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屬香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香港殖民地時期
跳转至: 导航搜索
British Hong Kong
英屬香港
 英國直轄殖民地(1841年-1941年,1945年-1981年)
 英國屬土(1981年-1997年)

 

1841年-1941年

1945年-1997年

 

香港旗 香港盾徽
格言
Dieu et mon droit
法文: 「我權天授」)
國歌
天佑女王
英屬香港位置图
英屬香港時期地圖 (1898年起)
首都 維多利亞城
常用語言 英語粵語
政体 君主立憲制殖民地
英國君主
- 1842–1901 維多利亞(首)
- 1952–1997 伊莉莎白二世(末)
香港總督
- 1843–1844 砵甸乍 (首)
- 1992–1997 彭定康 (末)
香港輔政司/布政司
- 1843–1844 馬儒翰 (首)
- 1993–1997 陳方安生 (末)
立法機構 立法局
歷史
 - 英軍攻佔香港島 1841年1月26日
 - 《南京條約》割讓香港島 1842年8月29日
 - 《北京條約》割讓九龍 1860年10月18日
 - 租借新界 1898年7月1日
 - 日佔時期 1941年12月25日-1945年8月15日
 - 主權移交 1997年6月30日
面積
- 1901年 1,013 平方公里
- 1971年 1,034 平方公里
- 1991年 1,075 平方公里
人口
- 1901年估計 386,200
  密度 381.2 每平方公里
- 1931年估計 840,473
  密度 829.7 每平方公里
- 1971年估計 3,948,179
  密度 3,818.4 每平方公里
- 1991年估計 5,522,281
  密度 5,137 每平方公里
貨幣 港元(HKD)(1862年起)

Hkhistory zh-hans.png

本條目為香港歷史系列之一
歷史年表 · 大事記
史前时期
秦朝至元朝历史
香港1197年
(曾分別屬番禺縣寶安縣東莞縣(東官縣)廣州府
港葡時期
(1514年至1521年)
明朝历史
香港1521年
(屬廣東省寶安縣,後易名新安縣
清初历史
香港1683年
(屬廣東省新安縣
香港1787年
(屬廣東省新安縣
港英時期
香港割讓
開埠初期歷史
(1842年至1898年)
20世紀初歷史
(1898年至1941年)
香港保衛戰
香港日佔時期
香港重光
六七暴動
香港過渡時期史
香港回歸
香港特別行政區史
七一遊行
雨伞革命
教育史 · 規劃史
經濟史 · 軍事史
警察史 · 航空史
巴士史 · 鐵路史
法定古蹟 · 歷史建築
一級 · 二級 · 三級
另見:
中国历史 · 英國歷史

其他香港系列

文化 - 經濟
地理 - 政治 - 教育
Flag of Hong Kong.svg 香港主題

英屬香港英语:British Hong Kong),是指於1841年1月26日至1997年6月30日期間為英國殖民地香港,該時期又稱為英殖時期英治香港時期或者港英時代英语:Age of British Hong Kong)。殖民地政府簡稱為香港政府,但因為與香港回歸後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簡稱一樣,香港傳媒將殖民地時期的政府稱為殖民地政府港英政府等,以區別兩者。自1997年7月1日起,香港的殖民地時代結束,取而代之的是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

英屬香港時期曾在1941年12月25日至1945年8月15日被中斷,當時香港在二戰的局勢下被日本佔領,進入香港日佔時期,總計香港作為英國殖民地為期近153年。

歷史[编辑]

割讓香港島[编辑]

1839年,清英兩國的貿易磨擦終導致的第一次鴉片戰爭。1841年,清廷英國打敗,英國皇家海軍、駐華商務總監查理·義律與清廷大臣琦善談判後簽訂《穿鼻草約》,將香港島割讓予英國。1841年1月26日海軍軍官愛德華·卑路乍乘HMS硫磺號登陸今上環水坑口街一帶,並佔領香港島,義律出任香港的行政官。一般認為,香港自這天起成為英國屬土[1]翌日,英軍在島上升起英國國旗

清廷認為琦善無權割地而不承認穿鼻草約,並將琦善革職。而當英國政府收到《穿鼻草約》的消息後,亦對條約中無提及開放通商而大為不滿,於是改派砵甸乍(Henry Pottinger)為全權代表到清廷。

