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墨之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即墨之戰
日期 前284年-前279年
地点 即墨(今山東省平度市東南)
结果 齊國獲得決定性勝利
参战方
燕國 齊國
指挥官和领导者
樂毅(前期)
騎劫†(後期)
田單
兵力
不詳 不詳
伤亡与损失
不詳 不詳

即墨之戰發生於前284年至前279年,戰國時代燕國名將樂毅統率燕軍攻打齊國即墨城的一場攻防戰爭。

背景[编辑]

前284年,燕國名將樂毅統率燕、六國聯軍攻打齊國的一場戰爭,在濟西之戰中大敗齊軍,接連攻下臨淄,然後分兵五路,以徹底消滅齊軍,佔領齊國全境[1]。燕軍僅在六個月的時間,就攻取了齊國七十餘城,只剩下即墨兩城未被攻克[2][3]

戰爭過程[编辑]

當時楚國又出兵,名為援助,實為攻擊,楚國大將淖齒弒殺齊湣王,前283年,齊國大臣王孫賈等殺死淖齒為齊湣王報仇,立齊湣王之子田法章為王,是為齊襄王,死守莒城以抗燕軍,並號召民眾起來抵抗[4]。即墨大夫出戰陣亡。田單率族人以鐵皮護車軸逃至即墨,被推舉為城守。即墨全城軍民由田單率領抵抗,雙方交戰數年。樂毅強攻不克,只好包圍城市。即墨軍民在守將戰死之後,共推齊宗室田單為將,堅守抵抗燕軍。此攻防戰被稱為即墨之戰[5][6]。燕軍圍攻莒和即墨一年未下,樂毅遂改用攻心戰,命燕軍撤至距兩城九里的地方設營築壘。並下令凡城中居民有出來的不加拘捕,有困難的予以賑濟,以爭取齊民。如此相持三年之久,兩城依然未被攻下[7]

前279年,燕昭王逝世,燕惠王繼位,田單使用反間計,使得樂毅被廢除職務,燕惠王改派騎劫代替樂毅為將領,樂毅被迫出奔趙國[8]。騎劫到任後,即一反樂毅的做法,對即墨實施強攻。由於齊國軍民的頑強抵抗,仍未能奏效。

田單佯裝神來助齊,以振奮城中軍民人心,果然激發人心。田單又用激將法,宣稱齊人怕被劓刑,結果騎劫把齊人俘虜、降者處以劓刑,不知已經激怒了齊人之心。田單還宣稱齊人怕先人的墳墓被掘出來,並火燒屍體,若然這樣做,齊人必定投降,結果騎劫再度中計,在城外掘墳焚屍,結果再激發人心,齊兵的怒氣更盛[9]。其後,田單佯裝城中軍力虛弱,他先命精壯甲士全部隱伏起來,以老弱、婦女登城守望,使燕軍誤以為齊軍少壯已傷亡殆盡,失去繼續作戰的能力、快要投降的樣子,然後派人向燕軍詐降,並送金、降表出城,要求破城不要擄掠,燕軍信以為真,一心坐待受降,更加麻痺鬆懈了[10]

此時田單趁機收集牛隻,聚得千餘隻,畫上五花彩紋、披上土黃色綢緞、牛角紮了刀和牛尾綁了用油浸過的葦草。田單鑿開城牆十餘口,於夜間布置好,準備了五千士兵,準備好了就放牛出城並且點火在牠們的尾,牛隻疼痛不已,猛力向前衝,突襲燕營,齊壯士五千隨後衝殺。燕軍將士見此,以為神兵天降,田單又聚集婦孺齊敲銅器戰鼓,聲音震天動地,嚇得燕軍將士潰不成軍,騎劫亦死於亂軍之中,田單率兵乘勝追擊,收復了齊國七十餘座城,打敗了燕軍,燕軍一直潰逃到河上[11]

田單收兵,迎接在莒被擁立的齊襄王入都臨淄為齊王,因功被封任為相國,名為安平君,又加封夜邑(今山東掖縣)萬戶,死後葬於安平城內[12][13]

影響[编辑]

即墨之戰成為中國戰爭史上以弱勝強的典型戰例。齊國雖然憑藉此仗復國,但是其實力已江河日下。而燕國亦因此仗由盛轉衰。

參考文獻[编辑]

