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拉多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坐标14°0′20.5″S 47°41′4.6″W / 14.005694°S 47.684611°W / -14.005694; -47.684611

塞拉多(NT0704)
热带草原
Bonfim 047.jpg
巴西米纳斯吉拉斯州西北部的植被。
国家  巴西 巴拉圭 玻利维亚
屬於 南美洲
面积 2,045,064 km²(789,604 mi²
世界自然基金会绘制的塞拉多生态区域地图。

塞拉多(葡萄牙語:Cerrado發音:[se.ˈʁa.du ~ sɛ'ʁa.du])又譯塞拉都席拉多喜拉朵,是巴西的一片巨大热带草原生态区,主要位于该国的戈亚斯南马托格罗索马托格罗索托坎廷斯米纳斯吉拉斯几个州。塞拉多生物群系的核心区域位于巴西中部的高原。塞拉多的主要栖息地类型包括:森林热带草原、多树热带草原,公园热带草原和木热带草原。也包括热带草原湿地和走廊森林英语Gallery forest[1]塞拉多是巴西仅次于亚马逊雨林的第二大主要栖息地类型,它占据了巴西整个国土面积的21%(边缘延伸进巴拉圭和玻利维亚)。[2]

1892年,丹麦植物学家尤金纽斯·瓦尔明在他的著作《Lagoa Santa》中,第一次详细描述了巴西塞拉多,[3]在书中他描述了米纳斯吉拉斯州塞拉多植物的主要特点。[4]

此后,大量的研究已经证明,塞拉多是所有热带草原地区中最富饶的地区之一,并且特有种数量繁多。塞拉多拥有超大范围的动植物多样性,世界自然基金将其认定为世界上生物最丰富的热带草原,有大约10,000个植物物种和10个特有鸟类物种。[2]塞拉多有接近200种哺乳动物,但只有14种是地方性的。[2]

气候[编辑]

塞拉多的气候是世界上较潮湿的热带草原地区的典型气候,属于半湿润热带气候。塞拉多全年有两个明显的季节——雨季和旱季。塞拉多年均温度在22到27℃之间,超过90%的地区平均降水量在800-2000毫米之间。[5]生态区在南半球的冬天(大约四月至九月)有一个很干的旱季。[5]

植物[编辑]

巴西塞拉多的植被。

塞拉多拥有独特的植被类型。[5]它的组成部分包括一个变换地貌的栖息地,以及象热带草原的狭义塞拉多,它位于排水良好的地区,在几条沿着溪流的走廊森林英语Gallery forest(林冠遮天蔽日的高树森林)之间。[5][6]在狭义塞拉多和走廊森林之间,是一片被称为湿“南美草原”的植被区域,该区域有明显的上坡和下坡界限。在那里,由于潜水面的季节性波动幅度大,树木的生长受到了抑制。[5][6]

塞拉多热带草原的不同部分覆盖的林冠也不同。1971年,古德兰将塞拉多划分为四类区域,按照林冠由少到多依次为:疏木草原(草本层,偶尔有高度3米左右的小树)、疏林草原(树木的密度稍高,平均高度约4米)、狭义塞拉多(植被类似果树林,树高约6米)和塞拉道英语cerradao(林冠覆盖近50%,树高通常9米左右)。[7]

在塞拉多发现的树种有800种左右。[5]在塞拉多,树木品种最多的是豆科(153种)、金虎尾科(46种)、桃金娘科(43种)、野牡丹科(32种)和茜草科(30种)。[8]塞拉多的大部分区域由蜡烛树科(在塞拉多有23种)占据主导地位,因为上位独蕊属英语Qualea的三个物种数量庞大。[5]草本层的高度通常达到约60厘米,主要由禾本科莎草科豆科菊科桃金娘科茜草科组成。[5]走廊森林里的许多植物都与附近的雨林相类似;然而,有一些特有物种,只在塞拉多走廊森林里发现过。[5]

