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重定向自香港市民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香港人
ChowKL2.JPGAndyLau2005 2.jpgS2741814.jpg
Donnieyen SHFF.jpgStar Avenue Anita Mui Sculpture 201508.jpgTung Chee Hwa.jpg
Li Ka Shing.jpgGem Tang talking.jpgHong kong bruce lee statue.jpg
2016 2017 UCI Track World Cup Apeldoorn 91.jpgKate Tsui Tsz-shan.jpgAllan Zeman, Ocean Park Hong Kong, 2009.jpg
總人口
7,336,585人[1]
分佈地區
 香港 7,234,800人[1]
 加拿大 616,000人[2]
 美國 330,000人[3]
 中国廣東省 150,000人
 英國 145,000人[來源請求]
 澳大利亚 68,000人[4]
臺灣 臺灣 20,000人[5]
 荷蘭 18,300人[6]
 日本 4,196人[7]
語言
粵語英語普通话為主,其他語言還有客家話閩語吳語圍頭話蜑家話汉語族語言
印地語烏爾都語尼泊爾語菲律賓語泰語
宗教信仰

祖先崇拜中國民間信仰為主,

其他宗教還有基督新教天主教佛教道教儒教
相關民族
漢族滿族南亞裔菲律賓人印尼人印度人巴基斯坦人帕西人加拿大人歐洲人澳洲人

香港人英文可作:Hong-kongerHong-kongeseHong Kong people等)[2],簡稱港人,視乎語境不同有多重意思。一般是指土生土長,以香港為身份認同的華裔[3];在法律上,因種種考慮,香港法律沒有定義香港人,只有香港居民,不問國民忠誠、種族膚色或者國籍,只問是否享有香港永久居留權香港人口華人佔絕大多數,香港文化以漢族嶺南文化為基礎,[4],非華裔的少數族裔人口亦有相當數量。在香港主權移交後,大部分華裔香港人不論意願自動獲得中华人民共和國國籍,因此產生中國籍香港人與外國籍香港人的說法。

清朝中葉道光年間,香港割讓英國開始,陸續有廣東人福建人外國人等,以及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的大量外來人口移居香港,不同族群之語言及生活文化大致趨同。

國籍[编辑]

現在,香港雖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但並非所有香港人均具有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在香港700萬人口中,約300萬人至400萬人持有香港特區護照,以及前往中國大陸探親、旅遊、經商和工作往來的回鄉證的同時,亦擁有外國國籍及護照。因此不少港人擁有雙重國籍[5]

英國國籍[编辑]

香港有一半人口(約350萬人)擁有英國國籍,當中约340万為英國國民(海外)(簡稱BNO)持有人。[6]根據英國國籍法,英國國民(海外)是英國國籍的一種,屬於英聯邦公民,並非英國本土公民,所以没有英國本土居留權。這種身分終身有效,但不能传承至子女后代。另外,部份人因為「居英權計劃」而取得英國公民身分。由於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後,任何人士均不能因香港關係而取得英國國籍,持有香港特區護照人士的數目在近年已超過持有英國國民(海外)護照的人數。

中國國籍[编辑]

在香港主權移交之前以及之後,中華人民共和國並不承認香港人為「英國屬土公民」的身份,但香港人可以擁有外國國籍等雙重國籍身份。例如香港主權移交中國後,具有華人血統的香港永久性居民自動成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他們可獲發香港特區護照,亦能擁有外國籍。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一國兩制后,香港居民不用徵稅上繳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央政府,而香港納稅人只需要向香港特區政府繳稅。主權移交之前,在駐港英軍保護香港情況下,香港人能夠以本地召募人員(LEP)身份加入皇家海軍香港中隊和陸軍組織——香港軍事服務團或加入一枝直屬於香港政府之民兵單位——皇家香港軍團(義勇軍)。而在主權移交之後,在中國駐軍保護香港情況下,香港居民沒有也不須擁有參軍權,也不用服兵役或進行軍事訓練。香港居民如要進入中國内地,必須申請並持有內地政府簽發的港澳居民來往內地通行證(俗稱回鄉卡,即是回鄉證)。

此外,1997年主權回歸以前,香港的屬於哪個中國的地位未定,因此,留學台灣可以取得中華民國國籍;在主權移交前台灣政府也通過中華旅行社讓香港公民(香港出生)申請華僑證明書成為中華民國僑民,而留台學生當中不少人也回港發展,故部分香港人能夠同時持有中華民國護照香港特區護照,由於特區政府不承認中華民國,台灣政府也不需香港公民放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為入籍條件,故部分香港人會持有中華民國國籍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國籍的特別現象。在香港一些活動,例如雙十節等含有政治色彩的活動,仍可見到中華民國國旗飄揚。因此,一些香港人會在“ 兩個中國”之間自發舉辦不同種類的活動。

