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取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性傾向
Homosex.jpg
分類
異性戀 · 同性戀 · 雙性戀
男同性戀 · 女同性戀 · 無性戀
單性戀 · 泛性戀
男性向 · 女性向
相關概念
雙性人 · 第三性
雙靈 · 性慾倒錯
相關研究
生物學 · 動物學 · 統計學 · 性學
神經科學 · 非異性戀
同性戀心理學
酷兒研究 · 金賽量表
性傾向與醫學年表
動物界的同性戀行為

Category:性傾向
性專題首頁

性取向,亦稱性傾向性指向性位向,來自英文sexual orientation」,是指一個人在情感浪漫、與上對男性女性有何種型態的耐久吸引。最近幾十年的研究表明,性傾向是個程度漸進的連續(continuous)概念,好比膚色。每個人的性傾向位於從「只對異性感興趣」到「只對同性感興趣」之間的某個位置。通常,性傾向被歸為三類:異性戀(對異性產生浪漫情感與性的吸引)、同性戀(對同性產生浪漫情感與性的吸引)、雙性戀(對兩性均能產生浪漫情感與性的吸引),此外,亦有無性戀(對兩性均無浪漫情感或性的吸引)和二禁恋(只对二次元世界的人产生浪漫情感与性的吸引)的概念。性傾向的多樣情況,在人類歷史和世界不同國家與文化中都有描述。研究表明,性傾向形成於童年青少年早期。沒有科學研究足以證明「改變性傾向」的治療是安全或有效的;事實上,對於同性戀者或雙性戀者,這些治療通常帶來負面影響或心理陰影。

性傾向的定義並不單單含有或依賴於性行為,而是依賴並表現於一個人在性和浪漫情感上的耐久吸引,這包括一個人在愛、依附感、親密行為等非性方面的內在深刻需求,具體表現例如:非性愛慕、共同目標與價值觀、相互支持愛護、長久承諾等。一個禁慾或從未發生過性行為的人,並不一定是「無性戀」;一個跟同性發生過性行為的人,但缺乏浪漫或情感上的耐久吸引,並不是同性戀;一個跟異性發生過性行為的人,但缺乏浪漫或情感上的耐久吸引,也不是異性戀。

性傾向和其他跟性身份有關的幾個概念是相互區分的:「生理性別」(biological sex)是指男性或女性的解剖學生理學遺傳學特徵;「性別認同」(gender identity)是指一個人將自己視為男性或女性的心理認同;「性別的社會角色」是指社會對男性化行為或女性化行為定義的文化規範。

心理学和社会学观点[编辑]

西格蒙德·弗洛伊德对人类本性的著名的特征化“多态的不正当性”(polymorphously perverse),意味着或者是事实上任何对象都可以成为性欲满足的源泉或者是像婴儿那样对性欲的满足漠不关心。弗洛伊德认为,当一个婴儿长大后,性欲满足的对象开始变得清晰和有限(对于这究竟是生物学变化还是社会进程的原因还有争论)。人类学家观察到,世界上很多人,包括在相同文化中成长的人,也可能有不同的取向对象。然而,很多学者认为,在任意一个给定的社会,被认为是合适的欲望的对象通常是受到控制和有限的。此外,一些文化传统(特别是宗教)主张人们应该只有一种类型的欲望对象。

根据由阿尔弗烈德·查尔斯·金赛做的两份具有争议性的研究《男性性行为》(1948年)和《女性性行为》(1953年),当被问及对自己从一个连续的从绝对异性恋到绝对同性恋的性谱中为自己的评分以及对他们行为的综合分析后表明,多数人在某种程度上是双性恋的,也就是说,很多人对两性都有好感,但是通常是偏向其中一方。根据金赛的报告,只有少数一些人(5%-10%)可以认为是完全的同性恋和异性恋。相反的,只有更少的一些人可以被认为是完全的“双性恋”。