土地肥沃、火动态和水文被认为对决定塞拉多的植被影响最大。塞拉多的土壤总是排水良好,多为低pH值、低钙、低镁的氧化土英语Oxisol[5][9]有人发现,在塞拉多栖息地,氮磷钾的含量正相关于树干的横截面积。[10]与其它草原和热带草原一样,火对于维持和塑造塞拉多的地形至关重要;塞拉多的许多植物能适应火,其表现特征是,拥有能承受热的厚软树皮。[5]

相信塞拉多地区的植被很古老,也许可以追溯到白垩纪时期的原型形式,在非洲和南美洲分离之前。[11]在历史上,塞拉多和亚马逊雨林之间,可能发生过动态的扩张和收缩,而塞拉多在冰川期,如更新世,发生了扩张。[12]这些过程及其结果,有可能同时促成了塞拉多和亚马逊雨林的高物种多样性[5]

动物[编辑]

塞拉多的昆虫是相对缺乏研究的。[13]一项对塞拉多为期一年的调查在巴西一个保留区进行。该调查发现,鞘翅目膜翅目双翅目等翅目占据了所有捕获的89.5%。[13]塞拉多还有高密度的切叶蚁(saúvas)巢(可达每公顷4000个),它们也是非常多样化的。[14]和白蚁、切叶蚁一起的,是塞拉多主要的食草动物,它们在消耗和分解有机物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并且为许多其它动物物种构成了一个重要的食物源。[15]在塞拉多还发现了世界上最多样性的致昆虫,在巴西东南部的塞拉多锡波,发现了最多的物种(46种)。[16]

塞拉多的脊椎动物也具有高度多样性;已被记载的物种中包括150种两栖动物、120种爬行动物、837种鸟类和161种哺乳动物。[17]通常认为,塞拉多跟其它地区如“卡廷加”或低地雨林相比,蜥蜴的多样性相对较低.[18]而最近的一项研究在塞拉多一个区域发现了57个物种,正式这片开放的栖息地,形成了高度的多样性。[19]大丛林蜥英语Giant ameiva是在塞拉多发现的最大蜥蜴,也是塞拉多最重要的蜥蜴捕食者。[18]塞拉多的蛇多样性相对较高(22-61个物种,依不同地点),其中最丰富的是游蛇科[20]塞拉多植被的开放性非常可能有助于蛇的高度多样性。[20]关于塞拉多两栖动物的信息极为有限,不过塞拉多可能有一个独特的、地方性的物种聚集地。[21]

在塞拉多发现的青蛙物种库亚巴矮小蛙英语Physalaemus nattereri,但在相邻的走廊森林里并未发现。[21]

在塞拉多发现的大多数鸟类都在当地繁殖,但也有一些路过的南方移民(在南美温带繁殖,在亚马逊盆地过冬)和新北区移民(在北美温带繁殖,在新热带过冬)。[22]大部分在塞拉多繁殖的鸟类都是在林冠更封闭的区域,像走廊森林发现的,虽然27%的鸟类只在开放的栖息地繁殖,而21%在开放或关闭的栖息地都可以繁殖。[22]在塞拉多,尤其是那些在封闭森林中发现的许多鸟类,都与大西洋雨林和亚马逊雨林的物种有关系。[23]王冠独鹰英语Crowned solitary eagle紫蓝金刚鹦鹉托哥巨嘴鸟黄颈朱鹭英语Buff-necked ibis矮口形鸟英语Dwarf tinamou巴西秋沙鸭英语Brazilian merganser都是在塞拉多发现的鸟类的例子。

走廊森林是塞拉多大多数哺乳动物的主要栖息地,那里有更多的水,可以躲避横扫地貌的野火,并且拥有一个更加高度结构化的栖息地。[24]有十一个哺乳动物品种是塞拉多特有的。[24]著名的物种,包括大型食草动物如南美貘草原鹿和大型食肉动物如鬃狼美洲狮美洲豹巨獭虎猫细腰猫。虽然塞拉多的多样性大大低于邻近的亚马逊和大西洋森林,但那里仍有几个种类的猴子,包括黑纹卷尾猴英语Black-striped capuchin黑吼猴英语Black howler monkey黑绒狨猴英语Black-tufted marmoset[25]

