉瓜,就是『完全放棄了門羅主義。』

對於隆納·雷根政府在福克蘭戰爭中對英國的支持,批評家指責美國的作法忽略了門羅主義。但是,一個美洲國家(阿根廷)因殖民地爭議攻擊一個歐洲強權(英國)的屬地,既不符合美國利益也不是通常上的門羅主義範疇。

例外情形-英屬北美[編輯]

值得注意的是,英屬北美雖位居美洲,且受歐洲列強直接管轄,卻並不在行使門羅主義之範圍內。英美兩國為上加拿大下加拿大誰屬已打過一場1812年戰爭,任何改變當時現狀之企圖定會令兩國再動干戈。

同樣值得注意的是,大英帝國視該殖民地,後來成為加拿大,其成為制衡美國霸權的重要力量。事實上,哈德遜海灣公司後來被迫將魯迫特地(Rupert's Land)售予新成立的加拿大政府,而非美國,從而導致渥太華因受殖民影響,成為制衡美國商業力量之重鎮。

進階閱讀[編輯]

  • Bemis, Samuel Flagg. John Quincy Adams and the Foundations of American Foreign Policy. 1949.
  • Dozer, Donald. The Monroe Doctrine: Its Modern Significance. New York: Knopf, 1965.
  • May, Ernest R. The Making of the Monroe Doctrine. Cambridge, Mas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1975.
  • Merk, Frederick. The Monroe Doctrine and American Expansionism, 1843-1849. New York: Knopf, 1966.
  • Murphy, Gretchen. Hemispheric Imaginings: The Monroe Doctrine and Narratives of U.S. Empire. Duke University Press, 2005. Examines the cultural context of the doctrine.
  • Perkins, Dexter. The Monroe Doctrine, 1823-1826. 3 vols. 1927.
  • Poetker, Joel S. The Monroe Doctrine. Columbus, Ohio: Charles E. Merrill Books, Inc, 1967.
  • Smith, Gaddis. The Last Years of the Monroe Doctrine, 1945-1993. New York: Hill and Wang, 1994. Argues that the Monroe Doctrine became irrelevant after the end of the Cold War.
  • 郭雙林: 門羅主義與清末民族主義思潮. <<史學月刊 >>2006年07期
  • 戴開堯 , 祝俊峰:青年毛澤東與"湖南門羅主義"Young Mao Tse-tung and "The Monroe Doctrine of Hunan", in: 湖南科技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 2004年03期

參考文獻[編輯]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