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俊彥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張俊彥
在臺復校第8任國立交通大學校長
任期
1998年-2006年
前任 鄧啟福
继任 黃威(代理)
吳重雨(正任)
个人资料
性别
出生 (1937-10-12)1937年10月12日
Flag of Japan (1870–1999).svg 日治臺灣臺南州
逝世 2018年10月12日(2018-10-12)(81歲)
臺灣 臺灣
国籍  大日本帝国(1937年–1945年)
 中華民國(1945年–2018年)

張俊彥(1937年10月12日-2018年10月12日)出生於高雄鳳山,台灣電子學者,台灣中央研究院院士,美國工程學院(National Academy of Engineering)外籍院士,曾任國立交通大學校長。

張俊彥1960年畢業於國立成功大學電機系,因無法取得護照出國留學,只能留在國內繼續深造,分別於1962年、1970年獲得國立交通大學電子研究所碩士、博士,是臺灣第一位本土工學博士。

於2018年10月12日,抗癌兩年後的生日當天凌晨辭世,享壽八十一歲。

生平[编辑]

張俊彥出生於日治時期的高雄鳳山小學教師宿舍。父親張木火先生是南投竹山人,當時任教於高雄鳳山小學,母親鄭淑玉女士是鳳山當地富家閨秀。張家來自福建漳州,八代務農。張木火出身農家子弟,靠苦讀考上臺中師範學校,在當時竹山是第一人,畢業後分發到高雄鳳山小學任教。經人(鄭淑玉之友)介紹,認識富商鄭家二小姐鄭淑玉,但二人算是自由戀愛而結婚。張俊彥母親本名罔市,婚後改名為淑玉。

張俊彥幼時家境算是富足,「優渥」與「幸福」是張俊彥用來描述10 歲前的童年時光的用詞。母親是富裕商賈家的大家閏秀,父親雖出身農家,但師範畢業後於小學任教,日治時期教員薪水相當不錯,所以張俊彥家也還過著寬裕生活。張木火甚至存了一點錢,在大貝湖畔(今澄清湖)買了片山坡地,出租給人種鳳梨。

張俊彥小學時,參加學校演講比賽,講題是「艾菲爾鐵塔」,題目與材料是從父親藏書中蒐集來。為了準備演講,張俊彥還請父親講解七千噸鋼鐵、一萬二千個金屬零件及二百五十萬顆鉚釘,是如何結合出一座三百公尺高的世界奇觀。這次演講沒有得名,但張俊彥說自己想要當科學家的志向,應該是這個時候所立定。在小學老師心目中,張俊彥是個很不乖的學生,非常聰明但心思常常不在課堂上,老是想別的東西。

1947 年二二八事件發生,當時10 歲的張俊彥就讀於三民國小三年級。軍隊開進高雄市區,槍砲射擊聲四起,鎮壓部隊挨家挨戶抓人,其父張木火時任高雄中學的訓導主任,大姨父林景元時任雄中校長,表哥林景元次子林有義都被莫須有的罪名逮捕,因此被雄中解職。在張俊彥母親與其他家人散盡家產(大阿姨賣掉房子,鄭淑玉也賣掉大貝湖旁的山坡地)奔走籌錢贖人下,其父張木火與林家父子終於被釋放,但也失去教職,已不能住在雄中宿舍。於是一家人搬到高雄鼓山,其父張木火試圖靠木材買賣生意維生,但做生意終究不是張木火本行,在不堪虧損之下,張木火又另謀教職。剛好臺南新營中學校長是竹山同鄉,願意接納張木火去任教,於是張木火就到新營中學擔任教師。之後,又隨著校長調職,輾轉到了臺南麻豆,任教於曾文初級農業職業學校,一家人便住在曾文農校教師宿舍。

二二八事件時其父張木火雖然僥倖獲釋,但1950年五月麻豆事件發生,其父再度被捲入並被捕入獄,他被控意圖顛覆政府罪名,遭判死刑而喪生,[1][2]死時張俊彥只有13歲,身為長子的張俊彥和母親一同前往收屍,其求學生涯更被列入黑名單,出國留學案全被警總警總壓下,無法申請到護照出國留學,因此「被迫」成為台灣第一位國家博士。[3][4]

專業貢獻[编辑]

張俊彥專長為半導體元件半導體物理及VLSI技術。他1960年起鑽研半導體,自1963年起即開始指導學生,並於1964年與張瑞夫郭雙發共同建立台灣首座半導體研究中心,成為亞洲頂尖先進矽平面技術之先鋒,培養台灣眾多電子資訊產業人才。張俊彥個人自1964年研發矽電晶體開始,就屢屢領導台灣電子、半導體研究的發展,並於1966年開始研究積體電路砷化鎵(1970年)、非晶矽(1978年)。而他為行政院國科會建立的國家毫微米元件實驗室, 也為該領域世界級的實驗室。