历史与人口[编辑]

草本植物的发芽及塞拉多随之而来的野火,使得这些地区的土著居民学会了将这种火作为工具,来增加饲料以供给他们驯养的动物。

沙凡特人英语Xavante、塔普亚人(Tapuia)、卡拉贾人英语Karajá、阿瓦-卡诺艾罗人(Avá-Canoeiro)、克拉霍人(Krahôs)、舍仁特人英语Xerente舍克里厄巴人英语Xakriabá是最早在塞拉多占据不同区域的土著。这些土著中的很多分支是游牧民,在塞拉多以狩猎和采集为生。其他的则在实施科伊瓦拉(coivara)农业,一种流动性的刀耕火种的农业。土著、奎罗布英语Quilombo的逃亡黑奴群体、淘矿者、格雷泽罗人葡萄牙語Geraizeiros(生活在较干旱地区)、河岸居民和瓦赞特罗人(vazanteiro,住在洪泛区)混合形成了多样化的当地人口,这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他们所处环境的资源。[26]

直到1960年代中期,塞拉多的农业活动都非常有限,主要针对当地市场生活用的广泛的肉牛英语Beef cattle产品,[5]因为塞拉多的土壤对农业生产来说是天然贫瘠的。然而,在这一时期之后,巴西东南部的城市化和工业化已经迫使农业转移到巴西中西部。将首都迁往巴西利亚,是另一个将人口吸引到中部地区的焦点。从1975年开始直到1980年代初,政府推出了许多方案,旨在通过补贴农业,刺激塞拉多地区的发展。因此,农业和肉牛生产都有了显著增加。

另一方面,由于城市的挤压和农业活动的迅速建立,该地区生态系统的生物多样性迅速降低。而塞拉多地区的人口,从1970年到2010年增加了一倍多,从3580万增长到7600万。[27]

农业[编辑]

以前塞拉多被认为不适合农耕,但后来巴西的农业和畜牧业研究机构,巴西农业研究公司英语Brazilian Agricultural Research Corporation的研究人员发现,如果适当添加磷和石灰,它就可能适合作物生产。1990年代后期,巴西每年会将1400万到1600万吨石灰撒在土地上。2003年和2004年已经上升到2500万吨,相当于每公顷大约五吨石灰。土壤经过这样处理之后,就可以进行产业化农业生产,在这片区域以指数方式增长。研究人员还开发了大豆的热带品种,在此之前大豆一直属于温带作物。目前,全球肉类需求上涨导致动物饲料生产的繁荣,因此巴西成为了世界上主要的大豆出口国。[28][29][30]

现在,塞拉多地区提供的肉牛产品,超过了全国的70%,也是一个主要的谷物生产中心,主要生产大豆、豆类、玉米和水稻。广义的塞拉多也为造纸行业生产纤维素纸浆,因为那里种植了多个品种的桉树松树,但这是一个次要活动。塞拉多生产的咖啡现在是一种主要的输出商品。[31]

木炭生产[编辑]

为巴西的钢铁工业生产木炭,是塞拉多仅次于农业的第二大产业。[8]他们实际上是紧密结合的。当更多的土地被清理出来用于农业,树干和树根经常被用来生产木炭,以补贴清理工作。巴西的钢铁工业,传统上往往使用来自塞拉多的树干和树根生产的木炭,但现在米纳斯吉拉斯州的钢铁厂是世界最大的,它对塞拉多的税收起到了重要作用。[8]然而最近,由于环保的努力和塞拉多植被的减少,他们现在正在接受来自桉树种植园的木炭,这些努力都在增长。[8]

