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伍达德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大卫·伍达德
David Woodard (Seattle, 2013).jpg
伍达德在2013年。
原文名稱 David Woodard
出生 (1964-04-06)1964年4月6日
圣巴巴拉加州
職業 指挥家, 作家
國籍  美國紐約
母校 新學院, 加利福尼亞大學聖塔芭芭拉分校
體裁 后现代主义, 後現代主義, 諷刺文學
配偶 索尼亚·韦奇托莫夫

大卫·伍达德(英语:David Woodard,發音 /ˈwʊdərd/, 生于1964年4月6日)是一位美国作家和指挥家。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他创造了一个由灵音和安魂曲组合而成的新词汇“灵音安魂曲”。他用这个词来形容他以佛教思想谱写的专用音乐,这些音乐将在主体死亡或临死时呈现。[1][2]

伍达德作为一位指挥家和音乐指导供职于洛杉矶追思礼拜,参与了包括在现已解散的天使鐵路于2001年举行的民间仪式,以纪念事故死者里昂·帕拉博和他受伤的遗孀罗拉。[3][4]:125 他同样指挥过野生动物安魂曲,包括悼念一只在海滩护堤顶上丧命的加利福尼亚棕褐鵜鶘[5]

伍达德同样因为复制造梦机器而闻名,造梦机器是一种温和的作用于人类精神的照射灯具,它曾在全世界的大博物馆里巡回展出。在德国尼泊尔,他因为著有文学期刊朋友而被人熟知,包括写作有关物种间因果报应、植物自我意识和巴拉圭的殖民地新日耳曼尼亚的文章。[6]

教育经历[编辑]

伍达德曾就读于加利福尼亞大學聖塔芭芭拉分校新學院[7]

新日耳曼尼亚[编辑]

在2003年,伍达德被选为加利福尼亚州洛杉矶杜松山郡的议员。在任职期间,他提议与巴拉圭的新日耳曼尼亚市结为姐妹城市。为了推进他的计划,他动身前往曾经的的素食者/女权主义者乌托邦,并会见了其市政领导。在初次会见后,虽然他选择不再继续这段关系,但是他在这个社区里找到了一个可供日后写作研究的对象。使他格外感兴趣的是两位先驱策划者理查德·瓦格纳和伊丽莎白·福斯特-尼采的那些原始超人类主义观点;伊丽莎白·福斯特-尼采曾和她的丈夫伯恩哈德·福斯特一起建立了这个殖民地并在1886年到1889年之间居住在那里。[7]

2004-2006年间,伍达德曾领导了许多人前往新日耳曼尼亚探险,并得到了时任美国副总统迪克·切尼的支持。[8] 在2011年,伍达德准许瑞士小说家克里斯蒂安·克拉赫特出版他们之间关于新日耳曼尼亚的大量通信,[9]:113–138 此书分为两卷,由威汉出版社[10]:180–189汉诺威大学出版。法兰克福汇报,伍达德和克拉赫特之间的信件来往,“打破了生命与艺术的边界。”[11] 明镜认为,本书的第一卷《五年,第1卷》,[12] 是克拉赫特后来创作的小说《人类帝国》的“精神准备”。[13]

根据安德鲁·麦凯恩所说,“克拉赫特陪伴伍达德旅行到了那个地方,去寻找当地的遗产,可惜那里的原住民已经不剩几人了。根据信件显示,克拉赫特打消了伍达德想要在伊丽莎白·福斯特-尼采故居原址上建立一个小型拜罗伊特节日剧院兴社区文化的念头。”[14][a] 近年来,新日耳曼尼亚尝试了变成一个更宜居的地方,可以提供住宿、早餐和一所临时搭建的历史博物馆。

造梦机器[编辑]

从1989年到2007年,伍达德建造了造梦机器的复制品。[15] 造梦机器是一件由布里昂·基森和伊安·萨默维尔设计发明的频闪装置,由黄铜或纸制成,围绕一个电灯转动——当闭目观察机器时,它可以触发类似于药物中毒或是做梦所带来的心理异常。[b] 在伍达德贡献了一台造梦机器给威廉·柏洛茲于1996年在洛杉磯郡藝術博物館举办的视觉回顾展《进入之门》后,[16] 伍达德和伯洛兹成为了好友,并为了庆祝他的第83个、也是最后一个生日而展示了“波西米亚风模型”(纸质)造梦机器。[17][18]:23 在2002年,蘇富比拍卖行将前一台机器拍卖给了一位私人收藏家,而后一台机器则一直留在斯宾塞艺术博物馆的宝来公司财产的超期贷款里。[19]

注释[编辑]

  1. ^ 瑞士古典语言学家托马斯·施密特将伍达德的书信表述比作托马斯·品钦小说中的一个背景形象。
  2. ^ 在1990年,伍达德发明了一台虚构的可以作用于人类精神的机器“狂野人狼”,它的作用据称和造梦机器刚好相反。

参考文献[编辑]

引用[编辑]

  1. ^ S·卡朋特, 《在杀人者死亡的音乐会上》, 2001年5月9日洛杉矶时报
  2. ^ A·拉平,伍达德肖像西雅图盖蒂图片社,2001)。
  3. ^ K·赖希,《家庭起诉城市:天使鐵路背后的公司》,2001年3月16日洛杉矶时报
  4. ^ J·道森,洛杉矶的天使之战南卡罗来纳州芒特普莱森特:阿卡迪亚出版公司,2008年)125页
  5. ^ T·门泽,《鹈鹕的告别是一首悲歌》,1998年10月2日电报出版社
  6. ^ I·卡洛奇,《新日耳曼尼亚的故事》, 2011年10月13日职业邮报
  7. ^ 7.0 7.1 C·瑞尼科,《五年一书中的著述阶段和演说失常》J·博尔顿和al., 编者, 德国人监视者79(莱顿:布里尔,2016)。
  8. ^ J·爱普斯坦,《在丛林中重建家园》,2005年3月13日旧金山纪事报
  9. ^ J·施乐特,《对作者的阐释困难、自我加工和叙述者》,在Birke, Köppe, 编者, 《作者和叙述者》(柏林德格鲁伊特,2015), 113-138页
  10. ^ D·伍达德,《攔腰法》, 2011年夏天032c, 180-189页。
  11. ^ M·林克,《就像汤力水和琴酒一样》,2011年11月9日法兰克福汇报
  12. ^ C·克拉赫特和伍达德,《五年》汉诺威:威汉出版社,2011)。
  13. ^ G·迪兹,《克拉赫特的死亡意图》,2012年2月13日明镜
  14. ^ A. L. 麦凯恩,《寓言和(一半)德国的世纪》,2015年8月28日悉尼书评
  15. ^ M·艾伦,《蒂莫西·利睿设计的装饰品》,2005年1月20日纽约时报
  16. ^ C·奈特,《随意的艺术》,1996年8月1日洛杉矶时报
  17. ^ 美国驻捷克大使馆《文学百年纪念》,2014年10月。
  18. ^ 伍达德,《摩羯座的伯洛兹》,2014年3月Schweizer Monat,23页。
  19. ^ 斯宾塞艺术博物馆,《欢迎来到斯宾塞藏品馆》堪萨斯大学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