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经济学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經濟學人
The Economist Cover 160227.png
2016年2月27日《經濟學人》封面
類型 新聞週報
版式 雜誌
擁有者 經濟學人集團
創辦人 詹姆士·威爾遜
編輯 詹尼·明頓·貝多斯英语Zanny Minton Beddoes
創刊日 1843年9月 (1843-09)
政治立場 古典自由主義[1]
社會自由主義[2]
經濟自由主義
激進中間派英语Radical centrism[3]
总部 英國倫敦西敏市聖詹姆斯街英语St James's Street25號
发行量 (2016年下半年)
1,042,851(紙質版)
402,085(數字版)[4]
ISSN 0013-0613
售價 (2017年下半年)
5英鎊 英國[5]
6.5歐元欧洲联盟 歐元區國家)[6]
7.99美元 美國[5]
9.99加元 加拿大[5]
12澳大利亞元  澳大利亚[7]
13.5新元 新加坡[7]
80港元  香港[7]
新臺幣275元臺灣 臺灣[7]
人民幣80元 中国大陆[7]
網站 www.economist.com

經濟學人》(英语:The Economist)是一份英國的英文新聞週報,分八個版本面向全球發行,其編輯部位於倫敦。它在1843年9月由詹姆士·威爾遜創辦[8]。在創辦之初,《經濟學人》以報紙版式發行;時至今日,儘管它已經採用小開本、光面紙的雜誌版式出版,但它依然沿用舊時的習慣,將自己稱為「報紙」[9]。2017年上半年,《經濟學人》實體和數字刊物的平均每周發行量合共達到144萬份,其中近六成發行量位於北美地區[4]

《經濟學人》歸經濟學人集團所有。後者的股權中有50%由包括報社編輯和職員在內的私人投資者持有,餘下50%由英國罗斯柴尔德家族意大利阿涅利家族分別直接或通過控股公司持有[10][11],二者在集團董事會均有代理人[12]。集團曾經的主要股東還包括培生集團[13]。在2016-2017財年,經濟學人集團的經營利潤達到5600萬英鎊[14]。《經濟學人》主編的任命和解任均由集團下設的理事會負責。報社有大約100名僱員,其中約三分之二在倫敦西敏市的總部辦公,其餘則被派駐在全球近20個國家的編輯部[15][16]

雖然刊名為「經濟學人」(英文名The Economist為「經濟學家」之義),但《經濟學人》並非專門研究經濟學,也不是學術期刊,而是一本涉及全球政治、經濟、文化、科技等多方面事務的綜合性新聞評論刊物,著重於對這些議題提供深入的分析和評論。它的社論持有古典自由主義經濟自由主義的立場,傾向於支持自由貿易全球化人口自由流動英语Free migration社會自由主義(例如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它曾將自己形容為「亞當·斯密大衛·休謨蘇格蘭式自由主義的產物」[17]。它面向教育程度較高的人羣,讀者中包括諸多具有影響力的高管和決策者[18]。21世紀以來,儘管《時代》、《福布斯》、《新聞週刊》等諸多同類英文新聞雜誌的發行量均陷入停滯或出現下滑,但《經濟學人》的發行量和廣告業績卻有顯著增加[19]。這一讀者閱讀習慣的變化被經濟學人集團的前首席执行官安德鲁·拉什巴斯(Andrew Rashbass)形容為「大眾智慧」(Mass Intelligence)時代的來臨[20][21]

宗旨[编辑]

每期紙質版《經濟學人》的目錄頁上都用斜體寫著該報的宗旨:

歷史[编辑]

1843年9月2日的《經濟學人》創刊號頭版

《經濟學人》由英國商人、銀行家詹姆士·威爾遜在1843年創辦,當時的刊名為《經濟學人:政治、商業、農業和自由貿易報》(The Economist: or the Political, Commercial, Agricultural, and Free Trade Journal),創刊的初衷是推動廢除被稱為「穀物法」的進口關稅制度[23][24]。在創刊前夕發出的一份招股書中,《經濟學人》編輯部列舉了該報希望關注的十三個領域:[25]

  1. 原創社論,嚴格以自由貿易的原則為指導,審視當下的重要議題。
  2. 探討熱點話題的文章,包括實務、商業、農業或國際話題。
  3. 政治經濟學的基本原則應用於實踐經驗的文章,側重點是關於價格、工資、地租、交換、收入和稅收的定律。
  4. 英國議會的報道,著重關注商業、農業和自由貿易。
  5. 對支持自由貿易的民眾運動的報道。
  6. 關於英國王室倫敦英格蘭各郡、蘇格蘭愛爾蘭的一般新聞。
  7. 商業話題,例如財政法規變更、市場現狀與展望、進出口、國際新聞、製造業地區現狀、重大機械革新的通報、貨運新聞、貨幣市場,以及鐵路和上市公司的進展。
  8. 農業話題,包括地理學化學的應用、新型或改良過的農具;具體報道收成狀況、市場、價格、國際市場及折算為英鎊的價格;偶爾會詳細報道比利時瑞士等農業國家的規劃。
  9. 殖民區與國際話題,包括貿易、生產、政治和財政變化等;著重揭露經濟限制和保護主義的危害,以及自由交流與貿易的優點。
  10. 法律報道,主要限於對商業、製造業和農業有重要意義的領域。
  11. 書評,主要但不完全限於商業、製造業和農業領域的主題,包括所有政治經濟學金融和稅收方面的專著。
  12. 商業公報,刊登當週的價格和指數。
  13. 讀者的來信和詢問。

1845年,在英國「鐵路狂熱」時期,該報一度與《銀行公報》(Bankers' Gazette)及《鐵路觀察》(Railway Monitor)合併,並將刊名改為《經濟學人:商業週報、銀行公報及鐵路觀察——政治化和文學化的大眾報紙》(The Economist, Weekly Commercial Times, Bankers' Gazette, and Railway Monitor. A Political, Literary and General Newspaper[2]

