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奸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贝尼尼所創作的《劫奪普羅斯派恩》,現存於博爾蓋塞美術館
據羅馬史,羅馬王政時期最後一任國王盧修斯·塔克文·蘇佩布的兒子強暴了一位貴族婦女盧克麗霞,並造成此婦女自殺,其親戚布魯圖斯因此起兵推翻國王。

強姦(亦稱強暴、硬幹、姦污、施暴、性侵、強制性交、污辱),是指在沒有得到當事人同意的情況下,與之進行性交插入式性行為,屬性侵犯的一種。施暴者在過程中可能會用以暴力、脅迫濫權等手段來迫使對方就範。或以低於法定年齡者、神志不清者、心智疾病患者等無同意能力者為其對象[1][2][3]。「強姦」與「性侵犯」有時會代替使用[4]

強姦的報案率、起訴率和定罪率因司法管轄區而異。以國際層面來看,警方所記錄的強姦發生率存有差異——以2008年來計,從每10萬人當中有0.2宗(阿塞拜疆)至92.9宗(波札那)不等;中位數則為6.3宗(立陶宛[5]。強姦的施行者大多為男性[6]。被陌生人強姦的情況一般少於被熟人強姦,男對男女對女的獄內強姦同樣不屬罕見,但其告發率可能少於其他種類[7][8][9]

國際衝突期間,強姦可能會變得盛行起來及系統化,战争时期的性暴力性奴隸便是其中兩例。該些行為屬危害人类罪战争罪。當強姦與意圖全部或局部消滅目標種族的行為一同進行時,其便成了种族灭绝罪行的一項元素。

受害者可能會因此產生心理創傷及患上創傷後壓力症候群[10]。強姦可對當事人的身體產生嚴重傷害,並使其面對意外懷孕及患上性傳播疾病的風險。受害者還有可能被施行者以至其家屬或家庭成員暴力對待及威脅[11][12][13]

詞源[编辑]

英語的強姦「rape」源自拉丁文的rapere,意指「搶奪、帶走」[14][15]。自14世紀以來,該詞的意思便變成「用武力搶奪」[16]。在羅馬法中,用武力搶奪女性即犯了「raptus」,不論有沒與之進行插入式性行為[15]。在中古英语法當中, 該詞可用於代指綁架或現代意義上的性侵犯[14]

中文傳統意義上的「姦」是指姦淫,即所有婚姻以外的性行為,不單指強姦。一些主張婚內無姦的學者會從此一角度引證;不過反論則認為「婚內無姦」不等於「婚內無強姦」,並指出字義會隨著時代而改變[17]。而中文的「強」則有「强迫、强暴」之意,兩者合起來即指「违背对方意愿使用暴力与其姦淫」[18][19]

定義[编辑]

概論[编辑]

大多數司法管制區會把強姦定義為在沒有得到當事人同意的情況下,與之進行性交插入式性行為[20]。衛生組織、司法部門、專業醫學人士及法律專家對其有著不一致的定義[21]。它的定義可因不同的文化及歴史時期而異[20][21]。英語的強姦「rape」原本與性無關。在罗马法中,它被歸類為侵犯罪的一種[22][23]

2012年以前,美國聯邦調查局(FBI)仍認為強姦只是男人對女性進行的犯罪行為。但在2012年他們對於強姦的定義已從「強迫該名女性進行,且違背她意志的性行為」改為「沒得到受害者同意而進行的性行為,包括不論多麼輕微的陰道或肛門侵入、把性器官插入口腔。」更改前的定義自1927年以來便沒作過任何變動,於是便有輿論質疑它過時且過份狹窄。更改之後的定義適用於任何性別,並包含能跟陰莖-陰道交構成同等傷害的「以物件強姦」。聯邦調查局亦探討了受害人因身心上的無能力而不能給予同意的實例。其意識到受害人可因為受到藥物或酒精影響,而不能給予有效同意。該定義並不對聯邦或州的刑法典,或聯邦、州或地方層面的起訴作出任何改動,卻使得美國的強姦案例能更準確地如實反映[24][25]

衛生組織及機構亦對強姦的定義進行了擴充。世界衛生組織把強姦定義為性侵犯的一種[26],而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將強姦包含在性侵犯的分類之下,並把它稱為性暴力的一種。疾控中心列出了其他可能但不一定包含強姦成份,屬於強制性而又非自願的性行為,包括药物辅助性侵犯英语drug-facilitated sexual assault——當中受害人被迫侵入加害者的身體、受害人因醉倒而無法給予有效同意、受害人被口頭脅迫後就範、透過不必要的暴力來迫使或嘗試迫使受害人就範(包括使用或意圖使用武器)[27][28]

一些司法管制區會把強姦的範圍限定為「陰莖與陰道的接合」,或涉及到陰莖的插入式性行為,其他形式的非自願性行為則一概歸類為性侵犯[29][30]。蘇格蘭便是當中的一個例子,它的法律強調必須要在性侵犯過程中有使用陰莖,才可視之為強姦[31][32]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於1998年定義強姦為「在脅迫他人的情況下,以涉性的方式侵入他人身體」[20]。在法律用語上,強姦可以「性侵犯」或「有罪的性接觸」等字眼取代[33]

範圍[编辑]

不論某人的性別、年紀、性取向、種族、居住地、文化、身體健康狀況為何,其皆有機會成為性侵犯或強姦的受害者。可以以加害人及受害人之間的關係及強姦時的情境,來把其劃分成不同種類。當中包括约会强奸輪姦婚内强奸近親强奸兒童性虐待監獄強姦英语prison rape熟人強姦英语acquaintance rape战时強姦法定强奸。施暴者可在對當事人不留下或只留下很少生理傷害的情況下,長時間強迫其進行性行為[34][35][36]

同意[编辑]

「沒有得到同意」為強姦的定義核心[3]。這的同意是指「對參與性行為的知情同意,且應能夠自主地給予」[27]。性同意可以是口頭的,也可以是非口頭的,但沒有作出反對不等於同意[37]。沒有得到當事人同意的理由各種各樣,包括先前已用暴力強迫受害人就範、受害人沒有給予同意的能力(比如受害人睡著了、飲醉了、患有心智疾病)[38]。跟低於法定年齡者性交 ,即為法定強姦[3]。 在印度,若性同意建基於虛假的結婚承諾之上(即承諾進行性行為之後會與當事人結婚,但後來不遵守諾言),那麽受害人也可以強姦之名起訴[39]

脅迫是指當事人受到暴力威脅的情況,這可導致其沒對將要進行的性行為作出反對。而他人可能假定當事人是同意的[38]。暴力威脅針對的對象除了是當事人之外,也可以是其熟人。施暴者甚至會以勒索威脅當事人。濫權也是威脅的一種。譬如在菲律賓,某名男性「通過欺詐手段或濫用職權」的方式來誘使某名女性與其性交,即屬強姦[40]。1998年,卢旺达问题国际刑事法庭在一項具有具有劃時代意義的判決中,沒有使用「同意」一詞來定義來定義強姦,而是把其定義為「在脅迫他人的情況下,以涉性的方式侵入他人身體」[41]