保护[编辑]

塞拉多是南美洲第二大生物群落,和世界上生物最为多样性的热带草原。然而,目前它没有被巴西宪法认定为国家遗产。[5]这里还有瓜拉尼蓄水层英语Guarani Aquifer,它是南美洲规模最大的淡水地下水库,供水相当于亚马逊河的三分之一,也是这块大陆最大的盆地。 [32][33]

巴西的农学家和政府都认为它没有保护价值,而且政府保护的塞拉多生物群落只占联邦自然保护区的1.5%。[2]在1994年之前,塞拉多估计有695,000公里2[34](占其面积35%)已经被转变成“人为景观”。[4]塞拉多总共有37.3%已经完全转变为被人类使用,而另外41.4%被用于牧场和木炭生产。该地区的走廊森林是其中受影响最严重的地区。据估计,现在只有约432,814公里2,即原始植被的21.3%,保持原始状态。[35]

在过去的25年里,这一生物群落区已经越来越受到各种威胁——工业化的单一耕作方式(特别是大豆)、工业化农业的无节制扩张、焚烧植物用于木炭生产。为提供灌溉而发展的水利设施也导致了批评,被确认为多条巴西河流的潜在威胁。[36][34]

塞拉多的工业化农业,将土地清理出来种植桉树和大豆。这种农业发展迅速,因为有各种形式的补贴,包括非常宽松的税收激励和低息贷款。这就形成了庞大的、高度机械化的、资本密集型的农业系统。[37]巴西还有一个强大的农业综合企业游说团体,尤其是塞拉多大豆的生产受到大型公司的影响,诸如ADM嘉吉邦基英语Bunge Limited,后两者还直接牵扯到该生态区大规模的森林砍伐。[38][39][32]

扩大这一保护区存在一个问题,需要通过研究来选择保护区的位置,因为塞拉多生态区的植物非常多样化,且分布不均。来自巴西利亚大学、CPAC和爱丁堡皇家植物园的团队已经在这个项目上协作了多年,它由巴西、欧共体和英国资助。该项目最近已经扩展成为一个主要的英-巴合作项目——塞拉多生态区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管理(Conservation and Management of the Biodiversity of the Cerrado Biome),由英国海外开发署英语Department for International Development资助。其目标是调查塞拉多植被的植物图谱,从而发现代表性区域和生物多样性“热点”。[5]

参考文献[编辑]