其後第一次鴉片戰爭戰事擴大,英軍先後攻佔廈門寧波上海鎮江,抵達南京下關。清廷被迫命耆英於1842年8月簽訂《南京條約》,正式將香港島割讓予英國。自此香港正式成為英國殖民地。

1845年維多利亞港。圖中央處是水坑口——英國人佔領香港島的登陸點
1846年的灣仔

割讓九龍半島[编辑]

1856年至1858年,清廷再在第二次鴉片戰爭敗於英國法國聯軍,逼使清廷在1860年簽下《北京條約》,把九龍半島,即界限街以南土地割讓予英國(不包括九龍寨城)。九龍半島的割讓,有助英國保障維多利亞港的安全。而當時九龍半島新界的邊界(即現今的界限街)只用鐵絲網作分區。值得留意的是,九龍寨城管治權並沒有交給英國。

租借新界[编辑]

1897年清朝山東發生德國傳教士被殺事件,德國乘機佔據山東的青島俄國亦進駐旅順大連。英國則佔領山東的威海以平衡列強勢力。同時法國亦借機進駐廣東的廣州灣(今湛江)。為了平衡法國在南中國的勢力,英國政府以香港的防衛需要加強為由,再逼使清朝政府簽訂《展拓香港界址專條》,從1898年7月1日起租借九龍半島界限街以北、深圳河以南的地方及附近200多個離島,為期99年。

抗日至重光[编辑]

1941年12月25日傍晚,香港守軍司令莫德庇少將在電力中斷的半島酒店與日軍談判。
日軍於1941年12月26日在香港島北岸進行入城步操,陸軍司令酒井隆(左二)在海軍司令新見政一(左一)陪同下,向在軒尼詩道列隊的日軍敬禮。

抗日戰爭爆發後,日軍在1938年登陸廣東,並迅速佔領與香港為鄰的廣州及附近地區,並派間諜潛入香港調查英軍的佈防位置。1941年12月8日,日本偷襲珍珠港數小時後,同時進攻馬來亞及越過深圳河侵佔香港。其間日本和加拿大及英印軍發生多場激烈戰事。12月25日,由於駐港英軍戰力不足,當時的香港總督楊慕琦宣佈向日本投降,香港人稱這天為「黑色聖誕節」,並開始了香港3年零8個月的日治時期

1945年9月香港重光後,雙方舉行勝利巡遊。圖中可見中華民國國旗

香港重光以後,英國國旗再次在香港總督府內升起。當時因國共內戰再次展開,中華民國政府無力處理香港問題。

中國共產黨在1949年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後,中英雙方就香港問題達成協議:中方無意接收香港主權,也不干預中華民國政府軍民在香港的活動,用以換取英國對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承認。

戰後發展[编辑]

1965年的香港殖民地時期街景

1950年代,由於中國在韓戰西方世界交惡,被西方國家禁運,中港貿易被禁、香港轉口貿易受到管制。香港亦從轉口港轉為發展工業,經濟得以迅速發展。

騷動年代[编辑]

雙十暴動期間警方防暴隊在石硤尾徙置區與群眾對峙,H座(現美荷樓)外牆懸掛的大型「雙十」徽牌清晰可見。
在1967年12月9日於錦田被「左派」暴徒槍殺的殉職警員李觀生出殯,家屬悲慟不已。

1956年10月10日,徙置事務處人員在10月10日(即中华民国国庆)移除悬挂在李郑屋徙置区中华民国国旗及大型“双十”徽牌而引起。右派工会及三合会主要参与了暴动,連日搗亂300多家左派報館、學校、工廠、商店、工會,並放火焚燒商店、推翻汽車封鎖道路導致交通癱瘓,暴徒四处搶掠導致300人死傷,稱「雙十暴動」,港督葛量洪派遣軍警搜捕暴徒才告平息。因被怀疑为國民政府的情報人員对此事件有推动唆使,故從此被禁止進入香港。

香港在1960年代的局勢相當不穩定。雖然國民政府在香港的影響力較1950年代為少,但由於中國大陸爆發了文化大革命,使香港變得動盪不安。1966年,香港爆發了「六六暴動」,源自天星小輪加價事件。請願信收集了超過2萬個簽名,抗議香港多個交通工具的加價。市民繼而上街抗議加價,引起九龍連續2個晚上出現騷亂,結果導致1,800人被捕。