婚內強姦是指施暴者在沒有得到婚內配偶同意的情況下,與之進行性行為。它可歸類於家庭暴力以及性虐待之下。婚內強姦在各地法律上有著明顯的態度差別,但其已被國際公約所譴責,視之為非法的地區亦不斷上升。但在很多國家,婚內強姦仍然合法,或是一種受到當地人民廣泛接受的非法行為。在2006年,联合国秘书长發表了《深入研究各種針對女性的暴力》,其指出:「至少104個國家認同婚內強姦可被起訴。當中32個為其訂立了針對性的法律,74個則以一般強姦罪論處。至少53個國家不認同婚內強姦可被起訴。4個國家只有在法律不再承認某對伴侶為合法配偶關係時,才可就婚內強姦落案起訴。4個國家現正考慮相關立法」[42]。2006年以後,再有幾個國家已就婚內強姦立法(例如於2007年立法的泰国[43])。自1970年代中期開始,美國不同州份便陸續為婚內強姦立法,1993年最後一個州(北卡羅來納州)完成立法[44]。 很多國家的法律皆未明確表明強姦法是否包含婚內強姦。在沒有婚內強姦法的情況下,檢察官可就婚內強迫性交的行為對施暴者提出起訴,不過用的是其他罪名。使受害人屈服的暴力或刑事威脅行為亦可提上法庭審理[45]

法律、語言、語境、文化和性取向等因子會使同意的判斷變得複雜[46]。研究顯示,男性對於「女性的行為是否隱含着性暗示」的判斷往往比女性所希望表達的為多[47]。此外施暴者可能在判斷「不要」一詞的意思時往言外之意的方向解讀。有些人可能認為,如果看不到任何生理傷害,該女性一定是表達了同意。亦有錯誤想法認為,向其他男性提出性方面的要求的男性,必定具有男子氣質[46]

動機[编辑]

世界衛生組織表示,針對女性的性暴力(包括強姦)存有一些風險因素[48]

  • 家庭荣誉和性纯洁方面的观念;
  • 男性性权利方面的意识形态;
  • 法律对性暴力的制裁力度不够。

沒有單一的動機可解釋所有強姦;施暴者可有多個潛在動機。研究者提出的相關因子包括憤怒[49]權力[50]施虐癖、對性滿足的追求、演化所帶來的趨勢[51][52]。當中部分因子背後有較強力的證據支持:於2002年進行過強姦犯研究的美國臨床心理學大衛·利薩克英语David Lisak[53]表示,與非強姦犯比較,強姦犯(不論被捕與否)對女性有著更高的憤怒情緒、更受支配及控制女性的慾望所軀使,相比之下更衝動、更去抑制、更反社會、更男性化,以及擁有較少的同理心[54]

在某些男性群體當中,性侵犯會被視為能夠表達男性氣質的行為特徵,其亦跟想在同輩中獲得更多尊重的慾望顯著相關[55]。年輕男子的性侵犯行為跟其所身處的帮派或團體相關[56][57]

不少進行輪姦的男性視之為一種正當的懲罰手段,用以教訓作出「不道德行為」的女性,該些行為包括穿著短裙、逛酒吧。在巴布亚新几内亚的一些地區,人們可在長老的準許之下,以公開輪姦的方式懲罰女性[58]

輪姦及公開輪姦亦被用作為增強男性情感紐帶的一種手段。這一情況常見於兵隊之中。戰時強姦的四分之三以上為輪姦;而在和平時期,輪姦佔所有強姦案例的不到四分之一。指揮官可能會迫使新兵強姦別人,以令其對所屬部隊更為忠誠,因為強姦在很多情況下皆屬一種禁忌和非法行為。與志願兵相比,降服的敵方組織更有機會被迫強姦別人,因為他們一開始就被視為欠缺對所屬部隊的忠誠[59]。巴布亚新几内亚的部分幫派需在入伙時以強姦女性來獲得信任[60]

影響[编辑]

為了確定全球帶強迫性質的性行為的嚴重程度,世界衛生組織使用了一道指標性問題去量度之:「你有否在違背自己意願的情況下被迫跟他人性交?」結果正面回答的百分率高於問人有沒被虐待或強姦[61]

世界衛生組織的報告列出了性虐待受害者可能面臨的後果:

心理及情緒[编辑]

很多受害者不會承認自己被人強姦。當中一些在幾年後仍拒絕承認之[62][63]。他們一般會懷疑自身所經歷的能否稱作「強姦」,對於只受到心理威脅的受害者而言更是如此。女性可因各種原因,而不把她們的受害經歷承認為「強姦」,例如感到羞恥或尷尬、法律定義不一、不想把熟人視為強姦犯、內化了責備受害者的態度[63]。公眾會將這些行為視為「有悖常理」,繼視受害者為「不誠實的」[62]

在受到侵犯的過程中,受害者可能出現的反應有战斗、逃跑、急冻、討好[64]、落下。受害者可能會以他們以前沒有想過的方式作出反應。在施暴者完事後,他們可能會感到不舒服/沮喪,並對先前自身的反應感到不解[65][66]。大多受害者在受到強姦的過程中會出現「急凍」反應,或變得順從合作。在面對威脅時,靈長類動物普遍會出現該些生存反應[67]。大眾一般假定受害者會尋求協助或作出反抗(令施暴者衣服破損或受傷),故上述反應可能會令其他人或受害者本身感到困惑[65]

受害者可能會在侵犯過程中出現解離現象[65]。受害者的相關記憶有機會變得支離破碎,這種情況較常出現在受害過後的一段短時間內。睡眠及時間流逝有助鞏固該些記憶[65]。遭到強姦的男性或男孩可能會在過程中感到生理興奮,以至射精;同樣女性或女孩可能會達至高潮。對於該些受到侵犯的受害者及其身邊的人而言,這也可能是羞恥感或疑惑感的源頭[68][69][70]

創傷後的症狀可能會在受到侵犯的一年以後才浮現出來。在受到強姦後,倖存者可能會以不同的方式向外做出反應——從較向外表達的至封閉自己的:他們較普遍會出現的情緒包括苦惱、焦慮、羞恥、沮喪、無助,以及出現罪惡感[65]。否認受到強姦的情況則較為罕見[65]

在受到強姦後的幾週內,倖存者可能會出現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症狀,並可能會面臨廣泛的心身問題[65][71]:310。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症狀包括不斷在腦海中回憶相關經歷、避免接觸跟經歷相關的事物、變得麻木、焦慮和驚嚇反應英语startle response增加[65]。若出現以下情況,相對嚴重的症狀較有可能持續地出現:施暴者持續約束或管制倖存者的生活、倖存者相信施暴者將會殺了自己、受害者年紀很小或很大、受害人先前便已認識施暴者[65]。若周圍的人故意忽略或責備被強姦的當事人,同樣會增加受害者持續出現相對較嚴重的症狀的可能性[65]

大多數人需花3-4個月才可從強姦中恢復過來,但大多患上了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受害者可能持續會有以下表現:焦慮、沮喪、濫用藥物、煩躁、憤怒、反复回想、做噩夢[65]。倖存者也可能會患上广泛性焦虑症、一種或多種特殊恐惧症重度抑郁症。他們也有機會在重回社交生活或性生活時感到困難[65]。強姦受害者的自殺率較高[68][72]

經歷強姦的男性受害者可能會出現同樣的心理問題,但他們較少就此去尋求輔導[68]

