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小果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孙小果
出生 陈果
(1977-10-27) 1977年10月27日42歲)
国籍  中华人民共和国
别名 李林宸
民族 汉族
刑事处罚
  • 有期徒刑三年(1995年12月一审,1996年4月二审)
  • 死刑(1998年2月18日一审) → 死缓(1999年3月二审) → 有期徒刑二十年(2007年9月再审)
  • 有期徒刑二十五年(2019年11月8日一审)
父母
  • 生母:孙鹤予
  • 继父:李桥忠

孙小果(1977年10月27日[1][2][3]),曾用名陈果、李林宸[4],汉族,云南昆明人。數次犯下强奸罪、强制侮辱妇女罪、故意伤害罪等多项罪名,曾遭判处死刑而在其家人的帮助下多次獲得減刑,於2010年出獄後以“李林宸”之名經營夜店[5][6][7][8]。2019年4月1日,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进驻云南省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督导,在涉黑涉恶犯罪团伙名单中出现了21年前遭判处死刑的孙小果,因而引發社會關注。

所涉犯行[编辑]

1992年12月,孫小果在未達到入伍年齡情況下,其继父李桥忠利用担任武警云南边防总队司令部警务处副处长的职务便利,将其出生日期改为1975年10月27日,隨後孫小果便前往武警云南边防总队新训大队、昆明市边防支队服、武警昆明边防学校服役[1]

1994年10月16日,当时身为公安边防部队昆明指挥学校学员[4]的孙小果等二人伙同4名社会无业青年驾车游荡,在昆明环城南路强行将两位女子拉上车,驶至呈贡县境内呈贡至宜良6公里处轮奸。[9]1994年10月28日,孙小果被收审。1995年4月4日,被批准逮捕。其出生年份被更改,从19岁变成17岁,同时其母孙鹤予向办案部门提供孙小果患病虚假证明。1995年6月,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部分领导及干警为孙小果办理取保候审。[10]1995年12月20日,盘龙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处孙小果有期徒刑三年。1996年4月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裁定驳回被告上诉,维持原判(此刑法因违法办理保外就医未收监执行[11])。

1997年3月27日,办理保外就医手续,孙小果未被收监执行[9]

1997年4月,孙小果在茶苑楼宾馆908号房,强奸了16岁少女宋某。1997年6月,孙小果等人在娱乐城玩耍时,将两位女學生强行带至该宾馆906房间,在该房内还有其他人情况下孙小果不顾对方反抗,强行奸污了一位女學生。4天后,孙小果又将两位女学生叫到该宾馆906房间,强行奸污了一名女学生。[9]

1997年7月,盘龙区拓东路派出所接案后发现,孙小果竟是一个本应在监狱里服刑的罪犯,警方致電孙小果的母亲,其母亲稱孩子回四川外婆家去了。

1997年11月,孙小果伙同他人挾持17歲少女張某及楊某,对張某进行殴打、侮辱,用竹筷夹其十指,用牙签刺指甲缝、乳房,強迫張某用牙齒咬住大理石桌面後用肘部擊打後腦使其牙齒脫落,並要求楊某與張某互相打耳光,最終致使张某受重伤。[12]据《中国法律年鉴》,1997年8个月内,孙小果及其团伙就有至少8起犯罪,涉及强奸罪、故意伤害罪、强制猥亵侮辱妇女罪、寻衅滋事罪等。[9][13]

1998年2月18日,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判决被告人孙小果犯强奸罪,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犯强制侮辱妇女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七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加原因强奸罪所判余刑二年四个月又十二天,数罪并罚,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法院審理期間其母多次找到关办案人员要求翻閱有关的案情材料及索回被警方扣留的物件[13]。1999年3月9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改判其死刑、缓期二年执行[14]。2007年9月27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改判孙小果有期徒刑二十年[15][1][16]

2008年,孫小果被關押在雲南省第一監獄期间,其母孙鹤予、继父李桥忠通過請託云南省司法厅巡视员罗正云,云南省监狱管理局副局长朱旭、副巡视员刘思源,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刑事审判第二庭副庭长陈超,變更考核计分讓孫小果被評選為“劳动改造积极分子”,及將非孙小果发明的“联动锁紧式防盗窨井盖”列為孫小果专利並認定該專利屬重大立功表現[1]