六七暴動[编辑]

1967年另一場更大型的「左派」暴動「六七暴動」,因香港親共人士響應中國共產黨發起文化大革命和受到澳門親共人士在1966年發動一二·三事件的鼓舞,意圖挑戰英國統治和港督府。

1960年代,當時香港親北京的「左派」以「港英」稱呼當時的香港政府(與「港共土共」相對)。六七暴動時「左派」的部份口號即為「我們必勝!港英必敗!」[2]「港英不低頭,就要走頭!」(「走頭」為粵語「逃跑」之意)

1997年7月1日,香港主權移交後,部分香港傳媒除將殖民地時期(1841年1月26日—1997年6月30日)的政府稱為「殖民地政府」外,亦逐漸開始使用「港英政府」這個名詞,以區別簡稱同樣為「香港政府」的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港英一詞亦可用來形容一切和英屬香港時期有關的事物,整個英屬香港時期可稱為港英時期;「港英餘孽」貶義地形容為香港殖民地政府工作的政治人物,現時亦指一群情感上認同英殖時期而反對中國的人。

經濟起飛至主權移交[编辑]

經歷過1960年代的暴動,香港政府於1970年代初調整了政策方針,逐步吸納華人進入決策機制,以增強英國對香港的管治。1973年由於受石油危機的影響,香港經歷了一次經濟大衰退,但自1974年開始了長達20多年的高速增長。1970年代中,在港督麥理浩爵士的推動下,地下鐵路開始建造,廉政公署成立,開始實施九年免費強迫教育,並進一步擴展公共房屋計劃,如十年建屋計劃居者有其屋計劃,皆為香港未來的經濟奇蹟奠定基礎。

1970年代初期,由於新界土地契約的問題,使英國政府不得不考慮香港前途問題。英國政府曾經多次要求向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延續新界的租約,但為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拒絕。 中華人民共和國前總理周恩來反對「讓香港成為一個像新加坡一樣自治的地區」威脅英國——「中共將視任何(讓香港)走向自治地位的行動為「非常不友好」的行動。中共希望香港現有的殖民地位繼續,不發生任何變化。」,「如果英國允許香港自治,中共將不會猶豫『入侵』香港、九龍和新界。」。在1980年代初,英國曾提出分拆香港的「主權」及「治權」,主權歸中華人民共和國英國仍保留治權。1982年9月22日,英國首相戴卓爾夫人到北京提出這個方針,打算延續對香港的管治,惟時任中共領導人鄧小平拒絕讓步,但表示可以讓香港人可享有「高度自治、港人治港」。因中國對接收香港立場強硬,期間香港的樓價、股票及港元匯價持續急挫,更於1983年9月出現港元危機,港元兌美元由1982年約6港元跌至9.6港元兌1美元的歷史低點。為挽救香港金融體系,香港政府於1983年10月15日公佈聯繫匯率制度[a],匯率固定為7.8港元兌1美元。此後聯繫匯率制度一直實行至今。

1984年12月19日,中英雙方簽訂《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和大不列顛及北愛爾蘭聯合王國政府關於香港問題的聯合聲明》,簡稱《中英聯合聲明》。根據這份聲明,英國將在1997年7月1日將香港的主權移交中華人民共和國,而香港即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在上述協定中,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會依照鄧小平所提出的「一國兩制」政策,確保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社會主義制度不會在香港實行,並保證香港除外交國防外,各方面都擁有「高度自治」。然而1989年受到六四事件影響,不少香港人人心惶惶,使香港的資產價格下跌,移民潮再次出現。同年香港政府推出香港機場核心計劃以穩定民心。

政治[编辑]

香港最後一任總督彭定康

英皇是香港的最高統治者,總督則是英皇的全權代表。初期主要官員全由英國人所擔任,但後逐漸接納華人進入政府部門,如陳方安生曾蔭權都是英治時期的官員,並直接過渡至特區時期。

1842年,隨著清廷割讓香港島予英國,香港遂成為英國的殖民地。當時仍為英國全權代表的砵甸乍於1842年10月27日在香港發出告示,指「香港乃不抽稅之埠,準各國貿易,並尊重華人習慣」。其後維多利亞女王在1843年4月5日頒發《英皇制誥》,《制誥》在同年6月抵港,而耆英與砵甸乍於6月26日在香港就《南京條約》換約,砵甸乍遂依據《制誥》,正式成為香港首任總督

