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虹旗 (LGBT)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飛揚的彩虹旗

彩虹旗英语:Rainbow Flag),也被稱作LGBT驕傲旗同志驕傲旗,是一面象徵性別少數群體(LGBT)的旗幟。現今最通用的彩虹旗為1979年的六條版本,故也作「六色彩虹旗」。常見於各種LGBT之消費場所(包括但不僅限於酒吧、餐廳、商店)以表示該商戶對性別少數群體之友好;同時也會在各地同志驕傲大遊行中頻頻出現。

此旗最早是由舊金山藝術家吉爾伯特·貝克於1978年設計。由於廣泛提供的織物,旗幟進行了幾次修改,刪除了部份顏色,然後重新添加了一些顏色。 [1][2]截至2008年,最通用的彩虹旗為包含紅、橙、黃、綠、藍和紫羅蘭色,並且通常是水平懸起的。最通常是紅色在最上面,與自然界的彩虹顏色相同。

歷史[编辑]

彩虹旗於1978年6月25日首次在舊金山同志驕傲大遊行上飛揚。

貝克創作此旗的靈感很可能源自朱迪·加兰所唱的《Over the Rainbow》,以及死後數天所發生的石牆暴動[3][4]此旗亦與一戰勝利勳章英语World War I Victory Medal (United States)的緞帶顏色相同,但現已證實兩者並無關係。另一個說法則指出,此旗的靈感源自1960年代盛行於校園中高呼世界和平的人手持的「種族旗幟」(亦稱「人類旗幟」)。該旗是以五個平行的間條組成(由上至下分別是紅、黑、棕、黃和白)。此說法認為貝克是取材自此旗[5],並且是在被美國詩人艾伦·金斯堡所影響的嬉皮運動中借得此旗。[6]

第一代的同性戀族群旗幟也是由貝克手工染色做成的,並且有八種顏色的條紋組成:亮粉紅、紅、橙、黃、綠、青綠、靛青和紫羅蘭。貝克把這些顏色的意義表示如下:[7]

亮粉色:性(sex
紅:生命(life
橙:治愈(healing
黃:陽光(sunlight
綠:自然(nature
青綠:藝術(art)、魔術(magic
靛青:和諧(harmony)、寧靜(serenity
紫羅蘭:精神(spirit

之後,30個志願者為同志驕傲大遊行手工紡織和上色2面彩虹旗。[8]

在1978年11月27日,首位公開出櫃美國同性戀城市監督人、舊金山市議員哈維·米爾克Harvey Milk)被暗殺。米爾克死後,人們對彩虹旗的需求開始大大增加。為了滿足這些需求,派拉蒙旗幟公司開始銷售由紅、橙、黃、綠、青綠、靛青和紫羅蘭七種顏色條紋組成的彩虹旗。當貝克開始銷售他設計的彩虹旗時,由於沒有足夠的亮粉紅纖維,所以將亮粉紅色從旗幟中除掉。另外,總部設於舊金山的派拉蒙旗幟公司亦公開售賣國際彩虹少女社團英语International Order of the Rainbow for Girls旗幟,而貝克也成為其僱員。[9]

在1979年,彩虹旗最後一次被修改,並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這是因為當彩虹旗被垂直掛在三藩市的市場街的時候,中間的條紋變得模糊不清。為了使得旗幟更簡單,人們去掉了青綠色。同時,靛青也被藍色取代,變成了現在六種顏色的版本的彩虹旗幟。[9]

於1989年,當約翰·斯托特起訴其地主禁止他在其加利福尼亞州西好萊塢住所的陽台上展示彩虹旗,並獲得勝訴後,彩虹旗在美國全國得到廣泛關注。[10]

2000年,夏威夷大學將其運動隊的名稱「彩虹鬥士」改為「鬥士」,並在其標誌上除去了彩虹部份。起初,運動主任休·吉田指出此改動是為了區別運動隊和同性戀。但是,當此做法招來批評時,吉田卻指出此改動是為了避免與其他品牌混淆。之後,學校允許其運動隊選擇自己的隊名,導致多種名稱迭起,其中包括「彩虹鬥士」、「鬥士」、「彩虹」和「彩虹沃希恩」。此決定於2013年5月被更改,運動隊被迫除去「彩虹」兩字。[11]

2017年3月30日,以設計同志彩虹旗聞名的美國舊金山藝術家貝克(Gilbert Baker),於當地時間3月30日(北京時間3月31日)逝世,享壽65歲。[12]