張俊彥1969年開始執教於成大電機系及交大電子系,1973年更與朋友創辦了「萬邦電子」。

曾經擔任交大電子研究所教授、電子物理系主任、成功大學電機系主任、美國貝爾實驗室VLSI Group高級研究員,交大工學院院長、電機資訊學院院長、電子與資訊研究中心及校長等職務。除此之外,張俊彥也是政府科技政策智囊,曾經擔任行政院科技顧問及總統府國策顧問

他是台灣國家博士中第一位獲選為美國工程學院外籍院士,也因為他的當選,中華民國國旗一直掛在美國工程學院的正廳直到今日。1988年更獲得全球電子電機學界的最高殊榮,成為「國際電子電機學會」會士。

評價[编辑]

一般而言,大部分交大校友與學生皆非常感念張俊彥對交大的貢獻。由於張俊彥長年擔任企業顧問,所得之顧問費用幾乎全投入交大校務基金,超過新台幣一億餘元。在校務基金吃緊的情況下,的確對交大的發展居功厥偉。

張俊彥為人風趣嚴謹,學術上,除了學術上有極高的成就外,卸任後已在交大退休但仍執意指導學生進行研究,深獲學生愛戴。在校內活動上,張俊彥時常上台與同學同樂,純樸風趣的形象,常感動學生。所以一般來說,在交大學生的心目中張俊彥有相當高的地位。後來張俊彥遇到新聞事件質疑,常會有大批學生在網路上聲援支持,可見其在交大學子心中形象。惟張俊彥擔任校長期間仍有部分教授持負面看法,在許多校務的議題上無法支持校方政策,認為校方決定事務常過於草率。更有部分教授認為張俊彥時代開始,交大的發展過度偏重電機資訊科系。[5][6]

在校長任內,交大與臺南縣政府簽定「設置國立交通大學台南校區協議書」,由台南縣政府無償供地予交大興建分校,並於2008年動工,翌年招生上課。 目前張前校長也正積極規劃交大台南校區旁邊的區域,未來中研院以及一些企業將會進駐在台南校區這區塊,形成產業學合作而讓交大台南校區更加繁榮。

木淑館風波[编辑]

2006年交大傳出要將北大門旁的機車C棚與部分矩陣林拆除,將利用張俊彥爭取來的企業捐款改建為第三招待所「木淑館」,以做成國際學者與外賓來校訪問時的居所,曾引發一番討論。外界質疑為何張俊彥可用父母名字取名「木」「淑」作為招待所命名,校方回應是由於張俊彥校長捐出新台幣兩千五百萬元作為建造經費,滿足「璞玉計畫捐款感謝辦法」命名建築物的條件,故請張俊彥校長命名。但有部分教授質疑,兩千五百萬元為企業捐款,是否可作為張俊彥本人名義捐助交大。但校方舉出,此款原為企業給張俊彥校長的兩千五百萬元顧問費,是依照張俊彥本人意願改捐給交大,其實仍為張俊彥校長之捐款。校方僅依照2004年校務規劃委員會將此款撥為交大興建招待所之用,以解決學者來交大交流的居住問題,並無不妥。目前該館已經完工,但未用木淑館稱呼,設牌為第三招待所。[7][8][9]

考試院長提名風波[编辑]

2008年6月,總統馬英九提名張俊彥任考試院院長。但這項提名受到眾多國民黨籍的立法委員的反對,並對張提名一連串的指控和批評。其中台灣第二大證券商寶來集團董事長白文正被《壹周刊》影射通過金錢交易收買張俊彥獲得國立交通大學榮譽博士學位。7月2日,白文正在家鄉澎湖縣自殺以表清白。

白文正的自殺直接導致張俊彥宣布退出考試院長的提名,張在記者會上情緒激動地表示「對扭曲人性的媒體與政治感到痛心」,他也「見識到極少數媒體操弄大眾,把一位創造台灣奇蹟的英雄逼上絕路。」 [10]

公民社會參與[编辑]

張俊彥與郝明義鄭秀玲小野馮光遠九把刀張錦華臺大文學院院長陳弱水、法律學院院長謝銘洋、社會科學院院長林惠玲、副院長王麗容、新聞所所長洪貞玲、社會系主任柯志哲、社工系主任鄭麗珍、學學文創董事長徐莉玲、台灣新聞記者協會中央研究院院士廖運範、特聘研究員陳恭平、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董事長瞿海源、國立清華大學榮退教授彭明輝、臺大國發所教授劉靜怡、交大資工系教授林盈達、臺科大資工系教授鄧惟中等知識界與藝文界人士就「未充分徵詢民間意見」、「未進行衝擊評估調查」、「未事先讓國會參與監督」而引發臺灣社會軒然大波的「兩岸服務業貿易協議」黑箱作業發起「實踐民主審議、誠實評估衝擊、重啟服貿談判」的連署活動,要求政府必須就「到底是基於什麼理由?由誰做的決策?中間的談判經過?」等始末正式出面做完整說明,讓社會討論日後如何避免類似事件重演。[11][12][13][14][15][16]

專業榮譽[编辑]

參見[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前任:
鄧啟福
國立交通大學校長
1998年8月—2006年7月
繼任:
黃威(副校長暫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