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權法案條例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Wikisource-logo.svg 您可以在維基文庫中查找此百科條目的相關原始文獻:

香港人權法案條例》(《香港法例》第383章)將《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中適用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的規定收納入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並對附帶及有關連的事項作出規定。

本條例草案於1990年提交香港立法局審議,1991年6月5日通過。條例第2(3)條、第3(1)及(2)條及第4條規定,在解釋及應用本條例時,須考慮本條例的目的是將《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中適用於香港的規定收納入香港法律,並對附帶及有關連的事項作出規定。所有先前法例,凡可作出與本條例沒有抵觸的解釋的,須作如是解釋。所有先前法例,凡不可作出與本條例沒有抵觸的解釋的,其與本條例抵觸的部分現予廢除。在本條例生效日期或其後制定的所有法例,凡可解釋為與《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中適用於香港的規定沒有抵觸的,須作如是解釋。1997年2月23日,中國第八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認為前述條文牴觸《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根據《基本法》第160條決定前述條文不採用為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其他條文仍予採用。

即使如此,《基本法》第39(1)條規定,《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適用於香港的有關規定繼續有效,通過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予以實施。《入境(修訂)(第3號)條例》第1(2)條因為具有追溯力,被香港特別行政區終審法院吳嘉玲案裁定牴觸《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第15(1)條而刪除。

曾遭臨時立法會試圖廢除其凌駕性[编辑]

《香港人權法案條例》其中一個內容是把《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適用於香港的條文收納入香港法律,廢除一些與之牴觸的過時苛法,保障人權。條例第3條要求,需把所有先前法律條文中,被鑑定為與《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牴觸的部份廢除,而第4條則用於日後生效的法律條文上。以《公安條例》為例,由於其條文與《公約》牴觸,因此曾於1995年修訂。

由於《人權法》當時在香港法律中享有凌駕性的地位,因此被中方自行成立的香港臨時立法會認為違反《基本法》,並將第2條第3節、第3及第4條在主權移交後廢除,不採納為特區法律,也使《公安條例》與《公約》牴觸的部份得以還原。

但是,終審法院於吳嘉玲案中一致裁定,基於基本法第19和80條,法庭有權行使審判權,而行使這基本法賦予的權力時,法庭有權對基本法進行解釋和執行,因此法庭有權將任何違反基本法的香港法律廢除。基本法第39條列明《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繼續適用於香港,而《香港人權法案條例》內容出自《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因此將入境條例的追溯力的規定裁定為違反基本法。此舉繞過了臨立會的決定,將《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的效力還原,保存了其凌駕性。

請參閱[编辑]

參考資料[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