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退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香港街頭的「九評退黨」橫額
港铁铜锣湾站外的“退党服务中心”

三退指退、退、退,亦稱“中國退黨運動”、“退出中共”,即上述组织的成员或前成员通过以正式名字或化名在大纪元的三退网站自願聲明,宣布退出组织,用以淨化良心。自由之家2017年的報告指出,中國共產黨很重視退黨運動[1]。俄羅斯總統普京的前首席經濟顧問將之列入俄羅斯經濟分析研究院評選的2011年全球前三大事件[2]。外媒報導,十餘年來,中國民眾的三退行動已越加引起國際媒體及外國政府關注[3]

定義及用意[编辑]

自由之家報告指出,《九評共產黨》一書的出版者 「鼓勵公民發表退出共黨聲明,象徵性地斷絕他們與共產黨、共青團、或少先隊的關係, 以便淨化良心。」[1]烏克蘭Unian通訊社引述全球退黨中心發言人李祥春博士說明「全球大型的『退黨』去共活動,是中國人和平聲援制止中共的行動;並不是參與政治,也不是為了奪取權力。事實上,『退黨』活動並不訴求要建構何種政治制度,只是從道德的基點,剖析共產黨的問題。」 [4] 外媒採訪指出,「退黨」字面意思是「退出中共」,內涵是「退出者放棄中共強加給本人的意識形態,收回本人曾在加入少先隊、共青團或共產黨時所做『把畢生生命獻給中共』的宣誓。此外,三退運動,也促使中國人重新思考自己的生命及信仰,更加審慎地看待中國共產黨;與此同時,人們也在從新找回「被中共所敵視」的中國儒家佛家道家的傳統價值觀及傳統信仰。諸此思想與意識形態的自由,在西方社會被視為理所當然,然而在中國,中共自1949年建政以後,就通過審查、迫害、監禁、酷刑甚至殺害不追隨中共路線的人,系統破壞中國傳統文化及倫理道德[3]

捷克通訊社在報道《一亿一千八佰多万中国人退出中国共产党及其青年组织》中称据报道绝大多数人是以匿名声明退出,每一声明人配有登记号码。事實上,在中國正式透過「黨組織審批手續」以脫離退出共产党組織是不大可能,退出者可能因此失去工作,而且想脱离中共者,可能会受到親友、上级的壓力,为了避免這些矛盾,因此採取匿名声明方式退出。並引述全球退黨中心副主席易蓉称,退黨運動「可以被視為是中国人民在历史上最大的精神复兴」、「不仅在普通公民中得到支持,在中共各组织机构、甚至中共最高层都有很多擁護者。[5]

开放杂志曾报导法轮功团体呼吁中国民众「退党自救,迎接沒有共产党的新纪元」[6]。政論家陈破空在《倾斜的天安门 关于中国的100个常识》一书中認為,劝人聲明退党,就是“劝人不搞政治”。他称劝「三退」的对象,除了现役共产党员共青团员少先队员,还包括组织上已不是这三类的中国人。因多数中国人自小入少先队、年轻时入共青团,但随超龄从中共组织程序上自动的已不再是少先队员和共青团员。[7]

捷克通訊社等媒體引述退黨服務中心說法,退黨運動「可以被視為是中国人民在历史上最大的精神复兴」、「不仅在普通公民中得到支持,在中共各组织机构、甚至中共最高层都有很多擁護者。[5]

一位西方学者发表评论表示,2004年秋《九评共产党》一书在美国法轮功学员经营的大纪元时报上发表,成为"退党"(Tuidang)活动的催化剂,已有数千万中国公民公开谴责共产党。"退党"活动采用中国语言,接近儒家而非人文主义,呼唤恢复传统美德,抛弃与中国真正价值观、人性和普遍规律背道而驰的共产主义"外国"意识形态。[8]

學者和民主人士回應[编辑]

