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关和古驿道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梅关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坐标25°20′01″N 114°20′23″E / 25.33361°N 114.33972°E / 25.33361; 114.33972

梅关和古驿道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布
Mei Guan 2014.01.12 14-18-39.jpg
所在 江西省大余县
分类 古建筑
时代
编号 6-610
登录 2006年5月25日
南粤雄关与古道
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公布
所在 广东省南雄市
分类 古建筑
时代 唐至明
编号 7-1270
登录 2013年3月5日
梅關關樓北面門額刻“南粤雄關”,北側石碑上刻“梅岭”

梅關和古驛道位於中國江西省大余縣廣東省南雄市交界處的梅岭上,是唐朝名相張九齡所開凿。现存梅關關樓和古驛道约8公里,2006年梅關關樓和江西境內的古驛道被列為第六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2013梅關關樓和廣東境內的古驛道被列為第七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

以前,嶺南一帶因地理環境影響與中原隔絕,致使其發展相對落後。及至秦代秦始皇赢政為方便軍隊調遣,於梅嶺設關,稱「橫埔關」。唐開元年間,始建「梅嶺古道」(宋代建關樓,亦稱梅關古道大庾嶺路),而後又於廣州設立市舶司,其所帶來的經濟影響力漸獲重視。

由於南嶺山脈阻礙了嶺南地區與中原的交通與經濟聯繫,嶺南地區的經濟、文化與中原地區來源不同。嶺南曾經被中原譏為"蠻荒之地",嶺南人民則被稱作"化外之民"。直至梅關古道的開鑿,令穿越南嶺不再被視為畏途。梅關古道成為南北交通的主要幹道,溝通中原與嶺南的要衝,使南北交通往來更加便利,大批的嶺南物資也由此配合河運運輸至江淮各地及首都長安。隨著廣州市舶司的出現,嶺南更開始成為中國對外貿易的重要基地,加速了中原的經濟重心南移。

概况[编辑]

梅關古道古稱大庾嶺路。嘉佑八年,大庾嶺路進行重修及擴建,並在嶺上建立關樓,此後稱之為梅關古道。

梅關古道橫跨大庾嶺,(又稱梅嶺),梅嶺因唐代的張九齡在此開鑿通往中原的通道時,在道旁種植大量的梅樹而得名,位在韶州,今日畫分在南雄市,是廣東湖南江西之交界,南接韶州(今韶關市),北鄰虔州(今贛州市)、郴州(今郴州市)。五嶺以南為珠江水系,以北連結贛江通往長江水系。

自南往北,梅關古道連接了嶺南水道自北江韶州)、湞江雄州)到嶺北水道贛江九江)、京杭大運河的空白,為水路漕運提供了極大的便利,改變了以往以陸路為主,沿騎田嶺(折嶺古道)北向的舊路。

隨著清朝中葉鴉片戰爭以後的五口通商,令經大庾嶺到廣州的進出口物資大為縮減。及至1936年4月28日,粵漢鐵路株韶段建成,從此出嶺南只需沿韶關株洲乘400多公里鐵路[1]。道路陡峭,主要由挑夫和馬匹所通行的梅關古道終究遭到拋棄。

歷史[编辑]

秦漢以前[编辑]

嶺南在以前稱為蠻荒之地,在古代為南越族人聚集的地方,與當時蓬勃發展的中原文化相比,其文化發展可說是相對落後的。由於三代的帝國版圖尚未南下至長江以南,而後的春秋戰國時代則又處於群雄割據的時代,戰亂頻仍,因而無暇向南拓張,以致此期的嶺南仍然與中原文化隔絕,故史書中並無記載有出現古道的紀錄。

秦漢時期[编辑]

約前218年,秦始皇派遣屠睢率領50萬秦軍分五路進攻嶺南和閩越地區的百越族。討伐分三大路線:1)咸陽廣西→嶺南 2)咸陽→橫埔關→嶺南 3)咸陽→靈渠→嶺南[2]。當時的嶺南和閩越地區還處於原始的部落酋長割據狀態,四支最強的百越族支系為南越西甌駱越閩越[3][4]

直至前214年,嶺南地區完全納入了秦朝的版圖,同年,秦朝在嶺南地區設立了南海桂林三郡[5],並在五嶺上設立了五關並派遣五十萬軍民與越人同居嶺南,主要是為了防備南越的反抗並鞏固邊疆[6] 其中塞上台嶺(大庾嶺古名)上的關卡,稱「橫埔關」。至此,梅嶺上首次出現了古道,其主要用途在當時是為了軍隊進軍方便而建。在漢代漢武帝年間,相傳因派遣庾姓將軍率軍民駐地開發築城,防範外族侵犯,因而改「秦嶺」為「大庾嶺」,亦可稱為「庾嶺」。

唐宋時期[编辑]

開元四年(西元716年),祖籍嶺南的宰相張九齡辭官返回家鄉供養母親,途中看到家鄉父老翻越南嶺山脈十分艱難,決心打通南嶺,改善進出嶺南的交通。於是上奏唐玄宗,提出鑿山修路,得到了允許。當時那裡荊棘叢生,山石成堆,工程非常艱巨。

建成後的大庾嶺新路,路寬五公尺,長約八公里,最高處劈山達三十公尺,路面以青石鵝卵石鋪設而成,並在道路兩旁種植梅樹,故稱梅嶺古道。然而唐末五代十國時因戰亂而使古道一度荒廢,直至宋代方又恢復。宋嘉佑八年,梅嶺古道進行重修及擴建,並在嶺上建立關樓。[7]關樓北面門額的“南粤雄關”和南面門額的“岭南第一關”為明萬曆年間南雄知府蒋傑所書。關樓北側石碑上刻“梅岭”两字,為清康熙年間南雄知府張鳳翔所書。[8]

参考资料[编辑]

  1. ^ 《清史稿》,志一百二十四,交通一
  2. ^ 《南雄縣誌》,南雄縣地方誌編纂委員會(1996)
  3. ^ 張榮芳、黃淼章:《南越國史》,第2版,第26~31頁。
  4. ^ 麥英豪,王文建:《嶺南之光:南越王墓考古大發現》,第3頁。
  5. ^ 张荣芳、黄淼章:《南越国史》,第2版,第41~43页。
  6. ^ 《明‧. 南雄府志點注本》譚大初著,魏家瓊點注,2000
  7. ^ 《南雄縣誌》,南雄縣地方誌編纂委員會(1996)
  8. ^ 梅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