2009年1月,孫小果轉移至雲南省第二監獄,因专利以及其他表现,符合《刑法》第七十八條第三款犯罪分子有發明創造或者重大的技術革新又获得两年八个月的减刑[17]

2010年4月11日,孙小果经多次减刑后刑满释放,实际服刑十二年零五个月[1]。出獄後化名為「李林宸」,成為多家企业股东並在昆明经营多家酒吧[1]

2018年7月21日晚,孙小果受李某邀约,與杨某、冯某等7人到昆明市官渡区金汁路温莎KTV毆打王某等人,致王某受重伤二级與其他人不同程度受伤[1]。案发后,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于2018年7月30日立案侦查。受孙小果、李桥忠请托,官渡区副区长、公安分局局长李进,官渡公安分局菊花派出所所长郑云晋虚构孙小果自首,並于2018年8月30日为孫小果办理取保候审。

中央掃黑除惡督導組介入[编辑]

2019年1月3日,孫小果等人毆傷案移送至官渡区人民法院,发现孙小果曾是1998年一审被判处死刑的罪犯,昆明市委遂向云南省委报告。

2019年3月18日,官渡区人民法院逮捕孫小果;公安机关对孙小果自2010年4月刑满释放后涉嫌违法犯罪开展侦查,发现孙小果及其团伙成员有聚众斗殴、开设赌场、寻衅滋事、非法拘禁等犯罪,與涉嫌黑恶犯罪。

2019年4月,中央扫黑除恶第20督导组进驻云南后,将该案作为重点案件进行督办。官渡区人民政府副区长、公安分局局长李进,官渡公安分局菊花派出所所长郑云晋被採取留置措施。5月,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又将该案列为挂牌督办案件[1]

2019年5月27日,央視網根據中國人民檢察院案件信息公開網發布的通報撰寫《孫小果等9人惡勢力犯罪集团被逮捕!》的新聞,隨後撤下新聞發表道歉聲明「公示的孫某某惡勢力犯罪集團案件並非孫小果只是同姓而已,這一錯誤充份地暴露了該網在工作流程上的疏漏和新聞素養上的不足」[18]

2019年5月28日,盘龙公安分局预审科原科长李万鸿、民警方永昌以徇私枉法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和四年,盘龙公安分局其他4名民警分别被给予党纪、政纪处分[19][20]。云南省纪检监察机关同時對云南省监狱管理局原副巡视员刘思源、云南省监狱管理局原副局长朱旭、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原专职委员梁子安、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审判监督庭原副庭长陈超、云南省司法厅原巡视员罗正云、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原专职委员田波、云南省公安厅刑事侦查总队原副总队长杨劲松、云南省监狱管理局安全环保处处长王开贵、云南省第一监狱指挥中心监控民警周忠平、云南省第二监狱十九监区监区长文智深、云南省第二监狱医院管教干部沈鲲、云南省第一监狱督查专员贝虎跃、云南省官渡监狱副政委杨松、云南省第一监狱党委书记兼监狱长梁军以及孙小果重要关系人生母孙鹤予、继父李桥忠等人采取了留置措施,相關部門对孙小果出狱以后所涉系列刑事犯罪案件中的9名犯罪嫌疑人执行逮捕,23名犯罪嫌疑人予以刑事拘留[19][1][21]

2019年6月4日,由中央政法委牵头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办公室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组成的全国扫黑办大要案督办组进驻昆明,督促云南省有关部门办理孙小果案[22][23]

2019年7月26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認為2007年9月27日的原再审判决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确有错误,应当予以再审,向被羁押中的孙小果送达了再审决定书[24];并对该院1999年3月9日作出的二审判决进行审查,与該案有关联的涉嫌徇私舞弊减刑的两名监狱干警被逮捕。孫小果案被查的涉案公职人员、重要关系人總人數增至20人[25]