砵甸乍上任總督後,隨即依據《英皇制誥》成立香港政府英语:Hong Kong Government),設立了行政局定例局最高法院。當中,砵甸乍在1843年8月宣佈委任三名官守議員加入定例局。該三名官守議員分別為莊士敦(前護理總督)、摩理臣(商務總監中文秘書兼傳譯員)及金尼(首席裁判司),因此定例局最初連總督在內,只有四名成員。定例局在1844年1月11日舉行首次會議,並在1844年2月26日通過首條香港法例

歷來的香港總督皆由英國任命,並由英國議會監察,而行政局及定例局(其後稱為立法局)議員由政府委任,大多數為官守議員。1850年,立法局首度引入非官守議員,至1880年委任首名華人議員伍廷芳。而行政局則要到1896年才開始有非官守議員。

開埠初期在港居留的英國人曾數度力促成立自治政府,但英廷一直不予首允,稱香港華人佔多數,不會由少數歐籍人士統治。其後,一個類似市議會的機構潔淨局(市政局前身)於1883年成立,並於1887年起引入由選舉產生的成員。衞生局其後於1936年改組為市政局。初期香港殖民地政府有意從英國借調官員管理華人,但這種並行的政制,從未認真施行,其後因罪案日多,終於在1865年廢除這個制度,以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原則取代。是年英廷大幅修訂香港總督的訓令,規定“任何法例若對亞、非裔人士有所禁制,而歐籍人士則不受其限者”,總督均不得批准施行。政府把香港當作開放的營商貿易之地,採取“放任政策”,一切秉公辦理。[3]

經濟[编辑]

1983年正在發展的沙田新市鎮
1988年的維多利亞港,當時中銀大廈正在興建

自從香港於1842年成為自由港後,香港便成為區內一個重要的轉口港。多間英國洋行在香港設立,也吸引不少華人從事與貿易相關的業務,如搬運及運輸等。部份華商也來港設立南北行經商。工業方面,早年香港主要依賴造船業,在紅磡香港仔等地均設有船塢。香港開埠初期政府不收取任何稅款,只依賴賣地及牌照等收入。雖然自1850年代起雖然收取小量稅項,但由於一直不抽關稅,故對香港經濟發展影響甚微。

20世紀初,香港除了秉承以往的轉口貿易外,香港工業也開始有所發展。第一次世界大戰歐洲工業生產受到影響,使香港多了不少工廠,以九龍一帶為多。1930年代,當時全球經濟大蕭條及銀本位貨幣制度受到衝擊,都對香港經濟構成一定影響。1937年,港元正式成為香港法定貨幣。同年抗日戰爭爆發,使香港成為中國大陸的一個重要對外的窗口,大量物資經香港進入中國。

1980年代,香港市民的經濟漸漸改善。在1985年,香港人均GDP超過10,000美元,香港自此晉身發達地區行列。而隨著香港製造業的式微,因素甚多。在1970年代後期,香港的土地價格開始上漲,房屋、地產成為了新興的商業活動。原本預留作興建工廠的土地都被改為興建住屋及大型商場之用。此外,隨著中國在1978年實行經濟改革並開放對全球的貿易,在香港的工廠亦因為大陸更低廉的工資而逐漸北移。

與此同時,新加坡南韓台灣亦經歷了與香港相類似的發展。它們生產了和香港相似的貨品,並實行保護主義以保障本地區的公司。因此,外地對香港的商品需求便減少了。

社會[编辑]

教育方面,香港政府於1847年推行公立學校教育制度,補助中文學校的經費,並於1873年將教會學校也納入在內。而首間官立學校中央書院(今皇仁書院)於1862年開辦。1887年,香港西醫書院成立。1971年,政府推出六年免費強制小學教育,並於1978年推廣至中三程度。在這之前,香港的小學畢業生都要參加小學會考,以取得學歷的確認,以便投身社會工作。自從六年強制小學教育推行後,小學會考被升中試取代,作為升讀中學的競爭準則。到「九年免費教育」推行後,升中試為學能測驗所取代,並於中三設立「中三淘汰試」,以篩選適合升讀高中教育的學生。

