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桑衣食撮要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农桑衣食撮要
作者鲁明善
主题农学书籍

农桑衣食撮要(又名农桑撮要养民月宜[书 1])是元代畏兀儿鲁明善撰写的以月令为体裁的农学书籍。是元代三大农书之一。《永乐大典》和《四库全书》均收录有此书。

编撰和版本[编辑]

元世祖忽必烈统一中原汉地后,开始重视农耕生产。先后设立劝农司司农司等机构,并开始了修建水利、推广锄社等措施和政策。于是总结和推广农业生产的经验也随着农业生产的发展被重视起来,元政府开始鼓励农学书籍的编纂和出版。《王祯农书》、《农桑辑要》等各种题材的农学书籍在此时期先后问世[刊 1]延祐元年(公元1314年),畏兀儿鲁明善被任命为中顺大夫,前往安丰路(今安徽省寿县)任达鲁花赤。鲁明善在安丰任职的一年多里,注重当地民生,实施了如修学校、劝耕稼、修农书等措施[a][刊 2]。其中,《农桑衣食撮要》便是在鲁明善在安丰路任职时所撰写并刊刻的。鲁明善为撰写此书,深入民间,向老农询问农业生产的经验,考究种植收获的时节,收集四季所需之物[书 2]

在元代《农桑衣食撮要》至少有两种版本,分别是延祐原刊本和至顺刊本。不过也存在仅有至顺刊本的说法,延祐年间仅是收集资料撰写书籍的时间,鲁明善需要时间才能考究修订,直到至顺年间方才刊刻。而反对的声音认为书中说明在延祐年间,书稿已经被雕刻于书版,无须等待十余年再出版。除此之外,《农桑衣食撮要》取材于官修的《农桑辑要》,加上《农桑衣食撮要》内容并不算大,仅1万余字,在安丰一年多的时间并非不可能完成。另外,元代版本还有三次刊刻的说法,即在安丰路刊刻一次,当延祐二年(公元1315年)鲁明善从安丰前往太平路(今安徽省当涂县繁昌县芜湖县)任职时再次刊刻,第三次为鲁明善在至顺元年(公元1330年),在桂阳路任职时刊刻的至顺刻本[刊 3]

国家图书馆藏有明代刻本《农桑衣食撮要》两册。另外,明刻本中有取名《养民月宜》而内容与《农桑衣食撮要》相同的书籍,此本未撰著人,此书的刊刻时间与何人刊刻也无从知晓,此本现藏于北京图书馆[刊 3]。《墨海金壶》《珠丛别录》《半亩园丛书》《四库全书》等清代书籍收录有《农桑衣食撮要》[书 3]。另外,黄虞稷所著的《千顷堂书目》将此书命名为《农桑机要》,可能是“撮”与“機”字形相似而产生的误记。钱大昕所著《补元史艺文志》把此书命名为《农案机要》,亦为此讹误[书 4]。清代以后,商务印书馆在民国二十五年(1936年)曾出版《丛书集成本》,内收录有加入标点符号的《墨海金壶》版《农桑衣食撮要》。1962年,王毓瑚校对了《农桑衣食撮要》,并由农业出版社出版[刊 3]

内容[编辑]

《农桑衣食撮要》的内容与司农司《农桑辑要》内容有相同之处,不过全书仅1.1万余字,分上下两卷,共计载208条农事。《农桑衣食撮要》以月令撰写,即每个月分别列举农家应进行的作业及相关技术。其内容包含农业林业畜牧业渔业等产业。涉及到气象、物候、农田、水利、作物、蔬菜、瓜果的栽培、竹木栽培、栽桑养蚕、禽畜饲养、养蜂采蜜、储藏加工,甚至包括清理沟渠、修缮房舍、祭祀、禁忌、瑞祥等方面。其中所涉及到的作物包括水稻、小麦、大麦、黍、谷、粟、大豆、小豆、黑豆、绿豆、荞麦等。除此之外,《农桑衣食撮要》也能看到当时的饮食习俗,例如正月“合小豆酱”、四月“做笋干”、五月“造酥油”、六月“做麦醋”、“做米醋”、七月“做葫芦、茄、匏干”、九月“腌芥菜”、十月“腌萝卜”、十二月“制腊肉”[书 3][书 5][书 6][书 7][刊 4][刊 5]