2019年8月12日,中共云南省委书记陈豪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新时代高质量跨越式发展的云南答卷”发布会上表示,对孙小果的犯罪活动、犯罪事实以及关系网和保护伞全部查清[26]

2019年10月14日,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对孙小果强奸、强制侮辱妇女、故意伤害、寻衅滋事一案進行再审审理;云南省检察机关对孙小果出狱后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提起公诉;云南省监察机关、检察机关依法对孙小果案19名涉嫌职务犯罪的公职人员及重要关系人移送审查起诉[27]

2019年11月6日、7日,云南省玉溪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孙小果等13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犯罪一案進行公开开庭审理。玉溪市江川区人民法院也于11月6日对江川区人民检察院指控的李爽等22名涉孙小果案被告人以涉嫌开设赌场罪、寻衅滋事罪、聚众斗殴罪、非法拘禁罪、诈骗罪、故意伤害罪進行公开开庭审理[28]

2019年11月8日,云南省玉溪市中级人民法院继续公开开庭,对孙小果等13人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犯罪一案当庭宣告一审判决,以被告人孙小果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开设赌场罪、寻衅滋事罪、非法拘禁罪、故意伤害罪、妨害作证罪、行贿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剥夺政治权利五年,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对于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的孙小果强奸、强制侮辱妇女、故意伤害、寻衅滋事再审案件,法院将依法则其宣判[29]

家庭成员[编辑]

  • 生父:陈跃,曾用名陈耀,1940年生,1973年从部队转业到昆明市公安局任普通干警。1982年与孙鹤予离婚,1985年离开昆明市公安局到昆明市物资局工作,1996年因脑溢血中风瘫痪后病退,2016年8月20日去世。[30][1]
  • 生母:孙鹤予,曾用名孙学梅,1952年生,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原民警,因包庇孙小果1994年强奸犯罪被开除公职,于1998年被昆明市官渡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30][1]
  • 继父:李桥忠,曾用名李乔忠,1958年生,云南省公安边防总队司令部警务处副处长,1992年与孙鹤予结婚,1996年转业到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任副局长,1998年因在孙小果1994年强奸案中帮助孙小果办理取保候审受到留党察看两年、撤职处分,2004年任五华区城管局局长,2018年10月退休。[30][1]
  • 祖父母:祖父陈玉清、祖母陈慧芬,分别系昆明市第二十四中学和昆明市第十一中学原职工,均已去世。[30][1]
  • 外祖父:孙其翔,成都铁路局重庆分局原职工,已去世。[30][1]
  • 外祖母:吴秀兰,山城针织厂原职工,已去世。[30][1]
  • 继祖父/继祖母:李桥忠父亲李发成,现年81岁,云南省墨江县农民;李桥忠母亲马贵芝,云南省墨江县农民,已故。
  • 胞兄:李卓宸,因在孙小果案中涉嫌违纪违法被采取留置措施。[11]

評論[编辑]

  • 孫小果殘暴手段令當年偵辦案的人員都感嘆“從來未見過”;昆明当地流傳“白天小平管,夜晚小果管”的話。[31]