很多现代科学研究发现,很多人报告通常是异性恋取向。然而对同性恋占人口比例的报告则会根据方法的不同和选择标准的不同而有所差别。很多这样的统计数据表明在美国男同性恋者为2.8-9%,女同性恋者为1-5%[1]。几乎所有的研究都发现,男同性恋者的比例大约是女同性恋者比例的两倍。对双性恋在人口中的比例的估计根据不同的提问而有很大的差别。一些研究认为只要一个人几乎相等的受两性的吸引就是双性恋;另外一些人认为双性恋完全受同性(否则就认为是异性恋)以及异性(否则就是同性恋)吸引。無性戀者則佔少數。

宗教和道德观点[编辑]

很多宗教將性行为納入规范。一些宗教赞同教徒的贞节和独身,很多宗教谴责乱伦和兽奸。通常宗教对性取向的观点是基于对什么是“自然”的考虑。传统基督教认为同性恋是道德错误的;但正如其他很多歷史上被認為不道德的行為,如離婚,今天已被廣泛接受,開明教派及教徒不再認為同性戀是錯誤的,而是正常與自然的。

性取向作为一种“结构”[编辑]

今天很多的西方社会把“性取向”认为是一个一元化的和真实的事物。在过去三十年间,一些人类学家历史学家和文学批评家指出,它实际上是有很多不同的事物组成的,包括具体的性欲望的对象以及型满足的形式(也就是性行为)。一些学者则认为“性取向”和具体的性取向是历史和社会的结构。1976年,历史学家米歇爾·福柯(Michel Foucault)提出,同性恋的概念在18世纪是不存在的,人们认为的“鸡奸”(只涉及具体的性行为而不是性行为的参与者)是一种罪恶通常会被忽略有时则会受到严厉的处罚(参看鸡奸法)。他更进一步指出,只是到了19世纪,“同性恋”才开始作为一个正在浮现的科学的参与者以及文学上寻找对不同形式性“变态”的定义和分析的形象开始出现。最后,他指出正是这个正在形成的讨论使得一些人宣称同性恋是符合自然的,并因此为“性取向”正名。

米歇爾·福柯对西方性特征的观点导致了其他历史学家和人类学家抛弃了對19世纪关于不同形式性行为和性取向的分类的计划,而转移到一个新的研究“什么是性特征?”以及不同地方不同时代的人如何了解他们的身体和欲望?例如,他们争辩到著名的一些美拉尼西亚案例,在他们的社会中成年男子和青春期前以及青春期的男性从事的口交行为与在美国欧洲男性间从事类似的行为不是可比的,美拉尼西亚的人不能理解或用言语表达他们这种行为是性渴望或性行为,因此这反映了一个十分不同的关于性、性特征和性别的社会文化。一些历史学家也对所谓的古希腊的同性恋做出类似的论断:出现在现代西方社会的同性恋现行也许会被古希腊人以另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加以理解。

有两种不同的理论:一个声称人类的性特征是极其可塑的,对身体和性的具体观念是社会结构的。另一个观点是基础人类学文明相对性的声明:人类的行为应该根据具体的文化环境加以解释,在一个文明中的解释用于描述另外一个文明的事件和信仰是不合适的。一些反对福柯关于西方性特征具体论证的现代学者也来时接受了那些基本的理论和方法观。

影响性取向的因素[编辑]

性取向的起因是具有争议的,但主要可分兩種意見:先天形成和後天形成。很多不同的因素都有被提及,包括基因因素、非基因生物学因素、心理学因素和社会学因素以及有意识的选择。有人認為,性取向是可改變的,性態度是受到環境和外界影響,例如幼年成長過程、家庭背景、性格、氣質、同儕的壓力、性侵犯及同性間的性經驗[2]。美國心理協會認為,研究[哪些?]表明性傾向形成於童年或青少年早期;沒有科學研究足以證明「改變性傾向」的治療是安全或有效的,事實上,對於同性戀者或雙性戀者,這些治療通常帶來負面影響或心理陰影。