  1. ^ 史記 卷八十 樂毅列傳》:於是使樂毅約趙惠文王,別使連楚、魏,令趙嚪說秦以伐齊之利。諸侯害齊湣王之驕暴,皆爭合從與燕伐齊。樂毅還報,燕昭王悉起兵,使樂毅為上將軍,趙惠文王 以相國印授樂毅。樂毅於是並護趙、楚、韓、魏、燕之兵以伐齊,破之濟西。諸侯兵罷歸,而燕軍樂毅獨追,至於臨菑。齊湣王之敗濟西,亡走,保於莒。樂毅獨留徇齊,齊皆城守。樂毅攻入臨菑,盡取齊寶財物祭器輸之燕。燕昭王大說,親至濟上勞軍,行賞饗士,封樂毅於昌國,號為昌國君。於是燕昭王收齊鹵獲以歸,而使樂毅複以兵平齊城之不下者。
  2. ^ 資治通鑑 卷四 周紀四》:遂進軍深入。齊人果大亂失度,湣王出走。樂毅入臨淄,取寶物、祭器,輸之於燕。燕王親至濟上勞軍,行賞饗士,封樂毅為昌國君,遂使留徇齊城之未下者。
  3. ^ 史記 卷八十 樂毅列傳》:樂毅留徇齊五歲,下齊七十餘城,皆為郡縣以屬燕,唯獨莒、即墨未服。
  4. ^ 史記 卷四十六 田敬仲完世家》:四十年,燕、秦、楚、三晉合謀,各出銳師以伐,敗我濟西。王解而卻。燕將樂毅遂入臨淄,盡取齊之寶藏器。湣王出亡,之衛。衛君辟宮舍之,稱臣而共 具。湣王不遜,人侵之。湣王去,走鄒、魯,有驕色,鄒、魯君弗內,遂走莒。楚使淖齒將兵救齊,因相齊湣王。淖齒遂殺湣王而與燕共分齊之侵地鹵器。湣王之遇殺,其子法章變名姓為莒太史敫家庸。太史敫女奇法章狀貌,以為非恆人,憐而常竊衣食之,而與私通焉。淖齒既以去莒,莒中人及齊亡臣相聚 求湣王子,欲立之。法章懼其誅己也,久之,乃敢自言「我湣王子也」。於是莒人共立法章,是為襄王。以保莒城而佈告齊國中:「王已立在莒矣。」
  5. ^ 史記 卷八十二 田單列傳》:燕軍聞齊王在莒,并兵攻之。淖齒既殺湣王於莒,因堅守,距燕軍,數年不下。燕引兵東圍即墨,即墨大夫出與戰,敗死。城中相與推田單,曰:「安平之戰,田單宗人以鐵籠得全,習兵。」立以為將軍,以即墨距燕。
  6. ^ 資治通鑑 卷四 周紀四》:初,燕人攻安平,臨淄市掾田單在安平,使其宗人皆以鐵籠傅車槥。及城潰,人爭門而出,皆以轊折車敗,為燕所禽;獨田單宗人以鐵籠得免,遂奔即墨。是時齊地 皆屬燕,獨莒、即墨未下,樂毅及並右軍、前軍以圍莒,左軍、後軍圍即墨。即墨大夫出戰而死。即墨人曰:「安平之戰,田單宗人以鐵籠得全,是多智習兵。」因共立以為將以拒燕。
  7. ^ 資治通鑑 卷四 周紀四》:樂毅圍二邑,期年不克,及令解圍,各去城九里而為壘,令曰:「城中民出者勿獲,困者賑之,使即舊業,以鎮 新民。」三年而猶未下。
  8. ^ 史記 卷八十二 田單列傳》:頃之,燕昭王卒,惠王立,與樂毅有隙。田單聞之,乃縱反間於燕,宣言曰:「齊王已死,城之不拔者二耳。樂毅畏誅而不敢歸,以伐齊為名,實欲連兵南面而王齊。齊人未附,故且緩攻即墨以待其事。齊人所懼,唯恐他將之來,即墨殘矣。」燕王以為然,使騎劫代樂毅。樂毅因歸趙,燕人士卒忿。
  9. ^ 史記 卷八十二 田單列傳》:而田單乃令城中人食必祭其先祖於庭,飛鳥悉翔舞城中下食。燕人怪之。田單因宣言曰:「神來下教我。」乃令城中人曰:「當有神人為我師。」有一卒曰:「臣可 以為師乎?」因反走。田單乃起,引還,東鄉坐,師事之。卒曰:「臣欺君,誠無能也。」田單曰:「子勿言也!」因師之。每出約束,必稱神師。乃宣言曰:「吾唯懼燕軍之劓所得齊卒,置之前行,與我戰,即墨敗矣。」燕人聞之,如其言。城中人見齊諸降者盡劓,皆怒,堅守,唯恐見得。單又縱反間曰:「吾懼燕人掘吾城 外塚墓,僇先人,可為寒心。」燕軍盡掘壟墓,燒死人。即墨人從城上望見,皆涕泣,俱欲出戰,怒自十倍。
  10. ^ 史記 卷八十二 田單列傳》:田單知士卒之可用,乃身操版插,與士卒分功,妻妾編於行伍之間,盡散飲食饗士。令甲卒皆伏,使老弱女子乘城,遣使約降於燕,燕軍皆呼萬歲。田單又收民金,得千溢,令即墨富豪遺燕將,曰:「即墨即降,原無虜掠吾族家妻妾,令安堵。」燕將大喜,許之。燕軍由此益懈。
  11. ^ 史記 卷八十二 田單列傳》:田單乃收城中得千餘牛,為絳繒衣,畫以五彩龍文,束兵刃於其角,而灌脂束葦於尾,燒其端。鑿城數十穴,夜縱牛,壯士五千人隨其後。牛尾熱,怒而奔燕軍,燕軍夜大驚。牛尾炬火光明炫燿,燕軍視之皆龍文,所觸盡死傷。五千人因銜枚擊之,而城中鼓譟從之,老弱皆擊銅器為聲,聲動天地。燕軍大駭,敗走。齊人遂夷殺 其將騎劫。燕軍擾亂奔走,齊人追亡逐北,所過城邑皆畔燕而歸田單,兵日益多,乘勝,燕日敗亡,卒至河上,而齊七十餘城皆複為齊。
  12. ^ 史記 卷八十二 田單列傳》:乃迎襄王於莒,入臨菑而聽政。襄王封田單,號曰安平君。
  13. ^ 資治通鑑 卷四 周紀四》:王亟殺此九子者以謝安平君,不然,國其危矣!」乃殺九子而逐其家,益封安平君以夜邑萬戶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