研究強姦的研究者或輔導受害者的人也會因受害者的經歷而感受到壓力。這一現象稱為替代性創傷英语vicarious traumatization[73]

生理[编辑]

評估人員可能會以「生理傷害的有沒」來確定受害者是否被強姦[74]。受到性侵而又沒出現生理傷害的人可能不太願意向當局報案或尋求醫療協助[75]

大多侵入性強姦不會使用避孕套,但也有使用了它的強姦案例。使用避孕套能大大減低受害者及施暴者傳播疾病或懷孕的機會。使用避孕套的理由包括避免感染病原體(對於輪姦或強姦性工作者的情況而言更是如此);消滅證據,令搜證工作更為困難;令性行為本身看似得到同意(對於熟人強姦的情況而言);從計劃和使用避孕套的過程中獲得興奮感。當中一般不會出現對受害人的擔憂[76]

性傳播疾病[编辑]

與沒有受過強姦的人相比,強姦的受害者有較高機會出現生殖道感染的情況[77]人類免疫缺陷病毒可在強姦過程中傳播。因強姦而感染愛滋病者有較大機會出現心理問題及曾試注射型毒品[78]。感染其他性傳播疾病會增加感染人類免疫缺陷病毒的風險[77]。「與處女發生性關係可以治癒男人所患的愛滋病」的錯誤觀念仍存於非洲部分區域,當地部分強姦案例為此而起[79][80][81][82]。對於該說法對南非的HIV傳播或兒童性虐待是否真的有推動作用,研究者瑞秋·朱克斯和海倫·愛普斯坦則持質疑觀點[83]

法律[编辑]

未成年人法规[编辑]

在多數國家的法律中,只要任何人和法定年齡以下之人發生性關係[84],不管其是否自願,强奸罪名都成立。其法理是:法定年齡以下的男女沒有足夠的能力對性交作出正確判斷決定是否「同意」,因此即使其實際上同意與別人性交,該同意在法理上也是無效的,與其性交者依然需按強姦罪論處。

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規定不可與未滿14歲的女子發生性關係。中華民國刑法第227條對此亦有所規定,其更將之分為「對14歲以下之男女為性交」和「對14歲以上,未滿16歲以下之性交」而課以不同程度的刑罰[85]。另有「兒童及少年性交易防制條例」(為中華民國刑法之特別法)進一步針對相關行為進行處罰。

法律定義[编辑]

中華民國[编辑]

维基文库标志
维基文库中相关的原始文献:

中華民國法律上,強姦罪是指用暴力、威脅或利害被害人陷於脆弱處境難以抗拒等違反其意願的手段,強迫被害人進行性行為的犯罪[84]

中華民國法律規定於第16章「妨害性自主罪」章,第221至第229之1條,針對性侵害規定,原本1935年立法時為:「對於婦女以強暴、脅迫、藥劑、催眠術或他法,至使不能抗拒而姦淫之者,為強姦罪」。但一直遭到批評認為強加女性須有抵抗的義務,反而構成更大生命身體的風險,而若未抵抗,則加害人不構成犯罪而逍遙法外。後經婦運不斷努力,在1999年修正為「對於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而為性交者」即構成妨害性自主罪(強制性交罪)。[86][87][88]

中华人民共和国[编辑]

強姦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法律上是指以暴力、脅迫或者其他手段强奸婦女的行為[89]

而國家规定强奸是指违背妇女意志,使用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行与妇女发生性交的行为,或者故意与不满14周岁的幼女发生性关系的行为,主体必须是已满十四周岁的男性,对象必须是女性,女性不能够成强奸罪的直接正犯,但可以成为强奸罪中的帮助犯、教唆犯、间接正犯和共犯,例如一妇女教唆他人强奸别的妇女。但当已满十六周岁的女性故意与未满十四周岁的男童或女童发生性关系时,可以以猥亵儿童罪论处[90]。但在中国大陸发生过多起同性强奸和男性遭到女性强奸的事件,由于强奸的客体在法律中被局限于“妇女”和“幼女”,公安部门往往难以对其立案。在个别同性强奸的极端案例中,往往是以故意伤害罪论处。

1997年至2015年间,《刑法》曾从强奸罪中剥离出嫖宿幼女罪,将女童身份从强奸案受害人转变为雏妓,使其污名化。而由于嫖宿幼女罪处罚轻于强奸罪,此罪名被认为是权贵用以开脱强奸罪罪责的利器。司法实践中,更有嫖宿幼女,却完全脱逃刑罚者,参见:卢玉敏案。2015年,嫖宿幼女罪被废止,意味着,无论幼女是自愿卖淫、抑或强迫卖淫,嫖客和卖淫组织者皆为强奸罪罪犯[91]

發展[编辑]

中華民國[编辑]

中華民國刑法的部份,過去舊法時代對於配偶是否有可能成立強制性交罪曾經存在有正反兩說,故中華民國刑法於1999年修正時將強制性交的構成要件修改為:「對於男女以強暴、脅迫、恐嚇、催眠術或其他違反其意願之方法而為性交者」,並就婚姻內的性暴力,增訂了第229條之1,肯認對於配偶亦有成立強制性交罪或強制猥褻之可能,惟對於配偶犯強制性交罪或強制猥褻需告訴乃論,以使婚姻問題之處理有轉寰之餘地,維繫家庭之完整。[92][93][88]

中华人民共和国[编辑]

按照理论上的阐释,是指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丈夫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违背妻子意志,强行与妻子发生性关系的行为。倒退十年,这类事情在中国大陆闻所未闻,而近年来,上海、安徽、四川、河南等地却先后发生了丈夫强迫妻子与其进行性行为的案件,并且司法机关在处理这类案件时亦多有分歧,对于发生的类似案情的判决,不同的人民法院、不同的法官也给出了截然不同的判决。关于婚内存在不存在强奸,“婚内强迫性行为”算不算犯罪,这一在理论界、司法界一直争议很大的问题一次又一次凸现在人们面前,引起了各方的关注和争论。但目前中国大陆现行刑法依然认为丈夫不能构成强奸罪的直接正犯。因为如果如此,会涉及到妻子的无限正当防卫权的问题,但是丈夫可以通过间接正犯或者共犯的方式构成强奸妻子的强奸罪主体。

美國[编辑]

美國司法統計局的統計資料顯示,在美國,91%的強姦受害人為女性,9%的受害人為男性;加害人中,有99%的強姦者為男性。[94][95]

美国新泽西州刑法规定:“任何人都不得因年老或者性无能或者同被害人有婚姻关系而被推定为不能犯强奸罪。”这是对普通法强奸罪概念的重大修改——婚姻关系已经不能阻碍强奸罪的成立。美国自70年代以来,除新泽西州之外,还有加利福尼亚、特拉华、内布拉斯加和俄勒冈等州,也有类似规定。1981年新泽西州最高法院就史密斯案作出了美国第一个婚内强奸的判决。1984年9月,佛罗里达州迈阿密法庭判处威廉· 里德14年监禁,原因是被告结婚后长期强行与其妻子发生性行为,构成了婚内强奸罪。

英國[编辑]