1861年,威爾遜的女婿、英國銀行家、政治分析家沃爾特·白芝浩成為了該報的第三任主編。在其任上,該報開始在報道中更多涵蓋政治議題,並加強了對美國事務的報道[2]。白芝浩對編輯理念的這一改革使得《經濟學人》在國內外的影響力得到了顯著提升,並成為了一些政治決策者的重要參考[2][26]。白芝浩被《經濟學人》認為是其史上最偉大的主編[2];該報後來於1986年推出了以白芝浩命名的專欄,以紀念他擔任主編時所做出的貢獻[27]

從1922年至1956年,在沃爾特·雷頓英语Walter Layton, 1st Baron Layton傑弗里·克勞瑟英语Geoffrey Crowther, Baron Crowther分別擔任該報第九、十任主編時,《經濟學人》對國際事務和商業話題的報道進一步增加,影響力和權威性也達到了創刊後的新高,發行量由1920年的6170份迅猛增長至1956年的55175份,且國際發行量在二戰前曾一度增長到了總發行量的一半[2][27]。其間,該報於1941年珍珠港遇襲後開設了「美國」欄目,成為其首個專門報道某一國家的欄目[2]

1959年,英國排版設計師雷諾茲·斯通英语Reynolds Stone設計了《經濟學人》目前使用的報頭標誌[2]。1964年,報社搬進了位於倫敦西敏市聖詹姆斯街英语St James's Street25號的經濟學人大廈,這一建築不但成為了該報的標誌之一,也被視為二戰後粗獷主義建築的代表性作品[28]

《經濟學人》在二十世紀後期進行了大量的國際化嘗試。1967年,該報面向拉丁美洲讀者推出了隔週發行的西班牙語版本,但未獲成功,於三年後不再出版。1978年,該報大舉擴張美國市場,在美發行量和廣告收入均得到了巨大提升。此外,在二十世紀七十和八十年代,該報先後增加了科技、亞洲等新欄目,從而進一步擴大了報道範圍。[27]

2001年5月,《經濟學人》進行了繼1934年和1987年後的第三次大幅改版,改為全彩印刷並開始使用重新設計的標題和正文字體,這一版式一直延續至今[27][29]

2012年1月,《經濟學人》在每周出版的刊物中開設了「中國」欄目,這是繼1941年的「美國」欄目之後的首個國家欄目[30]

2015年8月,經濟學人集團從培生集團手中回購了價值2.84億美元的500萬股股份,而培生集團所持有的其餘價值4.47億美元的股份則被出售給意大利投資公司Exor英语Exor (company)[31][32]

歷任主編[编辑]

沃爾特·白芝浩,《經濟學人》的早期主編之一

曾擔任《經濟學人》主編的人士有[33]

觀點和立場[编辑]

倫敦圣詹姆斯街上的《經濟學人》編輯部大樓

在《經濟學人》創刊之初,其英文名「economist」所對應的「economism」(即「經濟主義」)一詞的含義相當於今天所說的「經濟自由主義」。總體而言,《經濟學人》支持自由貿易全球化[36]人口自由流動英语Free migration。活動家、記者喬治·蒙比爾特英语George Monbiot認為它的立場屬於新自由主義,但在「合理」時也會偶爾接受凱恩斯主義經濟學主張的政府干預[37],例如它支持徵收碳排放稅以抵禦全球變暖[38]。前任總編比爾·艾默特說:「一直以來,《經濟學人》的理念都是自由派而非保守派的」[39]

除了經濟觀點,《經濟學人》在社會議題上也支持自由主義立場,例如支持承認同性婚姻[40]、支持毒品合法化[41]、批評美國稅收制度英语Tax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42],並支持在公共衛生問題上進行一定程度的政府規管,如公共場所吸菸[43]和兒童體罰[44]。它一直贊同外來工人計劃英语Guest worker program以及大赦非法移民[45],也始終支持控槍[46]。它還曾在20世紀出版的最後一期刊物中發布了一篇上帝的「訃告」,喻指宗教將在21世紀內消亡[47]

《經濟學人》在英國大選中既曾支持過工黨,也曾支持過保守黨[48],在美國大選中也分別支持過共和黨民主黨候選人[49]。它把自己支持候選人的原則總結為「支持最可能採取古典自由主義政策的候選人和政黨」[50]。它在官方網站上是這樣描述其立場的[2]

除了自由貿易和自由市場,《經濟學人》還有哪些信念?「《經濟學人》仍然願意將自己歸為激進派。它有史以來始終持有極端中間派的立場。」這句話是《經濟學人》前主編傑弗里·克勞瑟在1955年時說的,但它在今天也同樣適用。《經濟學人》與特權、自負和墨守成規為敵。它支持過里根撒切爾這樣的保守派。它在越戰時支持過美國。但它也支持過哈羅德·威爾遜比爾·克林頓表達了支持,並且始終擁護一系列的自由派主張:從創刊之初的反對死刑,到支持刑罰制度改革英语Prison reform去殖民化,再到近年來的支持槍枝管制同性婚姻

《經濟學人》經常在報道和評論中指責政治人物和國家的腐敗或不誠實行為。它在近年批評過的人物包括世界銀行時任行長沃尔福威茨[51]意大利時任總理貝盧斯科尼[52](貝盧斯科尼本人將《經濟學人》蔑稱為「The Ecommunist」,即原名「Economist」與「Communist」(共產黨員)一詞的結合[53])、剛果民主共和國總統约瑟夫·卡比拉[54]津巴布韋領導人穆加贝[55]阿根廷時任總統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56]。它也曾支持彈劾美國總統柯林頓[57],並在美軍虐囚事件事發後要求美國國防部長拉姆斯菲尔德辭職[58]

