迪迪·布朗夏爾謀殺案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迪迪·布朗夏爾謀殺案
Murder of Dee Dee Blanchard
日期2015年6月14日 (2015-06-14) (尸体被发现)
地点美国密苏里州斯普林菲尔德
坐标37°16′00″N 93°19′06″W / 37.2668°N 93.3182°W / 37.2668; -93.3182坐标37°16′00″N 93°19′06″W / 37.2668°N 93.3182°W / 37.2668; -93.3182
被捕Gypsy Rose Blanchard,Nicholas Godejohn
定罪Blanchard, Godejohn
指控二级谋杀 (Blanchard)
一级谋杀和武装犯罪(Godejohn)
裁决认罪 (Blanchard)
审判定罪 (Godejohn)
判决10年,到2024年可假释[1] (Blanchard)
无期徒刑 (Godejohn)

2015年在美國發生的謀殺案,單親媽媽迪迪·布朗夏爾(Dee Dee" Blanchard)遭女兒吉普賽·蘿絲(Gypsy Rose)及女兒男友尼古拉斯(Nicholas Godejohn)合謀殺害,起因於迪迪長年偽稱女兒身患多重疾病,導致女兒接受不必要的醫療,並限制其行動,引起女兒不滿。本案爆發後,專家提出迪迪應患有“代理型孟喬森症候群”。

概述[编辑]

2015年6月14日晚上,美國密蘇里州格林郡當地副警長發現迪迪·布朗夏爾(1967年5月3日生於路易斯安那州切克貝區 )陳屍於自宅臥室。她面朝下倒在血泊中,背上有穿刺傷,推估為數天前已受害,同住的女兒則不見蹤影。迪迪曾對外宣稱女兒吉普賽·蘿絲·布朗夏爾(Gypsy Rose Blanchard)患有白血病氣喘肌肉萎縮症及數種慢性疾病,無法正常行走及吞嚥,需以輪椅待步、以鼻胃管進食;且因早產造成腦部損傷,只有七歲左右智能。

當晚稍早,布朗夏爾家的鄰居發現迪迪的臉書發布了兩則新動態,內容暗示她可能早已遇害。由於屋內遺留下輪椅及藥物, 卻不見行動不便且疾病纏身的女兒,眾人擔心她可能已遭綁架,身陷險境。翌日,警方在威斯康星州找到吉普賽·布朗夏爾,隨行的是她在網路上認識的男友尼可拉斯(Nicholas Godejohn)。民眾同情多重身心障礙的吉普賽,覺得她被男友哄騙。群情激憤的同時,警方卻發現吉普賽實際上是健康的成年人,並沒有她母親聲稱的多項生理及心智疾病。進一步的調查揭示:在當地及布朗夏爾母女居住過的紐奧良地區(因2005年卡崔納颶風而搬離),都曾有醫師在診察過後,否定吉普賽患有她母親聲稱的幾種疾病,且有一位醫師懷疑過其實是“代理型孟喬森症候群”(一種精神疾病,是指家長或照顧者誇大或編造症狀,甚至誘使受照顧者生病,以博取外界的注意力和同情)。

早年迪迪的親戚質疑過她對吉普賽的種種醫療處置,並懷疑迪迪曾毒害她的繼母,隨後迪迪便搬家並改名(原名“克勞汀”)。但仍有很多人相信了迪迪所言,給予母女許多幫助,包括著名慈善機構如“國際仁人家園”、“麥當勞叔叔之家”和“願望成真基金”。

據推測,迪迪應患有代理型孟喬森症候群, 她瞞騙女兒,使她誤以為自己較實際年齡年幼,還患有多種慢性疾病和身心障礙;導致女兒經歷許多不必要的藥物和手術治療;還時不時以身體或精神虐待為手段,控制女兒的行動。孟喬森症候群專家馬克·費爾德曼研究此病已25年,他說這是他首次看到受虐子女殺死父母的案例。[2]

吉普賽·蘿絲·布朗夏爾認罪二級謀殺,正在服十年刑期;尼可拉斯·加德強則被判一級謀殺成立。導演艾琳·李·卡爾以本案為主題,拍攝紀錄片《Mommy Dead and Dearest英语Mommy Dead and Dearest》,2017年由HBO發行。

背景[编辑]

迪迪·布朗夏爾的早年生活和婚姻[编辑]