1991年10月23日,英国上议院在审理皇室诉R一案时作出了一项历史性裁决:妻子只要表示离开丈夫的企图(如搬离家庭),便已经撤消“婚姻同意/权利”,有权控告丈夫强奸。英国最高法院5名法官之一的金斯爵士指出:“现代妻子不再是丈夫手下逆来顺受的性奴隶,而是平起平坐的伴侶。”

伊斯蘭教國家[编辑]

在有些伊斯兰的国家会根据《古兰经》,对犯强奸罪的人(无论男方是否已成年),都会被处以石刑。而女方主动与男方通奸并已经成年的,也会被处以石刑(通常判決會傾向認定女方通姦,而非男方強姦),如果女方未成年的,则会被鞭打100下。[來源請求]

香港[编辑]

根據刑事罪行條例第118條,任何人強姦一名女子,或冒充一名已婚女子的丈夫,誘使該女子與他性交,與一名女子非法性交,而性交時該女子對此並不同意及當時他知道該女子並不同意性交,或罔顧該女子是否對此同意,即屬強姦。循公訴程序定罪後,最高可處終身監禁。

各地概况[编辑]

在美國,80%的強姦與性侵犯受害者的年紀在30歲以下,15%的年紀在12歲以下;而年紀介於12至34歲間的有最高的風險淪為受害者。[96]強姦可能在事實上相當地普遍,像例如根據美國司法部的《美國民眾的犯罪受害情況》(Criminal Victimiz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這份文獻顯示,在2005年時,有191,670人被回報受到強姦或性侵犯。[97]在美國,每六名女性和每三十三名男性中,就有一人曾遭到他人強姦或意圖強姦(據科羅拉多反性侵犯聯盟〔Colorado Coalition Against Sexual Assault〕之資料所示)。[98]美國司法部的統計資料有提及與犯罪受害人的種族,但只有提及白人和黑人受害的狀況,其中西裔白人和非西裔白人的資料是混合的。據其內容所示,在2006年時,有194,270名白人和17,920名黑人遭受強姦或性侵犯[99]。在澳大利亞,有大約130萬名女性和362,400名男性曾在15歲後遭遇性侵犯,也就是說,澳大利亞每6名女性和每20名男性中,就有—人曾在15歲後遭遇性侵,年輕人較容易遭遇性侵;此外,有約一百萬名澳大利亞女性和約337,400名澳大利亞男性曾在15歲前遭遇性侵[100]。據澳洲的一項資料顯示,強姦的偽報率約為2%-7%,並不會高於其他種類的犯罪[101]。依據對黑猩猩演化研究指出,強姦在古老社會中極可能具有實際的社會功能。很多文艺作品为了获得表现力而描写女性被强奸时挣扎哭叫甚至反而得到快感。但实际上這是一種迷思,相当多的强奸案例中出于恐惧,女方动弹不得甚至會配合犯人,許多案例中女性的激烈反抗很容易導致自身喪命,而被列入殺人案件分開統計。

此外,鉴于男性为受害者的强奸犯罪即便在女权发达的西欧也十分少见,因而在以下的数据中,性侵犯具体定义为女性在非自愿情况下,被迫接受男性的性要求,也即遭到强制猥亵、强奸等,包括婚内强奸,但不包括街头調戲、“电车之狼”等轻度的性骚扰。

联合国/世界性組織人均數據[编辑]

以下數據根據聯合國婦女署2013年相關統計資料整理而成,涉及126個國家和地區。[102]

第一個括號內的數字為一國發生針對女性的性侵案件的間隔時間,單位為分鐘,即每隔多少分鐘發生一起性侵女性案件,數字越小強奸案越頻繁發生。

第二個括號內的數字為該國在世界經濟論壇2013年度《全球性别差距报告》中的性别平等指数得分,愈接近1分愈性別平等(最高的冰島為0.8731,最低的也門為0.5128):

極嚴重[编辑]

而在性服務業早早合法化的荷蘭色情動漫影視產業發達的日本,強姦犯罪的發案率並不高,青少年未婚懷孕的比例也很低,這就使得一些犯罪學領域的學者產生了色情產業合法化能夠在一定程度上遏制性犯罪的想法。

分類[编辑]

依性別區分[编辑]

強姦與性別的關係是犯罪學上研究強姦的領域之一,即研究不同類型的強姦中,強姦者與受害者在性與性別英语Sex and gender distinction上的不同,其廣義範圍還包括研究性侵犯。多數的研究表示,強姦的犯罪者大多為男性,且遠遠高於女性;然而、美國聯邦調查局在2012年將強姦的定義擴大後,有越來越多的研究把焦點放在被強姦的男性與強姦男性的女性。

男性強姦女性[编辑]

男性強姦女性的案例最為常見。這現象除男性內分泌因素外,與父權社會中的性別不平等亦有緊密關聯。自古以來,一切戰爭幾乎都伴隨著男性兵士對被侵略國婦女的劫掠與強姦。

據美国司法统计局的統計,在美國,9%的強姦受害人為男性,91%的受害人為女性;加害人中,有99%的強姦者為男性。 另根據澳洲的一項資料顯示,在澳洲,被強姦者多為女性,而強姦者則多為男性,共有96%的強姦者為男性,強姦者的年紀分佈於所有的年齡層,但最多數的為17-30歲者。[105]

男性強姦男性[编辑]

在軍隊、男子監獄等男性為主的團體裡,因缺乏情慾發洩的管道,比較容易發生男性強姦男性的狀況。部分情境是同性戀雙性戀傾向的高階級男性強姦(不論任何性向的)低階級男性。多數男性強姦男性案例有性剝削的情況(長期且固定的加害人與受害人關係)。

男性之間的性交多採用肛交口交的方式;其中前者特別稱之為雞姦[106]。過去保守社會對男同性戀的排斥,導致男性對男性的強姦案例甚為不受重視。

女性強姦男性[编辑]

女性強姦男性較為罕見,但亦偶有所聞,而近年來案例增加。女性施暴者除了使用各種異性性交方式外,亦有借助特殊工具對受害者進行肛交,例如使用假陰莖穿戴式假陰莖

曾經在美國有多宗案件是關於男學生被女教師強姦或誘姦[107][108],其中一宗更被重判20年[109]。比較矚目的是Debra Lafave英语Debra Lafave的案件,獲減刑協議,被判在家監禁3年和緩刑7年[110]。2017年,夏威夷發生一宗懷疑女姦男的案件。一名女疑犯以誣陷強暴和迫使退學的威脅,對日籍寄宿男生進行多次性侵犯,該婦現被控7項性侵罪。[111]

巴布亞紐幾內亞基里维纳群岛有一個女人强暴男人的傳統节日,名叫“甘薯节”。在節日中該地的外族男性有可能會被女性輪姦,但對於當地女性而言绝不会影响任何人的感情与婚姻,她們纯粹是为了好玩。[112][113][114][可疑 ]

女性強姦女性[编辑]

女性可以透過指交口交摩擦陰部、使用假陰莖、其它性玩具或其它各種物品來強行刺激另一名女性的生殖器或其它性感帶[115][116][117]

轮奸[编辑]

轮奸又称为集体强奸,是指二人以上违背受害者意愿,强行发生性行为的。有時候一對夫婦或情人也會共同進行強姦。[118]

其它分類[编辑]

根據強奸的方式、強奸的場所或強姦者和受害者的關係,強姦也可以分為以下幾個類型:

  • 約會強姦:在社交場合發生的強姦,又稱約會強暴,加害者可能為戀人、認識的人或互聯網的網友。[120][121][122]
  • 戰爭暴行:軍事強姦在現代國際社會上,被定性為不人道不道德的,屬戰爭罪。在男權社會的战争历史中,敵陣的女性會被視為“戰利品”。 成吉思汗曾說過:“人生最大之樂,即在勝敵、逐敵、奪其所有,見其最親之人以淚洗面,乘其馬,納其妻女也。”[124]可以说,战争,尤其是侵略战争中一般都会发生强奸事件。大日本帝國軍隊在太平洋戰爭時造成有關爭議性一直至今。日軍曾在戰爭中強姦、輪暴受侵略國婦女,甚至有強徵慰安婦軍妓(該等女子包括日本國籍在內)[125]蘇聯紅軍曾經強姦東歐佔領區(包括華沙公約國家)及中國東北地區婦女,東歐地區受害者達200萬名[126]美軍也造成過法國德國的強姦婦女事件[127]韓戰時,中國人民志愿军也有部份人员參與强奸。根據《一九五二年志願軍後勤工作簡結》,11萬人志願軍後勤部隊中,由1952年1月至11月中,就有109人自殺,39人自傷,687人逃亡,汽車肇禍壓死81人,壓傷94人,誤傷108人,強姦41人,通姦514人,雞姦150人。1954至1955年,最少發生20單強姦殺人事件。[128]而今日美軍亦常出現強姦案,甚至出現強姦己方女戰友事件,還有沖繩美軍強姦12歲少女事件等國際新聞。
  • 婚内强奸:在傳統父權社会,妻子理所当然是丈夫的家庭成员。她只是男性的私有财产和繁殖后代的工具,因此丈夫强迫妻子发生性关系不算犯罪。然而随着20世纪60年代女权运动的兴起,女性要求拥有独立自主的性权利。故是否有意願發生性行為,應尊重男女雙方之身體自主權,不因結婚,即喪失性的自主,而遭男性配偶任意要求而無視女性之意願。

文化及歷史[编辑]

強姦和禁止強姦是普世文化通則的一部份,也就是說,強姦存在於所有的人類社會中,但所有的人類社會也都在一定程度上禁止強姦。[129]

強暴文化[编辑]

一幅关于强奸的绘画

強暴文化是一套合理化並支持暴力性侵行為的複雜信念。在強暴文化盛行的社會中,性與暴力通常有緊密連結關係,且其成員大多下意識屈服於該文化脈絡之下。[130][131][132][133][134][88]

古代猶太人[编辑]

舊約聖經》當中有提及該如何處罰強姦的內容,並認為強姦已婚者是死罪,對此《申命記》裡提到說:「若有男子在田野遇見已經許配人的女子,強與他行淫,只要將那男子治死。但不可辦女子;他本沒有該死的罪,這事就類乎人起來攻擊鄰舍,將他殺了一樣。」(申命記22:25-27);但另一方面,對於強姦尚未嫁人的女子的人,則不以死刑處置,而是以強迫強姦者娶被強姦者為妻的方式來處理,對此《申命記》裡提到說:「若有男子遇見沒有許配人的處女,抓住他,與他行淫,被人看見,這男子就要拿五十舍客勒銀子給女子的父親;因他玷污了這女子,就要娶他為妻,終身不可休他。」(申命記22:28-29)

古代羅馬[编辑]

在羅馬男人看來,妻子只是丈夫的財物和女奴隸的頭領。強姦並不看作是男人對女人的傷害行為,而是一個男人對另一個男人的“財產盜竊罪”,犯罪者可以用金錢賠償受害女子的丈夫或父親來抵罪。[135]

古代日耳曼國家[编辑]

日耳曼人實行一夫一妻制,買賣婚姻,男性擁有家長權。但在沒有男性繼承人的情況下長女也可以繼承家族的權力和財產。強姦(rape:強姦,強奪,洗劫,破壞)被視為一種搶奪女性和侵犯家庭的嚴重犯罪行為,罪犯通常會被處死,但貴族可以繳納罰金抵罪。[136]

古代中國[编辑]

在中國古代社會,女性被看成男性的附屬品。男子可以三妻四妾、買春嫖妓,女子卻被要求對丈夫忠誠。封建社會後期女性地位更加低下,連丈夫死後改嫁的女人都會受到社會的歧視和迫害。所以女子遇到強姦一般都拼命反抗,以免失身嫁不出去或被丈夫拋棄。[137]