美國政治和國際事務上,《經濟學人》起初對美國入侵伊拉克表達了強烈的支持[59],但在2007年評論稱這次戰爭行動本身「從一開始就被搞砸」,批評小布什政府在處理戰爭事務中展現出了「近乎犯罪的不作為」,不過仍同時認為在短期內撤軍是不負責任的[60]。它後來承認最初支持伊拉克戰爭是錯誤的[61]。從1980年美國總統選舉起,它在大選前夕會發表社論表達對某一總統候選人的支持。在1980年到2016年的十場大選中,它有五次支持民主黨候選人(包括2004年以來的所有四次大選)、三次支持共和黨候選人,另有兩次(19841988年)拒絕支持任一候選人[49][62][63]。即使在支持了某一候選人的情況下,它有時也會在社論中表明其選擇是勉強或不得已的,例如在1996年對共和黨候選人多爾[64]以及2004年對民主黨候選人克里的支持[65]

相比於美國大選,該報對歷屆英國大選候選人的支持有著更為一致的政黨傾向:它從1955年英國大選英语United Kingdom general election, 1955開始正式表達對政黨的支持;在直至2015年的16場大選中,它幾乎全部支持了保守黨,只有三次支持過工黨1964英语United Kingdom general election, 196420012005年[48][66][67]。在2017年大選前,儘管認為自由民主黨毫無勝選可能(該黨最終獲得了7.4%的選票以及650個議席中的12個),但它依然首次支持了該黨,以表達對兩大主要政黨同時採取封閉主義政策的強烈不滿[68]

語調和風格[编辑]

《經濟學人》一直依照自身傳統,在所有欄目中都隱去撰稿人的名字,並使整本刊物保持語調一致[69]。全刊文章風格統一,似乎出自同一人之手,其行文風格平實但嚴謹,對語言有精準運用,並展現出一種克制的風趣感;文章寫作風格緊湊,試圖在有限篇幅內涵蓋盡可能多的信息[70][71]。《大西洋月刊》的出版人大衛·G·布萊德利英语David G. Bradley將《經濟學人》的風格評價為「統一地以緊湊而引人入勝的文筆,表達了一種統一的世界觀」[72]

《經濟學人》在涉及經濟學內容時假定其讀者對於古典經濟學的基本概念有基本的了解。例如,它不會解釋「看不見的手」、「宏觀經濟學」或「需求曲線」之類的術語,並且可能只用六七個詞來解釋比較優勢理論的內容。不過,在討論經濟學的文章中,它不會假設讀者在這一學科上有任何專業訓練,而是以受過教育的非經濟學專業人士作為目標讀者。它通常不翻譯短小的法文德文短語或引文[73][74]。但在提及哪怕眾所周知的機構時,它也會描述其類型和性質——例如在提到高盛時,文章就會補充說明「一家投資銀行[75]

《經濟學人》的內容常體現出幽默感:很多文章都含有調侃性的語句,標題和圖片說明經常是雙關語,讀者來信欄目也常以一篇奇怪或輕鬆的來信作結。這樣的幽默感有時會帶來褒貶不一的評價。例如,2003年9月20日出版的刊物的封面新聞是關於世貿組織坎昆部長級會議,而當期的封面圖片用一株豎起中指的仙人掌來喻指會議沒有取得有價值的成果[76][77]。在兩週後刊登的讀者來信中,讀者對這一封面給出了兩極化的評價[78]

匿名撰稿制[编辑]

《經濟學人》的文章幾乎從不署名,全本刊物中沒有編輯與工作人員名單,甚至主編(現任為詹尼·明顿·贝多斯)的名字也不會出現。依照該報的傳統,歷任主編只有在離職時才會發表一篇署名文章[79]。不過,在個別情況下,文章的作者依然會被註明:不定期刊發的特別報道會由編輯署名;知名人士撰寫專欄時會署名(例如時任美國總統貝拉克·奧巴馬離任前為該報撰寫的文章[80]);在書評中,如果評論者與書籍作者有潛在的利益衝突,評論者也會署名。報社編輯與記者的完整名單刊登在其官網的名錄頁面[81];只在網路發表的博客文章會署上作者名字的首字母,而印刷版中文章的撰稿人可以在個人網站上註明自己是該文章的作者[82]

《經濟學人》堅持匿名撰稿,主要是因為該報的編輯理念認為文章的內容比作者更重要,而且匿名撰稿制度可以使刊物具備一種「集體語調」[2] 。在大多數文章中,作者自稱為「你們的記者」(your correspondent)或者「本評論者」(this reviewer)。專欄文章的作者則通常以專欄名自稱。

這樣的匿名撰稿制受到了一些批評。美國作家迈克尔·刘易斯曾稱《經濟學人》之所以保持匿名撰稿,是為了編輯部不想讓讀者知道撰稿者其實都是資歷淺薄的年輕作者。他在1991年打趣道:「這本雜誌的撰稿人都是假裝老成的年輕人……如果美國讀者們可以看到他們的經濟學導師們其實滿臉痘痘,一定會爭先恐後地取消訂閱。」[83]加拿大作家約翰·羅爾斯頓·索爾英语John Ralston Saul也曾經稱該報「通過隱藏撰稿記者的姓名來創造一種幻象,彷彿其內容都是公正的真相,而不是個人觀點。鑑於該報的刊名所對應的那門社會科學就最愛為胡亂的猜測與想像出的事實披上一層必然性和精確性的偽裝,它的銷售手段充滿了改革前的天主教意味也就並不令人意外了。」 [84]

發行[编辑]

每期《經濟學人》的封面日期是從週六到下週五,分為非洲亞太歐洲歐盟拉丁美洲中東北美英國八個版本,其中只有英國版會比其他版本多出一些文章,而其餘版本大都只是在欄目的順序上有差別。紙質版刊物於週四下午同時在六個國家付印,並於週五或週六抵達世界各地的大多數報刊銷售點和訂戶家中[2]。該報官網在英國時間每週四晚六點左右刊出新一期刊物的內容。從2007年7月起,每期報紙的完整內容也會以MP3音頻格式在其官網上與電子版刊物同時發佈[85]

