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和生育率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国家和地区生育率地图。数据来源:中情局《世界概况》2014年

总和生育率英语:total fertility rate,簡稱TFR),有时也简称生育率,反映妇女一生中生育子女的总数。一般来讲总和生育率至少要达到2.1,才能完成世代更替,但許多國家的財稅、社會及福利制度是建立在生育率更高(人口成長)才能維持的基礎上。

目前世界的总和生育率约为2.5。2010年人口普查没有提供中国大陆的总和生育率数据, 有人算出仅为1.18。但国外一般采取更合理的数字1.55。新加坡、香港、澳门等华人国家和地区的总和生育率也都低于1.2,为世界最低水平。

定义和特点[编辑]

全球各地区总和生育率趋势及预测

总和生育率的计算方法是某一时间点各年龄别妇女生育率的总和。在各年龄别生育率不随时间改变的假设下,总和生育率反映妇女一生中生育的子女总数。统计子女总数需要等到育龄结束,从而无法及时反映现有生育状况。相反,总和生育率考虑的是某一时间点各年龄别妇女的生育率,可以及时反映生育状况的变化,是重要的人口指标。育龄一般以15歲至44歲或49歲為準。

世代更替水平[编辑]

世代更替水平是指女性一生中平均生育一个女儿的生育率水平。假设女性在育龄结束之前没有死亡,且新生女婴和男婴数量相同,则世代更替水平应该是2.0。实际上,由于存在育龄结束前死亡的可能性,而且新生女婴数目一般少于男婴,世代更替水平基本总是高于2.0。发达国家的世代更替水平一般是2.1。发展中国家由于死亡率高和男婴数量畸高,其世代更替水平一般介于2.5至3.3之间。

达到世代更替水平是人口维持长期稳定的必要条件。总和生育率长期低于世代更替水平将导致人口以几何级数萎缩。

世界生育率[编辑]

总生育率vs平均国民生产总值的对应国家图表, 2009.只有超过五百万人口的国家才会被标记, 来源:CIA世界概况

发达国家的生育率通常低于发展中国家,如右图所示。

世界平均生育率已经从1950年代的5降低到现在2.5,预计今后会进一步降低。

世界總和生育率的歷史與預測
(1950年—2050年,中估)
聯合國人口司,2012年[1]
年間 TFR 年間 TFR
1950-1955 4.97 2000-2005 2.60
1955-1960 4.91 2005-2010 2.53
1960-1965 5.02 2010-2015 2.50
1965-1970 4.85 2015-2020 2.45
1970-1975 4.44 2020-2025 2.41
1975-1980 3.85 2025-2030 2.37
1980-1985 3.60 2030-2035 2.34
1985-1990 3.45 2035-2040 2.31
1990-1995 3.04 2040-2045 2.27
1995-2000 2.73 2045-2050 2.24

台灣生育率[编辑]

2015年中情局世界概況估計台灣總生育率為1.12,是全世界生育率第三低的區域,略高於澳門(0.94)與新加坡(0.81)等國家/區域[2]。以此趨勢,台灣人口將在21世紀中葉減少。生育率低落及年輕人口不足將會造成一定的社會問題。

台灣內政部戶政司統計資料公布的總生育率,從1984年至2015年的數據如下:

西元 總生育率
1984 2.055
1985 1.88
1986 1.68
1987 1.7
1988 1.855
1989 1.68
1990 1.81
1991 1.72
1992 1.73
1993 1.76
1994 1.755
1995 1.775
1996 1.76
1997 1.77
1998 1.465
1999 1.555
2000 1.68
2001 1.4
2002 1.34
2003 1.235
2004 1.18
2005 1.115
2006 1.115
2007 1.1
2008 1.05
2009 1.03
2010 0.895
2011 1.065
2012 1.27
2013 1.065
2014 1.165
2015 1.175

生育率下降原因[编辑]

可能造成台灣生育率下降的原因包括:

  1. 職場不利於二次就業,就算是符合傳統觀念的「母親二次就業、婦女留職停薪照顧嬰幼兒」都不受到實質鼓勵;職場對懷孕婦女及母親也不友善,如不容易請產假、育嬰假。許多母親需要在子女嬰幼兒時期離開職場,但她們未來回歸職場時獲得的條件就差了。而父親暫時離職以照顧子女,能得到的條件就更差了。
  2. 痛苦的成長經驗,包括校園暴力、不當處罰及虐童、嚴苛無理的校規、過多的不適任教職人員、升學壓力、過長的在校時間;這都會削減年輕人的身心競爭力、讓他們不想生小孩來複製痛苦經歷、強調競爭的教育也會消減人維持和諧婚姻的能力;也就是說低品質又過度競爭的教育體系,會多方面打擊生育率。
  3. 托育體系除了高價低品質外、服務量也過少。比較許多先進國家的生育率及托育品質服務量,證明良好充足的托育體系是提高生育率的特效藥。
  4. 不當媒體宣傳:媒體經常宣傳不孝子、啃老族;但實際上多數子女就算無法親自照顧父母,也會幫父母監督看護及老人院,優質老人院比子女更適合做復健協助者;而且要求先立業才能成家的文化,反而讓社會受害(成家條件太高,容易讓人自暴自棄;況且在勞工供過於求、生育率過低的情況下,有生育且願意關心子女的啃老族,其實社會貢獻不輸不願意生育或不願意關心子女的成功人士,但卻不受到社會鼓勵)。
  5. 過於集中於北部的錯誤政策,造成北部過份競爭,其他地區則缺乏資源,增加痛苦指數。
  6. 不當分配的社會福利及薪資結構。
  7. 外籍配偶社會地位仍然不足,讓許多娶不到台灣老婆的男性(主要是社經地位屬於中層的男性)仍然不願意尋求外籍配偶。
  8. 錯誤的外勞政策,社福外勞(包含家庭幫傭)對社會的影響較產業外勞佳(但前提是保障社福外勞權益),但台灣對產業外勞的管制過於寬鬆,對社福外勞的管制除了不保障勞動人權外、其他都太嚴格。另外,若不保障外勞人權,會讓雇主及社會更習於壓榨勞工的惡習。
  9. 年輕人享樂及養育兒女的標準提升,但年輕人的實質所得卻降低;年輕人已經難以依照自己(或自己與配偶)的努力賺取足以結婚生子的資源。
  10. 社會大眾觀念錯誤:低估低生育率造成的傷害,誤以為科技、外勞及移民能解決低生育率問題。然而實際上,工作穩定性、勞動條件及生育補助較佳的軍公教,生育率較高;可見足夠的福利及條件良好的工作,是維持生育率的基本條件[3];有過多人懷抱沒競爭力就不該有後代的惡質觀念。

目前政府已經擬定許多獎勵生育的構想及一些政策,期望能增加生育率[4],但是決心及投注資源嚴重不足。

另见[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