迪迪·布朗夏爾原名克勞汀·皮特爾,1967年出生於路易斯安那州切克貝區。根據親友的回憶,童年時期她偶爾會順手牽羊,來報復別人不順她心意的行為;年輕時曾從事護佐工作[3]。本案發生後,親友懷疑她可能在1997年餓死她的生母。

克勞汀24歲時,懷了17歲高中生羅德·布朗夏爾的孩子後結婚。因為迪迪喜歡吉普賽這個名字,而羅德是槍與玫瑰的歌迷,兩人便將女兒取名為吉普賽·蘿絲。女兒出生前,兩人就已於1991年7月離婚。多年後羅德說:他當時發現自己"為了錯誤的理由結婚",所以不顧克勞汀的挽留而離開。克勞汀生產後,便帶著新生兒和自己的家人同住。

吉普賽·蘿絲的童年[编辑]

克勞汀的姪子,鲍比·皮特爾回憶道:吉普賽出生時稍微早產,也許有影響到她的頭骨發育,此外並沒有其他健康問題。這期間,羅德仍參與照顧孩子,他說在吉普賽三個月大時,克勞汀認為女兒有睡眠呼吸中止症,開始反覆就醫,做了多次過夜睡眠監測及其他檢查,但都未檢查出睡眠呼吸中止的症狀。儘管如此,克勞汀仍相信女兒有許多健康問題,她將其歸因於一種不明的染色體疾病。

鮑比說吉普賽7、8歲左右時,有一次搭爺爺的摩托車時發生了小事故,導致膝蓋擦傷,她媽媽卻堅稱她有更嚴重的損傷,需要多次手術才能治療好。從此吉普賽便以輪椅代步,還曾和父母參加過殘障奧運的活動。但其實鮑比在這幾年間,曾看過她自力行走。2001年新奧爾良狂歡節的中部城市遊行中,吉普賽擔任遊行的名譽女王,當時她母親宣稱她只有8歲。吉普賽可能在小學二年級,甚至幼稚園之後,就沒有再上過學,因為她媽媽說她的病非常嚴重,只能在家教育。吉普賽靠著哈利波特系列小說,自行學會閱讀。

當吉普賽的爸爸羅德再婚,克勞汀就搬去和自己的父親和繼母同住。繼母稍後聲稱:克勞汀曾在她的餐點中加入除草劑,導致這段期間繼母有許多慢性病痛。同時克勞汀也多次因輕罪被逮捕,所犯的罪包括開立空頭支票。當皮特爾家人開始質疑克勞汀不當對待吉普賽,也質疑她對繼母下毒,克勞汀便帶著女兒搬到斯萊德爾。她的家人有數年不知道她的去向,而繼母不久後也恢復健康。

母女兩人住在斯萊德爾的公營住宅,生活費用來自因吉普賽的健康問題而獲得的社福補助,和羅德支付的贍養費。她們花了很多時間在看許多不同的專科醫師,主要出入於杜蘭大學醫療中心和新奧爾良兒童醫院,求治克勞汀口中吉普賽的視力、聽力、及其他醫療問題。雖然肌肉切片檢查結果最終證實:吉普賽未患有所謂的肌肉萎縮症,但克勞汀仍捏造其他的病症,促使女兒接受不必要的治療。她告訴醫生:吉普賽每幾個月就會有一次痙攣發作,所以醫生開立了抗癲癇藥物。吉普賽也接受了數次手術,克勞汀還常因小毛病帶女兒到急診求醫。

2005年卡崔納颶風肆虐,母女居住的公寓嚴重損壞,兩人搬到為特殊需求者設立的避難處。克勞汀宣稱吉普賽的醫療紀錄和出生證明都毀於水災,在避難所服務的醫師珍娜·喬登很同情她們的處境,建議母女搬到她平時執業的密蘇里州,一個月後母女便搬遷。

搬到密蘇里州[编辑]

剛搬到密蘇里州,母女在西南部的奧羅拉租屋而居。期間吉普賽獲選為Oley基金會的2007年年度兒童,該基金會致力於提升管灌病人的權利;國際仁人家園提供一棟附有輪椅斜坡和熱水浴缸的房屋,母女便在2008年搬遷到春田市北邊。由於媒體報導了單親媽媽帶著重度殘障的女兒,逃離卡崔納颱風的故事,當地社群經常善意幫助母女倆,此時克勞蒂已改名,以迪迪·布朗夏爾為人所知。