參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Sexual violence chapter 6 (PDF).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02 [5 December 2015]. 
  2. ^ Rape. dictionary.reference.com. April 15, 2011. 
  3. ^ 3.0 3.1 3.2 Rape. legal-dictionary.thefreedictionary.com. April 15, 2011. 
  4. ^ Petrak, Jenny; Hedge, Barbara (编). The Trauma of Sexual Assault Treatment, Prevention and Practice.. Chichester: John Wiley & Sons. 2003: 2. ISBN 978-0-470-85138-8. 
  5. ^ "Rape at the National Level, number of police recorded offenses". United Nations.
  6. ^ Violence against women.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017-09-08]. 
  7. ^ Human Rights WatchNo Escape: Male Rape In U.S. Prisons. Part VII. Anomaly or Epidemic: The Incidence of Prisoner-on-Prisoner Rape.; estimates that 100,000–140,000 violent male-male rapes occur in U.S. prisons annually; compare with FBI statistics that estimate 90,000 violent male-female rapes occur annually.
  8. ^ Robert W. Dumond, "Ignominious Victims: Effective Treatment of Male Sexual Assault in Prison," August 15, 1995, p. 2; states that "evidence suggests that [male-male sexual assault in prison] may be a staggering problem". Quoted in Mariner, Joanne; (Organization), Human Rights Watch. No escape: male rape in U.S. prisons. Human Rights Watch. 2001-04-17: 370 [7 June 2010]. ISBN 978-1-56432-258-6. 
  9. ^ Struckman-Johnson, Cindy; David Struckman-Johnson. A Comparison of Sexual Coercion Experiences Reported by Men and Women in Prison. Journal of Interpersonal Violence. 2006, 21 (12): 1591–1615. ISSN 0886-2605. PMID 17065656. doi:10.1177/0886260506294240. ; reports that "Greater percentages of men (70%) than women (29%) reported that their incident resulted in oral, vaginal, or anal sex. More men (54%) than women (28%) reported an incident that was classified as rape."
  10. ^ Post 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in Rape Survivors. The American Academy of Experts in Traumatic Stress. 1995 [2013-04-30]. 
  11. ^ Rape victim threatened to withdraw case in UP. Zeenews.india.com. 2011-03-19 [2013-02-03]. 
  12. ^ Stigmatization of Rape & Honor Killings. WISE Muslim Women. 2002-01-31 [2013-02-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11-08). 
  13. ^ Harter, Pascale. BBC News - Libya rape victims 'face honour killings'. BBC News. 2011-06-14 [2013-02-03]. 
  14. ^ 14.0 14.1 Corinne J. Saunders, Rape and Ravishment in the Literature of Medieval England, Boydell & Brewer, 2001, p. 20.
  15. ^ 15.0 15.1 Keith Burgess-Jackson, A Most Detestable Crime: New Philosophical Essays on Rape,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New York, 1999, p.16.
  16. ^ Rape. Merriam-Webster. 
  17. ^ 章智栋. 目的理性犯罪论视野下婚内强奸行为的再审视. 犯罪研究. 2018, (8): 22–29. 
  18. ^ 汉典“强”字的基本解释. 汉典. [2019-12-07]. 
  19. ^ 汉典“强奸”词语的解释. 汉典. [2019-12-07]. 
  20. ^ 20.0 20.1 20.2 Smith, Merril D. (编). Encyclopedia of rape 1st. Westport, Conn. [u.a.]: Greenwood Press. 2004: 169–170. ISBN 978-0-313-32687-5. 
  21. ^ 21.0 21.1 Maier, S. L. "I Have Heard Horrible Stories...": Rape Victim Advocates' Perceptions of the Revictimization of Rape Victims by the Police and Medical System. Violence Against Women. 2008, 14 (7): 786–808. ISSN 1077-8012. PMID 18559867. doi:10.1177/1077801208320245. 
  22. ^ Justinian, Institutiones [1]
  23. ^ Adolf Berger, Encyclopedic Dictionary on Roman Law, pp. 667 (raptus) and 768 (vis) [2]
  24. ^ An Updated Definition of Rape (U.S. Dept of Justice, January 6, 2012). [30 October 2014]. (原始内容存档于13 March 2012). 
  25. ^ Savage, Charlie. Federal Crime Statistics to Expand Rape Definition. The New York Times. 14 April 2018 –通过NYTimes.com. 
  26. ^ Krug, Etienne G.; 等 (编). WORLD REPORT ON VIOLENCE AND HEALTH (PDF).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149. 2002 [5 December 2015]. 
  27. ^ 27.0 27.1 Basile, KC; Smith, SG; Breiding, MJ; Black, MC; Mahendra, RR. Sexual Violence Surveillance: Uniform Definitions and Recommended Data Elements, Version 2.0. (PDF). National Center for Injury Prevention and Control,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2014 [6 June 2017]. 
  28. ^ Markovchick, Vincent. Sexual Assault. Emergency medicine secrets. Philadelphia, PA: Elsevier. 2016: 516–520. ISBN 9780323355162. 
  29. ^ Kalbfleisch, Pamela J.; Cody, Michael J. Gender Power and Communication in Human Relationships. Routledge. 2012 [April 30, 2013]. ISBN 978-1-136-48050-8. 
  30. ^ Ken Plummer. Modern Homosexualities: Fragments of Lesbian and Gay Experiences. Routledge. 2002: 187–191 [August 24, 2013]. ISBN 978-1-134-92242-0. 
  31. ^ Sexual Offences (Scotland) Act 2009. legislation.gov.uk/UK Statute Law Database. 2009 [December 12, 2013]. 
  32. ^ Tom de Castella, Jon Kelly. Assange case: How is rape defined?. BBC News. August 22, 2012 [December 12, 2013]. 
  33. ^ Criminal code. [2010-12-31]. 
  34. ^ UCSB's SexInfo. Soc.ucsb.edu. [2010-12-31]. 
  35. ^ Rosdahl, Caroline. Textbook of basic nursing. Philadelphia: Wolters Kluwer Health/Lippincott Williams & Wilkins. 2012. ISBN 978-1-60547-772-5. 
  36. ^ Kelly, Gary. Sexuality today. New York, NY: McGraw-Hill. 2011. ISBN 978-0-07-353199-1. 
  37. ^ Gruber, Aya. Consent Confusion. Cardozo Law Review. December 2016, 38 (2): 415–458 [March 20, 2017]. 
  38. ^ 38.0 38.1 Rape and sexual violence: Human rights law and standards in the International Criminal Court. Amnesty International 2011
  39. ^ Correspondent, Legal. Sex on false promise of marriage is rape: Supreme Court. The Hindu. 2019-04-13 [2019-04-14]. ISSN 0971-751X. 
  40. ^ REPUBLIC ACT NO. 8353. Philippine Law. Approved: September 30, 1997
  41. ^ Fourth Annual Report of ICTR to the General Assembly (1999)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4-01-03. March 23, 2007
  42. ^ VAW/for printer/1/14/0 (PDF). [2014-02-12]. 
  43. ^ Asia-Pacific | Thailand passes marital rape bill. BBC News. 2007-06-21 [2014-02-12]. 
  44. ^ The Daily Gazette — Google News Archive Search. [30 October 2014]. 
  45. ^ Search. Rape & Sexual Assault | AWARE Singapore. Aware.org.sg. 2011-03-14 [2014-02-12]. 