該報的發行量在1843年創刊之初為1969份,在1920年超過6000份,又在二戰後迅速上升,至1970年超過十萬份,1992年超過五十萬份,2005年超過一百萬份[27]。目前,該報的發行量接受英國發行量稽核局英语Audit Bureau of Circulations (UK)的審計。2017年上半年,其實體發行量超過104萬份,數字發行量逾40萬份,發行量最高的地區是北美洲(佔57%)、英國(17%)和歐洲大陸(14%)[4]。它的訂閱與零售現覆蓋全球二百多個國家[86],其美國讀者中有近三分之二的人年收入超過十萬美元[87]

《經濟學人》一度將其低發行量引以為豪。在二十世紀九十年代初,它的宣傳標語一度是「《經濟學人》——沒有被數百萬人閱讀」。二戰期間擔任主編的杰弗里·克劳瑟曾寫道:「在新聞史上,從來沒有這麼多的內容被這麼少的人讀了這麼久。」[88]

《經濟學人》的出版方是經濟學人報紙有限公司,該公司是經濟學人集團的全資子公司。該集團的出版物還包括《首席財務官英语CFO (magazine)》系列雜誌、年度展望特刊《The World in...》、生活方式雙月刊《1843》以及美國政治報紙《Roll Call英语Roll Call》等。

內容和欄目[编辑]

巨無霸指數的示意圖,列出了50美元在世界各國可購買的巨無霸漢堡數目(基於2017年7月數據)

《經濟學人》主要關注全球時事、政治和商業新聞,不過也有專門的科技和文藝欄目。大約每隔兩週,該報會刊發一篇針對某議題進行深入探討的「特別報道」(過去叫「調查」),關注的議題分為商業、國家和地區、經濟和金融、科學和技術以及其他五個大類[89]。該報每隔三個月還會刊發一篇名為「科技季報」的科技題材專稿,內容都是關於科技界最新的趨勢和發展[90]。每年末,該報會編輯出版《The World in...》特刊(省略號指年份,刊名意為「……年的世界」),展望接下來一年的國際形勢。

《經濟學人》的多個欄目下都設有專欄,各專欄的名字均與其主題相關(專欄名後的括號內為其所屬欄目):

每期報紙設有固定的訃告欄目。自2003年起,該報的訃告編輯是安·若(Ann Wroe[81]

此外,報紙每週都在末尾刊登經濟數據,就業率等數據被彙總成表每週發佈,也有其它特別數據報告不定期發佈。《經濟學人》是英國週刊和週報中唯一發布權威官方經濟數據的刊物,其對世界各國數據質量的評判也在國際上有重要影響[94]。它的知名成就之一是在1986年發明了巨無霸指數,通過比較一個巨無霸漢堡在世界各國麥當勞的銷售價格來粗略地估算不同貨幣之間的購買力平價匯率[95][96]

讀者來信[编辑]

《經濟學人》收到的讀者來信中,經常會有來自資深商人、政治家、外交官,以及政府部門、非政府組織或是遊說集團發言人的信件。無論來函者是誰,高質量或有趣的信件都可能被刊登,且被刊登時幾乎從不附上來自編輯部的進一步評論。爭議性強的議題常會吸引大量的信件,其中可能有很多都對編輯部的立場或評論表示批評。2005年1月,在刊發了關於企業社會責任的特別報道後,該報就收到了來自英國電信總裁、樂施會聯合國世界糧食計劃署荷蘭皇家殻牌原董事、聯合國全球契約組織英语United Nations Global Compact以及英國董事學會英语Institute of Directors等組織和個人的信件,其中多數均對該篇報道持批評態度[97]。2007年3月的一篇對國際特赦組織人權議題的批評性報道不但受到了該組織的駁斥,更有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總幹事等來信對該組織表示支持[98]。至於新加坡等國政府對報導的反駁則依慣例都會刊發,目的是在保持編採獨立的基礎上遵守當地的回覆權英语Right of reply[99]

《經濟學人》獎項[编辑]

自2002至2015年,《經濟學人》曾舉辦一年一度的「經濟學人創新大獎」(Economist Innovation Awards),獎項分為生物科學、計算與通訊、能源與環境、社會與經濟創新、業務流程創新、消費者產品、企業創新獎等類別,另設一個特殊的「無邊界」類別[100]。獎項提名在四月份進行,頒獎典禮在十一月份舉辦。從2016年起,該報創辦的年度創新峰會依然照常舉行,但不再設創新大獎[101]

1999年,《經濟學人》同荷蘭皇家殻牌合辦了一屆名為「2050年的世界」(The World in 2050)的未來主義寫作比賽,一等獎獲得者可獲得兩萬美元的獎勵,且作品將在年刊《The World in 2001》上刊發[102]

審查[编辑]

導致《經濟學人》網站在中國大陸被封禁的封面諷刺了對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個人崇拜

《經濟學人》中批評某些專制政權的文章經常會在當地被政府審查和清理。中國政府會從紙質刊物中撕掉批評中國政府的文章[103]。該報也時常與新加坡執政黨人民行動黨產生分歧,並曾經被後者以誹謗為名成功在新加坡法院起訴[104]

印度,《經濟學人》和其他出版物一樣,會在刊登克什米爾地圖時受到政府審查,印度海關官員會在不符合政府領土主張的地圖上蓋上寫有「不被承認」的印章。刊物有時會因此而延誤投遞,不過不會被截停或沒收[105]

2002年5月,津巴布韋政府拘禁了《經濟學人》駐當地的記者安德鲁·梅尔德伦英语Andrew Meldrum,並對其以「發佈虛假新聞」罪名起訴。梅爾德倫此前曾援引津巴布韋媒體消息,稱當地一名女子被津巴布韋執政黨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的支持者斬首,但這一假消息後被首發媒體撤回[106]。梅爾德倫最終被無罪釋放,並被驅逐出境[107]

