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蹄館之戰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碧蹄館之戰
万历朝鲜之役的一部分
日期萬曆二十一年正月廿五(1593年2月26日)至正月廿六(1593年2月27日)
地点
朝鮮國京畿道碧蹄館(位於今首爾西北部)
结果 日軍退走
参战方
明朝
朝鮮李氏朝鮮
日本豐臣政權
指挥官与领导者
李如松(明將)
查大受(明將)
高彥伯(朝鮮將)
宇喜多秀家
小早川隆景
立花宗茂
兵力
先鋒3,000騎兵,援軍约7,000人(未參加戰鬥)

先鋒隊20,000

本隊21,000(大部分未參加戰鬥)
伤亡与损失
約300人[1],一说600多人[2] 約3,000~5,000人[3],一說500~600人[4]

碧蹄館之戰,是万历朝鲜之役當中的一次戰役。係於萬曆二十一年正月廿六(1593年2月27日),在國都西北的碧蹄館(位於現在京畿道高陽市德陽區碧蹄洞一帶)週邊,由日本方面的宇喜多秀家小早川隆景立花宗茂李如松查大受高彥伯率領的明朝及朝鮮聯軍對陣。

經過[编辑]

雙方的偵查行動[编辑]

平壤大捷後,由李如松率領的明軍欲乘勝追擊日軍,遣副總兵查大受與朝鮮將領高彥伯,偵查開城至王京之間的道路。正月廿五,偵查部隊先鋒在碧蹄館(位於首爾西北部的京畿道高陽市德陽區碧蹄洞 )南方礪石嶺遭遇日軍前野長康加藤光泰率領偵察隊百餘人,雙方交戰互有傷亡。日方在損失約60騎後敗退,查大受則退往碧蹄館。

前哨戰[编辑]

正月廿五日(2月26日),提督李如松得報後,以為日軍如當地土民所說,已棄京城而退。遂率領本部兵馬3,000人從開城疾馳引援[5]

廿六日(2月27日)丑時,日軍先鋒隊的立花宗茂[6],領3,200名軍兵率先占領礪石嶺,派出森下釣雲十時惟由於礪石嶺附近偵查到明軍查大受所部,小放數發鐵砲後回報本隊。清晨7時許,立花軍於樹林中隱藏部隊,僅立出少數軍旗,以此“示弱”戰術引誘查大受3000鐵騎來攻,立花軍先鋒隊的十時連久領500兵力,率內田統續安田國繼(討取森蘭丸並擊傷織田信長之「明智三羽烏」之一,此時改名為天野源右衛門貞成)等將投槍、拔刀奮勇突擊至北邊的望客硯,卻遭後援到來的明、朝鮮軍約3,000輕騎的包圍,此時連久率隊反轉回軍突擊欲接應立花軍第二陣,在被李如梅所射之矢擊中下仍苦力支撐,由擔任旗奉行的副將池邊永晟代領部隊,直到好不容易越過遼東鐵騎火器攻擊下的小野鎮幸米多比鎮久所率領的第二陣800人前來接應,此時第二陣的戶次統直騎馬射箭連續射殺數十名明軍。而連久則於隔日28日傷重身亡[7](據《筑後國史》撐到2月5日才死去[8])。

隨後,立花宗茂與其弟高橋統增率本隊2,000從左方奇襲明軍右翼,查大受退往北邊的碧蹄館。宗茂率親兵800追擊,此時池邊永晟奮戰戰死。查大受則接應了馳援而來的李如松。此前哨戰歷經5小時,立花軍轉往越川峠北方右側休息,於望客硯接應小早川隆景等日軍大部隊後,再往碧蹄館西南邊的小丸山佈陣休息。

碧蹄館之戰[编辑]

李如松得知先鋒已經交戰,迅速轉為鶴翼之陣,在望客硯迎接查大受軍勢後於碧蹄館重整軍陣。此時已近中午時分,由小早川隆景毛利元康小早川秀包吉川廣家等率領的20,000名日軍先鋒突然出現,並佔領望客硯,後面還有由宇喜多秀家黑田長政率領的日軍本隊20,000兵正在進軍。

由於碧蹄館地形狹隘,又多泥濘水田,不利騎兵行動。於是李如松且戰且退,退往北方高陽市的出口惠陰嶺,並急忙傳令中軍主力急速進兵。雖然明軍先鋒在開戰初期成功擊退了小早川隆景的左翼粟屋景雄所率3,000人,但隆景右翼先鋒井上景貞3,000兵卻反包夾了明軍先鋒。不過總體戰況仍是明軍占優。

於此同時,立花宗茂領3000兵從日軍左翼移動至明軍右側山上隱兵埋伏伺機出戰,先命部將立花成家率鐵砲隊速射三回後,以「示強之計」突然立出多數軍旗並擊鳴戰鼓,全軍舉起長槍拔刀反射日光令敵兵敝目,一舉斬入突擊進至明軍本陣處,此時宗茂揮刀甚急連斬15人。立花軍中其中一位金甲武將安東常久與李如松單挑時,被李如梅射殺(根據部分史料,當時金甲武將可能被誤認為井上景貞,但他在此役後仍生還。並於之後小早川秀秋為家督時代時回仕毛利家,後出奔),同時明軍左翼也遭到毛利元康、小早川秀包、筑紫廣門的突擊,正面則被小早川隆景壓制,明軍頓時陷入了被圍之勢。李如柏李寧、查大受、張世爵方時輝王問等明將皆親自提刀奮戰。其中,明將李有升為護衛落馬的李如松而遭到隆景部將井上景貞擊殺,如松的親衛隊也戰死80餘人。而立花軍中也有小野久八郎小串成重小野成幸戰死,小早川秀包麾下也有八名家臣先後身亡。