虽然《农桑衣食撮要》与《农桑辑要》内容上有相同之处,不过鲁明善也添加了许多新经验和新技术,如播种小麦的时期和数量。书中所记载种植的农作物种类,也比之前的农书增加了超过50种。《农桑衣食撮要》中也总结了西北民族的农业生产经验,例如种植葡萄所使用的扦插法、造酪、造酥油等方法。有别于其他农书偏重黄河中下游的农业生产的特点,因为《农桑衣食撮要》成书于南方,对菱、藕、茭白、竹笋、鳜鱼等特产亦有介绍。尤其是水稻的种植,《农桑辑要》仅抄录《氾胜之书》和《齐民要术》,而《农桑衣食撮要》则记录犁田、浸种、插秧、壅土等当时已成熟的插秧技术,标志着传统插秧技术的定型[书 3][书 5][书 6][书 7][刊 4][刊 6]

特点[编辑]

《农桑衣食撮要》因考虑到使用者的文化水平,故不引经据典,反而是收录农民在生产中常见的谚语,如“移树无时,莫教树知,多留宿土,记取南枝。”同时撰写时并无雕饰辞句,内容通俗易懂,简明切实。与为经营农、工、商业的士家庭服务的《四民月令》、《四时纂要》相比,《农桑衣食撮要》是为农民自给自足的一本农书。《农桑衣食撮要》在农学史上有较高地位,自出版后在元代开始多次被翻刻。明代的《永乐大典》、清代的《四库全书》均收录有此书。虽然在《农桑衣食撮要》之前有《田家历》《四时纂要》《保民月录》等月令农书,但大多未完整流传。《农桑衣食撮要》是完整保存至今的古代农书中,最早以月令为体裁的农书。《农桑衣食撮要》同《王祯农书》和《农桑辑要》一起组成了元代三大农书[书 3][书 5][刊 4][刊 6]。20世纪以后,有学者对该书中的经济思想、灾害防护措施、书中使用的词汇和语法等方面进行过研究[刊 7][刊 8][刊 9]

注释[编辑]

  1. ^ 安丰民众推崇鲁明善的政策,为其立《靖州路达鲁花赤鲁公神道碑》

参考文献[编辑]

书目
  1. ^ 杜信孚; 王剑. 同书异名汇录(上). 南京: 江苏古籍出版社. 2000: 333. ISBN 7-80643-054-7. 
  2. ^ 鲁明善. 农桑衣食撮要·张栗序. 北京: 农业出版社. 1962: 17. 
  3. ^ 3.0 3.1 3.2 3.3 姚伟钧; 刘朴兵; 鞠明库. 赵荣光 , 编. 中国饮食典籍史. 上海: 上海古籍出版社. 2012: 275–276. ISBN 978-7-5325-6021-9. 
  4. ^ 王毓瑚. 中国农学书录. 北京: 中华书局. 2006: 114. ISBN 7-101-05133-2. 
  5. ^ 5.0 5.1 5.2 曾雄生. 中国农学史. 福州: 福建人民出版社. 2012: 373–377. ISBN 978-7-211-06430-4. 
  6. ^ 6.0 6.1 黄世瑞. 路甬祥 , 编. 中国古代科学技术史纲·农学卷. 沈阳: 辽宁教育出版社. 1996: 40–44. ISBN 7-5382-3673-2. 
  7. ^ 7.0 7.1 柏芸. 中国古代农业. 北京: 中国商业出版社. 2015: 177–178. ISBN 978-7-5044-8554-0. 
期刊
  1. ^ 尚衍斌. 鲁明善《农桑衣食撮要》若干问题的探讨. 中国农史. 2012, 31 (03): 132–141. 
  2. ^ 高栋梁. 鲁明善的家世及其生平事迹考述. 新疆大学学报(哲学人文社会科学版). 2008, (03): 56–62. doi:10.13568/j.cnki.issn1000-2820.2008.03.003. 
  3. ^ 3.0 3.1 3.2 高栋梁. 鲁明善《农桑撮要》版本考述. 中国边疆民族研究. 2008, 01: 161-169, 306. 
  4. ^ 4.0 4.1 4.2 魏良弢. 鲁明善和《农桑撮要》. 新疆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1979, (Z1): 145–149. doi:10.13568/j.cnki.issn1000-2820.1979.z1.018. 
  5. ^ 赵斌; 张睿丽. 译经传道 心系农桑——元代农学家鲁明善. 华夏文化. 2000, (02): 22–24. 
  6. ^ 6.0 6.1 汤慧玲. 《农桑衣食撮要》对元代农业经济的影响. 农业考古. 2015, (03): 291–293. 
  7. ^ 张克武. 鲁明善的《农桑衣食撮要》及其经济思想. 民族研究. 1982, (06): 58–62. 
  8. ^ 王星光. 鲁明善《农桑衣食撮要》的灾害防护措施探析. 青海民族研究. 2014, 25 (03): 151–153. doi:10.15899/j.cnki.1005-5681.2014.03.071. 
  9. ^ 景盛轩. 试论《农桑衣食撮要》的语料价值. 黔南民族师范学院学报. 2003, (05): 1–5, 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