2006年6月14日,伊朗宣布禁售《經濟學人》,原因是其刊載的一份地圖中將波斯灣的名稱標為了「海灣」,從而違背了該國在波斯灣名稱爭議中的官方立場[108]

2013年8月19日,《經濟學人》披露,其6月29日出版的報紙受到了密蘇里州懲教局的審查。該局發出的信件中稱,服刑人員不得閱讀該期刊物,原因是其可能「1. 對獄中的安全和秩序產生威脅;2. 可能促進或鼓勵犯罪行為;3. 可能干擾犯人改過自新」。編輯部認為,懲教局做出這一決定的原因可能是該期報紙所配的一幅三K党成員手持絞索的圖片[109]

2016年4月2日出版的《經濟學人》封面是一幅諷刺中共中央總書記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仿毛澤東時代宣傳畫,封面標題為「謹防對習的個人崇拜」。其後,該報的官網和數字版刊物在中國境內被禁止訪問[110]

評價與爭議[编辑]

《經濟學人》在很長時間以來都被認為是「西方時事期刊中最精妙和有力者之一」[111]卡爾·馬克思在創立社會主義理論時以該報作為獲取金融和經濟信息的主要來源之一,並曾寫道:「倫敦的《經濟學人》是金融貴族階層的歐洲喉舌,也最具代表性地描述了這一階層的態度。」[112]

2006年,《芝加哥論壇報》將《經濟學人》評為最好的英文雜誌,稱其在國際報道中「從不只在重大災難時才感到有必要報道遙遠的國家」,並且不讓保守的編輯理念影響報道的質量[113]。2014年,皮尤研究中心針對美國讀者的研究顯示,《經濟學人》在其調查的英文媒體中是讀者信任度最高的一家,並且同時受到自由派和保守派政治立場讀者的較高信賴[114]密蘇里大學在2017年進行的類似調查同樣顯示該報是最受美國讀者信任的新聞來源[115]。2017年,針對北美洲大型公司首席財務官的調查發現,他們在宏觀經濟地緣政治和經濟政策話題上最喜歡的新聞來源前兩名分別是《華爾街日報》和《經濟學人》[116]比爾·蓋茨在2016年接受訪問時說,他會從頭到尾閱讀每一期《經濟學人》[117]

1991年,美國記者詹姆斯·法羅斯英语James Fallows在《華盛頓郵報》上撰文稱,《經濟學人》在報道一些新聞事件時使用的社論與事件本身相矛盾[83]。1999年,作家安德魯·沙利文英语Andrew Sullivan在《新共和》上批評《經濟學人》用「天才營銷」來彌補分析和報道上的不足,並因而成為了屬於美國企業精英的《讀者文摘》;他認為,儘管《經濟學人》對互聯網泡沫破裂的預測在長期看來應當是準確的(泡沫事實上於兩年後破裂),該報在1998年勞動節假期道瓊斯指數跌至7400點時依然過分誇大了美國經濟所面臨的危險[118][119][120]。他還認為,由於該報的記者和編輯中很多都畢業於牛津大學莫德林学院,其編輯理念受到了這種同質化思維的限制[119]。英國《衛報》曾指《經濟學人》的「撰稿人幾乎從不認為有什麼政治或經濟問題是無法通過私有化放鬆管制英语Deregulation自由化的三板斧解決的」[121]。自稱是《經濟學人》忠實讀者的《新聞週刊》前總編喬恩·米查姆英语Jon Meacham批評該報過分倚重分析而忽視原創報道[122]

2012年,《經濟學人》被指侵入了孟加拉最高法院法官穆罕默德·胡格英语Mohammed Nizamul Huq的電腦並發佈其私人郵件,最終導致胡格辭去了孟加拉國際戰犯法庭英语International Crimes Tribunal (Bangladesh)首席法官的職務。該報否認了指控[123][124]

2014年,在受到猛烈批評後,《經濟學人》撤下了一篇對美國歷史學家愛德華·巴提斯特英语Edward E. Baptist著作的書評。該書以奴隸制和美國資本主義為題材。《經濟學人》在最初的書評裡批評道:「他的書中幾乎所有黑人都是受害者,而幾乎所有白人都是反派。」[125]巴提斯特認為,這樣的負面評價是源於該報對「市場原教旨主義英语Market fundamentalism」的篤信,即認為獲利能力是評價一切事物的最佳標準[126]

參考資料[编辑]