  46. ^ 46.0 46.1 Kulick, Don. No. Language & Communication. 2003, 23 (2): 139–151. ISSN 0271-5309. doi:10.1016/S0271-5309(02)00043-5. 
  47. ^ Feminist Perspectives on Rape. Mens rea. Metaphysics Research Lab, Stanford University. 2017. 
  48. ^ WHO. Violence against women. who.int.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23 November 2012 [3 February 2013]. 
  49. ^ Oliva, Janet R. Sexually Motivated Crimes: Understanding the Profile of the Sex Offender and Applying Theory to Practice. Boca Raton, FL: CRC Press, 2013.Pg 72
  50. ^ Oliva, Janet R. Sexually Motivated Crimes: Understanding the Profile of the Sex Offender and Applying Theory to Practice. Boca Raton, FL: CRC Press, 2013.Pg 72
  51. ^ Thornhill, Randy; Palmer, Craig T. A natural history of rape biological bases of sexual coercion. Cambridge, Massachusetts: MIT Press. 2000. ISBN 978-1-282-09687-5. 
  52. ^ Pinker, Steven, Chapter 19: children, (编) Pinker, Steven, The blank slate: the modern denial of human nature, London: Penguin Group: 372–399, 2003, ISBN 978-1-101-20032-2. 
  53. ^ Lisak, David; Miller, Paul M. Repeat rape and multiple offending among undetected rapists. Violence & Victims. February 2002, 17 (1): 73–84. PMID 11991158. doi:10.1891/vivi.17.1.73.33638.  Pdf.
  54. ^ Lisak, David. Understanding the predatory nature of sexual violence. Sexual Assault Report. March–April 2011, 14 (4): 49–64 [10 June 2014].  Pdf.
  55. ^ Petty GM, Dawson B. Sexual aggression in normal men: incidence, beliefs and personality characteristics. Personality and Individual Differences. 1989, 10 (3): 355–362. doi:10.1016/0191-8869(89)90109-8. 
  56. ^ Ouimette PC, Riggs D. Testing a mediational model of sexually aggressive behavior in nonincarcerated perpetrators. Violence and Victims. 1998, 13 (2): 117–130. PMID 9809392. doi:10.1891/0886-6708.13.2.117. 
  57. ^ Borowsky IW, Hogan M, Ireland M. Adolescent sexual aggression: risk and protective factors. Pediatrics. 1997, 100 (6): E7. PMID 9382908. doi:10.1542/peds.100.6.e7. 
  58. ^ Jenkins C. Sexual behavior in Papua New Guinea. In: Report of the Third Annual Meeting of the International Network on Violence Against Women, January 1998. Washington, DC, International Network on Violence Against Women, 1998.
  59. ^ Nobel committee shines a spotlight on rape in conflict. The Economist Magazine. [27 May 2019]. 
  60. ^ Crying Meri. Vlad Sokhin. [12 February 2014]. 
  61. ^ 61.0 61.1 Krug. Rapport mondial sur la violence et la santé (PDF). Genève: Organisation mondiale de la santé. 2002. ISBN 978-92-4-154561-7. 
  62. ^ 62.0 62.1 Long, Jennifer. Introducing expert testimony to explain victim behavior in sexual and domestic violence prosecutions (PDF). NDAA.org. 2016. (原始内容 (PDF)存档于2017-08-29). 
  63. ^ 63.0 63.1 Victim Responses to Sexual Assault: Counterintuitive or Simply Adaptive. www.ncjrs.gov. [2017-09-09]. 
  64. ^ Matley, Eliza. Presenting the Key to Learning: Comfort Corners. "Trauma Responses: Fight, Flight, Freeze or Fawn?" https://www.csustan.edu/sites/default/files/groups/University%20Honors%20Program/Journals/eliza_matley.pdf
  65. ^ 65.00 65.01 65.02 65.03 65.04 65.05 65.06 65.07 65.08 65.09 65.10 65.11 Mason, F; Lodrick, Z. Psychological consequences of sexual assault.. Best Practice & Research. Clinical Obstetrics & Gynaecology. February 2013, 27 (1): 27–37. PMID 23182852. doi:10.1016/j.bpobgyn.2012.08.015. 
  66. ^ Lodrick, Zoe. Psychological trauma – what every trauma worker should know.. The British Journal of Psychotherapy Integration. 2007, 4 (2).  Friend: "Friend is the earliest defensive strategy available to us..... Throughout life when fearful most humans will activate their social engagement system (Porges, 1995). ... The social engagement system, or friend response to threat, is evident in the child who smiles or even laughs when being chastised." Flop: "Flop occurs if, and when, the freeze mechanism fails.... The survival purpose of the flop state is evident: if ‘impact’ is going to occur the likelihood of surviving it will be increased if the body yields, and psychologically, in the short-term at least, the situation will be more bearable if the higher brain functions are ‘offline’."
  67. ^ Bracha, H. Stefan. Freeze, Flight, Fight, Fright, Faint: Adaptationist Perspectives on the Acute Stress Response Spectrum (PDF). CNS Spectrums. September 2004, 9 (9): 679–685. ISSN 2165-6509. PMID 15337864. doi:10.1017/S1092852900001954. 
  68. ^ 68.0 68.1 68.2 McLean, IA. The male victim of sexual assault.. Best Practice & Research. Clinical Obstetrics & Gynaecology. February 2013, 27 (1): 39–46. PMID 22951768. doi:10.1016/j.bpobgyn.2012.08.006. 
  69. ^ Chivers, ML; Seto, MC; Lalumière, ML; Laan, E; Grimbos, T. Agreement of self-reported and genital measures of sexual arousal in men and women: a meta-analysis.. 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 February 2010, 39 (1): 5–56. PMC 2811244. PMID 20049519. doi:10.1007/s10508-009-9556-9. 
  70. ^ Levin, RJ; van Berlo, W. Sexual arousal and orgasm in subjects who experience forced or non-consensual sexual stimulation – a review.. Journal of Clinical Forensic Medicine. April 2004, 11 (2): 82–8. PMID 15261004. doi:10.1016/j.jcfm.2003.10.008. 
  71. ^ Hoffman, Barbara; 等. Williams Gynecology 3rd. McGraw Hill Professional. 2016. ISBN 9780071849098. 
  72. ^ Jina, R; Thomas, LS. Health consequences of sexual violence against women.. Best Practice & Research. Clinical Obstetrics & Gynaecology. February 2013, 27 (1): 15–26. PMID 22975432. doi:10.1016/j.bpobgyn.2012.08.012. 
  73. ^ Guidelines for the prevention and management of vicarious trauma among researchers of sexual and intimate partner violence (PDF). Sexual Violence Research Initiative. 2015. 
  74. ^ Walker, G. The (in)significance of genital injury in rape and sexual assault.. Journal of Forensic and Legal Medicine. August 2015, 34: 173–8. PMID 26165680. doi:10.1016/j.jflm.2015.06.007. 
  75. ^ Kennedy, K. M. The Relationship of Victim Injury to the Progression of Sexual Crimes through the Criminal Justice System. Journal of Forensic and Legal Medicine. 2012, 19 (6): 309–311. PMID 22847045. doi:10.1016/j.jflm.2012.04.033. hdl:10147/266322. 
