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妃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珍妃
光緒帝妃
恪顺皇贵妃旧照.jpg
他他拉氏
位號 嫔→妃→貴人→妃→皇貴妃(追封)
旗籍 满洲镶红旗
出生 光绪二年二月初三
(1876-02-27)1876年2月27日
廣州市
婚年 光绪十五年
1889年
婚姻名份 妾室
逝世

光绪二十六年七月廿七1900年8月15日(25歲)


1900年8月15日(1900-08-15)(24歲)
北京城
諡號 恪順
墳墓 崇陵妃园寝
親屬
父親 他他拉·长叙
清德宗載湉
夫之父 醇賢亲王奕譞
夫之母 婉貞
夫之正室 孝定景皇后葉赫那拉氏
夫之側室 端康皇貴妃他他拉氏
姊妹 端康皇貴妃他他拉氏

珍妃(1876年2月27日-1900年8月15日),谥恪顺皇贵妃,他他拉氏,满洲镶红旗人。清朝光绪帝嬪妃,也是最为受宠的妃子,后因获罪于慈禧太后而被投井杀害。

生平[编辑]

珍妃的祖父裕泰曾任陕甘总督,父亲长叙曾任户部侍郎,伯父长善曾任广州将军,珍妃与姐姐瑾妃自幼随长善在广州长大。珍妃十岁那年,长善卸任广州将军,她与姊姊随同北返北京

1889年,珍妃两姊妹被入选宫中,十四岁的她被封为珍嫔,十五岁的姐姐封为瑾嫔,[1]为九等嬪妃序列中的第五等,直至光绪二十年甲午春(1894年),因慈禧太后六旬万寿加恩得以晋封为。虽然妃之前还有皇后皇贵妃贵妃三个等级,但包括她们姐妹在内,光绪帝一生仅有一后二妃。

得宠与获罪[编辑]

光绪大婚之后,隆裕皇后逐渐失宠,而瑾妃性情忠厚,不会巴结人,与皇后走得很近,似乎同病相怜,与光绪相处漠漠。惟珍妃天生麗質,姿色秀麗,生性乖巧,頗有心计,善解人意,聪明能干,能歌善舞,工翰墨擅奕棋,精通琴棋書畫,於是珍妃凭借姿色和才智,深受光绪皇帝寵愛,日侍皇帝左右,加之珍妃工翰墨会下棋,与清德宗共食饮共玩乐,对于男女之事毫不在意,“德宗尤宠爱之”,与隆裕皇后不甚亲睦,根據史料記載珍妃曾怀孕,但就在珍妃懷孕大約三個月的時候,她和慈禧的關係變得更加惡化,當慈禧太后在杖责珍妃時,受到驚嚇,导致孩子小产,后來珍妃又得了妇科病,所以就再也没有怀孕。[2]珍妃入宫时,照片技术已传入中国,但在当时,相机被认为是污巧之物,会取人魂魄,致使人损寿,然而珍妃喜歡照相,托人買來照相機,在景仁宮、養心殿照,成为清宫后妃中最早照相的嬪妃,珍妃因年幼而最活泼,又聪明伶俐,思想较为开通,性格也很开朗,光緒自然對珍妃这样一位年轻貌美、活泼伶俐的妃子来陪伴,心中自然很高兴。

慈禧太后見珍妃聪明漂亮、乖巧伶俐,活潑機敏,知書達理,與年轻時的自己很像,頗得慈禧歡心,慈禧甚至經常要珍妃幫自己批閱奏章,而珍妃心灵手巧,為慈禧批答,也百無一失,慈禧又听說珍妃寫了一手好字,写字画画的技艺提高得极快,非常挑剔的慈禧太后也常夸奖她,便常要她寫一些福、祿、壽、喜的擘窠大字,作為慈禧賞賜大臣的禮物,而珍妃乖巧聰慧,便模仿慈禧的筆跡,更討慈禧太后歡心,珍妃性喜丹青,又可以兩手各執一枝筆,同時寫出娟秀的梅花篆字,慈禧還特地叫宮中的女畫師繆素筠教她畫花卉。

