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知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一把当代的石英表

時間知覺心理學認知語言學[1]神经科学中的一個重要概念,也稱為時間感。它指人在不使用任何計時工具的情況下,對客觀現象的延續性和順序性的感知。這種感知來源於內部或者外部,外部感知可來源於晝夜長短、節氣太陽高度等等。內部感知可來源於我們的心跳呼吸等等。在實驗心理學中,有“復制刺激”的實驗。即給被試一個刺激,燈光或是聲音,刺激出現的時間不等,被試接受刺激後,以被試所感覺的刺激出現時間復制這個刺激。實驗證明,被試在刺激出現3S的情況下復制比較准確。

两个事件之间的时间感知被称为感觉时间。其他人的感觉时间是无法被主观感受的,但是可以使用一系列科学实验客观地研究它。时间知觉是一种大脑的构造。在不同情况下它可以被影响或者改变。这样的时间错感可以帮助研究时间知觉下的神经原理。

理论[编辑]

威廉·J·弗里德曼于1993年提出两个相对的时间知觉的理论[2][3][4]

  • 时间记忆的强度模型。这个理论认为记忆路径随时间的延伸不断变弱。人依靠记忆的强度来测量一个记忆过去的年龄(也就是说记忆里的事件是在多久以前发生的)。这个理论与对新事件的记忆消失得比对老事件的记忆快的事实相悖
  • 推理模型认为一个事件的时间是通过它与其它时间已知的时间之间的关系推理出来的

另一个理论认为大脑的潜意识在一定的间断里“发射脉冲”,形成一种生理跑表。这个理论认为根据不同行为大脑可以同时有多个不同的生理跑表。这些脉冲的位置和它们的生物原理不明[5]。这个理论并没有能够解释时间知觉的大脑生理或者它的产生部位[6]

哲学理论[编辑]

似现在意识在感觉到是现在的那段时间状态[7]。这个定义首先是由科莱在1882年提出的[8][9]威廉·詹姆士后来对它加以发展[9]。詹姆士把似现在定义为“所有感知的时间的原型……我们即刻和不断感觉到的那个短暂的一瞬间。”1930年布罗德在《科学思想》上继续发展似现在的概念并认为似现在可以被看作是时间的感觉基准[9]埃德蒙德·胡塞爾在他的著作里使用这个定义。弗朗西斯·克瓦雷拉在胡塞尔、马丁·海德格尔莫里斯·梅洛-龐蒂的基础上对这个概念进一步发展[10]

神经科学观点[编辑]

虽然时间感没有自己特有的感官心理学家和神经学家认为人类有一个系统,或者多个互相补充的系统负责对时间知觉[11]。对时间的感知分布在大脑皮质小脑基底核等不同大脑部位[12]视交叉上核似乎尤其负责昼夜节律,其它细胞群似乎也能够测量短暂的时间(短日节律)。一些迹象似乎表明一些专门的大脑初级感知部位的神经细胞可以测量非常短的(毫秒)时间[13]

沃伦·梅克提出一个时间测量的生理模型。他发现时间感是由大脑皮质上层的振荡活动产生的。这些细胞的活动频率是在前脑基部背纹的细胞里发现的。他的模型区分显示定时和隐式定时。显示定时用来测量一个刺激的长度。隐式定时用来推测一个在不久的未来将发生的事件与目前之间的时间差。这两个定时的神经解剖部位不同。隐式定时常常用来产生一个肌肉运动,与它相关的神经部位包括小脑、左顶叶皮层和左前运动皮质[6]

一个人总是把视野里的两个间隔不大于五毫秒的视觉刺激被看作是同时发生的[14][15][16]