  1. ^ VASCONCELOS, Vitor Vieira; VASCONCELOS, Caio Vieira; VASCONCELOS, Davi Mourão. Phyto-Environmental Characterization of Brazilian Savanna (Cerrado) and Brazilian Atlantic Forest, with the Research of Stone Lines and Paleosols Geografia [巴西热带草原(塞拉多)和巴西大西洋森林的Phyto环境描述,石纹和古土壤地理研究]. Ensino & Pesquisa (圣马利亚联邦大学英语Federal University of Santa Maria). 2010, 14: 3 (英语). 
  2. ^ 2.0 2.1 2.2 2.3 Archived copy [存档副本]. [2008-05-0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5-06) (英语). 
  3. ^ 尤金纽斯·瓦尔明. Lagoa Santa: Et Bidrag til den biologiske Plantegeografi med en Fortegnelse over Lagoa Santas Hvirveldyr. 1892. 
  4. ^ 4.0 4.1 Oliveira S., Paulo; Robert Marquis J. The Cerrados of Brazil : Ecology and Natural History of a Neotropical Savanna [巴西塞拉多:热带草原的生态学与博物学] (英语). 
  5. ^ 5.00 5.01 5.02 5.03 5.04 5.05 5.06 5.07 5.08 5.09 5.10 5.11 5.12 5.13 5.14 RATTER, J.A.; RIBEIRO, J.F.; BRIDGEWATER, S. The Brazilian Cerrado vegetation and Threats to its Biodiversity [巴西塞拉多的植被和对生物多样性的威胁]. 植物学年报英语Annals of Botany 80. 1997: 223–230 (英语). 
  6. ^ 6.0 6.1 VIERRA, E.M.; MARINHO-FILHO, J. Pre- and Post-Fire Habitat Utilization by Rodents of Cerrado from Central Brazil [巴西中部塞拉多的啮齿动物对火前及火后栖息地的利用]. 热带生物学英语Biotropica. 1998, 30: 491–496 (英语). 
  7. ^ GOODLAND, R. A physiognomic analysis of the 'cerrado' vegetation of central Brazil [巴西中部塞拉多植被的表象分析]. 生态学期刊. 1971, 59: 411– 419 (英语). 
  8. ^ 8.0 8.1 8.2 8.3 HERRINGER, E.P.; BARROSO, G.M.; RIZZO, J.A.; RIZZINI, C.T. FERRI, M.G., 编. A Flora do Cerrado [塞拉多的植被]. IV SimpoUsio sobre o cerrado. 圣保罗. 1977: 211–232 (葡萄牙语). 
  9. ^ FURLEY, P.A.; RATTER, J.A. Soil resources and plant communities of the Central Brazilian cerrado and their development [巴西中部塞拉多的土壤资源和植物群落及其开发]. 生物地理学杂志英语Journal of Biogeography. 1988, 15: 97–108 (英语). 
  10. ^ GOODLAND, R; POLLARD, R. The Brazilian Cerrado Vegetation: A Fertility Gradient [巴西塞拉多的植被:一个高产的坡]. 生态学期刊英语Journal of Ecology. 1973, 61: 219–224 (英语). 
  11. ^ RATTER, J.A.; RIBEIRO, J.F. PEREIRA, R.C.; NASSER, L.C.B., 编. Biodiversity of the flora of the cerrado [塞拉多植物群落的生物多样性]. Anais/Proceedings of the VIII Simpósio sobre o cerrado 1st Internet. Symposium on Tropical Savannas. EMBRAPA/CPAC. 巴西联邦区普拉纳蒂纳英语Planaltina, Federal District. 1996: 3–6 (英语). 
  12. ^ MAYLE, F.E.; BURBRIDGE, R.; KILLEEN, T.J. Millennial-Scale Dynamics of Southern Amazonian Rain Forests [南亚马逊雨林的千年尺度动态]. 科学. 2000, 290: 2291–2294 (英语). 
  13. ^ 13.0 13.1 PINHEIRO, F.; DINIZ, I.R.; COELHO, D.; BANDEIRA, M.P.S. Seasonal pattern of insect abundance in the Brazilian cerrado [巴西塞拉多的丰富昆虫的季节性]. 南方生态学英语Austral Ecology. 2002, 27: 132–136 (英语). 