珍妃爱美,好打扮,喜欢追新潮,经常做各式新款服装,她尤其爱女扮男装,穿戴男子的冠服,有时还穿上光绪皇帝的龙袍戏耍。按宫中规矩,妃子不能乘八人轿,只能坐四人轿,据清朝宫女何氏回憶,光绪皇帝特意赏给珍妃一乘八人轿。一次珍妃乘坐时,被慈禧察覺,勃然大怒,命人将轿子摔毁,有一次,光绪皇帝从库房取了一千颗珍珠,珍妃将它们做成了一件珍珠披肩,此事被隆裕皇后得知,上报慈禧,不过,這件事慈禧没有反应,最終以珍妃把披肩拆了,将珍珠原数奉还而告终。

根據清朝制度,妃子例银每年300两,嫔为200两。珍妃用度不足,又不会节省,而且还对宫中太监大量赏赐,虧空日甚,太监们得些小恩小惠,也都竭力奉承珍妃,时间一长,珍妃被捧得失去节制,自恃年輕貌美,恃寵而驕,遂串通太监,效仿慈禧太后受贿卖官,而這一系列的行為也充分表明了珍妃对皇后位置的觊觎,珍妃雖是一个有政治野心的女人,但她卻没有政治能力,既没有政治资本也没有政治手段。因为有利可图,当时太监中最有势力的数人均染指其中。胡思敬的《國聞備乘》記載:“魯伯陽進四萬金于珍妃,珍妃言于德宗,遂簡放上海道”。魯伯陽上任一個月後被江督劉坤一彈劾罷免。 慈禧曾当面拷问珍妃,并从其宮中搜获记有其卖官收入的一本账本。由于树大招风,卖官鬻爵的不法勾当影响日渐彰显,引起了慈禧的强烈不满,珍妃反唇相譏,“祖宗家法亦自有壞之在先者,妾何敢爾?此太后主教也。”。光绪二十年(1894年)十月二十八日,珍妃遭到了“褫衣廷杖”(剥去衣服,由太监用竹板重打坦裸的臀部)。

光绪二十年甲午十月,光绪帝奉慈禧皇太后懿旨,将瑾妃、珍妃著降为贵人(第六等),“以忤太后,谕责其习尚奢华,屡有乞请,降贵人以示薄惩”。珍妃被幽闭于宫西二长街百子门内牢院,与光绪隔绝,不能见面。十一月,再借題發揮,以珍妃位下的太監高万枝所行「諸多不法,若再審問,恐興大獄,於政體有傷」,交內務府重責處死。[3]光绪二十一年乙未(1895年),慈禧恢復瑾妃、珍妃位号。[4]唯因珍妃蒙师文廷式、堂兄志锐等在戊戌变法时均属于维新派“帝党”,珍妃亦支持光绪维新,故而再次获罪被囚。

沉井与后事[编辑]

清崇陵妃园寝,右侧为珍妃墓

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8月14日,八国联军集结兵力进攻北京,慈禧太后挟持光绪帝慌忙出逃。民國十九年《故宫周刊》第30期〈珍妃專號〉:庚子七月十九日聯軍入京,宮中驚惕萬狀。總管崔玉桂率快槍隊40人守蹈和門,予亦率40人守樂壽堂。時甫過午,予在後門休憩,突觀慈禧後自內出,身後並無人隨侍,私揣將赴頤和軒,遂趨前扶持。乃至樂壽堂右,後竟循西廊行。予頗驚愕,啟曰:‘老佛爺何處去?’曰:‘汝勿須問,隨余行可也。’及抵角門轉彎處,遽曰:‘汝可在頤和軒廊上守候,如有人窺視,槍擊毋恤。’予方駭異間,崔玉桂來,扶後出角門西去。竊意將或殉難也,然而亦未敢啟問。少頃,聞珍妃至,請安畢,並祝老祖宗吉祥。后曰:‘現在還成話嗎?義和團搗亂,洋人進京,怎麽辦呢?’繼語言漸微,噥噥莫辨。忽聞大聲曰:‘我們娘兒們跳井吧!’妃哭求恩典,且云未犯重大罪名。后曰:‘不管有無罪名,難道留我們遭洋人毒手麽?你先下去,我也下去。’妃叩首哀懇,旋聞後呼玉桂。桂謂妃曰:‘請主兒遵旨吧!’妃曰:‘汝何亦逼迫我耶?’桂曰:‘主兒下去,我還下去呢。’妃怒曰:‘汝不配!’予聆至此,已木立神癡,不知所措。忽聞后疾呼曰:‘把她扔下去吧!’遂有掙扭之聲,繼而砰然一響,想珍妃已墮井矣。斯時,光緒帝居養心殿,尚未之知也。後玉桂疽發背死。---根據宮監唐冠卿陳述報導。

