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化胡經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老子化胡經》是中國道教一系列与“老子化胡”之说相关的系列经典的总称。作者不詳,東晉時成書,至唐代增益至10卷本。經中記載老子與弟子尹喜到西域及天竺,化身為佛創立佛法。

历史上该系列经典一直是“佛道之争”的焦点之一,所涉及的核心问题主要有“老子何時誕生”、“老子如何化胡”及“老子为何要化胡”等。依据该说,佛教乃是起源于老子,与道教同源。故佛教也曾提出諸如“三圣东行说”等作为对应。[1]

​历史上佛道关于《老子化胡经》的真伪之争发生过多次,其中最具有代表性及重大历史意义的三次分别是北魏孝明帝正光元年(520)、唐高宗显庆五年(660)及元宪宗八年(1258)的辩论,而道教在这三次辩论中均告败北。

演變[编辑]

自東漢以來,即有老子化胡之說。

《史记·老子韩非列传》曾载有老子西行的传说:

“老子修道德,其学以自隐无名为务。居周久之,见周之衰,乃遂去。至关,关令尹喜曰:“子将隐矣,强为我著书。”于是老子乃著书上下篇,言道德之意五千余言,而去,莫知其所终。”

不过,关于老子出关而“莫知其所终”,并且记载中与佛教并无瓜葛。但后来有人将其与佛教搭上关系。

《后汉书》之《襄楷传》所说:“或言,老子入夷狄为浮屠。” 这段记载中就将老子出关而不知所终变成了老子出关后在外国创立佛教。

約於東晉時,首部《老子化胡經》成書,傳說是西晉道士王浮所作。東晉末竺道祖《晉世雜錄》記載:「道士王浮每與沙門帛遠抗論,王浮屢屈焉,遂改換《西域傳》為《化胡經》,言喜與聃化胡作佛,佛起於此。」南齊裴子野《高僧傳》和梁朝慧皎高僧傳》都有類似記載。

南北朝時,《老子化胡經》不僅一種。其中一本叫《化胡消冰經》(又叫《老子消冰經》),一本叫《文始先生無上真人關令尹喜內傳》。六朝末年,又有《太上靈寶老子化胡妙經》成書。

《文始先生無上真人關令尹喜內傳》等南北朝時的《化胡經》,記載老子周幽王時出函關,被尹喜強留著書,後與尹喜相約成都青羊肆,正式收尹喜為弟子,一同西去化胡。隱於罽賓國山中,遇胡王狩獵,胡王初時向老子問道,繼而欲加害老子,與老子比賽設廚會,又火燒、水沉老子,都不能毀傷老子,最終信服。老子正式向胡王傳教,胡王率全國男女剔除鬢髮,虔誠受道。老子告訴胡人可信奉尹喜所化身的,於是開創佛教老子化胡後遂東遊還國。

爭端與論戰[编辑]

自魏晋以来,佛教实力不断壮大,佛道之争开始浮现并趋于尖锐化。尤其以《老子化胡经》开始成书为标志。

佛教认为,道士王浮编写《老子化胡经》是道教最先用老子化胡说来贬低佛教的标志。此说最早出于梁代僧祐的《出三藏记集》卷十五《法祖传》:

“后少时有一人,姓李名通,死而更苏,云:见祖法师在阎罗王处,为王讲《首楞严经》,云:讲竟应往忉利天。又见祭酒王浮,一云道士基公,次被锁械,求祖忏悔。昔祖平素之日,与浮每争邪正,浮屡屈,既意不自忍,乃作《老子化胡经》,以谤佛法,殃有所归,故死方思悔。”

而南朝宋时期,顾欢作《夷夏论》贬低佛教,佛道二教互争短长,展开了所谓“ 夷夏之争” 。顾欢在《夷夏论》 中利用老子化胡说以贬低佛教,而佛教徒在反驳中也提到了佛陀化老子的经典, 说明佛教方面在《老子化胡经》出现后,也以牙还牙,制造类似的伪经以回敬道教。