  1. ^ Moore, Stephen. Hauser, Stefan; Luginbühl, Martin, 编. Contrastive Media Analysis. 2012: 51 (英语). 
  2. ^ 2.00 2.01 2.02 2.03 2.04 2.05 2.06 2.07 2.08 2.09 2.10 About us. 經濟學人. [2011-05-01] (英语). 
  3. ^ Our endorsement: Who should govern Britain?. 經濟學人. 2015-05-02 [2015-05-11] (英语). 
  4. ^ 4.0 4.1 4.2 The Economist’s Circulation Revenue Increased by 21% Year on Year as Latest ABC Figures Show Profitable Volume Growth. 經濟學人. 2017-08-10 [2017-08-22] (英语). 
  5. ^ 5.0 5.1 5.2 2017年8月5日出版的《經濟學人》北美版封面照片 (jpg). [2017-08-14]. 
  6. ^ 2017年7月22日出版的《經濟學人》歐洲版封面照片 (jpg). [2017-08-14]. 
  7. ^ 7.0 7.1 7.2 7.3 7.4 2017年8月12日出版的《經濟學人》亞洲版封面照片 (jpg). [2017-08-14]. 
  8. ^ Locations. 經濟學人集團. [2009-09-12] (英语). 
  9. ^ Why does The Economist call itself a newspaper?. 經濟學人. 2013-09-01 (英语). 
  10. ^ Brook, Stephen. Let the bad times roll. 衛報 (倫敦). 2008-02-25 [2010-03-26] (英语). 
  11. ^ Exor to get 40 percent of The Economist after Pearson stake sale: source. 路透社. 2015-08-11 [2016-04-21] (英语). 
  12. ^ Ownership. 經濟學人集團. [2016-04-21] (英语). 
  13. ^ Cartmail, Chris St. Pearson sells Financial Times with Economist next on the block. Business Sale Report. 2015-07-26 [2016-04-22] (英语). 
  14. ^ Results at a glance. 經濟學人集團. [2017-08-01] (英语). 
  15. ^ Hugh-Jones, Stephen. So what's the secret of 'The Economist'?. 獨立報 (倫敦). 2006-02-26 [2008-04-27] (英语). 
  16. ^ Economist Media Directory. 經濟學人. [2016-04-24] (英语). 
  17. ^ Scottish independence: Don’t leave us this way. 經濟學人. 2014-07-12 [2014-07-26] (英语). [A] product of the Caledonian liberalism of Adam Smith and David Hume. 
  18. ^ How our readers view The Economist. 經濟學人. [2016-04-2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5-15) (英语). 
  19. ^ Hirschorn, Michael. The Newsweekly’s Last Stand. 大西洋月刊 (2009年07/08期). [2017-08-01] (英语). 
  20. ^ Oberholzer-Gee, Felix; Bharat, N. Anand; Lizzie, Gomez. The Economist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Case 710-441, July 2010). 哈佛商學院. Hbs.edu. [2016-04-23] (英语). 
  21. ^ Oberholzer-Gee, Felix; Bharat, N. Anand; Lizzie, Gomez. The Economist (Harvard Business School Case 710-441, July 2010) (PDF). 哈佛商學院. American.edu. [2016-04-23].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3-09-27) (英语). 
  22. ^ Our Brands - The Economist. 經濟學人集團. [2016-04-23] (英语). [T]o take part in a severe contest between intelligence, which presses forward, and an unworthy, timid ignorance obstructing our progress. 
  23. ^ Our first issue. 經濟學人. 1843-09-02 [2016-04-25] (英语). 
  24. ^ From the Corn Laws to Your Mailbox. 麻省理工大學出版社博客. 2007-01-30 [2010-06-11] (英语). 
  25. ^ Prospectus. 經濟學人. 1843-08-05 [2006-12-27] (英语). 
  26. ^ Middleton, Roger. Walter Bagehot (1826-77): A Man for All Seasons?. (编) Mata, Tiago. The Economist in history: the political economy of liberal journalism. 2017-03-29 [2017-08-14] (英语). 
  27. ^ 27.0 27.1 27.2 27.3 27.4 Our History. 經濟學人集團. [2017-07-21] (英语). 
  28. ^ Row erupts over Economist Building revamp. The Architect's Journal. 2017-02-03 [2017-08-03] (英语). 
  29. ^ Our new design. 經濟學人. 2001-05-10 [2017-08-12] (英语). 
  30. ^ Our new China section: A meteoric rise. 經濟學人. 2012-01-27 [2016-07-01] (英语). 
  31. ^ Arana, Gabriel. Pearson Unloads $731 Million Stake In The Economist. 赫芬頓郵報. 2015-08-12 [2015-08-15] (英语). 
  32. ^ West, Karl. The Economist becomes a family affair. 衛報 (倫敦). 2015-08-15 [2015-08-15] (英语). 
  33. ^ Daily chart: An inventory of editors. 經濟學人. 2015-01-23 [2017-08-12] (英语). 
  34. ^ Edwards, Ruth Dudley. Our first 150 years: The pursuit of reason. 經濟學人. ProQurst. 1993-09-04 [2016-07-01] (英语). Paid subscription required
  35. ^ Zanny Minton Beddoes appointed new editor of The Economist. 經濟學人集團. 2015-01-22 [2016-07-01] (英语). 
  36. ^ Globalisation: The redistribution of hope. 經濟學人. 2010-12-16 [2011-04-23] (英语). 
  37. ^ Monbiot, George. Punitive – and it works. 衛報 (倫敦). 2005-01-11 [2012-05-25] (英语). 
  38. ^ Buttonwood: Let them heat coke. 經濟學人. 2008-06-12 [2012-05-25] (英语). 
  39. ^ Emmott, Bill. Time for a referendum on the monarchy. 衛報 (倫敦). 2000-12-08 [2006-12-27] (英语). The Economist's philosophy has always been liberal, not conservative 
  40. ^ Gay marriage: Let them wed. 經濟學人. 1996-01-04 [2016-07-01] (英语). 
  41. ^ Failed states and failed policies: How to stop the drug wars. 經濟學人. 2009-03-05 [2016-07-01] (英语). 
  42. ^ Tax reform in America: A simple bare necessity. 經濟學人. 2012-02-04 [2012-05-25] (英语). 
  43. ^ Smoking and public health: Breathe easy. 經濟學人. 2010-06-10 [2012-05-25] (英语). 
  44. ^ Corporal punishment: Spare The Rod, Say Some. 經濟學人. 2008-05-31 [2016-07-01] (英语). 
  45. ^ The United States and Mexico: Sense, not Sensenbrenner. 經濟學人. 2006-03-30 [2016-07-01] (英语). 
  46. ^ Lexington: Reflections on Virginia Tech. 經濟學人. 2009-04-08 [2011-04-13] (英语). 
