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革命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性革命,又稱性壓抑解放,是一種社會在對观念的革命性變化,專指解放人們基於性別、性傾向、性關係而受到的社會壓迫[1]性壓抑解放於1960年代左右開始受到大眾關注[2],伴隨著及民權運動,主要關注於人際關係(尤指兩性關係)及性行為,影響傳統社會上對於性以及及家庭的概念。

概要[编辑]

性革命始於1960年代發生於美國避孕藥開發上市后,所引起對於性倫理墮胎的爭論。這些爭論逐漸擴大,後來又向外傳播,最終引發歐美各國的性革命[3][4]。也有學者認為性革命的起點來由更早,是由1920年代精神分析學在美國普及化後引起。

此後,女權得到擴張以及女性的身體自主意識抬頭。自1973年罗诉韦德案(英语:Roe v. Wade),美國最高法院於1973年判決容許婦女的墮胎權受到憲法保障後,女權組織開始加入爭取墮胎權及避孕權來爭取女權,墮胎權自此亦成為美國重要的社會議題。1990年代以後,主要是LGBT團體開始爭取人權及平等權利。

值得注意的是,对于美国1960年代开始的性壓抑解放运动的理解应该结合其时代背景。舉例來說,其最著名的口号“要做爱,不要作戰。”(Make love, not war),实际上就很明显是以反战(越战)为主。

性壓抑解放[编辑]

性壓抑解放在學術上有確切的嚴肅意義,但受到大眾傳播媒體以及保守人士的誤導,常常被錯誤理解為「追求性慾滿足」,例如「同性戀的性壓抑解放」就是認為同性戀追求性滿足、「青少年的性壓抑解放」就是認為青少年追求性慾滿足。於是,當看到「性騷擾的性壓抑解放」、「私生子的性壓抑解放」、「性病的性壓抑解放」就無法理解其真正的意涵了。

定義[编辑]

解放的意義有三個層次:

  • 知識的:除魅、破除對性的迷信。例如破除處女情節,對於處女守貞的壓迫以及非處女的歧視。
  • 政治的:民主、平等。例如對於性別參政、投票平等的權利。
  • 自由的:身體自主、選擇。例如對於女性身體自主權的保障。

所以把「性」套入後就可得出性解放的意涵:性的理性除魅、性的民主平等,擁有對身體自主的選擇權。

套在「同性戀的性壓抑解放」就是:破除對於同性戀的迷思、追求同性戀的民主平等、尊重選擇同性性行為的權利。以此類推……。於是「解放」與「平權/運動/平權運動」等字彙可以說是有著相通的內涵,使用上也經常互換。

誤讀性壓抑解放[编辑]

因為性長久被視為禁忌、被壓抑,使得人們一提及「性」眼光便容易集中在性慾。於是性解放常被誤讀為盲目地擁抱性、無節制滿足性慾、追求快感;偏離「解放」原意而不自知。性解放人士也常被保守人士誤導為鼓吹雜交、亂倫、等禁忌的性行為。

性解放[编辑]

性解放也常被人們視為性行為解放,人們認為是鼓吹雜交、亂倫、等禁忌的多重性行為。但是那完全是字面上錯誤解讀所造成的誤會。

婚姻平權團體,常在關鍵時刻丟出性解放造成內部意見分歧,以至於失焦造成更多的對立,婚姻平權訴求同志朋友基本人權,而性解放卻無法明確定義基本人權且會造成誤會。

也就是說,正式,直述的「性解放」定義,以及「性解放與基本人權的關係」,在支持性解放運動的團體間亦缺乏有力的共識,甚至在性解放遊行中,亦常出現成員以性解放的名義,鼓吹雜交等禁忌的性行為,使得外部視聽群眾難以區分性解放運動者與鼓吹禁忌性行為者之間的差異。無論如何,來自性解放運動者內部對於性解放定義的歧義,顯示了性解放運動在理論的本體論層次上仍然並不成熟,有待釐清。

反對同性婚姻的人經常說支持同性婚姻的人是為了「性解放」(無獨有偶地,反對同志教育的人也說,實施同志教育是為了鼓勵「性解放」),好像同性婚姻本身不值得作為一個目的?這些反對同性婚姻者經常恐嚇大眾,倘若妳/你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就等於也支持一夫多妻、多夫一妻、多夫多妻、亂倫、人獸交…. 等合法化,然而這些人對於他們口中所稱的「性解放」一詞往往不給予任何清楚的定義,似乎單單「性解放」一詞已足說明何以同性婚姻合法化會傷害同性戀異性戀婚姻制度

但是,另一方面,性解放思潮本身作為同性婚姻的思想源流,卻在不同文化中推動性解放運動時遭遇到不同程度的阻力。這些現象相當程度上顯示了性解放運動,缺乏考慮不同文化對性的系統性影響因素,因而有學者亦將性解放思潮與性解放運動視為白人文化霸權的表現。

與宗教及社會保守派的角力[编辑]

不論是性革命或是性壓抑解放,「性」的議題都觸碰到宗教及社會保守派的敏感神經,形成具爭議的社會議題。

保守派及宗教組織認為性必須在一個固定的基本價值軌道運作(而且是與過去看齊、根據經書指示的)、婚姻永恆不變,反對未婚同居婚前性行為,導致傳統家庭價值的「崩壞」。而自由派則認為同居和進行婚前性行為純屬個人自由及私人領域,政府及外界並無權力干預,並以政治思維大異其趣。在討論議題時,保守派及宗教組織多以宗教及道德倫理非政治話語論述,於是雙方常落入雞同鴨講的局面。

在談同性婚姻及同性伴侶領養子女的議題方面,同性戀平權運動是從平等權利的角度切入(為何只有異性戀獨佔婚姻而同性伴侶不能享有選擇婚姻和擁有子女的權利),而從宗教立場則是守著「婚姻」在其宗教中的意義來反對(如基督教是指婚姻根據《聖經》是上帝設計為一男一女)。并且,保守派的观点也认为,对于同性伴侶是否适合领养子女,甚至对被领养子女的心理发展产生何种影响有深刻的质疑。

關連項目[编辑]

參考[编辑]

  1. ^ Kate Millett, 1969.
  2. ^ Allyn, 2000.
  3. ^ Germaine Greer and The Female Eunuch
  4. ^ Abc-Clio. Greenwood.com. [2011-11-05]. 

文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