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德胤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趙德胤
MIDI Z director.jpg
MIDI Z director
导演
罗马拼音 Kyawk Dad-Yin
英文名 Midi Z
国籍  中華民國臺灣
出生 (1982-12-18) 1982年12月18日(35歲)
緬甸撣邦臘戌
职业 電影導演、編劇、製片人
语言 華語英語緬甸語
教育程度 國立臺灣科技大學設計學系畢業
國立臺灣科技大學設計研究所畢業
活跃年代 2009年至今
互联网电影数据库(IMDb)信息

趙德胤Midi Z,(1982年12月18日),緬甸華裔電影導演,16歲時為留學移民臺灣,後取得設計碩士學位,其後歸化並取得中華民國國籍[1]他是電影圈中少數以緬甸華人為拍攝主題的導演。

背景[编辑]

趙德胤出生於緬甸東北方靠近中國邊界的城市臘戌,畢業自緬甸腊戍黑猛龍華文國中、緬甸腊戍國家緬文第六高中。

1998年十六歲那年,趙德胤在三千個報考者中獲得錄取,順利錄取臺灣學校。家裏再花了半年時間籌錢,籌措了約二萬港元,才順利取得緬甸護照,啟程前往臺灣。

「我來台灣的那筆錢,很大一部分是大姊出的,80%是她出的,她那時候在泰國存的錢幾乎全部給我。」趙德胤說。當時到台灣花的仲介費,在緬甸可以買一棟房子,而原本趙家在緬甸,住的是最貧窮的泥土地、竹片牆、茅草屋頂,隨便一次大雨,都可以將整間房子沖垮。[2]

「護照七月十五號發下來,我十六號急不及待即刻要離開了。」他帶着二百美元,承載着母親和四名兄姐的盼望,一個人到達桃園國際機場,行李裏放了一套全家人省吃儉用買來的高級西裝:「我們以為外國人無時無刻都穿西裝的。」[3]臺灣後就讀國立臺中高級工業職業學校(今臺中市立臺中工業高級中等學校)印刷科;自國立臺灣科技大學設計研究所畢業後即取得永久居留證[4]

電影經歷[编辑]

趙德胤憑著國立臺灣科技大學設計系大學畢業作品《白鴿》入選釜山影展、哥本哈根影展、澳大利亞影展、里昂影展、西班牙短片影展、台灣國際學生電影金獅獎等,自此獲得注目。[4]

2009年成為由侯孝賢主導的第一屆金馬電影學院學員,並在侯孝賢監製下完成劇情短片《華新街記事》;2011年他完成他首部劇情長片《歸來的人》,便一舉入圍釜山影展新潮流競賽單元和鹿特丹影展老虎獎,且同時入選國外二十幾個影展。在《歸來的人》要前往鹿特丹影展前,趙德胤正式取得中華民國身分證[5]

趙德胤導演在拍攝劇情長片前,曾以獎金獵人自居拍攝二十多部短片,參加了台灣數十個短片比賽。其中半數以上獲獎,藉由拍攝短片,趙德胤導演藉此學習電影拍攝,同時靠拍短片維持生活。(名導曾是獎金獵人)

2012年第二部電影《窮人。榴槤。麻藥。偷渡客》則獲鹿特丹影展HBF電影基金贊助計劃補助,入圍鹿特丹、釜山、南特三等影展競賽。這兩部電影預算都只有不到新台幣一百萬元,且因為難以向緬甸政府申請拍攝許可,因此他都以游擊方式拍攝,演員則找來親戚朋友擔綱;這兩部電影則於2013年4月19日正式在台北戲院光點台北上映。

2013年底,趙德胤再次帶領極小規模的台灣團隊7個人,深入中緬邊境,以10天的時間完成了第三部劇情長《冰毒[6][7][8],並獲選隔年第64屆柏林影展電影大觀單元,並於愛丁堡國際影展獲得最佳影片獎,於瑞典影展獲得最佳導演獎。2014年7月,法國拉羅歇爾國際影展特別開設「發現趙德胤」專題單元,放映其三部長片作品及三部短片作品,並邀請其主講大師講座,創下該影展最年輕導演專題紀錄。[9]

同年七月,趙德胤以《冰毒》勇奪台北電影獎最佳導演獎;並獲愛丁堡影展最佳影片、瑞典影展最佳導演等獎項,同年九月文化部宣布《冰毒》代表台灣參加2015年第87屆奧斯卡金像獎最佳外語片,但最後未獲提名。2016以《再見瓦城》獲第73屆威尼斯影展歐洲電影聯盟大獎最佳影片、法國亞眠國際影展最佳影片、並入圍第53屆金馬獎最佳導演獎。2016年獲頒第53屆金馬獎年度台灣傑出電影工作者