來自社會的支持,包括大量的慈善捐款。過去在路易斯安那州,母女只有在就醫時,偶爾能利用麥當勞叔叔之家的服務;搬到密蘇里州時,她們收到許多好處,包括:前往堪薩斯城就醫時的免費機票,迪士尼世界的免費招待,願望成真基金會安排取得米蘭達·藍珀特演唱會的後台通行證,當然還有國際仁人家園提供的免費住家。

羅德·布朗夏爾此時仍持續支付每個月1200美元的贍養費,也不時送吉普賽額外的禮物,有時也和女兒通電話。(吉普賽18歲生日那天,迪迪特別交代羅德不要在電話中提及女兒的年紀,因為"她以為自己只有14歲"。)羅德和他的第二任妻子一直希望能到春田市拜訪母女倆,但總被迪迪以各種理由塘塞,難以成行。另一方面,迪迪總是告訴她的鄰居:吉普賽的生父有毒癮和酒癮,從未面對女兒的病況,也從未提供金錢援助。

見過吉普賽本人後,許多人都會很喜歡她。150公分的嬌小身材、幾乎無牙的嘴巴、巨大的眼鏡和高亢的小孩聲線,加強了她母親所塑造的體弱多病形象。她經常戴著假髮或帽子遮掩光頭,但其實是迪迪定時幫她剃頭,以模仿化療中病人的模樣。出門時,迪迪總是帶著氧氣筒和餵食管;直到吉普賽20多歲時,迪迪都還是用兒童營養補充品小安素為女兒灌食。

迪迪也以身體虐待來控制女兒。每次母女倆和其他人見面時,迪迪總是牽著女兒的手,吉普賽回憶道:當她的言行可能透露出她不是真的有病時,迪迪就會用力握她的手。當兩人獨處時,迪迪則會用手掌或衣架打她。吉普賽繼續接受各種無謂醫療。迪迪要求醫生處理女兒流口水的問題,先是接受肉毒桿菌素注射,以抑制唾液腺分泌,後來還以手術摘除唾液腺。吉普賽事後說:迪迪會在醫師診療之前,用局部麻醉劑塗抹女兒的牙齦,製造過度流口水的現象[4]。迪迪也偽稱女兒有無數次的反覆中耳感染,導致她接受了通氣管植入手術[5]

來自醫生的質疑[编辑]

小兒神經專科醫師貝爾納多·弗雷斯特斯坦檢查過吉普賽本人後,懷疑她並沒有肌肉萎縮症,他安排了核磁共振成像和血液檢查,也顯示並無異常。迪迪帶女兒回診時,弗雷斯特斯坦醫師也見到吉普賽能自行站立[5],便對母親說:「我看不出她有甚麼理由不能走路。」

弗雷斯特斯坦醫師發現迪迪提供的醫療紀錄不完整,便聯絡了曾在新奧爾良診察過吉普賽的醫師,才知道當時醫師已告知迪迪:肌肉切片報告並無異常,之後迪迪就沒再帶女兒去看過他的門診。由於迪迪不只堅稱女兒曾被診斷出肌肉萎縮症,還謊稱醫療紀錄已毀於水災。弗雷斯特斯坦醫師因此考慮可能是"代理型孟喬森症候群"。迪迪設法看到了弗雷斯特斯坦醫師記載的病歷,隨後也就未去複診。[5]

弗雷斯特斯坦醫師並未通報社工,他辯解道:其他醫師曾叮嚀他要謹慎對待這對母女,而且他覺得有關當局不會相信他的說法。不過警方的確在2009年接到一通匿名電話,舉報迪迪和女兒同時使用數個不同的姓名身分及出生日期,而且吉普賽的健康狀況並沒有迪迪所說的那麼糟。警員上門查證時,接受了迪迪的解釋:假身分是為了迴避施暴的前夫,對此警員並未向羅德求證,也認為吉普賽看起來的確有心智障礙,便就此結案。[5]

吉普赛的獨立[编辑]