  47. ^ Obituary: God. 經濟學人. 1999-12-23 [2016-07-01] (英语). 
  48. ^ 48.0 48.1 Labour doesn’t deserve it. 經濟學人. 1997-04-24 [2017-08-03] (英语). 
  49. ^ 49.0 49.1 US presidential endorsements. 經濟學人. 2008-10-28 [2017-08-03] (英语). 
  50. ^ The Economist explains itself: Is The Economist left- or right-wing?. 經濟學人. 2013-09-03 [2017-08-03] (英语). gives its endorsement to the candidate or party most likely to pursue classically liberal policies. 
  51. ^ The World Bank: The Wolfowitz affair. 經濟學人. 2007-04-12 [2017-08-01] (英语). 
  52. ^ Silvio Berlusconi's record: The man who screwed an entire country. 經濟學人. 2011-06-09 [2017-08-01] (英语). 
  53. ^ O'Hanlon, Paul. Report of Rome anti-war demo on Saturday 24th with photos. Independent Media Center英语Independent Media Center. 2005-09-30 [2006-12-27] (英语). 
  54. ^ If he stays there will be trouble: Congo’s president refuses to go. 經濟學人. 2016-12-24 [2017-08-01] (英语). 
  55. ^ Zimbabwe: Act before the tyrant dies. 經濟學人. 2015-10-03 [2017-08-01] (英语). 
  56. ^ Argentina: Cristina in the land of make believe. 經濟學人. 2008-05-01 [2016-07-03] (英语). 
  57. ^ Just go. 經濟學人. 1998-09-17 [2017-08-01] (英语). 
  58. ^ Iraq: Resign, Rumsfeld. 經濟學人. 2016-07-03 [2006-12-27] (英语). 
  59. ^ The war in Iraq: The case for war—revisited. 經濟學人. 2003-07-17 [2017-08-03] (英语). 
  60. ^ Iraq: Mugged by reality. 經濟學人. 2007-03-22 [2016-07-03] (英语). 
  61. ^ Free exchange: How to be wrong. 經濟學人. 2017-06-10 [2017-08-03] (英语). 
  62. ^ Our American endorsement: Which one?. 經濟學人. 2012-11-03 [2012-11-04] (英语). 
  63. ^ The presidential election: America’s best hope. 經濟學人. 2016-11-05 [2017-08-03] (英语). 
  64. ^ Crunch time. 經濟學人. 2000-11-02 [2017-08-03] (英语). 
  65. ^ America's next president: The incompetent or the incoherent?. 經濟學人. 2004-10-28 [2016-07-03] (英语). 
  66. ^ Britain’s election: Vote conservative. 經濟學人. 2001-05-31 [2017-08-03] (英语). 
  67. ^ Our British election endorsement: There is no alternative (alas). 經濟學人. 2005-04-28 [2017-08-03] (英语). 
  68. ^ The British election: The middle has fallen out of British politics. 經濟學人. 2017-06-03 [2017-08-03] (英语). 
  69. ^ Style Guide. 經濟學人. [2013-02-08] (英语). 
  70. ^ Style Guide: Tone. 經濟學人. [2016-07-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7-03-11) (英语). 
  71. ^ Johnson. 經濟學人. 2004-05-10 [2006-12-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6-12-19) (英语). 
  72. ^ Graff, Garrett. More on Atlantic Media’s New Superstar. mediabistro.com. [2017-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1-18) (英语). a consistent world view expressed, consistently, in tight and engaging prose 
  73. ^ If France’s Reforms Succeeded: The Macron miracle. 經濟學人. 2017-07-06 [2017-07-26] (英语). 
  74. ^ Eine deutsche Atombombe?. 經濟學人. 2017-03-04 [2017-07-26] (英语). 
  75. ^ Nationalising Northern Rock: A bank by any other name. 經濟學人. 2008-02-21 [2008-09-16] (英语). 
  76. ^ 2003年9月20日《經濟學人》封面. 2003-09-20. 
  77. ^ World trade talks: Cancún's charming outcome. 經濟學人. 2003-09-18 [2017-08-03] (英语). 
  78. ^ Letters. 經濟學人. 2003-10-04 [2016-07-15] (英语). 
  79. ^ An editor’s farewell: The case for liberal optimism. 經濟學人. 2017-08-03 [2015-01-29] (英语). 
  80. ^ The way ahead. 經濟學人. 2016-10-08 [2017-07-21] (英语). 
  81. ^ 81.00 81.01 81.02 81.03 81.04 81.05 81.06 81.07 81.08 81.09 81.10 Media directory. 經濟學人. [2017-07-21] (英语). 
  82. ^ Kluth, Andreas. Why The Economist has no bylines. Andreaskluth.org. 2008-11-20 [2017-07-21] (英语). 
  83. ^ 83.0 83.1 Fallows, James. The Economics of the Colonial Cringe: Pseudonomics and the Sneer on the Face of The Economist. 華盛頓郵報. 1991-10-16 [2008-04-27] (英语). The magazine is written by young people pretending to be old people...If American readers got a look at the pimply complexions of their economic gurus, they would cancel their subscriptions in droves. 
  84. ^ Saul, John Ralston. The Doubter's Companion: A Dictionary of Aggressive Common Sense. Free Press. 2012-01-15. ISBN 978-0743236607 (英语). ... hides the names of the journalists who write its articles in order to create the illusion that they dispense disinterested truth rather than opinion. This sales technique, reminiscent of pre-Reformation Catholicism, is not surprising in a publication named after the social science most given to wild guesses and imaginary facts presented in the guise of inevitability and exactitude. 
  85. ^ Allen, Katie. Economist launches audio magazine. 衛報 (倫敦). 2007-07-11 [2007-08-16] (英语). 
  86. ^ Daft, Richard L.; Kendrick, Martyn; Vershinina, Natalia. Management. Cengage Learning EMEA. 2010: 788 (英语). 
  87. ^ Langfitt, Frank. 'Economist' Magazine Wins American Readers. 全国公共广播电台. 2006-03-08 [2006-12-27] (英语). 
