稷山之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稷山之戰
萬曆朝鮮之役的一部分
日期1597年10月17日—10月18日
地点
结果 明、日雙方均聲稱獲勝
参战方
大明 日本
指挥官与领导者
解生
牛伯英
楊登山
頗貴
黑田長政
毛利秀元
兵力
4,000名騎兵
(第一天2,000人,第二天增加援兵2,000人)
30,000人
(第一天5,000人,第二天增加援兵25,000人)
伤亡与损失
200人以上 500人以上

稷山之戰第二次萬曆朝鮮之役中於1597年10月17日(萬曆二十五年九月初七)發生的一場戰鬥。

1597年,日本撕毀停戰協議,發動第二次侵朝戰爭。在南原之戰中,日軍勝利攻取南原城,朝鮮守將李福男陣亡,明軍守將楊元逃往朝鮮首都漢陽。提督麻貴將各地的兵力召來守衛朝鮮首都漢陽;日軍則乘勝長驅直入,攻破全州黃石山公州等地,再次將兵鋒指向漢陽。各地的守軍得知明軍撤退,戰心全無,日軍的節節勝利使得漢陽再度陷入恐慌之中,麻貴準備放棄漢陽,攜朝鮮宣祖逃到平壤去。

駐紮平壤的經理楊鎬得知後,急忙趕到漢陽,當面斥責了麻貴的舉動,責其不戰之狀,並將臨陣脫逃的明軍南原守將楊元、全州守將陳愚衷問斬,穩定了軍心。

此時,日軍自公州兵分兩路,由加藤清正太田一吉率兵攻取清州黑田長政毛利秀元率兵攻取天安。為了阻止日軍的進兵,10月16日(陰曆九月初六),麻貴派遣其副將解生,與遊擊牛伯英楊登山頗貴率領兩千人,南下赴水原迎敵。楊鎬、麻貴率大軍至水原下寨。朝鮮也派督體察使遣李元翼率兵由鳥嶺忠清道,扼守清州之路,掩護明軍左翼。

翌日,解生率領的明軍到達天安郡稷山,恰好與日軍的黑田直之栗山利安率領的數百人先驅部隊遭遇。由於明軍人數眾多,不少日軍將領提出撤退。唯獨毛屋武久力排眾議,聲稱織田家曾在長篠之戰中使用火繩槍擊敗武田家騎兵,因此此戰大有獲勝的可能。黑田直之採納了毛屋武久的意見。[1]

黑田直之孤注一擲,率日軍先鋒部隊首先對明軍發起猛烈突襲。起初明軍見到不同裝束的士兵出現,誤以為是李元翼的朝鮮兵,不以為意。日軍在火繩槍的掩護下對明軍發起衝鋒。騎兵的馬匹因驚慌而亂跑,兵力較少的日軍竟佔據了優勢。隨後明兵也使用大炮轟擊日軍,在大炮的掩護下,解生、牛伯英、楊登山、頗貴四將身先士卒,使用騎兵發起衝鋒,大破日軍先鋒部隊。

就當黑田直之的先鋒部隊幾乎全軍覆沒時,黑田長政率領五千人的援軍趕到戰場,並遣後藤基次黑田一成野村祐直前去接應。黑田一成奮力阻擊明兵渡橋,而後藤基次率部在附近的山上舉著旗幟來回奔跑,製造日軍大軍到來的假象。解生以為日軍大軍來到,且又值日暮時分,便下令收兵,黑田直之得以脫險。[1]

是夜,解生向駐紮水原的麻貴求援,黑田長政則向駐守天安的毛利秀元求救。麻貴派遣遊擊擺賽、千總李盆喬、把總劉遇節等,率領二千人前去援助。毛利秀元則率領二萬五千人大軍前去支援黑田長政。

次日,黑田長政調整了日軍的編隊,以母里友信栗山利安黑田利高為右備一番隊;井上九郎兵衛野村祐高繼之,為右備第二番隊。左備第一番隊為後藤基次、黑田一成;以黑田直之、桐山孫兵衛繼之。黑田長政自率二千人為本隊。乘著拂曉之際,黑田長政對明軍發起突襲。而明兵二千人的援軍也以趕到戰場,在大炮的掩護下,以騎兵大破黑田長政。黑田長政率敗兵逃到木川,計劃向清州方向退卻。而毛利秀元的二萬五千人大軍也迫近稷山。解生得知毛利秀元大軍的到來,情知不能敵,便向水原方向退卻,一路上耀武耀威,宣揚此戰大勝。毛利秀元的先鋒部隊則在宍戶元續吉見廣行的率領下,利用山區地形,對明軍的側後翼發起突襲,並以明軍大敗回報。而黑田長政得知明軍退卻之後,便回軍稷山,佔領了這座毫無防備的城市。

稷山之戰成功阻止了日軍向漢陽的進兵,楊鎬、麻貴以捷報傳聞漢陽,使得朝鮮朝廷得到莫大鼓舞。宣祖親自在漢江視察朝鮮軍隊,穩定了軍心。而在日本方面,成功奪取了稷山,並藉助兵力的優勢,毛利秀元率兵直指京畿道竹山

腳註[编辑]

  1. ^ 1.0 1.1 《黑田家譜》

參考資料[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