雖然吉普賽身邊的熟人都以為她還只是青少年,但事實上,2010年左右她已經成年,也開始挑戰母親設下的種種限制。某位鄰居想起:2009或2010年的某天晚上,吉普賽敲了他家的門,她並未坐輪椅,還要求鄰居載她到當地的一間醫院,她想去探視一名受傷男子。因為這名男子和吉普賽有曖昧情愫,當地熱心民眾認為他想占心智障礙者的便宜,幾人將他痛打了一頓。在醫院裡,吉普賽出示了記載有她正確出生年份的出生證明,聲明她已成年,但迪迪趕到醫院,聲稱這份出生證明是卡崔娜颶風後補發的,內容並不正確,並拿出所謂的"正確"版本。最後吉普賽向在場眾人道歉,結束這場風波。

2001年起,吉普賽經常參加科幻大會,因為即使她坐著輪椅,在這類場合也不會特別顯眼,有時她還會扮裝出席。她在科幻大會上結識了一名男子,並靠網路保持聯絡,2011年有一次大會期間,男子邀吉普賽到她的旅館房間。隨後迪迪趕到旅館,出示不實的出生證明,主張吉普賽還未成年,並威脅要報警。[5] 吉普賽說:事後迪迪用鐵槌砸爛了她的電腦,恐嚇她若再逃跑,也要砸爛她的手指;之後還把吉普賽綁在床上兩週。迪迪告訴吉普賽她已通報警局,指稱吉普賽並無行為能力,使得女兒認為:如果向警方求助,警方也不會相信她本人的說詞。[1]

吉普賽仍在媽媽上床睡覺後偷偷上網,在2012年左右,她在網路上結識了尼可拉斯·加德強,他住在威斯康星州,和吉普賽年紀差不多。(吉普賽聲稱他們是在單身基督徒聯誼的群組中認識的,兩人在2012年設立了一個結合兩人名字的臉書帳號,顯示當時已在交往中。)加德強本身也有一些問題,他有妨礙風化的前科,也被診斷出解離性身份疾患自閉症[3]

阿莉·伍德曼斯是吉普賽的鄰居,她不知道吉普賽其實和她年紀相近,兩人來往時阿莉都以"大姊姊"自居。2014年時,吉普賽告訴23歲的阿莉:她想和男友加德強私奔,還說他們已經想好未來小孩的名字了。吉普賽有5個臉書帳號[1],經常和加德強在網路上談情說愛,內容有時涉及BDSM(吉普賽後來說那是出自男方的喜好)。阿莉試圖將她拉出這段關係,她認為吉普賽遇上了網路色狼,所謂的未來計畫都是"不可能實現的幻夢"。雖然迪迪砸了吉普賽的電腦和手機,避免她使用網路對外聯繫,阿莉留存了她和吉普賽之間的對話紀錄,直到2014年,兩人仍持續在網路上來往。[5]

隔年,吉普賽幫男友付旅費,讓他到春田市和母女見面。依照兩人的計畫,迪迪和女兒在電影院裡遇到加德強,小倆口見面時假裝原本互不相識,一見如故,希望能博取迪迪的認同。這也的確是兩人首次在現實中見面,據男方所述,當天吉普賽拉他到廁所進行性行為[3]。然而,加德強不如吉普賽想像中體面迷人,可以讓她媽媽看上眼,迪迪只覺得他是個"詭異"的人。兩人在網路上繼續來往,並開始計畫謀殺迪迪。[5]

謀殺案[编辑]

2015年6月,加德強重返春田市,當時母女正出門去看醫生時。返家後,等迪迪熟睡,吉普賽便通知男友。加德強上門後,她讓男友進門,並遞給他作案工具:手套,膠帶和刀子。 吉普賽說她當時以為加德強辦不到[4]。加德強要吉普賽躲在浴室裡並摀住耳朵,以免聽到母親的死亡現場。他在迪迪睡夢中捅了她好幾下,隨後小倆口到吉普賽的臥室做愛。兩人逃走時拿了家中大約4000元的現金,大部分來自於父親羅德支付的贍養費。兩人在春田市外的汽車旅館計畫下一步,可能待了好幾天,期間當地數間商店的監視攝影機都有拍到他們。吉普賽當時以為兩人能擺脫罪行,逃之夭夭[4]

他們把作案兇器郵寄到加德強在威斯康星州的住家,以免被抓到時從兩人身上搜出兇器。兩人走去搭灰狗巴士的路上,被好幾個人看到,目擊者說吉普賽戴著金色假髮,且能自己行走,不需要攙扶或輪椅[6]