戴维·伊格尔曼在他的著名文章《大脑时间》里解释不通感官信息(听觉、触觉、视觉等等)在不同神经结构里处理的速度不同。假如大脑要产生一个外部世界统一时间性的表达的话它必须克服这些不同速度造成的差错:“假如视觉大脑要正确地获得事件的信息它只有一个办法:它必须等到最慢的信息到达。为此它必须等待大约十分之一秒的时间。在电视传播刚开始的时候工程师们担心同步声音和图像信号的问题。但是他们偶尔发现它们有大约100毫秒的时间:只要信号在这段时间里达到,观众的大脑会自动同步信号。”他继续说“这个短暂的等待期帮助视觉系统克服早期的不同延迟。它的缺点是迟缓感知。能够尽可能地降低这个延迟给生存带来优点:动物不能太长久地延迟它们的感知。因此这个十分之一秒的窗口可能是最低的延迟,它使得大脑可以客服初级系统的延迟,同时尽可能地缩短这个延迟。这个延迟意味着我们的知觉是后测的、结合的数据,是事件发生后的数据,它提供的是事后对事件的理解。”[17]

实验证明即使鼠的大脑皮层被移除它们依然能够估计约40秒钟的时间.[18]。这说明估计时间可能是一个低级(次皮层)过程[19]

时间错觉的种类[编辑]

时间错觉是对时间感知的错误,两件以上的事件发生的间隔非常短的情况下(一般小于一秒)会发生这样的错觉。在这些情况下一个人可能觉得时间变慢、停止、加快或者后退。此外一个人可能错误地感知事件发生的顺序。

  • 伸缩效应:人们觉得最近发生的事情似乎发生在比实际远,而过去很久发生的事情则发生得比实际近[20]
  • 维耶尔特定律:短暂的间隔被估计得长,长的间隔被估计得短
  • 假如在一个间断里发生很多变化的话这个间断会被感受得比发生变化少的间断长
  • 动机大的情况下一个任务似乎不同很长事件来完成
  • 假如一个任务被中断或者打断的话完成它的时间似乎拉长
  • 听觉刺激似乎比视觉刺激持续的时间长[21][22][23][24]
  • 越强烈的刺激持续的时间似乎越长


参考资料[编辑]