  • 前中國國家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所所長陈一谘认为退党活動是良知與正義道德感的表现,離開「邪惡黑幫組織」,符合人心符合潮流,共产主义制度不结束,人类的苦难就不可能结束。越早一天离开这样一个邪恶的黑帮组织,对中华民族的长远发展越有利。[11]
  • 王军涛指出退党大潮标志中共严重危机。现在的退党者都是比较正直的人,追求道义境界,觉得这个党在他们的道德标准面前是一种罪恶、一种腐烂的东西,离开党是一个好事情,使得人们更加正视这个中共的性质和现状;退党大潮使人正视中共的邪恶质和丑陋的现状;真正思考中华民族前途的人,追求中华民族未来美好希望的人,要为中华民族而退党。诗人黄翔发表了题为《高举红玫瑰!以诗支援中国的退党大潮和天鹅绒革命》。[11]
  • 凌锋表示以和平形式不与中共合作的退党运动是有功效和积极意义的。他谈到曾任中国作协党委书记的孟伟哉退党,在韩国任教练的中国游泳选手退党,认为这次退党可贵处是明知道会挨整,但人们有勇气敢于公开宣布退党。[1]

中國共產黨回應[编辑]

2005年7月共產黨首度公開回應此議題,中國共產黨中組部官員第一次出席國務院記者會,副部長、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领导小组副組長李景田稱「退黨大潮是謠言」[13][14]

中共官方資料顯示中國共產黨党员人数在2004年底有6960.3万名[15],2021年6月增長為9514.8万名[16]

自由亞洲電台報導在美国首都国家记者俱乐部举行的『九评共产党』研讨会,报导中引述了美国、加拿大和瑞典国会议员发言支持民众退出中国共产党。而中国共产党则回应表示大规模退党是无稽之谈。”[17]

外界解讀中共動作關連[编辑]

在美國國會參眾兩院2011年的議案中,三退數據分別為(2011年7月)9千萬人、(2011年9月)1億人。美國國會參議院2011年7月13日232號議案《要求中共停止對法輪功長達12年的鎮壓運動,並支持中國公民聲明拋棄與中國共產黨相關組織的關係》。議文提到「鑒於美國大紀元時報2004年11月發表《九評共產黨》促成退黨運動發生,鑒於退黨運動自2004年起已鼓勵9千萬人公開拋棄與中國共產黨及其相關組織的關係...」、「參議院表達支持退黨運動的志工、參與者們以和平的努力,去恢復中華歷史文化、追求一個公正公開的(中國)政府、追求一個自由的民族及基於實踐美德的社會。」[18]

中共保先運動、重新宣誓、反分裂法

自由亞洲電台報導,中國共產黨2005年1月推出的保先運動,要求黨、團、隊員重新宣誓,大紀元方面認為係因應九評引發的2004年12月開始的退黨潮而來[19]
有台灣學者認為,2005年3月中共全國人大通過《反分裂國家法》,用意在轉移內部退黨政治危機,激起民族主義以維繫政權。[20][21]

網路封鎖關鍵字、媒體審查等

BBC報導,由哈佛大學法學院、劍橋大學和多倫多大學共同組成的開放網絡促進會(OpenNet Initiative)2005年9月發表中國網絡封鎖的研究報告,只要網站出現“九評”二字,90%遭到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封鎖;報告也比較被封鎖概率--若網頁包含反共政治主張是60%,包含六四的是48%,色情網站是10%[22]。退黨運動興起10多年來,中國政府官方未做出過官方回應,因為這將意味中共承認退黨運動構成威脅,不過,中共還動用其它國家機器:如增加國內維安預算,向法院、警察局和執法系統劃撥更多開支項目;增加中共黨員人數;開展毛澤東時期的宣傳模式例如「唱紅歌」。而且,當局進行互聯網、媒體審查:「退黨」和「九評」的詞彙,在中國的網路上被嚴格審查和過濾掉。中共媒體有關退黨的報導也會被立即刪除,例如英國BBC報導的《錦州晚報》事件,2009年十一前夕的報紙首頁一角照片中,出現鼓勵三退的文字「天滅中共、三退平安」,報社立即被關閉,所有已經印刷出版的報紙全部被回收和取消發行。[3][23]