  88. ^ Moseley, Ray. "Economist" aspires to influence, and many say it does. (付費存檔). 芝加哥論壇報. 1993-09-26 [2008-05-14] (英语). Never in the history of journalism has so much been read for so long by so few. 
  89. ^ Special reports. 經濟學人. [2013-08-09] (英语). 
  90. ^ Technology Quarterly. 經濟學人. [2013-08-09] (英语). 
  91. ^ 91.0 91.1 91.2 91.3 91.4 91.5 Where do The Economist’s unusual names come from?. 經濟學人. 2013-09-06 [2017-07-23] (英语). 
  92. ^ The Bello column: Choosing a Name. 經濟學人. 2014-01-30 [2014-03-25] (英语). 
  93. ^ Welcome (back) to the Johnson column. 經濟學人. 2013-07-23 [2017-07-23] (英语). 
  94. ^ Great expectations—the social sciences in Great Britain. Commission on the Social Sciences. 2004: 88. ISBN 978-0-7658-0849-3 (英语). 
  95. ^ Krugman, Paul R.; Obstfeld, Maurice. International Economics. Pearson Education. 2009: 396. ISBN 978-0-321-55398-0 (英语). 
  96. ^ On the Hamburger Standard. 經濟學人. 1986-09-06 [2017-07-23] (英语). 
  97. ^ Letters. 經濟學人. 2005-02-03 [2017-07-22] (英语). 
  98. ^ Letters: On Amnesty International and human rights, Iraq, tax breaks. 經濟學人. 2007-04-04 [2017-07-22] (英语). 
  99. ^ Seow, Francis T. The Media Enthralled: Singapore Revisited. Lynne Rienner Publishers. 1998: 171–175 (英语). 
  100. ^ Economist Innovation Awards Categories. 經濟學人集團. [2017-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1-17) (英语). 
  101. ^ Innovation Summit 2016. 經濟學人. [2017-07-23] (英语). 
  102. ^ What is your vision of the future?. 新海峽時報. 2000-04-22 [2017-07-23] (英语). 
  103. ^ 撕頁、禁雜誌…亞洲網路審查大挑戰!. 天下雜誌. 2011-08-31 [2017-07-23] (中文(台灣)‎). 
  104. ^ Crispin, Shawn W. Inconvenient truths in Singapore. 亞洲時報. 2006-12-01 [2007-01-31] (英语). 
  105. ^ Censorship in India: Censors’ sensibilities. 經濟學人. 2010-12-07 [2017-07-23] (英语). 
  106. ^ Guardian and RFI correspondent risks two years in jail. 無國界記者. [2017-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2-08-30) (英语). 
  107. ^ Acquitted journalist ordered to leave Zimbabwe. 愛爾蘭時報英语The Irish Times. 2002-07-16 [2017-08-03] (英语). 
  108. ^ Iran Bans The Economist Over Map. 耶路撒冷郵報. 2006-06-14 [2017-08-01] (英语). 
  109. ^ The Economist in prison: About that missing issue. 經濟學人. 2013-08-19 [2014-04-02] (英语). 1. it constitutes a threat to the security or discipline of the institution; 2. may facilitate or encourage criminal activity; or 3. may interfere with the rehabilitation of an offender 
  110. ^ The Economist’s website is now censored in China—and all it took was one satirical cover. Quartz. 2016-04-07 [2017-07-23] (英语). 
  111. ^ Leites, Nathan. The Politburo Through Western Eyes. World Politics英语World Politics. 1952, 4 (2): 159–185. JSTOR 2009044. doi:10.2307/2009044 (英语). one of the most competent and subtle Western periodicals on public affairs Paid subscription required
  112. ^ Marx, Karl. The Eighteenth Brumaire of Louis Bonaparte, VI. 1852 (英语). The London Economist, the European organ of the aristocracy of finance, described most strikingly the attitude of this class. 
  113. ^ 50 Best Magazines. 芝加哥論壇報. 2006-06-15 [2017-07-23] (英语). [I]t does not feel moved to cover a faraway land only at a time of unmitigated disaster. 
  114. ^ Mitchell, Amy; Gottfried, Jeffrey; Kiley, Jocelyn; Matsa, Katerina Eva. Political Polarization & Media Habits. 皮尤研究中心. 2014-10-21 [2017-08-01] (英语). 
  115. ^ Kearney, Michael W. Trusting News Project Report 2017. 密蘇里大學. 2017-07-25 [2017-08-10] (英语). 
  116. ^ Guaglione, Sara. CFOs Favor 'WSJ,' 'The Economist' As News Consumers. Publisher Daily. 2017-06-23 [2017-07-30] (英语). 
  117. ^ Desert Island Discs: Bill Gates (音頻). BBC Radio 4. 2016-02-05 [2017-07-23] (英语). 
  118. ^ Sullivan, Andrew. London Fog. 新共和. 1999-06-14 [2014-09-02] (英语). 
  119. ^ 119.0 119.1 Not so groovy. 新共和. 1999-06-14 [2008-04-27] (英语). 
  120. ^ Finkel, Rebecca. Nasty barbs fly between New Republic and Economist. Media Life. [2017-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5-11-07) (英语). 
  121. ^ Economist thrives on female intuition. 衛報 (倫敦). 2005-08-21 [2013-01-02] (英语). its writers rarely see a political or economic problem that cannot be solved by the trusted three-card trick of privatisation, deregulation and liberalisation 
  122. ^ Jon Meacham Wants Newsweek to Be More Like Hayes' Esquire. New York Observer. [2017-07-2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8-07-07) (英语). 
  123. ^ Bangladesh: Discrepancy in Dhaka. 經濟學人. 2012-12-08 [2017-07-23] (英语). 
  124. ^ Trying war crimes in Bangladesh: The trial of the birth of a nation. 經濟學人. 2012-12-15 [2017-07-23] (英语). 
  125. ^ American slavery: Blood cotton. 經濟學人. 2014-09-05 [2014-09-06] (英语). Almost all the blacks in his book are victims, almost all the whites villains. 
  126. ^ Baptist, Edward. What the Economist Doesn't Get About Slavery—And My Book. Politico. 2014-09-07 [2015-06-20] (英语).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