醫療方面,最早建立的華人醫院為1872年創立的東華醫院,為上環華人居住區的市民提供免費醫療服務至今。1874年,西營盤醫院(政府公立醫院)成立,為是香港第一所非軍用的政府醫院。當時的主要醫院還包括那打素醫院雅麗氏紀念醫院(兩者今合併為雅麗氏何妙齡那打素醫院)等。1960年代,行政局嘗試改善醫療系統以提供價錢低廉的健康服務給香港市民,於是醫療部門擬出一份預測未來15年市民對醫療服務的建議書。香港流感是一種最初1968年在香港爆發的流行性感冒,該病隨後在同年傳到美國。該疫症一直持續到1969年。

治安方面,香港殖民地警隊於1844年5月1日正式成立。警隊早期的工作範圍非常廣泛,除負責治安外,還負責消防、人口登記、出入境、簽發車牌狗牌、交通以及郵政。在1967年,警隊更因在處理六七暴動有功,獲英女皇授予警隊「皇家香港警察」稱號。而輔警則獲封皇家香港輔助警察,並由雅麗珊郡主擔任榮譽總監,以增加他們的廉潔精神和歸屬感。然而,雖然在香港的發展中警隊對維持安全及穩定有其貢獻,但其貪污的習氣亦一直存在,對市民的生活乃至有效的施政都有不良的影響。直至1960年代暴動,港督麥理浩爵士瞭解到貪污問題嚴重,於1974年成立了總督特派廉政專員公署。廉署的努力及時扭轉了警隊乃至整個社會的習慣,也令香港成為世界上最廉潔的城市之一。

語言及文字[编辑]

從香港殖民地政府成立開始,英語一直是唯一法定語言,無論是政府文件、司法或立法等行政文件一律只用英文。而民間則使用中文。及後香港政府發布通告時也會顯示中文在旁邊。1970年代香港開始出現中文運動,這是香港學界為爭取中文能享有官方語言地位的社會運動,1974年,政府立法通過繁體中文與英文享有同等法律地位。其後,官方及法律文件等仍用英文做單一版本,部分會有中文譯本,但一定會註明一切以英文版本為準,表示在官方機構及法律體系内,中文只作“僅供公眾參考”之用。

民間語言方面,在殖民地初期,香港原居民主要以围头话客家话溝通,隨後香港經歷多次難民入港和普及教育,粵語成為香港最多人使用的語言。电台及电视台都以粤语作中文广播。

1950年代,中华人民共和国推行的簡體中文並沒有影響香港,雖然民間有可能為求方便與快捷而使用簡體中文,但文件來往、街邊招牌、電視台、學校教學等等一直是使用繁體中文,直到1997年特區成立後,基於一國兩制原則,香港繼續使用繁體中文作為官方語文,但在特區政府官方網頁增加簡體中文的選項。

體育[编辑]

英國文化影響,足球賽馬是香港最受大眾歡迎的體育運動,其中足球代表隊於1920年代開始直到1960年代後期是亞洲中具實力的足球隊,在1930年代代表中華民國出賽奧運會

香港賽馬大中華地區中獨具特色的一個英國傳統體育項目,英皇御准香港賽馬會是全球具有影響力的賽馬會之一,每年繳付大量博彩稅予香港政府。

單車網球壁球羽毛球等運動項目亦由英國人在早期帶入到香港,成為大中華地區最早接受這些運動的地區,但基於香港政府的體育政策,香港體育在殖民地時期發展緩慢。然而香港最後以殖民地身份參與的1996年亞特蘭大奧運會中,香港代表隊李麗珊奪得滑浪風帆項目的金牌,這是香港歷史上第一面,也是迄今唯一一面奧運金牌。在領獎時,現場奏起英國國歌和升起香港旗,得獎者李麗珊和不少收看直播的港人都為這面奧運金牌感動落淚。

註釋[编辑]

  1. ^ 港元於1972年6月至1974年11月間與美元掛鈎。當中,1972年6月最初匯率為5.65港元兌1美元;但1973年2月14日至1974年11月為5.085港元兌1美元。

参考文献[编辑]

  1. ^ 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立法機關的歷史
  2. ^ 电影《浮城》关于抗击港英殖民的镜头
  3. ^ 香港年報

外部連結[编辑]

參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