1901年春,清廷与八国联军講和,慈禧、光绪等准备还朝。慈禧见珍妃所投之井依然如故,便命人将尸骨打捞出来,装殓入棺,葬于阜成門外恩濟莊太監公墓南面的宮女墓地。并企图以“贞烈殉节”的名义掩世人耳口,並為此將珍妃追封為珍貴妃。太后死後,載灃將珍妃的死因從“投井自殺”改为“被崔玉贵投入井中溺死”。光緒和慈禧先後去世,宣統(溥儀)繼位,隆裕皇太后聽政,再將珍妃追封為恪順皇貴妃。而後民国四年(1915年),其姊瑾妃(时为兼祧皇考瑾貴妃)将珍妃迁葬光绪崇陵妃园寝,并在珍妃井北侧的门房为她布置了一个小灵堂以供奉珍妃的牌位,灵堂上悬挂一额纸匾,上书“精卫通诚”,颂扬珍妃对清德宗的一片真情。

家庭[编辑]

  • 祖先他他拉額爾古岱
    • 天祖父他他拉五達色,天祖母伊爾根覺羅氏
      • 高祖父他他拉全保,高祖母李佳氏
        • 曾祖父他他拉薩郎阿,曾祖母李氏
          • 祖父他他拉裕泰,祖母瓜爾佳氏,三女嫁博爾濟吉特恭鏜,婉容嫡母博爾濟吉特氏之親祖父母
            • 父長敘,元配愛新覺羅寶興之女,繼配惠親王愛新覺羅綿愉之女(嘉慶帝孫女),三配愛新覺羅載齡之女(載齡即康熙和榮妃馬佳氏之子允𧘲五世孫,載齡元配為道光帝孝靜成皇后博爾濟吉特氏姐妹,此愛新覺羅氏是孝靜成皇后名義上的外甥女,她可能生有一女嫁回愛新覺羅宗室),四配趙氏,趙氏即珍妃瑾妃和他他拉志錡生母

文藝作品[编辑]

作品 演員
粵劇《光緒皇夜祭珍妃》 (主演:梁無相余麗珍
粵劇《清宮恨史》 (主演:薛覺先紅線女馬師曾鳳凰女
作品 作家
小説珍妃の井戸》(珍妃井) 日本的作家浅田次郎

影视作品[编辑]

影視作品 飾演珍妃的演員
1948年(清宮秘史)(香港永華影業公司) 周璇
1964年(西太后與珍妃)(邵氏兄弟 張美瑤
1971年(清宮殘夢)(台灣電視公司 李璇
1975年(傾國傾城)(邵氏兄弟 蕭瑤
1975年(清宮殘夢)(電視廣播有限公司 汪明荃
1976年(瀛台泣血)(邵氏兄弟 蕭瑤
1981年 (光緒帝與珍妃)(台灣電視公司 許秀年
1987年(滿清十三皇朝)(亚洲电视 戚美珍
1993年(戲說慈禧)(中國電視公司 況明潔
1997年(日落紫禁城)(中國大陸 蔣雯麗
2006年(庚子風雲)(中國大陸 張瑞希
2010年(蒼穹之昴)(NHK北京電視台 張檬
2010年 (欢喜婆婆俏媳妇)(江蘇衛視樂視網有線娛樂新聞台) 周牧茵
2016年(末代御醫)(電視廣播有限公司 朱晨麗

注释[编辑]

  1. ^ 《清實錄‧德宗景皇帝實錄》,卷260,頁490,光緒十四年十月癸未條:「奉懿旨、原任侍郎長敘之十五歲女他他喇氏著封為瑾嬪。原任侍郎長敘之十三歲女他他喇氏著封為珍嬪。」
  2. ^ 胡思敬:《国闻备乘》
  3. ^ 陳效鴻等著,《歷史的頓挫:古中國的悲劇‧人物卷》(台北:雲龍出版社, 1990),頁405。
  4. ^ 《清實錄‧德宗景皇帝實錄》,卷379。

参考文献[编辑]

  • 商衍瀛:《珍妃其人》,《文史資料選輯》第92輯(中國文史出版社)
  • 金易、沈義羚:《宮女談往錄》(紫禁城出版社)
  • 唐海炘:《我的兩位姑母——珍妃、瑾妃》,《風俗趣聞》(北京出版社,2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