對呼籲退黨者判刑

自由之家2017年的報告指出,中國共產黨很重視退黨運動。2011年對退黨運動的一項研究發現,參與「退黨」者的目的,不是要推翻共產黨;「退黨」是基於一個信念,即共產黨已末日來臨,為了確保中國和平過渡到一個不那麼專制的政府,中國民眾必須經歷一個道德覺醒過程,並且堅持非暴力。追蹤退黨運動的網站,2016年11月聲稱中國境內和境外有超過2.5億人宣佈退黨、團、隊的聲明,儘管這個數據無法被核實,但是從2016年初起,中共的法院檔案,確認了多例法輪功學員因為有呼籲退黨的材料而被捕及判刑的案例,這表明共產黨很重視退黨運動。[1]基督科學箴言報2009年報導,中國共產黨不喜歡九評退黨現像是可預見的,以至對相關詞彙的封鎖是中國互聯網上最為嚴厲的,並且至少71人員因持有或傳播九評退黨的資料而被監禁。[24]

Daniel W. Drezner

外交政策記者Daniel W. Drezner2005年報導大紀元的Stephen Gregory說前黨員和前團員也能聲明“退黨团队”,死亡黨員也可以退出,也接受化名。[25]

David Ownby

學者David Ownby質疑退黨運動的可信度,很難相信一家法輪功媒體能對中國產生這麼大的影響。[26]

相关事件[编辑]

全球退出中共运动、與歷史上共產政權的退黨運動

2004年12月三退運動開始後,隔年美國之音報導〈全球兴起退出中共运动〉,指出美國華盛頓特區的六四紀念活動,主題一改歷年的「平反六四」,2005年主題為「号召中共党员退党」;並引用凌峰談話指出,退党运动就是「以和平的形式,就像印度甘地的不合作运动那样,与中国共产党不合作。」公开、秘密退党都表示心里和共产党划清界线,不帮助、不支持共产党;万一中国發生大变动,以瓦解共產黨形式来改变中国的社会状况和政权性质。 凌峰說"这种退党潮流在中国从未出现过。可贵之处就是明明知道退党会挨整,但有人就敢去做,做的人多了,共产党就难作了,因为法不治众。这说明中国人以往恐惧共产党,现在虽然也恐惧,但恐惧程度减少,敢公开宣布退党。当然,大多数人还是偷偷退党。"[27]

學者明居正向媒體表示,1989年起,蘇聯、東歐、蒙古十個共產政權在三年內陸續瓦解,民主化前後的特徵,是出現大規模退黨運動,有8%到20%的退出共產黨比例,而中共現在也出現退黨潮。前中共中央黨校教授蔡霞認為,中共如紙老虎隨時可能垮台,中共黨內人士可能拋棄共產黨,她估計六到七成中高層官員知道世界大勢所趨、內心認同民主憲政,中共黨員存在嚴重分歧,共黨透過利益誘惑與恐懼監控在凝聚黨員。[28][29]

國民黨副主席:顯示中共需要深切反省

2006年中國國民黨副主席郝龍斌表示,"九百萬人退出中國共產黨,更顯示中共需要深切反省。一個政權用不當的方式來壓迫人的思想、言論宗教自由,包括它自己內部的成員都不認同,這是造成退黨大潮最重要的原因。"[30]

俄羅斯經濟分析研究院:2011年全球前三大事件

俄羅斯總統普京的前首席經濟顧問、俄羅斯經濟分析研究院所長、國會議員安德烈·伊拉里奧諾夫英语Andrey Illarionov,2012年元旦在莫斯科迴聲電臺節目公布由該院評選的2011年全球十大事件,上億中國民眾公開聲明退出中共黨相關組織,和歐洲危機、阿拉伯之春,被列為世界最重要三大事件。入選原因是退黨潮的規模、中國的重要性,以及退黨運動的公民性質及對民眾心靈自由的解脫意義。安德烈說「目前已有1億多中國民眾退出了中國共產黨。需要提醒大家的是,2004年的時候出版了 《九評共產黨》一書,這本書推動了中國民眾退出中共和一切與中共有關連的附屬組織。」 [2]