趙德胤是少數同時拍攝劇情片和紀錄片的導演。2015年開始就以《挖玉石的人》《翡翠之城》等紀錄長片入圍柏林影展、金馬獎等。以《翡翠之城》獲得第53屆金馬獎最佳電影原創音樂獎、獲得日本山形國際紀錄片影展2017年評審團特別獎。以《挖玉石的人》獲得2016年台灣紀錄片雙年展優等獎。

電影作品[编辑]

劇情長片[编辑]

紀錄長片[编辑]

短片[编辑]

  • 2002年:《生活浮影》
  • 2004年:《以訛傳訛》
  • 2004年:《見死不救》
  • 2006年:《白鴿》
  • 2008年:《摩托車伕》
  • 2008年:《家書》
  • 2008年:《一則日記》
  • 2008年:《虛擬森林》
  • 2009年:《家鄉來的人》
  • 2009年:《猜猜我是誰?》
  • 2009年:《華新街記事》
  • 2010年:《工地日誌》
  • 2010年:《台北。緬北。泰北。》
  • 2010年:《一個人主義》
  • 2013年:《沉默庇護》(收錄在多段式電影《台北工廠I》)
  • 2014年:《南方來信-安老衣》
  • 2014年:《海上皇宮》

獎項[编辑]

金馬獎[编辑]

年份 頒獎典禮 獎項 影片 結果
2014年 第51屆金馬獎 最佳導演 冰毒 提名
2016年 第53屆金馬獎 年度台灣傑出電影工作者 - 獲獎
最佳劇情片 再見瓦城 提名
最佳原著劇本 提名
最佳導演 提名
最佳紀錄片 翡翠之城 提名

釜山國際電影節[编辑]

年份 頒獎典禮 獎項 影片 結果
2011年 第16屆釜山國際電影節主競賽單元 新浪潮獎 歸來的人 提名

華語電影傳媒大獎[编辑]

年份 頒獎典禮 獎項 影片 結果
2014年 第14屆華語電影傳媒大獎 最佳新導演 歸來的人 提名

台北電影節[编辑]

年份 頒獎典禮 獎項 影片 結果
2014年 2014年台北電影節 最佳導演 冰毒 獲獎
媒體推薦獎 獲獎
2017年 2017年台北電影節 再見瓦城 獲獎

觀點[编辑]

趙德胤說自己的生活比較「單純」,會「用生活建立一些平靜感」:他的社交活動不多,平時也不愛吃零食和飲料,有空就去菜市場買買菜、做醬料、煮雞湯、打掃衛生,閒下來坐在桌前便會看本書,開始思考自己接下來要拍什麼。因為生活規律,他的創作也顯得頗為清晰有條理,他覺得為拍什麼來思考、做功課、找資料,就像蓋房子一樣,是另外一種「規律性的工匠生活」。「規律性去尋找能讓你平靜專注的東西,會讓你過濾很多混亂的資訊,做久了你會理清楚一種屬於你自己的價值觀。網絡刺激了人的自我表達慾,這時候它是好事,但是它有危險,因為我們的表達目前可能沒有原因,我們不再是為溫飽而表達,我們是為找尋自我,找尋自我的過程是危險的。」 他信奉「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但也強調「不要想太多,要保持身心健康」。浮世中,不慌張。

在「大陸好奇心日報」的採訪裡,趙德胤說: 「人生中,我的生活周遭、親朋好友也好,遇到過的悲傷喜樂的戲劇性遠遠不是電影可以去概括。 電影只是表面地呈現或抒發真實人生的一點點感受和感觸,如此而已。所以我才覺得「人生如戲」這個說法不對,戲是不足以去講人生的沉重或是快樂的。當整個家族的一種流離、失所,當整個就是比如說是因為整個政治也好,整個經濟的變化也好,造成人性裡面的很多很多變質,這些東西,其實一部電影很難來講。一部電影它只能遵循這 100 年來觀眾的觀影經驗去拍攝,特別是主流電影。頂多你只能講到一個娛樂感,就說你看的這個愛情片痛哭流涕,它也是娛樂感,你看的欣喜若狂也是娛樂感,它很難用兩個小時來跟你講,讓你想到說,「哦,這就很像我的這一生。」怎麼可能?不可能。它太輕了。所以電影很輕的,太微不足道了。如果你問我,電影可以丟掉,還是人生可以丟掉?我絕對不會考慮的,當然是電影不重要,人生比較重要」 電影不重要,人生才重要

參考資料[编辑]

https://www.twreporter.org/a/director-midi-z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