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米亞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由賀拔·占姆斯·德拉佩爾繪畫的《拉米亞》(1909年)

拉米亞希腊语:Λάμια)[1],是古希臘神話中一頭半人半的女性怪物,亦是在西方以獵殺小孩聞名的蛇妖。在古希臘、羅馬的神話中,有很多像拉米亞般有著殺害孩童舉動的女妖,而拉米亞的特徵正在於其上半身為嬌艷女性,下半身卻是蛇類。[2] 其名字拉米亞來自希臘語「Λάμιος」,意指「食道」,象徵「貪欲」,描述拉米亞吞食兒童的形象。[3]

典故[编辑]

拉米亞是希臘神話中海神波塞冬拉比Lybie利比亞國的人格化象徵)所生的女兒,亦是利比亞國的皇后,有著出眾的美貌。後來主神宙斯發現了拉米亞的美色,主動與其結交,於是拉米亞就成為了宙斯的情婦。

可是這段關係很快便被天后赫拉所揭發,怒不可遏的赫拉把拉米亞所生的孩子全都擄走並加以殺害,又向傷心不已的拉米亞施,令拉米亞變成半人半蛇的怪物。拉米亞在赫拉咒語的影響下,每到傷心欲絕的時候都會憶子成狂,不能抑制地到處殘殺及吞食孩童,以作報復;為了令拉米亞無盡地受苦,赫拉更奪去了拉米亞的睡眠(另有一說,指赫拉施咒令拉米亞永遠不能合上眼睛,所以她會不斷地看到自己兒子被殺害的情景),令她日以繼夜地受咒語折磨而出動殺人。

約翰·威廉姆·沃特豪斯作品《Lamia》(1909):拉米亞褪下蛇皮

為了向拉米亞作出補償,宙斯在不敢過於拂逆赫拉咒語的狀況下,賜予拉米亞「能在短時間內取下自己眼睛」以及精於占卜的能力,在取下眼睛的時候,拉米亞是可以睡眠的[4] 。可是,拉米亞以後就只能夠活在仇恨與哀痛之中,不斷由妒生恨地殺害別人的孩子,令其它為人母者感受與其一樣的悲痛。

賀拉斯在他的論文集《Ars Poetica》中曾經提到被拉米亞吞下的兒童再也無法復生,詩句內容是「Neu pranse Lamiae vivum puerum extrabat alvo」詩人亞歷山大·蒲柏把句子翻譯成:「想要拉米亞把她所吞下的孩子復生,是否要在她面前吞下她的兒子,讓她感同身受才行呢?(Shall Lamia in our sight her sons devour, and give them back alive the self-same hour?)」

希臘詩人斯特西科羅斯想像拉米亞與特里同產下了斯庫拉[5]。更有指拉米亞是由斯特拉波亞里士多德所創作的說法。在《聖經》的武加大譯本中,耶柔米曾把象徵吸血及性愛的莉莉斯翻譯成「拉米亞」,可見即使在基督教教義中,「拉米亞」都代表著女性罪惡者及誘惑者。

曾有人評論拉米亞,指「拉米亞的主要特徵是她對血液的飢渴,那一種飢渴象徵著她們的不潔、她們的貪吃以及她們的愚昧(the chief characteristics of the Lamiae, apart from their thirst for blood, are their uncleanliness, their gluttony, and their stupidity)」。[6]

藝術特徵[编辑]

後世的創作家為拉米亞的傳說添上大量駭人聽聞的成份,各類作品大都載於《蘇達辭書》內,文藝復興時期再由柏芬治(Thomas Bulfinch)收集於《寓言與成語大辭典》(Brewer's Dictionary of Phrase and Fable)中。在這些文藝作品中,拉米亞的形象仍然以「嫉妒世間母親及殘食她們兒子」為主,而且大都被塑造成女性。不過阿里斯托芬卻提出拉米亞具有男性性徵,可能是雌雄同體的生物[7]

學者尼古拉斯(Nicolas K. Kiessling)則把拉米亞與中世紀史詩《貝奧武夫》中的兩種生物SuccubusGrendel作比較。在某些記載中,拉米亞亦被想像為「誘惑者」,她們以美色勾引男性,騙其成婚,最後會將丈夫吞食。傳說古馬其頓將領德米特里一世就曾與拉米亞所化身的妓女相交,因而惡名遠播[8]

在西方社會,很多母親都會以拉米亞的傳說恫嚇孩子,要他們聽話[9]。「拉米亞」的故事經常被如此宣揚,逐漸成為一個熟為人知的精靈故事,並且被利用為具備訓育意義的反面工具。

各種拉米亞傳說[编辑]

希臘神話中的拉米亞,多數泛指上述的半人蛇女妖。然而文獻中拉米亞的涵義尚有數個指向,其概況如下:

  • 同樣是海神波塞冬的女兒。與宙斯一起產下利比亞的女先知西彼拉的女性。
  • 專門吸食孩童血液的女性怪物群(形象是吸血鬼)。
  • 德爾斐怪物修巴利斯的別名。
  • 愛琴海萊斯勃斯島上獵食兒童的年輕女幽靈的別名。
  • 保加利亞民間傳話中的一種怪物。

備註[编辑]

  1. ^ 按照《大英百科全書》線上繁體中文版,译为「拉彌亞」
  2. ^ Theoi計劃:拉米亞
  3. ^ 阿里斯托芬,《The Wasps》,節1177
  4. ^ 在貝爾《Women of Classical Mythology》、蘇達辭書〈Lamia〉、普魯塔克〈On Being a Busy-Body〉、阿里斯托芬《Peace》中的注釋第757條與及《奧德賽》注釋等地方都有提及相關情節(《二十世紀神話辭典》)
  5. ^ 參閱荷馬的《奧德賽》:「斯特西科羅斯‧費洛格」
  6. ^ 羅遜《Modern Greek Folklore and Ancient Greek Religion: A Study in Survivals》175頁,劍橋大學出版社(1910年)
  7. ^ 阿里斯托芬《Peace》第一章,頁758
  8. ^ 阿特納奧斯《Deipnosophistae》第三章8.29節
  9. ^ 特土良《Against Valentinius》第三章

參考資料[编辑]

  • R.Graves〈Lamia〉《Greek Myths》頁205-06(1955年),倫敦:Penguin。ISBN 0-14-001026-2
  • Karl Kerényi《The Gods of the Greeks》頁38–40(1980年2月版),Thames & Hudson再版。ISBN 0-500-27048-1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