美國國家政府檔案收錄關於九評及退黨的報告

2012年,美國國會及行政部門中國問題委員會(CECC)將全球退党服务中心提交的報告收录進美国国家政府档案,並藉由美国国家印刷总局英语United States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刊物发行。该报告共27页分七部份,详细介绍中国的退党运动。該份整體報告係由美国参议院7位参议员、眾議院的7位众议员、美国国务院副国务卿、国务院东亚事务助理国务卿等5位高级行政官员共同列名发表[31]。報告分七部分:1〈退黨運動的緣起《九評共產黨》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2〈退黨運動的背景:中共對中國的毀滅性破壞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3〈退党运动的开始和目前的发展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4〈中国人实名退党的例子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5〈退黨運動的精神層面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2015年《言者》发布文章《为什么每月有超过 150 万人放弃与中国共产党关系》(Why Over 1.5 Million People Per Month Have Been Renouncing Affiliation With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文中称據中共統計,黨員人數約8500萬人,曾宣誓加入共青團和少先隊組織者約7億人。2015年3月,每個月約300萬人退出中共相關組織,每天接到1.2萬筆退出聲明,退出者逼近2億人。[原創研究?]以及據退黨服務中心數據,截至2011年底所收到的1億份三退聲明,約99%來自中國大陸[3]

美國對共產黨員入境限制

2020年7月,《華爾街日報》、《紐約時報》、《路透社》報導,美國總統川普考慮全面禁止中國共產黨員及其家屬入境,也考慮驅逐黨員出境;[32]BBC報導,不少觀察人士注意到,在谷歌的中文搜索中,「退黨」一詞搜索度飆升,認為這可能反映民間的心態[33],其中搜尋「如何退黨」大增150%、「退黨流程」飆升120%[34]。 2020年10月2日,美國國籍暨移民局近期公布政策指引,「除非豁免個案,任何有意移民者,具共產黨或其他極權政黨黨員,旗下分支、相關機構成員等身分,無論在美國境內或國外,都是會被拒絕的。」移民律師鄭存柱告訴德國媒體,這不是新規定,他建議盡快退黨、匿名退黨也可以,可聯繫海外友人協助辦退,取得退黨相關證據再遞入境申請。[35][36];不少留美的中國學生紛紛透過退黨機構或登報等方式退黨。[37]

部分公開真名三退人物[编辑]

高智晟[编辑]

  • 高智晟及妻子耿和,高是基督徒,曾在中國司法部及央視活動中獲「十佳榮譽律師」、諾貝爾和平獎被提名人,2005年12月13日在大紀元時報發表公開退黨聲明,美國之音引述該聲明"作为一名已多年不交党费、不过「组织生活」的党员,从即日起宣布退出中国共产党"。高把12月13号宣布三退日称为他「人生中最自豪的一天。」[38]他另發表〈退黨近神,肩住中國懸往非和平轉型深淵的車輪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一文指出「我们不仅要使转型之后的社会制度是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而且我们必须要以中国历史上前所未有的转型手段和转型过程来完成转型,要警惕中国社会再行回到暴力转型的价值当中去。」[39]。他向外媒說明退黨是「对这个党的心灵抛弃」,並表述其心情及理由[40]

孟伟哉事件[编辑]

孟伟哉曾任中國作家协会党委书记、中宣部文艺局局长、中国艺术文化普及促进会会长,是著名作家书法家。2004年12月7日,一个署名为孟伟哉声明退党的声明出现在海外互联网上,声明中自我介绍称“我是山西洪洞县人,著名作家和画家。离任人民文学出版社长、人民美术出版社长,中国文学艺术联合会秘书长、中共中央宣传部文艺局长,国家新闻出版属专员。”声明说他修炼法轮功,“治好疾病,强身健体,但不断遇到麻烦。”“为了自己,决定宣布退出中共。”[41]据博讯网,孟在声明中称,「我必须在共产党和自己的生命之中做一个选择。现在我为了自己,宣布退出中共,做一个干干净净的中国人!」,并称「我以七十岁的经验、五十岁的党龄号召大家:退出共产党!」[42]

2004年12月10日,新华网刊载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发布的宣称属于中国文联原党组副书记孟伟哉的“授权声明”,声明中称孟本人表示“过去是共产党员,现在是共产党员,至死都将是共产党员”。[43][44]

12月12日,美国的中文新闻网博讯、大纪元上出现署名孟伟哉的最新声明,批评新华网的孟伟哉声明属伪造,这个署名“孟伟哉”的声明质问说,文联新华网发表那则声明时,为什么对“我参加法轮功、阅读九评共产党的事情,只字不提“。还说,文联和新华网根据其档案材料编造了声明,但“你们能够出示我的亲笔签名的声明原件吗?”最后说:“我,孟伟哉,过去是共产党员,现在已经不是共产党员,将来至死都不会再是一个共产党员,更不会到阴间去拜见祸害人类的卡尔.马克思!”[41]