对非异性恋的研究和试验为另外一个观点开辟了道路:性取向是在孩童时期或更早的时候被固定的。对同性恋双胞胎的研究表明,2001年赫什伯格(Hershberger)以有出生登记的双胞胎为统计样本时,报告同卵双生的双胞胎,其中一人为同性恋另外一位也是同性恋的机会是20〜25%。 基因影响力假说主张基因对性欲取向有影响力,其理论认为遗傅相似度越相近的个体均为同性恋的一致率也越高,因此推​​论同卵双生双胞胎均为同性恋的一致率、异卵双生双胞胎均为同性恋的一致率、手足均为同性恋的一致率、收养关系之手足或无相同父母之手足均为同性恋的一致率,当比较这四种不同遗传相似度的群体时,其均为同性恋的一致率应该依照遗传相似度减少而等量平行递减。 然而,赫什伯格(Hershberger)(2001)综合8项双胞胎研究报告发现同卵双生双胞胎均为同性恋的一致率变异性极大,由0%到100%都有报告。而且当取样自有出生登记的双胞胎为样本时,同卵双生双胞胎均为同性恋的一致率机率为20〜25%。 [3]


性别相异双胞胎(龙凤胎) 龙凤胎中的女性是否大部分都成为女同性恋?因为其羊水中的男性荷尔蒙(睾丸素酮)testosterone/ 女性荷尔蒙(雌二醇)estradiol比值一定比普通单胞胎女婴多。但是答案是否定的,她们并不比一般女性更易成为女同性恋。彼得·S比尔曼( Peter S Bearman)及汉娜·布鲁克纳(Hannah Bruckner) 在ISERP中报告龙凤胎与同性恋性取向的研究结果,在5552 对龙凤胎中,只有男性有同性恋倾向,女性则没有,这个研究报告证实社会因素会影响同性恋取向,同时排除了孕期荷尔蒙因素及演化遗传因素对同性恋性取向的影响。 ISERP working paper October 2001: Opposite-sex twins and adolescent same-sex attraction(ISERP)


对很多人来说,这些数据有力的表明了性取向的一个生物因素。对其他的人,包括引用的研究的三名作者中的两名(贝利和波勒德,Bailey&Pollard)则担心来自于同性恋鼓吹者杂志的读者可能会歪曲这个结果。

在西方社會过去的25年裡,不同的赞同者开始支持这样一个论点:无论是这个人的行为还是决定,成人中的性取向是不能改变的。少数人继续认为对那些愿意改变的人从同性恋重定义为异性恋是可能的,持这一观点的人通常是宗教团体或与它们有联系的人。

改變性取向[编辑]

一些改變同性戀者性傾向的運動或組織,以基督教信仰為基礎,輔助在同性戀性傾向上掙扎的人士;為決定改變性傾向的同性戀者,提供幫助和輔導。這些組織相信通過勸導、祈禱或其他的方式來使同性戀轉變成爲異性戀或者離棄同性戀。

2001年 Robert Spitzer 博士提到有些同性戀者希望改變性傾向是有不同的原因的,其中包括:

  • 81%感到同性戀的生活不能令他們真正得到情感上的滿足;
  • 79%覺得同性戀生活與宗教信仰或自己的價值觀有衝突;
  • 35%女士及67%男士渴望結婚或保持現有婚姻(指異性婚姻)。

所以,Robert Spitzer 博士認為性傾向可以改變的事實肯定了後天因素是可以影響一個人的性傾向。[4] 但於2012年4月11日,Robert Spitzer 博士決定把他當時2001年所做的研究及其結論收回,其後在網上發表一短片,指當時他在研究的過程中犯下頗嚴重的錯失,引致錯誤理解所得的研究數據,並得出錯誤的結論,所以決定收回當年的研究,並公開致歉。影片[3] Spitzer 博士指出,當年他的研究對象均經由提供性傾向治療的組織轉介,這些研究對象都曾接受這類組織所提供的性傾向治療服務,但Spitzer 博士當年卻並未有對這些研究對象的可信性作評估。博士解釋,當年他詢問這些研究對象,他們經過性傾向治療後是否有從同性戀變為異性戀,但博士卻並未能知道,這些對象是否自我欺騙,又或說謊,所以Spitzer 博士總結他2001年的研究結果並不成立,並必須收回當時所做的研究。可惜Spitzer 博士對收回研究的決定,並未獲部分提供性傾向治療服務的組織所歡迎,而這些組織卻繼續引述該研究,博士對此表示感到不幸,同時指責這種行為是不道德的。博士更點名批評美國國家同性戀研究及治療協會濫用2001年他的研究及其結論,並希望該協會可以停止這種行為。