不久小早川隆景派出吉川廣家、宇喜多秀家(實則為其重臣戶川達安所率)、黑田長政率部對明軍進行包圍。兩軍從午後開戰已逾6個小時。至黃昏時分,明軍終於等到左協大將副總兵楊元率1000援軍到來。[1][9]楊元奮勇衝破日軍包圍,搶佔李如松右方陣地,並和李寧的砲營共同發砲轟擊日軍,援護明軍撤退。立花宗茂、宇喜多秀家派出部隊猛烈追擊至惠陰嶺,立花一族之戶次鎮林在追擊時奮勇戰死。而小早川隆景則擔憂明軍撤退會設伏,勸追擊的日軍開始退兵。

戰後結果[编辑]

據日本參予此戰的立花家族相關文書記載,此戰立花家臣侍大將十時連久,一族之旗本武士戶次鎮林、旗奉行池邊永晟、金甲隊先鋒隊長小野成幸安東常久、與力眾小串成重及小野久八郎戰死。立花由來記則載高橋統增麾下今村喜兵衛井上平次帆足左平梁瀨新介於此戰戰死。

小早川秀包相關自家文書也記載,包含家老橫山景義,下級武士如桂五左衛門內海鬼之丞伽羅間彌兵衛手島狼之助湯淺新右衛門吉田太左衛門波羅間鄉左衛門等武將皆在此役戰死。

兩軍從午後交戰6個小時至黃昏,據李如松的报告是斩获首级一百六十七颗,阵亡官兵二百六十四员,李如松报称:“职喝官兵争前砍杀,贼即披靡大溃,我兵乘胜追逐,当阵斩获首级一百六十七颗,内有贼首七名,系游击沈惟敬、通事张大膳辨验明的,夺获倭马四十五匹,倭器九十一件,比贼迟奔,因稻畦深陷马难驰骋不及穷追,收兵回营,查计阵亡官兵李世华、贾待聘等二百六十四员名,阵伤官兵四十九员名,射打死马二百七十六匹。”而“朝鮮《宣祖實錄》記載,此役之後,明軍大勢依然,二萬之死亡云云當系虛說”應該可以確信。另外《神宗实录》中有“夫是役也大将仅以身免倭何惧之有”的字样。

根據宇喜多秀家在萬曆二十一年三月二十日的清點,參與碧蹄館之戰日軍各部隊兵力較之萬曆二十年七月末減員了五千八百二十人,絕大多數應該是碧蹄館之戰的死傷[10]

雙方軍隊編成[编辑]

明朝方面 日本方面

明軍

先鋒隊

本隊

附記[编辑]

  • 日軍方面於戰後在漢城舉行勝戰慶祝並有存留日軍間互相祝賀的文書。而明軍此戰並無繼續包圍京城而是退回開城,日軍當時於京城的軍力並非120,000而是約55,000,先后到达战场則約33,000。《日本戰史·朝鮮役》
  • 碧蹄館戰後,朝將權慄移防幸州山城
  • 事實上遼東鐵騎並沒有配屬偏廂車(佛朗機砲車),李如松手上大多數的火器是來自於薊鎮。
  • 直到金正日掌权时代,朝鲜方面的历史读本仍然把此战作为“大将骄傲以致失败”的例子。

脚注[编辑]

  1. ^ 1.0 1.1 宋应昌《中华文史丛书·经略复国要编·叙恢复平壤战功疏·李如松揭报》570页
  2. ^ 馬伯庸、汗青著.《帝國最後的榮耀:1592年的一場東亞關鍵戰役》,台北市:天下文化,2013年,p313。
  3. ^ 馬伯庸、汗青著.《帝國最後的榮耀:1592年的一場東亞關鍵戰役》,台北市:天下文化,2013年,p317。
  4. ^ http://sillok.history.go.kr/popup/viewer.do?id=wna_12602019_012&type=view&reSearchWords=&reSearchWords_ime=李朝實錄
  5. ^ 《日本戰史·朝鮮役》當中敘述李如松將南兵置於開城守備,25日黎明時分以李寧、孫守廉、祖承訓兩萬兵力為先鋒從開城出發,經臨津江架葛網橋通過後抵達坡州。
  6. ^ 『日本戦史・朝鮮役』(補伝 第六十七宗茂の決心)[1]
  7. ^ 『日本戦史・朝鮮役』(補伝 第六十九十時傳右の戦死)[2]
  8. ^ 『筑後国史』(十時氏系図)によれば、死去の日は2月5日[3]
  9. ^ 《中国军事通史》第15卷第787页
  10. ^ 馬伯庸、汗青著.《帝國最後的榮耀:1592年的一場東亞關鍵戰役》,台北市:天下文化,2013年,p316~p317。

參考[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