  14. ^ LEAL, I.R.; OLIVEIRA, P.S. Foraging ecology of attine ants in a Neotropical savanna: seasonal use of fungal substrate in the cerrado vegetation of Brazil [新热带区热带草原的attine蚁觅食生态学:巴西塞拉多植被中季节性使用真菌基质]. 昆虫社会英语Insectes Sociaux. 2000, 47: 376–382 (英语). 
  15. ^ OLIVEIRA, P.S.; FREITAS, A.V.L. Ant-plant-herbivore interactions in the neotropical cerrado savanna [新热带区塞拉多热带草原上蚂蚁-植物-食草动物的相互作用]. 自然科学英语Naturwissenschaften. 2004, 91: 557–570 (英语). 
  16. ^ LARA, A.C.F.; FERNANDES, G.W. The highest diversity of galling insects: Serra dó Cipo, Brazil [致瘿昆虫的最高多样性:巴西西波山脉]. 生物多样性快报英语Biodiversity Letters. 1996, 3: 111–114 (英语). 
  17. ^ MYERS, N.; MITTERMEIER, R.A.; MITTERMEIER, C.G.; DA FONESCA, G.A.B.; KENT, J. Biodiversity hotspots for conservation priorities [生物多样性热点用于保护优先级]. 自然. 2000, 403: 853–858 (英语). 
  18. ^ 18.0 18.1 VITT, L. An Introduction to the Ecology of Cerrado Lizards [塞拉多蜥蜴生态学介绍]. 爬虫学期刊英语Journal of Herpetology. 1991, 25: 79–90 (英语). 
  19. ^ NOGUEIRA, C.; COLLI, G.R.; MARTINS, M. Local richness and distribution of the lizard fauna in natural habitat mosaics of the Brazilian Cerrado [巴西塞拉多自然栖息地中的蜥蜴动物区系的本地丰富度及分布]. 南方生态学英语Austral Ecology. 2009, 34: 83–96 (英语). 
  20. ^ 20.0 20.1 FRANC, F.G.R.; MESQUITA, D.O.; NOGUEIRA, C.C.; ARAUJO, A.F. Phylogeny and ecology determine morphological structure in a snake assemblage in the central Brazilian Cerrado [系统发生和生态学决定形态学结构:巴西塞拉多中部的蛇聚集地]. 科普属英语Copeia. 2008, 1: 23–38 (英语). 
  21. ^ 21.0 21.1 BRASILEIRO, C.A.; SAWAYA, R.J.; KIEFER, M.C.; MARTINS, M. Amphibians of an open cerrado fragment in southeastern Brazil [巴西东南部一片开放塞拉多区域的两栖动物]. Biota Neotropica[新热带生物区]. 2005, 5 (英语). 
  22. ^ 22.0 22.1 DA SILVA, J.S.C. Endemic birds species and conservation in the Cerrado region, South America [南美塞拉多地区地方性鸟类的品种及保护]. Biodiversity and Conservation[生物多样性与保护]. 1997, 6: 435–450 (英语). 
  23. ^ DA SILVA, J.S.C. Distribution of Amazonian and Atlantic birds in gallery forests of the cerrado region, South America [亚马逊和大西洋的鸟类在南美塞拉多地区走廊森林的分布]. Ornitologia Neotropical[新热带区鸟类]. 1996, 7: 1–18 (英语). 
  24. ^ 24.0 24.1 REDFORD, K.H. The role of gallery forests in the zoogeography of the Cerrado's non-volant mammalian fauna [对于塞拉多不会飞的哺乳动物,走廊森林在动物地理学中的角色]. Biotropica[热带生物学]. 1986, 18: 126–135 (英语). 
  25. ^ HENRIQUES, R.P.B.; CAVALCANTE, R.J. Survey of a gallery forest orimate community in the cerrado of the Distrito Federal, central Brazil [对巴西中部联邦区塞拉多的走廊森林orimate群落的调查] 12: 78–83. 2004 (英语). 
  26. ^ Brazilian mix [巴西人的混合]. ISPN - Instituto Sociedade, População e Natureza. [2017-12-25] (英语). 
  27. ^ Development for Sustainable Agriculture: The Brazilian Cerado [可持续发展的农业:巴西塞拉多] (英语). 
  28. ^ Brazilian agriculture: The miracle of the cerrado [巴西农业:塞拉多奇迹]. 经济学人. 2010-08-26 (英语). 
  29. ^ Observatory of Economic Complexity [经济复杂性瞭望台] (英语). 