据博讯网,孟伟哉声明后受到了国安机构警告,他再发表聲明表示無法接受媒体采访,並表达了自己的无奈和决心,「但是目前的形势发展已经使我碍难从命:国家安全机构已经在大家之前预先『采访』了我。从1开始,我不得不保持沉默。因为我毕竟已经是七十老人了,威胁利诱和严刑拷打都不是我愿意面对的『考验』。再见了,共产主义的神话。」[42]

据看中国报导,署名孟伟哉12月12日新的宣言在海外发表后,令新华社采取行动删掉了12月10日登出的“授权声明”,干脆封了“孟伟哉”的名字。[45]

围绕孟是否声明退党出现的两种立场相反的声明,新华网说应以新华网的声明为准,但一些中国分析人士认为,孟伟哉退党声明似乎更可信。[41]北京的中国宪政学者张祖桦表示第二个声明有可能是官方所为,主要是怕引起连锁反应,他表示真假难辨。北京律师浦志强说,:“按说他这个年纪,要信了什么功,还真没准要退。很多人,都是高级干部,信了之后,就一往无前了。”山东大学退休教授孙文广认为,新华网刊出“孟伟哉声明”,是怕这种退党行动引连锁反应。[41]

针对孟伟哉在中共媒体上否认退党,一位美国之音记者评论说,外界永远不会知道事情的真相。大纪元时报《意见》编辑斯蒂芬·格雷戈里(Stephen Gregory)称,中共领导层对三退运动"惊慌失措",担心会出现连锁反应。中国资深异议人士刘晓波评论说孟伟哉是否退党,在言论自由的国家可以很容易证实。中共面临的真正问题是,官方媒体已宣布网络空间是意识形态战场,别无选择,只能就此事与海外网站交锋。[46]

继04年12月孟署名退党之外,2005年新年海外出现孟伟哉署名发表50名体制内官员退党名单,对此,一位西方学者提到,据凤凰周刊,此50人名单与10年前流传一份请愿书名单一样,其中许多已去世。[47]据退党网站发布的规则之五. 已故人亲属可直接或委托他人登记三退。[46]