Gay flag 8.svg
八條紋旗幟(1978年)
Gay flag 7.svg
七條紋旗幟(1978年-1979年)
Gay flag.svg
六條紋旗幟
(1979至今)旗幟比例:2:3

一里長旗幟[编辑]

1994年,為了紀念石牆暴動抗爭25周年,貝克決定製作世上最大的彩虹旗。[13]貝克和其志願者團隊用了整整一個月來籌劃製作工程。一里長旗幟使用了基本的六種顏色,闊30英尺。後來,石牆暴動周年紀念活動的獨立贊助者都能獲得此旗上闊1英尺的一部份。世界各地的LGBT活動家亦獲得一里長旗幟的一部份。[13]吉尼斯世界紀錄大全》後來認證一里長旗幟為世上最大旗幟。[14]

彩虹旗在台灣[编辑]

2007年,「台灣同志遊行聯盟」團隊,稱該團隊「融入了台灣在地文化」,而將六色彩虹的意涵重新定義、詮釋,用以表達「台灣同志遊行聯盟」團隊對於同志運動的關注態度以及立場。

此後,在2008、2009、2010年該團隊所主辦的台灣同志大遊行,延續此「六色彩虹宣言」的同志運動精神,號召群眾走上街頭[15]

紅色:性愛——廢除惡法,性權就是人權
橙色:力量——集體展現,我們就是力量
黃色:希望——勇往直前,打造希望種子
綠色:自然——看見差異,自然展現本性
藍色:自由——自主多元,解放身體自由
紫色:藝術——活出自我,創造繽紛藝術

「台灣同志遊行聯盟」團隊的詮釋[编辑]

紅色:性愛——廢除惡法,性權就是人權 性愛是個人生命力的根源,是人類文明創造的動力。

不論是LGBT為實踐其同志生命的各種性愛主張、生活方式、言論型態,或是任何性少數族群的非婚姻、非生殖的性愛生活方式或職業,都不該受到歧視、污名、剝奪。 人享有自主、多元選擇性愛的自由,這種自由應該受到尊重、保障,不可被剝奪與限制,也不該以異性戀、特定階級的單一標準來衡量其價值。 我們主張廢除箝制自主性愛、違反人權的三大惡法:社會秩序維護法第80條、兒童及青少年性交易防治條例第29條、刑法第235條。不再以偽稱的「妨害善良風俗」、「保護兒童青少年」、「掃除猥褻」之名,濫行反人性、違憲、侵犯人權之實,讓包含LGBT在內的性少數、青少年、成人自主的性愛不再被污名,不再生活於惡法壓迫的恐懼之中。

橙色:力量——集體展現,我們就是力量 2007年,我們都是那一萬五千分之一的色點,我們一同佔據街頭,高舉彩虹,把台北街頭粧點出最美麗的那一條人龍彩虹。那一剎那,我們一起感動,一起驕傲,因為我們知道,只要齊心齊力,就能展現出無比大的彩虹力量。

遊行外的每一天,回到各自的生活,在各個角落,每一個同志多少承受著必須隱藏性向、性別表現、性別認同的壓力,面對他人的不諒解、鄙夷,甚至排擠與暴力。在勢單力薄的處境中,同志大多選擇隱忍、得過且過,因為我們無法有力的回擊。我們感覺孤單。 可以不是這樣的!集體能夠展現出力量,如濃濃的太陽光芒,耀眼的美麗彩橘,那是生命的核心、是創造希望的能源。 為了捍衛LGBT權益、打造社會公義、追求自由信念,我們肩併肩,昂首齊步再度踏上台北街頭,我們正走在一起,我們就是力量。

黃色:希望——勇往直前,打造希望種子 台灣這塊土地的希望,正由現在的你我一起打造。

從最初個人獨自承受社會歧視與壓迫,到今日眾人集結在一起,台灣的同志運動正逐步發展出多元的面貌與行動。我們一路從個人的性別認同到多元的情欲文化與伴侶關係;也從害怕如何向父母出櫃,翻轉成同志也有權成為父母生養下一代。別忘了當初我們總以為自己是世上唯一的怪胎,到現在我們要爭取原本屬於我們的權利。這十多年來,我們不斷的用自我生命來改變這個社會,也豐富了這個社會對於未來的想像。 有想像的未來便是希望。 雖然個人力量薄弱,面對的處境複雜且險惡,但當我們齊聚,一同抗拒任何形式的壓迫與不公,我們開拓了社會思考多元未來的空間,也創造了希望的種子。 同志運動近二十年,我們正一起往這條有希望的路繼續前進。