6月14日下午,吉普賽催促加德強用手機登入迪迪的臉書發文,希望能有人因此發現迪迪的屍體。第一則留言只是簡單的「那婊子死了!」,17分鐘後的第二則留言則是粗魯的聲明,張揚自己殺了迪迪還強暴了吉普賽。吉普賽受訪時表示:她怕母親的屍體遲遲未被人發現,所以留下惡毒的留言,希望有人通報警方。

調查和逮捕[编辑]

看到第一則留言的朋友,以為迪迪的帳號被駭,或只是對某部電影發表意見。第二則留言則讓他們開始緊張,擔心是否有壞事發生,由於電話無人接聽,陸續有人到布朗夏爾家查看[5]。迪迪母女以前常常沒知會大家就出遠門,通常是去看醫生,但朋友們看到迪迪的車還停在家門前,可見並非如此。房屋窗戶貼有遮光貼紙,無法看清屋內狀況,也無人應門,朋友們便打電話報案。警方在等待搜索令時,准許一位熱心民眾爬窗探看,他看到吉普賽的輪椅都還在屋內,屋內沒有明顯異常[5]

搜索令核發後,警方入內探查,馬上就找到迪迪的屍體。熱心人士立刻在集資平台GoFundMe上募款籌備迪迪的葬禮,也擔心吉普賽的安危,認為就算她未被殺害,但身邊沒有輪椅、氧氣、餵食管和各種藥物,也很難存活[5]。阿莉·伍德曼斯也在布朗夏爾家門前的人群裡,她告訴警方:她知道吉普賽有祕密的網路男友,她把以前留存的通訊紀錄交給警方,其中出現了加德強的名字。警方要求臉書提供迪迪的帳號所使用的IP位址,發現地點在威斯康星州。第二天當地警方突擊了加德強家,兩人出面投降後被拘留,並遭指控謀殺和武裝重罪。[7]

得知吉普賽生還的消息,布朗夏爾家的鄰居和朋友十分高興。她和加德強很快被引渡回春田市,並被裁定100萬美元的交保金。格林郡警長吉姆·阿諾特宣布消息時,也警告:「事情不如表面上簡單。」當地媒體不久候就揭露布朗夏爾家的真相:吉普賽根本沒病,她一直能自己走路,只是因為迪迪以體罰威脅,她才持續裝病。阿諾德警長呼籲民眾不要貿然捐助,先靜待調查結果。[7]

審判[编辑]

迪迪虐待女兒的實情曝光後,民眾轉而同情長期受虐的吉普賽。由於一級謀殺在密蘇里州可求處死刑或無期徒刑,郡檢察官丹·帕特森曾表示他不會以一級謀殺起訴兩人,他形容此案"非比尋常"。吉普賽的律師取得她在路易斯安納州的醫療紀錄後,提出二級謀殺的認罪協商。律師告訴媒體:吉普賽原本嚴重營養不良,所以入獄後體重反而增加了14磅(6.4公斤)。2015年6月,吉普賽接受認罪協商,遭判處10年徒刑。

由於加德強率先提議謀殺迪迪,也是實際下手的人,檢察官最後還是對他求處更重的刑罰,吉普賽的認罪協商並未要求她出庭指證加德強。2017年1月,檢察官要求安排第二次精神鑑定,因而推遲了審判。加德強的律師主張:他的智商只有82,且患有泛自閉症障礙,應減輕其行為責任。加德強原本放棄接受陪審團審判的權利,但又在6月間改變主意。[8]

2017年12月,法官宣布審判將在2018年11月舉行。開場陳述中,檢察官主張加德強在犯案前已謀劃超過一年,律師則指出加德強患有自閉症,只是順著心愛女友的要求才犯案。第二天,檢察官出示案發前一週的簡訊,有許多角色扮演和露骨情色內容,其中提及的角色甚至包括那把兇刀;加德強還詳細問了迪迪的房間格局和睡眠習慣。且警方偵訊時,他也已承認犯案。[9]

吉普賽在第三天出庭作證,她承認的確曾建議加德強殺了她母親,以結束長年的虐待,但她也考慮懷上加德強的孩子,以說服母親接受她的男友。雖然她給了加德強那把兇刀,但她也曾在沃爾瑪摸走嬰兒衣服,好為懷孕做準備。吉普賽說加德強從未表達他對懷孕計劃的想法。[10][11]