北魏孝明帝正光元年,召释、老二宗上殿,侍中刘腾宣勅,命诸法师与道士对论。清道馆道士姜斌同融觉寺沙门昙无最对阵,争论老子与释迦牟尼的出生谁先谁后。道士姜斌引《老子开天经》,以老子生于东周周定王三年,即公元前604年,而沙门昙无最引《周书异记》、《汉法本内传》,以佛陀生于西周周昭王二十四年,即公元前1029年,二者相较,佛陀要早生老子400多年。其中无论是道教的《老子开天经》还是佛教的《周书异记》 、《汉法本内传》,都是双方杜撰出来的伪经,但孝明帝有意偏袒佛教,只查《老子开天经》的问题,且大臣们也一致认定“老子止著《五千文》,余无言说” 。

唐高宗显庆五年八月十八日,敕召僧人静泰、道士李荣入洛宫辩论。高宗问:“老子化胡为佛,此事如何?”静泰回答说,道教经典除了《老子》、《庄子》外,其余经典如《灵宝》、《上清》、《三皇》等经,都是后人所造,至于王浮伪造《老子化胡经》,佛教方面早就考证出来,无须多辩。针对李荣引《老子序》“老子化胡为佛”、“西适流沙”之说,静泰引《化胡经》“我师释迦文,善入于泥洹”等文,指出《老子化胡经》前后矛盾,逻辑混乱,并据《西京杂记》“老子葬于槐里”,否认老子有西出化胡的可能。李荣反驳说,佛经除《四十二章经》外,其余都是佛教徒的伪作。静泰则说,这是李荣不懂佛教的译经史,佛教的每一部经典的翻译,都有作者、时间、地点的记录。这场辩论,李荣明显处于下风。

唐696年,僧人惠澄上言請求銷毀《老子化胡經》,武后下令官員商議,最後斷定《老子化胡經》為真確,武后下令「對定」經本。

開元年間,10卷本《老子化胡經》編集而成,各卷非出一手,書前有託稱曹丕所撰的序。此經卷一加入了兩個唐代新出的傳說:老子教化于闐,以及老子化身摩尼創立摩尼教。此經卷八則是武后時的敕定本,此卷記載老子教化罽賓81國,降伏95種邪道。

蒙元初年,全真教受到皇帝寵信,势力强大,刊行《老子化胡經》,並編印《老君八十一化圖說》,以圖為主,配有文字,描述老子代代轉世教化世人,書中老子化胡的內容主要依據《老子化胡經》繪製,遭到佛教徒的强烈不满。元宪宗蒙哥为了平息佛教徒的愤怒,曾两次召集佛道辩论。宪宗八年的辩论是有史以来场面最大、时间最久的一次佛道辩论。禅宗僧人祥迈在元世祖至元二十八年(1291)奉敕将此事全程纪录,名为《辨伪录》。

宪宗八年七月,蒙哥命忽必烈亲王召请各地僧、道两宗,僧人300多人,道士200多人,佛道两方各出17名代表,佛教方面以少林寺福裕长老为“头众”,道教方面以全真道的“权教”张志敬(张真人)为“头众”。双方围绕道教的《老君八十一化图》、《老子化胡经》及其他“谤佛”道书进行辩论。包括儒者在内所谓“九流名士”来到上都的皇宫聚会,参加集会的担当“证义”的丞相、大臣及儒者共200余人。辩论由忽必烈主持,掌管佛教事务的那摩国师、八思巴国师、西蕃国师等人一并到场。在辩论中,佛教方面准备充分,紧紧抓住《化胡经》是否为老子所说、何为佛、老子有无到天竺化胡成佛、道士能否持咒做到入火不烧、白日上升、摄人返魂、固精久视等问题,让道士答辩,忽必烈、八思巴国师也亲自向道士提出质难。道士或“无答”,或“不曾闻得”,或“不敢持论”,也不敢试验“入火不烧”等道术,最后表示认输。

結果[编辑]

不同于成吉思汗开始的先元诸帝,忽必烈笃信佛教而非道教,因此论战后下令把《老子化胡经》连同刻版一起焚毁,全真教骤然失宠,一度低落。直到忽必烈后继者元成宗继位,元朝皇帝重新开始宠信道教,因此道教才再度开始辉煌。

存佚[编辑]

今各種《老子化胡經》俱無完帙,《太上靈寶老子化胡妙經》今有敦煌抄本S.2081存世,10卷本《老子化胡經》敦煌抄本中存有其中4卷:卷1、卷2、卷8、卷10。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1. ^ 刘立夫.《老子化胡经》与佛道之争[J].吉首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