這些同性戀輔導組織指出,同性戀的生活並非不可改變。 經改變性傾向的輔導後,有很多成功的例子。[5] [6][7] [8] 有些男同性戀者經輔導後還結婚,與異性配偶過著婚姻生活。[9][10]

而美国心理学协会指出“直至目前,未有足夠的科學研究顯示改變性傾向的治療安全或有效”。[11]

英国的医师专业团体英国医学协会(BMA)2010年7月1日通过决议,对试图“治疗同性恋”或“改变性倾向”的做法表示反对和谴责,认为这种做法既不可信,也会对“被治疗者”造成伤害。 [12]

於2012年5月17日,世衛註美洲的辦事處,泛美洲衛生組織,有見美國等地經常有組織提倡可以提供改變性傾向的服務,便就性傾向治療和嘗試改變個人性傾向的方法,發表一份用詞強烈的英文聲明《為一種不存在的疾病治療 ("Cures" for an Illness that Does Not Exist)》。[13]聲明強調,同性戀性傾向仍人類性傾向的其中一種正常類別,而且對當時人和其親近的人士都不會構成健康上的傷害,所以同性戀本身並不是一種疾病或不正常,並且無需要接受治療。世衛在聲明中再三指出,改變個人性傾向的方法,不單沒有科學證據支持其效果,而且沒有醫學意義之餘,並會對身體及精神健康甚至生命形成嚴重的威脅,同時亦是對受影響人士的個人尊嚴和基本人權的一種侵犯。世衛亦藉發表該聲明提醒公眾,雖然有少數人士可以能夠在表面行為上限制表現出自身的性傾向,但個人性傾向本身一般都被視為個人整體特徵的一部分和不能改變;所以,是十分重要的去,阻止採用那些視同性戀為「偏差」或「選擇」並且因而可以透過「意志力」或「治療」去改變的理論。聲明內容同時譴責提供性傾向治療的醫護人員,是把他們自己與社會偏見看齊,並且反映他們對個人性傾向和性健康議題的絕對無知。世衛亦提醒各國的醫護人員,如果向同性戀者指出他們是患上「缺陷」並且需要尋求改變,是等同於違反醫學道德的第一道原則:「首要的事,不要造成傷害(First, do no harm)」。[14]世衛同時透過聲明呼籲各地政府,應強烈反對當地的診所和醫院提供性傾向治療,並應立法懲處或制裁提供性傾向治療的醫療機構。世衛並且建議各地政府應多向公眾進行個人性傾向教育,以消除公眾對同性戀者的性傾向歧視。 [15]

參考資料[编辑]

  1. ^ [1][2],24页-这个数字在一些大城市中可以高达12%,而在一些乡村地区可能只有1%
  2. ^ Linda Ames Nicolosi,“Former APA President Condemns APA for Barring Research”, (2004)
  3. ^ ISERP working paper October 2001: Opposite-sex twins and adolescent same-sex attraction(ISERP).p3
  4. ^ [“Research Summary: Robert L. Spitzer, 200 Subjects Who Claim to Have Changed Their Sexual Orientation from Homosexual to Heterosexual”, http://www.newdirection.ca/research/spitzer.htm]
  5. ^ Nocturne《愛與罪》
  6. ^ 《身在牢 心被愛》
  7. ^ Don《選擇「轉變」》
  8. ^ 陳碧珊《愛中轉化──同性戀愛可釋手》
  9. ^ Yes 先生《我結婚了!》
  10. ^ 阿文(男)《覓愛艱途——走出同性戀的心路》
  11. ^ "Answers to Your Questions About Sexual Orientation and Homosexuality". American Psychological Association. http://www.apa.org/topics/orientation.html. Retrieved on 2008-05-26.
  12. ^ 英国医学协会通过决议:“治疗转变同性恋”不可信、造成伤害(爱白资讯)
  13. ^ 性取向與性不取向
  14. ^ WHO/PAHO:“CURES” FOR AN ILLNESS THAT DOES NOT EXIST
  15. ^ "Therapies" to change sexual orientation lack medical justification and threaten health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