經過四天開庭,該案送交陪審團,經過兩小時的審議,裁定尼可拉斯·加德強一級謀殺罪成立,將在2019年2月宣判。[12]

後續反應[编辑]

當地社群[编辑]

平時關照這對母女的鄰居和朋友們,都在反覆思索為何會被欺騙。阿莉·伍德曼斯回憶:當她聽說吉普賽根本沒有病時,難以置信地哭了出來。阿莉的母親則說大家都接受迪迪的說詞,從未要求她提出證明,不知道迪迪母女倆私底下會不會嘲笑鄰居們的天真愚蠢?恰巧和母女倆同姓的金·布朗夏爾,案發時曾熱心報案,她說「我到底相信了甚麼?我怎麼會這麼笨?」發現屍體後的第二晚,在春田市中心有60人參加了燭光守夜活動。[7]

「春田市...市民們樂於付出,我們很有愛心,會資助我們認為有需要的人 。」阿諾特警長在記者會上說:「但有時我們會被欺騙,我認為這一回就是這樣的情況。」目前只有一個慈善組織願意回應本案,很難知道迪迪是否總是能輕易騙過各機構。國際仁人家園的發言人說:「我們對此深感悲痛。」。

親人[编辑]

住在路易斯安那州的迪迪親戚們,則毫不惋惜她的死亡,覺得她罪有應得。沒有人願意支付迪迪的葬禮和火化費用,迪迪的骨灰最後被她父親和繼母沖入馬桶。吉普賽的爸爸,羅德·布朗夏爾的態度比較和緩,他說:「迪迪的問題是她編了一張謊言織成的網,最後就逃不出去了」。羅德還說當他第一次看到吉普賽自己走路的畫面時,感到非常高興。[5]

吉普赛[编辑]

目前吉普賽在密蘇里州奇利科西監獄服刑,她在完成認罪協商後,才首次接受媒體訪問。她告訴BuzzFeed記者米雪兒·狄恩:她在監獄裡用電腦搜尋過代理型孟喬森症候群,發現他母親幾乎符合每一個症狀。吉普賽說:「對一個真的有病的孩子來說,她會是完美的媽媽。」即使她知道能夠自己走路,能夠吃固體食物,但媽媽還是說服她,讓她相信自己有癌症,要定時把頭髮剃掉。儘管接受媽媽的說法,吉普賽還是希望能有醫生看穿謊言,但一直沒有,她很失望。

當記者問她從什麼時候開始想逃跑,吉普賽憶起2011年科技大會的事件,她說從那時起開始起疑:「為什麼我不能像同齡人一樣交朋友?」談到謀殺案,她承認自己犯了罪,如今正在承受其後果。不過她在監獄中卻感到比以前自由,她也希望以後能幫助相同狀況的受虐者。

和吉普賽接觸的紀錄片導演、記者、以及其他家人,都覺得她也常展現出病態的操縱行為,想掌控他人,這大概是來自於她唯一的行為範本——她媽媽。孟喬森症候群專家馬克·費爾德曼看過紀錄片後說:「她的心理相當不健全,必須盡可能提供她家人的支持與依託。」也提醒需注意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對吉普賽未來發展的影響。專家也指出:代理型孟喬森症候群 的受害者,往往不再信任醫療,會迴避醫師和醫療機構。

醫界[编辑]

弗雷斯特斯坦醫師在2015年聽說了這起案件,他說:「可憐的吉普賽,這麼多年來無謂的受苦。」他告訴記者,他希望當年能為她多做一點努力。弗雷斯特斯坦醫師表示,吉普賽是他所遇到的第二個可能受代理性孟喬森症候群影響的案例。

孟喬森症候群專家費爾德曼則覺得"Mommy Dead and Dearest"紀錄片中,過度塑造弗雷斯特斯坦醫師的英雄形象,認為:「他對醫師的職責不夠清楚,其中包括通報疏忽或虐待的法律責任。」一旦發現有代理性孟喬森症候群的可能,就應該通報,費爾德曼說:「要是許多醫生都把疑問藏在心中,不提出來,就繼續治療或是轉診這樣的病人,萬一如此,問題會越滾越大。」