参見[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 1.1 1.2 自由之家2017報告《中國靈魂爭奪戰》 (Report). FreedomHouse自由之家. 2017 [2021-10-1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1-15).  已忽略文本“author1” (帮助)
  2. ^ 2.0 2.1 安德烈·伊拉里奧諾夫(Андрей Илларионов). 「不開玩笑」節目-(公布俄羅斯經濟分析研究院-2011全球十大事件). 莫斯科迴聲電台. 2012-01-01 [2015-03-0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13) (俄语). 
    Но я бы назвал еще два события - это начало глубокого масштабного европейского кризиса, и возможно, кризиса самой европейской модели, экономической, политической и общественной, а также факт достижения количеством участников движения «Тойданг», или «Исход», в переводе с китайского, - стомиллионной отметки. Семь лет тому назад, в 2004 г., была опубликована книга «Девять фактов о Компартии Китая», которая привела к началу движения массового выхода из компартии Китая, а также из организаций, подчиненных КПК, аффилированных с КПК, их членов. И за эти 7 лет, по оценкам, - понятно, что точной цифры нет, - но в августе ушедшего года газета «Эпок Таймс» опубликовала, что более ста миллионов человек заявили письменно в интернете о своем решении покинуть организации, так или иначе связанные с Компартией Китая. 部分中譯參考
  3. ^ 3.0 3.1 3.2 3.3 Why over 1.5 million people a month have been renouncing affiliation with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The Speaker《言者》. 2015-03-15 [2021-07-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04-02). 全文中文編譯 
  4. ^ Китайські опозиціонери позитивно оцінюють процес декомунізації в Україні Детальніше читайте на УНІАН(中國異議人士正面評價烏克蘭去共運動). Unian(烏克蘭獨立新聞社). 2015-06-11 [2015-06-1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7-10-19). 
  5. ^ 5.0 5.1 Koniec komunizmu v Číne? Až 118 miliónov obyvateľov sa od režimu odvracia!(共產主義在中國的終結?多達1.18億人退出共產政權). 捷克通訊社CTK. 2012-06-25 [2015-06-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9) (捷克语). 中文編譯 
  6. ^ 《开放杂志》:海外掀起退黨熱潮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2005年
  7. ^ 陈破空. 倾斜的天安门. 2016-04-13 [2016-07-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02-01).  |newspaper=被忽略 (帮助)
  8. ^ Tradition and Dissent in China: The Tuidang Movement and its Challenge to the Communist Party. 2001. 
  9. ^ 辛菲. 專訪前胡耀邦秘書林牧:趙去世將引震動. 大紀元時報. 2005-01-17. 
  10. ^ 10.0 10.1 10.2 北京之春:各界同胞声援大陆百万人民退党[永久失效連結]
  11. ^ 11.0 11.1 11.2 11.3 各界著名人士谈退党和不入党的意义. 北京之春. 2005-05-30 [2014-08-1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8-20). 
  12. ^ 宋德成. 纽约民运人士纪念六四16周年. 美國之音VOA. 2005-06-03. 
  13. ^ 中组部官员指海外“退党潮”报道是谣言. 自由亞洲電台. 2005-07-08 [2016-09-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9-18). 
  14. ^ 中共开展党员先进性教育活动. 美國之音. 2005-07-07 [2021-10-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22). 
  15. ^ 党建聚焦--中国共产党新闻--人民网. cpc.people.com.cn. [2021-10-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2-12). 
  16. ^ 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中国共产党党员9514.8万名 基层党组织486.4万个 _ 滚动新闻 _中国政府网. www.gov.cn. [2021-10-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8-21). 
  17. ^ 西方政治家评《九评共产党》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自由亞洲電台,2005-07-23
  18. ^ 美國國會參議院. 【S. RES. 232】美國參議院232號決議--要求中共停止對法輪功已12年鎮壓運動&支持中國公民聲明拋棄與中共黨相關組織的關係(Recognizing the continued persecution of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in China on the 12th anniversary of the campaign by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to suppress the Falun Gong movement, recognizing the Tuidang movement whereby Chinese citizens renounce their ties to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and its affiliates, and calling for an immediate end to the campaign to persecute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GOVTrack.US. 2011-07-13 (英语). 
    Whereas the publication of Nine Commentaries on the Communist Party in November 2004 by the United States-based newspaper, the Epoch Times, led to the creation of the Tuidang movement; Whereas the Tuidang movement, which translates literally as withdraw from the communist party, has encouraged as many as 90,000,000 people to publicly renounce their membership in 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and its affiliates since 2004;......That the Senate—...(5)expresses support for volunteers and participants of the Tuidang movement for their peaceful efforts to reclaim Chinese history and culture, and for their pursuit of a fair and open government, a free people, and a society rooted in the practice of virtue.