  76. ^ Wolff, Craig. Rapists and Condoms; Is Use a Cavalier Act or a Way to Avoid Disease and Arrest?. New York Times. August 22, 1994. 
  77. ^ 77.0 77.1 Kimura, Seiji. Physical and emotional abuse triggers, short and long-term consequences and prevention methods. Hauppauge, New York: Nova Science Publishers, Inc. 2013. ISBN 9781624174469. 
  78. ^ Sexual Violence and HIV. Sexual Violence Research Initiative. [2013-02-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2-18). 
  79. ^ "South African men rape babies as 'cure' for Aids". The Daily Telegraph. November 11, 2001
  80. ^ Jenny, Carole. Child Abuse and Neglect: Diagnosis, Treatment and Evidence — Expert Consult. Elsevier Health Sciences. 2010: 187. ISBN 978-1-4377-3621-2. 
  81. ^ Klot, Jennifer; Monica Kathina Juma. HIV/AIDS, Gender, Human Security and Violence in Southern Africa. Pretoria: Africa Institute of South Africa. 2011: 47. ISBN 978-0-7983-0253-1. 
  82. ^ HIV/AIDS, the stats, the Virgin Cure and infant rape. Science in Africa. 2002-01-25 [2013-02-03].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2-01-15). 
  83. ^ Epstein H, Jewkes R. The myth of the virgin rape myth. The Lancet. 2009-10-24, 374 (9699): 1419; author reply 1419–20. PMID 19854367. doi:10.1016/S0140-6736(09)61858-4.  "In the current South African case, this claim is predicated on racist assumptions about the amorality of African men..."
  84. ^ 84.0 84.1 性侵入行為”:“以性器進入他人之性器肛門口腔,或使之接合之行為”。或“以性器以外之其他身體部位或器物進入他人之性器、肛門,或使之接合之行為”。參見 中華民國刑法第10條第5款。
  85. ^ 妨害性自主罪〉第二百二十七條
  86. ^ 中華民國刑法第10條、第221條
  87. ^ 法源法律網-法學論著-法學文摘-刑法上強暴脅迫概念之探討. 法源法律網. [2017-03-05]. 
  88. ^ 88.0 88.1 88.2 Chen, Hsinyi. 「被撿屍是女生活該?」無所不在的強暴文化. 女人迷 womany.net. [2017-03-05] (中文(台灣)‎). 
  89. ^ 強姦罪”:“以暴力、脅迫或者其他手段强奸婦女的”。參見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四章第二百三十六條。
  90. ^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236条
  91. ^ 温晓霞、彭聪. 明知是幼女而强迫卖淫属于强奸犯罪. 责任编辑:奚天宝. 中国普法网,来源:中国法院网. 2017-07-14 [2019-06-06] (简体中文). 
  92. ^ 本條之立法理由為:「依現行法第二百二十一條之規定,並不排除婚姻關係中強制性交行為之有責性,然為兼顧夫妻間強制性交之特性,本條訂為告訴乃論,使婚姻問題之處理有轉寰之餘地,維繫家庭之完整。 」
  93. ^ 王乃彥. 論準強盜罪的強暴概念 (PDF). [2017-03]. 
  94. ^ Sex Offenses and Offenders An Analysis of Data on Rape and Sexual Assault, page 5, page 8 页面存档备份,存于互联网档案馆
  95. ^ Myriam S. Denov, Perspectives on Female Sex Offending: A Culture of Denial (Ashgate Publishing 2004) – ISBN
  96. ^ Who are the Victims? - RAINN - Rape, Abuse and Incest National Network. rainn.org. 
  97. ^ Bureau of Justice Statistics (BJS) - Criminal Victimiz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 -- Statistical Tables. bjs.gov. 
  98. ^ Colorado Coalition Against Sexual Assault: Statistics
  99. ^ United States Department of Justice document, (table 42). (PDF) . Retrieved on 2011-10-01.
  100. ^ The nature and extent of sexual assault and abuse in Australia - ACSSA Resource Sheet, 2012 - Sexual Violence Research. aifs.gov.au. 
  101. ^ about date rape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3-01-17.
  102. ^ 联合国妇女署(2011年),“关于关于侵害妇女暴力行为的事实和数字”
  103. ^ 印度尤. 印度黑暗面?(一)從強暴來看背後的社會議題. SOSreader. 2015-05-25 [2017-03-05] (中文(台灣)‎). 
  104. ^ 印度尤. 女性的脆弱來自於我們惡劣的環境:印度總理獨立日演說,談人民最關切的「強暴」與「廁所」 -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2014-08-22 [2017-03-05] (中文(台灣)‎). 
  105. ^ about date rape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3-01-16.
  106. ^ 南非监狱腐败令人震惊 狱守鸡奸少年犯被偷拍. 南方日报. 
  107. ^ 美国出格女教师强奸性骚扰多名男学生. 扬子晚报. 
  108. ^ 美一女教师强奸小学生获刑10年. 羊城晚报. 
  109. ^ Ashley Jo Beach, Middle School Teacher, Sentenced to 20 Years for Seducing 13-Year-Old Student. CBS. 2009-12-30. 
  110. ^ 美國不倫戀案例. 自由電子報. (原始内容存档于2009-08-17). 
  111. ^ 至少10度性侵16歲男交換生 日籍「寄宿媽媽」被捕 星島日報,2018年3月14日
  112. ^ 基里维纳群岛甘薯节--女人强暴男人的节日 .甘薯是什么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0-07-28.
  113. ^ 探秘传说神秘族群:卡图马族女人可强暴男人. 大公網. 2012-10-23 [2013-11-10].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11-10). 
  114. ^ 張娜. 探秘卡圖馬合法"強暴"行為. 環球網 (新浪旅遊). 2010-06-29 [2011-04-21].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1-04-12). 
  115. ^ Renzetti, Claire M. Violent Betrayal: Partner Abuse in Lesbian Relationships. Thousand Oaks, CA: Sage Publications, 1992, ISBN 0-8039-3888-8.
  116. ^ Ristock, Janice. No More Secrets: Violence in Lesbian Relationships. New York: Routledge, 2002, ISBN 0-415-92946-6.
  117. ^ Girshick, Lori B. Woman-to-Woman Sexual Violence: Does She Call It Rape? (The Northeastern Series on Gender, Crime, and the Law). Boston: Northeastern University Press, 2000, ISBN 1-55553-527-5.
  118. ^ 硬上西施玩3P 檳榔攤老闆情侶涉性侵 NOWnews.com 今日新聞網[永久失效連結]
  119. ^ 重慶公安強姦女研究生案 受害人生死不明
  120. ^ 性侵害知多少_約會強暴. scc.yuntech.edu.tw. [2017-03-05]. 
  121. ^ 約會強暴IQ大考驗. www.cute.edu.tw. [2017-03-05]. 
  122. ^ 約會強暴 - 教育百科. pedia.cloud.edu.tw. [2017-03-05]. 
  123. ^ [www.bastillepost.com/macau/article/199348-印度少女被姦入院-慘遭再強姦 慘被強姦送院治療印少女再遭醫院保安強暴] 巴士的報
  124. ^ 波斯史學家拉施特·哀丁撰寫《史集》:“成吉思汗一日问那颜不儿古赤,人生何者最乐。答曰:‘春日騎駿馬,拳鷹鶻出獵,見其搏取獵物,斯為最樂。 ’汗以此問歷詢不兒古勒等諸將,諸將所答與不兒古赤同。汗曰:‘不然。人生最大之樂,即在勝敵、逐敵、奪其所有,見其最親之人以淚洗面,乘其馬,納其妻女也。’”
  125. ^ (日)笠原十九司。南京大屠杀期间日军性暴力的构造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4-03-28.。江海学刊。2001年6期
  126. ^ 安東尼·比弗:《柏林:一九四五年淪陷》
  127. ^ http://news.bbc.co.uk/2/hi/europe/8084210.stm
  128. ^ “十一万人的志愿军后勤部队中,从1952年一月到十一月中,共发生自杀一百零九人,自伤的三十九人,逃亡的六百八十七人,汽车肇事压死的八十一人,压伤的九十四人,误伤的一百零八人,强奸的四十一人,通奸的五百一十四人,鸡奸的一百五十人。”金盾出版社1986年7月1版《抗美援朝战争后勤经验总结 资料选编综合类下册》,P427
  129. ^ http://joelvelasco.net/teaching/2890/brownlisthumanuniversals.pdf
  130. ^ 約克 YORK/南得美麗. 里約輪暴案受害者:「痛的不是子宮:是靈魂。」──除了強暴本身,「強暴文化」更該被終結. 換日線 Crossing. [2017-03-05] (中文(台灣)‎). 
  131. ^ (nckugw), 成大性別婦女中心. 強暴文化與情人節(楊芳枝) @ 性/別雙語電子報│Bilingual E-news on Gender and Sexuality :: 痞客邦 PIXNET ::. 性/別雙語電子報│Bilingual E-news on Gender and Sexuality. [2017-03-05] (中文(台灣)‎). 
  132. ^ (demona), demona. 關於強暴文化 @ 架空馬戲團 :: 痞客邦 PIXNET ::. 架空馬戲團. [2017-03-05] (中文(台灣)‎). 
  133. ^ 何春蕤. 驅散強暴的陰影. sex.ncu.edu.tw. [2017-03-05]. 
  134. ^ 楊潔. 設想一個理想的受暴者?. 燧火評論. [2017-03-05]. 
  135. ^ 《羅馬法概論》,作者:(英)尼古拉斯 著,黄风 译,出 版 社:法律出版社,出版时间:2010-4-1,
  136. ^ 《日耳曼法研究》,作者:李秀清,出版社:商务印书馆,出版时间:2005-7-1
  137. ^ 《二十四史》,作者:中华书局编辑部,出版社:中华书局,出版时间:2000-1-1

外部链接[编辑]

延伸閱讀[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