雖然迪迪已死,無法對她適切評估下診斷,但在吉普賽接受認罪協商後,費爾德曼告訴當地媒體:「吉普賽被當幼兒對待,被迫遠離她的同儕,對迪迪而言,吉普賽不過是她用來向外界予取予求的工具。」費爾德曼認為迪迪應患有代理性孟喬森症候群。費爾德曼研究此病已25年,他說這是他首次看到受虐子女殺死父母的案例。

對流行文化的影響[编辑]

2017年HBO發佈紀錄片"Mommy Dead and Dearest英语Mommy Dead and Dearest",並有多個電視頻道為此案製作新聞節目。

2018年,Hulu宣布制作一部改编自迪迪·布朗夏爾案的網絡劇集惡行》,于2019年3月20日首播。[13]

參考資料[编辑]

  1. ^ 1.0 1.1 1.2 Barcella, Laura. 'Mommy Dead and Dearest' Doc on Gypsy Blanchard: What We Learned. 滾石 (雜誌). 2017-05-15 [2017-05-28]. 
  2. ^ Keegan, Harrison. Munchausen expert says Gypsy Blanchard case is unprecedented. Springfield News-Leader英语Springfield News-Leader. 2016-07-06 [2017-06-02]. 
  3. ^ 3.0 3.1 3.2 Jung, Helin. The 10 Most Disturbing Reveals From HBO's True-Crime Documentary Mommy Dead and Dearest. 柯夢波丹. 2017-05-16 [2017-05-28]. 
  4. ^ 4.0 4.1 4.2 Diaz, Joseph; Smith, Jenner; Valiente, Alexa. How a young woman forced to used a wheel chair, treated for several illnesses ended up in prison for her mother's murder. ABC新聞. 2018-01-04 [2018-01-25]. 
  5. ^ 5.00 5.01 5.02 5.03 5.04 5.05 5.06 5.07 5.08 5.09 5.10 Dean, Michelle. Dee Dee Wanted Her Daughter To Be Sick, Gypsy Wanted Her Mom To Be Murdered. BuzzFeed. 2016-08-18 [2017-05-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8-01-09).  引用错误:带有name属性“BuzzFeed story”的<ref>标签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引用错误:带有name属性“BuzzFeed story”的<ref>标签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引用错误:带有name属性“BuzzFeed story”的<ref>标签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引用错误:带有name属性“BuzzFeed story”的<ref>标签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引用错误:带有name属性“BuzzFeed story”的<ref>标签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引用错误:带有name属性“BuzzFeed story”的<ref>标签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引用错误:带有name属性“BuzzFeed story”的<ref>标签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引用错误:带有name属性“BuzzFeed story”的<ref>标签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引用错误:带有name属性“BuzzFeed story”的<ref>标签用不同内容定义了多次
  6. ^ Keegan, Harrison. Gypsy Blanchard: Everything you need to know about the case. Springfield News-Leader英语Springfield News-Leader. 2017-05-10 [2017-06-02]. 
  7. ^ 7.0 7.1 7.2 Keegan, Harrison. Sheriff: 'She can walk,' daughter in murder case suspected of fraud. Springfield News-Leader英语Springfield News-Leader. 2015-06-16 [2017-06-03]. 
  8. ^ Bologna, Giacomo. Gypsy Blanchard's boyfriend changes mind, now wants jury trial. Springfield News-Leader英语Springfield News-Leader. 2017-06-15 [2017-08-04]. 
  9. ^ Keegan, Giacomo; Bologna. Gypsy and Godejohn's intimate text messages shown to jury. Springfield News-Leader英语Springfield News-Leader. 2018-11-14 [2018-11-16]. 
  10. ^ Bologna, Giacomo. How Gypsy Blanchard's testimony helped — and hurt — Nicholas Godejohn. Springfield News-Leader英语Springfield News-Leader. 2018-11-15 [2018-11-16]. 
  11. ^ Catherine Townsend. Gypsy Blanchard's Bombshell Testimony At Nicholas Godejohn's Trial. Investigation Discovery. Discovery Communications, L.L.C. 2018-11-16 [2018-12-03]. 
  12. ^ Keegan, Harrison. Nicholas Godejohn found guilty in Blanchard murder. Springfield News-Leader英语Springfield News-Leader. 2018-11-16 [2018-11-17]. 
  13. ^ Lowry, Brian. 'The Act' spins deadly mother-daughter story into Hulu series. CNN. March 20, 2019 [2019-03-23].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