  19. ^ 美国学者讨论《九评》引发的退党风潮和中国的未来. RFA 自由亞洲電台. 2005-04-20 [2021-10-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7-27). 
  20. ^ 鍾麗華. 中國政治危機 每天2萬人退黨. 自由時報. 2005-03-17 [2016-09-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2-21). 
  21. ^ 大陸中心. 反中共者召52萬人退黨. 蘋果日報. 2005-03-30. 
  22. ^ BBC國際媒體部(BBC Monitoring) 張強. 分析:互聯網的民主力量引起反彈. BBC英國廣播公司. 2005-09-26 [2021-10-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8-08). 
  23. ^ 《锦州晚报》“因法轮功图片停刊整顿”. BBC英國廣播公司. 2009-09-30 [2021-07-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14). 
  24. ^ An underground challenge to China's status quo. The Christian Science Monitor. 2009-10-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8-05). 
  25. ^ Daniel W. Drezner. Can 200,000 Chinese ex-communists be wrong?. [2022-06-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2-06-27). 
  26. ^ Falun Gong and the Future of China. 2008-04-16 [2022-08-17]. ISBN 978-0-19-971637-1.  已忽略未知参数|first-name= (帮助); 已忽略未知参数|last-name= (帮助)
  27. ^ 27.0 27.1 全球兴起退出中共运动. 美國之音VOA. 2005-06-07 [2014-08-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6-03-05). 
  28. ^ 夏小华. 建党百年前夕搬出叛党者遭灭门案件示警 蔡霞:山雨欲来. RFA. 2021-06-23 [2021-10-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1-06). 
  29. ^ 中共百年的历史危机(戴忠仁,明居正,蔡霞_亚洲很想聊. RFA. 2021-06-25 [2021-10-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10-26). 
  30. ^ 高智晟. 中國民企維權第一案(博客來書店_書介). 博大出版社. [2006-06-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8-08). 
  31. ^ 《FALUN GONG IN CHINA: REVIEW AND UPDATE》(2012年12月18日國會CECC聽證會),Page62~99 (PDF). 美國國家印刷總局. 2013 [2012-12-18]. (原始内容存档 (PDF)于2015-01-01) (英语). GPO2012 
  32. ^ Trump Administration Turns Up Pressure on China on Several Fronts. WSJ華爾街日報. 2020-07-16 [2021-07-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25). 
  33. ^ 中美關係:美國或公布「中共黨員簽證禁令」掀起輿論波瀾. 英國BBC. 2020-07-17 [2021-07-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15). 
  34. ^ 中共黨員身體誠實 「退黨」登Google熱搜暴增150%. 台灣新頭殼. 2020-07-17 [2021-07-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11). 
  35. ^ 移民律师:要想移民美国 只能宣布退党. 德國之聲DW. 2020-10-06 [2021-07-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0). 
  36. ^ 美禁共產黨員移民劍指中國 律師諮詢建議盡快退黨. 中央通訊社. 2020-10-07 [2021-07-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09). 
  37. ^ 美國禁止共產黨員移民 中國留學生掀「退黨潮」. FTV. 2020-10-04 [2021-07-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7-11). 
  38. ^ 维权律师高智晟公开宣布退出中共. 美國之音. 2005-12-13 [2014-08-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4-08-10). 
  39. ^ 张敏. 高智晟律师随访录(六):谈“ 记忆”、“审判”与“全民和解”. 自由亚洲电台RFA. 2006-01-07 [2014-08-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0-10-17). 
  40. ^ 张敏. 高智晟律师随访录(五):高智晟、焦国标秘密外出调查纪行. 自由亚洲电台. 2005-12-17 [2014-08-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21-04-08). 
  41. ^ 41.0 41.1 41.2 41.3 真假孟伟哉退党风波和互驳 - 大纪元. 大纪元 www.epochtimes.com. 2004-12-13 [2022-08-17] (中文(简体)). 
  42. ^ 42.0 42.1 新华网发出死亡威胁 孟伟哉想退党不死就残 博讯新闻,简体中文新闻. news.boxun.com. [2022-08-17]. 
  43. ^ 新华网:孟伟哉严正声明 永做共产党人
  44. ^ 记者冉茂金根据采访整理. 孟伟哉:我的一生与党紧密相关. 中国文联网. 2007-10-16 [2021-02-05]. 
  45. ^ 丁柯:真假孟伟哉之争引出的暇想 - 政论 -. 看中国. 2004-12-12 [2022-08-17] (中文(简体)). 
  46. ^ 46.0 46.1 Popular Protest in China. 2008. 5. 如果在梦中梦到或打坐时看到彼此认识的已过世的人委托办理三退,可以为他们办理登记手续。但是,在日常生活中清醒状态下想起某个已过世的人,想帮他们办理三退手续,必须征求其亲属的同意后,才可为其登记。 已故人亲属可直接帮其登记。(请在声明中注明是哪种情况,以免耽误声明发表。) 
  47. ^ Popular Protest in China. 2008. 
  48. ^ Kevin Steel, 'Revolution number nine,' The Western Standard, 11 July 2005.
  49. ^ Bill Gertz, 'Chinese spy who defects tells all'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Washington Times華盛頓時報, 19 March 2009.
  50. ^ 辛菲. 【專訪】胡佳退隊 民間聲援百萬退黨. 大紀元時報. 2005-04-20. 
  51. ^ 唐琪薇. 贾甲最新消息 或被定罪. 自由亞洲電台. 2009-11-04. 
  52. ^ 賈甲起義 袁勝跳機 見證中國退黨潮. 新紀元週刊. 2007-04-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