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牆暴動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石牆酒吧的黑白照片,窗戶上露出馬太辛協會在暴動發生後數天放置的標幟。
石牆暴動,1969年9月。窗戶上的標幟寫道:「我們同性戀者懇求世人協助維持村內街道的安謐與寧靜—馬太辛」。[1]

石牆暴動,又名石牆事件英语Stonewall riots),是1969年6月28日凌晨發生在美國紐約市格林尼治村石牆酒吧的一連串自發性暴力示威衝突。警察的检查直接导致了冲突的发生。石牆暴動常被認定是美國史上同性戀者首次反抗政府主導之迫害性別弱勢群体的實例,亦被认为是美國及全球同性戀權利運動發跡的關鍵事件。

1950與1960年代,美國的司法制度仍嚴重歧視同性戀,其程度甚至更甚於某些華沙公約組織國家。美國早期的同性戀團體試圖使同性戀者被社會所接受,並支持給予同性戀者與異性戀者無衝突的教育。然而,1960年代末幾年爭執不斷,許多社會運動發酵運作,包括美國黑人民權運動、1960年代反主流文化運動及反越戰示威。這些背景因素,加上格林威治村自由的風氣,成了石牆暴動的催化劑。

背景[编辑]

在石墙骚乱以前,警方对同性恋酒吧夜总会的搜捕行动是城市同性恋者生活的一部分。警方通常会登记出席的人的姓名以便用于报纸的刊登,然后把尽量多的同性恋者押上警车。接吻牵手、甚至在同性恋酒吧出现都是被逮捕的理由。

过程[编辑]

骚乱就像其他的收捕行动一样开始。四个便衣警察和两个身穿制服的警察在星期六凌晨1点20分进入酒吧,声明要调查酒精饮料许可。他们清空酒吧,而客人们就留在外面的人行道和街道上。当晚早些时候,4名卧底警察进入酒吧收集证据。当时约有200人在酒吧内。

酒吧外面的人开始向警方投掷硬币,开始取笑那个使搜捕变成从酒吧所有者那里敲诈金钱的制度。当时纽约的同性恋酒吧体制是相当腐败的,很多同性恋酒吧由黑手党拥有,并通过一种称为“gayola”的贿赂运作,向警方支付金钱以保护他们自己。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就根据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说法。情况开始失控,因为当时有大约400名同性恋者在酒吧外面,场景混乱,所以一些具体情节是混乱、甚至是矛盾的。一个说法是情况开始变坏时由于一个易装皇后(drag queen)站在门口并向警方挑衅;另一个说法是一个男性化的女同性恋者引起的。无论如何,情况戏剧性的恶化,警察开始用警棍殴打拒绝逮捕的人。有一些人被送入医院,一个十来岁的少年被警方在车门上打断了两根手指。

人群开始向警方投掷石块和瓶子。警方到酒店裡暂避。他们也殴打了一名异性恋乡村音乐歌手戴维·范·洛克(Dave Van Ronk)。他说娇弱一些的男性被带出单独对待。

当警方在进店里面的时候,一些人开始试图点燃喷向门里面的可燃液体。人群把一个停车计时器当作来用。这个地区的很多人(很多都是同性恋者)开始来到发生地点,人群开始扩大。他们开始唱着“同性恋力量”(Gay Power!)的歌曲。

警方开始增派增援部隊,受训处理反越战示威的防暴警察(Tactical Patrol Force)奉命到場驅散人群。但是他们没能成功分散人群,人群继续向他们投掷石块。他们大声歌唱:

We are the Stonewall girls
We wear our hair in curls
We wear no underwear
We show our pubic hair
We wear our dungarees
Above our nelly knees!

騷亂最终平息下来,但是人群在第二天晚上又聚集起来。有之前几十年堆积起来的警方对待同性恋者的行为在人群中爆发了。他们向人们派发传单,写着“让黑手党和警察滚出同性恋酒吧!”(Get the Mafia and cops out of gay bars!)。示威持续了五个夜晚。

起因[编辑]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在经历了这么多年迫害的人们会在那天晚上會反抗;但是在同性戀者之間流傳的一個說法是由於朱蒂·加兰的死激發了群眾的情绪。

影响[编辑]

在骚乱前酝酿的力量不再隐藏起来了,騷動後有很多的组织建立起来。在接下来的一年中,同性恋解放阵线成立,相似的组织在全球包括加拿大法国英国德国比利时荷兰澳大利亚新西兰相继建立。

石墙骚乱使6月成为被全球同性恋者视为同性恋自豪日庆典的一个月份。紐約市LGBT驕傲遊行在每年6月的最后一个星期天举行就是为了纪念石墙骚乱。

参见[编辑]

引用資料[编辑]

  1. ^ Carter, p. 143.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