  1. ^ Evans V. Language and time: a cognitive linguistics approach.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13. ISBN 978-1-107-04380-0. 
  2. ^ Le Poidevin R. The Experience and Perception of Time. [2009-10-22]. 
  3. ^ Friedman W. About time: inventing the fourth dimension. Cambridge, Mass.: MIT Press. 1990. ISBN 978-0-262-06133-9. 
  4. ^ Friedman WJ. Memory for the time of past events. Psychological Bulletin. 1993, 113 (1): 44–66. doi:10.1037/0033-2909.113.1.44. 
  5. ^ Falk D. Do Humans Have a Biological Stopwatch?. 史密森尼. Jan 2013 [May 1, 2014]. 
  6. ^ 6.0 6.1 引用错误:没有为名为Guardian的参考文献提供内容
  7. ^ James W. The principles of psychology. New York: H. Holt and Company. 1893: 609. 
  8. ^ Anonymous (E. Robert Kelly), The Alternative: A Study in Psychology. London: Macmillan and Co.,1882.
  9. ^ 9.0 9.1 9.2 Andersen H, Grush R. A brief history of time-consciousness: historical precursors to James and Husserl (PDF). Journal of the History of Philosophy. 2009, 47 (2): 277–307 [2008-02-02]. doi:10.1353/hph.0.0118. 
  10. ^ "The Specious Present: A Neurophenomenology of Time Consciousness." In Petitot, Varela, Pacoud & Roy (eds.), Naturalizing Phenomenology.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11. ^ Rao SM, Mayer AR, Harrington DL. The evolution of brain activation during temporal processing. Nature Neuroscience. 2001年3月, 4 (3): 317–23. PMID 11224550. doi:10.1038/85191. Lay summaryUniSci: Daily University Science News (2001年2月27日). 
  12. ^ Rao SM, Mayer AR, Harrington DL. The evolution of brain activation during temporal processing. Nature Neuroscience. March 2001, 4 (3): 317–23. PMID 11224550. doi:10.1038/85191. Lay summaryNature Neuroscience. 
  13. ^ Heron J, Aaen-Stockdale C, Hotchkiss J, Roach NW, McGraw PV, Whitaker D. Duration channels mediate human time perception. Proceedings. Biological Sciences. 2012年2月, 279 (1729): 690–8. PMC 3248727. PMID 21831897. doi:10.1098/rspb.2011.1131. 
  14. ^ Eagleman DM. Brain Time. Edge. Edge Foundation. 2009年6月23日. 
  15. ^ Macey SL. Encyclopedia of Time 1st. Routledge Publishing. 1994年: 555. ISBN 978-0-8153-0615-3. 
  16. ^ Brockman M. What's Next?: Dispatches on the Future of Science. United States: Vintage Books. 2009年: 162. ISBN 978-0-307-38931-2. 
  17. ^ Eagleman DM. Brain Time. Edge Foundation. 2009-06-23. 
  18. ^ Jaldow EJ, Oakley DA, Davey GC. Performance of Decorticated Rats on Fixed Interval and Fixed Time Schedules. The European Journal of Neuroscience. September 1989, 1 (5): 461–470. PMID 12106131. doi:10.1111/j.1460-9568.1989.tb00352.x. 
  19. ^ Mackintosh NJ. Animal learning and cognition. Boston: Academic Press. 1994. ISBN 978-0-12-161953-4. 
  20. ^ It Seems Like Only Yesterday: The Nature and Consequences of Telescoping Errors in Marketing Research. Journal of Consumer Psychology. 
  21. ^ Wearden JH, Todd NP, Jones LA. When do auditory/visual differences in duration judgements occur?. Quarterly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October 2006, 59 (10): 1709–24. PMID 16945856. doi:10.1080/17470210500314729. 
  22. ^ Goldstone S, Lhamon WT. Studies of auditory-visual differences in human time judgment. 1. Sounds are judged longer than lights (PDF). Perceptual and Motor Skills. August 1974, 39 (1): 63–82. PMID 4415924. doi:10.2466/pms.1974.39.1.63. 
  23. ^ Penney TB. Modality differences in interval timing: Attention, clock speed, and memory. (编) Meck WH. Functional and neural mechanisms of interval timing. Frontiers in Neuroscience. Boca Raton, FL: CRC Press. 2003: 209–233. ISBN 978-0-8493-1109-3. doi:10.1201/9780203009574.ch8. 
  24. ^ Wearden JH, Edwards H, Fakhri M, Percival A. Why "sounds are judged longer than lights": application of a model of the internal clock in humans (PDF). The Quarterly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B, Comparative and Physiological Psychology. May 1998, 51 (2): 97–120. PMID 9621837. doi:10.1080/713932672. 

引用错误:在<references>标签中name属性为“arzy”的参考文献没有在文中使用
引用错误:在<references>标签中name属性为“cheng”的参考文献没有在文中使用
引用错误:在<references>标签中name属性为“davalos”的参考文献没有在文中使用
引用错误:在<references>标签中name属性为“franck”的参考文献没有在文中使用
引用错误:在<references>标签中name属性为“just”的参考文献没有在文中使用
引用错误:在<references>标签中name属性为“levy”的参考文献没有在文中使用
引用错误:在<references>标签中name属性为“ncbi2”的参考文献没有在文中使用
引用错误:在<references>标签中name属性为“newsci”的参考文献没有在文中使用
引用错误:在<references>标签中name属性为“pastor”的参考文献没有在文中使用
引用错误:在<references>标签中name属性为“sacks”的参考文献没有在文中使用
引用错误:在<references>标签中name属性为“smith”的参考文献没有在文中使用
引用错误:在<references>标签中name属性为“tinklenberg”的参考文献没有在文中使用
引用错误:在<references>标签中name属性为“wada”的参考文献没有在文中使用
引用错误:在<references>标签中name属性为“wittmann1”的参考文献没有在文中使用
引用错误:在<references>标签中name属性为“wittmann2”的参考文献没有在文中使用

引用错误:在<references>标签中name属性为“yarrow”的参考文献没有在文中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