綠色:自然——看見差異,自然展現本性 綠色代表自然,而「不自然」恰好是同志族群常會遇到的指責。隨著人類對大自然瞭解愈多,我們愈來愈發現,同性的、異性的、各式各樣不同的性愛方式,是普遍存在於自然環境與動物界中。不過,只有人類這種動物對性少數有所歧視且投以異樣眼光。

隨著台灣同志運動的發展,我們看到了許多不同的同志主體: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彼此之間的差異,以及那份彼此相異、卻又不約而同,努力活出自我的生命力與美感。同性戀與雙性戀同志,用著他們最真實的樣貌,不顧旁人目光勇敢地追尋感情;跨性別同志積極地實現自己的性別,甚至承受社會眾多的敵意。 這些,是我們努力作自己、不加以遮掩的自在本性。這,就是自然,當然也該受到尊重與祝福,並享有平等的權利。歧視少數的行為,反而是不自然。

藍色:自由——自主多元,解放身體自由 我們要免於恐懼的自由。

同志遊行是集體出櫃行動,在隊伍中可以勇敢高喊:「我是同志,我很驕傲!」。我們能夠勇敢出櫃,就是一種自由。我們更希望能勇敢地在生活中跟朋友、同事、親人出櫃,不需隱瞞自我的同志身分,獲得做真實自我的自由。 我們要身體自主的自由。 每個人都不該受社會既定性別刻板印象束縛,男生可以戴耳環、留長髮、穿性感小泳褲;女生可以頭頂俏麗俊帥的短髮、穿上束胸塑造自己的身體。我們都可以變男變女變變變,做最自在多元的自己。 我們要慾望解放的自由。 同志擺脫傳統性別框架-男生愛男生、女生愛女生,或男、女我都愛。同志慾望自由流動,只要關係中伴侶同意,守貞不是唯一選擇。我們認為情感與性愛有多元可能性,安全性行為比守貞更重要。

紫色:藝術——活出自我,創造繽紛藝術 代表藝術的紫色,不紅不藍,是撫媚妖饒最具同志文化敢曝(Camp)的特色。

長期被視為怪胎、異纇、邊緣,卻勇於活出自我的LGBT族群,精采豐富的身體展演,情感堅持表現,提供發展多元社會一扇彌足珍貴的想像窗口。 跨性別中有趣的行動裝扮實踐(扮裝、變性、第三性,性別難辨戲耍越界),男女同志情慾角色自我創造界定(T、婆、不分、哥、弟、妹),雙性戀多層次、多變項的對象選擇(愛男也愛女,抵抗單性戀壓迫),非正典文化的酷異力量集結積累,創造出城市紋理縫隙,有了瑰麗驚艷花朵,點綴單調乏味的異性戀空間。 二二八和平公園有了另類同志文化解讀,紅樓商家再創文化地景新貌;平胸T的身體自在展現,熊族的自信身材養成選擇,看見了多樣繽紛身體新美學,就是一種令人激賞的藝術表現。

衍生產品[编辑]

美國國旗與彩虹旗的合體版

彩虹旗在現代已廣泛地應用在各種產品中,其中包括珠寶、服裝和其他個人物品。彩虹旗的顏色亦成為一個展示LGBT身份或團結的象徵。彩虹旗的知名度是如此之高,使得彩虹旗基本上已經完全取代其他同性戀象徵物,如Λ粉红三角形。基本的彩虹旗已經產生出無數的變化。最經常的珠寶類是驕傲項鍊(pride necklace)和自由戒指(freedom rings),分別由六個戒指組成,每個戒指一種顏色,組成一個鏈。[16][17]其它的產品從鑰匙鏈到蠟燭。一些國旗被改變以包含彩虹旗,而這些其中的旗幟被做成從倒三角到笑臉的形狀。[8]

加拿大蒙特利爾波特站,是一個同性戀鎮地鐵車站。該車站最近重建成一個帶有彩虹旗元素的地鐵車站。[18][19]

值得注意的是,香港彩虹站的外牆雖然有六色彩虹的圖案,但彩虹站的外牆與彩虹旗無關,該車站得名來自鄰近的公屋彩虹邨

彩虹行人穿越道[编辑]

為了慶祝2012年6月同性戀自豪月,彩虹旗上的顏色亦被用作裝飾西好萊塢聖維森特大道和聖塔莫尼卡大道交匯處的行人穿越道。該行人穿越道位於洛杉磯驕傲節的入口處,並已獲西好萊塢市議會批准這樣做。[20]同性戀活動家亦在計劃永久保留彩虹行人穿越道。[21]