  30. ^ Rohter, Larry. Scientists Are Making Brazil's Savannah Bloom [科学家正在使巴西的热带草原崛起]. 纽约时报. 2007-10-02 [2015-12-07] (英语). 
  31. ^ Lopes, A. Scheid. Soils under Cerrado: A Success Story in Soil Management [塞拉多的土壤:一个关于土壤管理的成功故事]. Better Crops International. 1996, 10.2 (英语). 
  32. ^ 32.0 32.1 The Cerrado: Brazil's Other Biodiverse Region Loses Ground [塞拉多:巴西其它的生物多样地区在缩小] (英语). 
  33. ^ DW – Secrets of the Brazilian Cerrado [DW-巴西塞拉多的秘密] (英语). 
  34. ^ 34.0 34.1 Wendy Jepson. A Disappearing Biome? Reconsidering Land-Cover Change in the Brazilian Savanna [正在消失的生物群落?重新考虑巴西热带草原的土地覆盖变化]. 地理杂志英语The Geographical Journal: 99–111 (英语). 
  35. ^ Conservation International [保护国际]. [2011-08-31] (英语). [永久失效連結]
  36. ^ Hilaire, Eric. Disappearing Cerado: 'Brazil's great untold environmental disaster' - audio slideshow | Environment | guardian.co.uk [正在消失的塞拉多:巴西未透漏的环境大灾难 - 音频幻灯 | 环境 | guardian.co.uk]. 伦敦: Guardian. 2011-12-22 [2011-12-22] (英语). 
  37. ^ Mighty Earth - Mystery Meat (英语). 
  38. ^ Amazon Deforestation, Once Tamed, Comes Roaring Back [亚马逊森林砍伐,一旦放松,就会卷土重来]. 纽约时报 (英语). 
  1. Oliveira, Paulo S.; Marquis, Robert J. The Cerrados of Brazil: Ecology and Natural History of a Neotropical Savanna [巴西塞拉多:一个新热带区热带草原的生态和自然历史]. 纽约市: 哥伦比亚大学出版社. 2002. ISBN 0-231-12043-5 (英语). 
  2. BRANDÃO, M.; GAVILANES, M. L. 16(173). Espécies árboreas padronizadoras do Cerrado mineiro e sua distribuição no Estado. Informe Agropecuário. 1992: 5–1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5-03-10) (葡萄牙语). 
  3. BRANDÃO, M.; CARVALHO, P. G. S.; JESUÉ, G. Guia Ilustrado de Plantas do Cerrado. CEMIG. 1992 (葡萄牙语). 
  4. CASTRO, A. A. J. F.; MARTINS, F. R.; TAMASHIRO, J. Y.; SHEPHERD, G. J. 86(1). How rich is the flora of Brazilian Cerrados? [巴西塞拉多的植物群有多么丰富?]. Annals of the Missouri Botanical Garden[密苏里植物园年鉴]. 1999: 192–224 (英语). 
  5. COUTINHO, L. M. Cerrado [塞拉多]. 圣保罗州: 圣保罗大学 (葡萄牙语). 
  6. RATTER, J.A.; RIBEIRO, J.F.; BRIDGEWATER, S. 80. The Brazilian Cerrado vegetation and Threats to its Biodiversity [巴西塞拉多的植被及其生物多样性的威胁] (PDF). Annals of Botany[植物学年鉴]. 1997: 223–230 (英语). 
  7. LEITÃO FILHO, H.F. 19(1/2). A flora arbórea dos Cerrados do Estado de São Paulo. Hoehnea. 1992: 151–16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08-27) (葡萄牙语). 
  8. MENDONÇA, R. C.; FELFILI, J. M.; WALTER, B. M. T.; SILVA, M. C.; FILGUEIRAS REZENDE, T. S.; NOGUEIRA, P. E. Flora vascular do bioma Cerrado (PDF). 巴西地理统计局 (葡萄牙语). [永久失效連結]
  9. GOTTSBERGER, G.; SILBERBAUER-GOTTSBERGER, I. Life in the Cerrado [生活在塞拉多] 1. Ulm: Reta Verlag. 2006. ISBN 3-00-017928-3 (英语). 
  10. GOTTSBERGER, G.; SILBERBAUER-GOTTSBERGER, I. Life in the Cerrado [生活在塞拉多] 2. Ulm: Reta Verlag. 2006. ISBN 3-00-017929-1 (英语). 

扩展阅读[编辑]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