参考文献[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1.14 云南高院依法对孙小果案启动再审 被查涉案公职人员和重要关系人增至20人. [2019-07-2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6). 
  2. ^ 环球时报. 死刑犯孙小果上演“亡者归来”,到底是谁在为恶霸撑腰?. [2019-06-0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1) (中文(中国大陆)‎). 
  3. ^ 孙小果的谜样父母:22年前受访曾反思,又被曝为儿奔走活动_直击现场_澎湃新闻-The Paper. www.thepaper.cn. [2019-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24). 
  4. ^ 4.0 4.1 牛正良. 孙小果等8人强奸妇女、强制侮辱妇女、故意伤害、寻衅滋事案. 中国法律年鉴 (中国法律出版社). 2018-10: 843-844 [2019-06-01]. ISSN 1003-171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1) (中文(中国大陆)‎). 
  5. ^ 佘宗明. “昆明恶霸”孙小果有着一对怎样的父母?. 新京报. 2019-05-23 [2019-05-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24). 
  6. ^ 社论. 是时候揭开孙小果父母的神秘面纱了. 澎湃新闻 (澎湃). 2019-05-23 [2019-05-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24). 
  7. ^ 向凯. 死刑犯到再涉黑:“昆明恶霸”孙小果调查. 新京报. 2019-05-12 [2019-05-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3). 
  8. ^ 田静; 杨猛; 张寅. 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听取孙小果案件情况汇报,要求办成铁案. 2019-05-24 [2019-05-2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24). 
  9. ^ 9.0 9.1 9.2 9.3 20年前曾判死刑的“昆明恶霸” 今疑又成涉黑涉恶典型. Bjnews.com.cn. 2019-04-26 [2019-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4-27). 
  10. ^ 死刑犯到再涉黑:“昆明恶霸”孙小果调查. Bjnews.com.cn. 2019-05-12 [2019-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13). 
  11. ^ 11.0 11.1 腾讯新闻:《孙小果案启动再审:家庭关系全披露 涉案公职人员增至20人》2019-07-26. [2019-07-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8). 
  12. ^ 田苑. 从死刑强奸犯变身夜场老总 云南孙小果疑因“发明专利”获减刑!孙小果现状及20年前案件始末全回顾. 《小康》杂志社. [2019-05-16].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8). 
  13. ^ 13.0 13.1 孙小果的谜样父母:22年前受访曾反思,又被曝为儿奔走活动. Thepaper.cn. [2019-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24). 
  14. ^ (1998)云高刑一终字第104号刑事判决
  15. ^ (2006)云高刑再终字第12号刑事判决
  16. ^ 聯合新聞網. 孫小果案啟動再審 涉案者增至20人. 聯合新聞網. [2019-07-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8) (中文(台灣)‎). 
  17. ^ 2019-06-03 13:00. 孙小果死刑改判路径揭秘:再审电梯式降刑,跳过两个量刑档次. Static.cdsb.com. 2019-06-03 [2019-07-02].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4). 
  18. ^ 【黑老大逃脫死刑】誤報孫小果被逮捕 央視網發道歉聲明.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14). 
  19. ^ 19.0 19.1 2019-05-28 13:25:20. 云南省扫黑办通报孙小果案办理进展情况. Xinhuanet.com. 2018-04-24 [2019-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28). 
  20. ^ 张庆. “铁案”追踪:孙小果是谁?他为何能“死里逃生”?. M.news.cctv.com. [2019-05-29].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28). 
  21. ^ 云南省第一监狱党委书记、监狱长梁军接受监察调查. [2019-08-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14). 
  22. ^ 中政委牵头6部委进驻昆明 孙小果案迎来关键时刻. 新浪新闻综合. 2019-06-04 [2019-06-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4). 
  23. ^ 全国扫黑办派大要案督办组赴云南督办孙小果案. 新华网. 2019-06-04 [2019-06-05].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6-04). 
  24. ^ 孙小果案再审 全国扫黑办还要挂牌督办一批大要案. 长安剑. 2019-07-26 [2019-07-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7). 
  25. ^ 孙小果案再审启动 重要关系人增至20人. 联合早报. 2019-07-26 [2019-07-27].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26). 
  26. ^ 云南省委书记:孙小果案关系网和保护伞全部查清. 中国经营网. 2019-08-12 [2019-08-14].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8-13). 
  27. ^ 孙小果再审案件开庭审理 孙小果出狱后涉黑犯罪被提起公诉 19名涉案公职人员和重要关系人被移送审查起诉. 新华网. 2019-10-14 [2019-10-14]. 
  28. ^ 孙小果出狱后涉黑一案公开开庭审理. 人民日报客户端. 2019-11-07 [2019-11-07]. 
  29. ^ 获刑25年,孙小果的案子还没完. news.ifeng.com. [2019-11-08]. 
  30. ^ 30.0 30.1 30.2 30.3 30.4 30.5 云南通报孙小果案:生父系昆明某单位职工 已去世. news.sina.com.cn. [2019-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5-28). 
  31. ^ "昆明恶霸"获死刑20年后又涉黑 留很多疑问待解. 新京報.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9-07-02).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