事件[编辑]

  • 大甲媽祖鑾轎為同志團體停留[22]

[编辑]

  • 2016年12月10日至17日,台中市政府,新市政大樓、豐原陽明大樓及台中州廳。[23]
  • 2017年11月24日,英國駐香港總領事館亦在法院道大樓懸掛六色彩虹直幡,亦在facebook專頁上祝福參與遊行的人士,指「所有愛情都是偉大的」,他們可與榮耀同行。[24]
一面巨大的彩虹旗被放在修頓球場巴士站之上

參見[编辑]

參考文獻[编辑]

  1. ^ The Rainbow Flag. [2007-08-21]. 
  2. ^ Gilbert Baker. Pride-Flyin' Flag: Rainbow-flag founder marks 30-years anniversary. Metro Weekly. 18 October 2007 [2008-03-13]. 
  3. ^ Gay Almanac, p. 94
  4. ^ Higgs, Professor David. Queer Sites: Gay Urban Histories Since 1600. Psychology Press. 1999: 173– [19 November 2012]. ISBN 9780415158978. 
  5. ^ Carleton College—“Symbols of Pride of the LGBTQ community”: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8-09-07. Noted as sourced to The Alyson Almanac from the college's library.
  6. ^ "San Francisco: The Unknown City", Helene Goupil, Josh Krist. Arsenal Pulp Press/Josh Krist, 2005. ISBN 1-55152-188-1, ISBN 978-1-55152-188-6. p. 33
  7. ^ THE GAY PRIDE FLAG - REAL ESTATE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4-10-06.
  8. ^ 8.0 8.1 Witt, et al., p. 435
  9. ^ 9.0 9.1 Unsung Heroes of the Gay World: Vexillographer Gilbert Baker: The Gay Betsy Ross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09-07-21. UK Gay News, 17 April 2008. Accessed 23 September 2009.
  10. ^ Russell, Ron. "Removal of 'Gay Pride' Flag Ordered: Tenant Suit Accuses Apartment Owner of Bias." Los Angeles Times (December 8, 1988): Part 9, 6.
  11. ^ Dave Reardon; Brian McInnis. All UH men's teams will be named Rainbow Warriors. Honolulu Star Advertiser. May 14, 2013 [4 June 2013]. 
  12. ^ 同志彩虹旗創作者貝克逝世 享壽65歲 - 國際 - 自由時報電子報. [2018-05-05]. 
  13. ^ 13.0 13.1 "San Francisco Neighborhoods: The Castro" KQED documentary.
  14. ^ Young, Mark C. The Guinness book of records. Facts on File. 1994-10-01: 307– [19 November 2012]. ISBN 9780816026463. 
  15. ^ 台灣同志遊行的主張與訴求-【六色彩虹宣言】. [2017-01-03]. 
  16. ^ Gage, Simon; Richards, Lisa; Wilmot, Simon Gage Lisa Richards Howard; Boy George. Queer. Da Capo Press. 2002-06-13: 50– [19 November 2012]. ISBN 9781560253778. 
  17. ^ Schmidt, Kathryn J. Lesbian Identity Management in Workplace Contexts: "Don't Ask, Don't Tell" in Mainstream Organizations. ProQuest. 2008: 96– [19 November 2012]. ISBN 9780549535461. 
  18. ^ Hinrichs, Donald W. Montreal's Gay Village: The Story of a Unique Urban Neighborhood Through the Sociological Lens. iUniverse. 2012-01-04: 40– [19 November 2012]. ISBN 9781462068371. 
  19. ^ Fodor's. Fodor's Montreal and Quebec City 2008. Random House Digital, Inc. 2008-02-05: 48– [19 November 2012]. ISBN 9781400018994. 
  20. ^ Rainbow Crosswalks to Span Boystown Intersection. West Hollywood Patch. 7 June 2012 [12 June 2013]. 
  21. ^ William-Ross, Lindsay. WeHo's Rainbow Crosswalks Will Be Made Permanent. 21 August 2012. LAist. 
  22. ^ 同志團體備彩虹旗接駕 大甲媽祖鑾轎停駕了
  23. ^ 中時電子報. 不旗怪!市府10日掛彩虹旗. 中時電子報. [2018-05-05] (中文(台灣)‎). 
  24. ^ UK in Hong Kong. www.facebook.com. [2018-05-05] (英语). 

參考書目[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