其他國籍[编辑]

一些早期移民的香港居民,例如有些香港居民海外港人早在1970至80年代開始向海外移居,但仍可保留香港永久居民的身份,以便日後回流香港發展。之後回流香港的外籍華人因透過歸化而得到其他國家的國籍,最常見有美國加拿大新加坡新西蘭澳洲英語國家。其中一個例子就是那些於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前,特別是1990年代初期受六四事件影響,大量香港人擔心政治前途問題而移居其它國家造成的香港移民潮,但之後亦有不少回流返回香港的海外港人。因此他們擁有外國護照同時,更擁有香港身份證和香港護照,以及前往中國大陸回鄉證,方便中港兩地工作和經商人士。

香港居民[编辑]

历史[编辑]

清朝解除海禁后,有圍頭人客家人福佬人蜑家人重新迁入,被视为香港最早的原居民。香港開埠後,陆续有广东商人南下贸易,加上咸丰年间爆发的「太平天國」运动,大批流民来到香港。清末,革命党人逃避追捕至香港。中华民国延续清朝政策,中港人口来往没有限制。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至國共內戰後的一段時期,大量難民湧入使香港人口大增,成为香港人口的主体。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前期人口来往不受限制,但之后开始严格控制人员进出。1950年代,中国频频发生政治运动,一些知识分子偷渡香港。三年饥荒,导致大批广东农民偷渡香港。文革时期,由知青为主体的偷渡潮涌现,这些知青许多都成为了香港政界、商界、艺术界的核心人物。改革开放后,偷渡人口已大幅减少。此时期,各种由偷渡取得香港身份的人士衍生出家属团聚问题。例如夫妻偷渡香港,但父母及配偶子女仍留在大陆。香港男性回家乡娶妻生子。他们只能通过中国政府申请单程证来香港团聚。另外,一部分人基于政治因素移民外国。

现况[编辑]

按現時政策,每天最多可以讓150名中國人申請單程證來港定居。[7]中国开放赴港自由行以来,越来越多的中國中產、富戶人士不惜耗資30多萬港元费用透過一些中介公司來赴港預訂床位生育,拿取子女在香港居留身份證,這些父母並非香港人來港產子(即雙非),造成“赴港產子潮”,但不少香港人對此現象都非常不滿。[8]截至2015年11月,共有約88萬人經單程證到香港定居[9],成為香港人口增長的主要來源[10]。 此外,港府亦為提升香港的競爭力,透過《優秀人才入境計劃》吸引優秀人材來香港定居發展事業,大部份來自中國大陸,例如李雲迪周迅章子怡湯唯等等。

種族[编辑]

華裔[编辑]

華人主要是1930年代至1990年代初從中國大陸內地)移居香港的人士及其後裔,還有香港蜑家人福佬人圍頭人客家人等族群,一般為漁民及其已經上岸定居的後裔和新界地區的新界原居民。根據2011年人口普查,華人香港人口約94%,而香港有45萬多名少數族裔,相當於香港總人口約6%。[11]

少數族裔[编辑]

即使不是具有華人血統的少數族裔很多是居住香港超過半世紀,當中有已經有5代以上者,他們除了具備香港永久居民身份外,他們更有不少是入籍中國,擁有香港特區護照,甚至回鄉證。例如香港海洋公園主席猶太裔盛智文放棄加拿大國籍英國盧維思放棄英國國籍等等外籍人士,亦有不少獲得雙重國籍或雙重護照。

東南亞裔[编辑]

東南亞人主要為菲律賓人印尼人和泰國人,主要來香港從事外籍家庭傭工。根據2011年人口普查結果,居於香港的菲律賓人和印尼人各有約130,000人。[11]

越南戰爭於1961年爆發,不少越南人面對戰爭,為逃避越南共產黨的統治,紛紛逃亡香港。1979年,香港被列為「第一收容港」,因此收容從越南出逃的難民,到1990年代,港英政府開始對越南船民作出有秩序的遣返行動,包括自願遣返,而香港政府事先亦與越南方面作出協議,保證他們回到越南後不會受到政權迫害,不過自願遣返的越南船民甚少。至2000年,香港特区政府向仍然滯留在香港的難民給予居留權及簽發身份證,讓他們融入香港社會,有些開設餐館和在社會工作,不少其家人和後裔在香港定居。

南亞裔[编辑]

南亞人主要為印度人及巴基斯坦人,香港開埠初期,即有印度人居住。香港殖民地時期需要從印度次大陸調派一些人員來到香港維持香港治安。他們最初聚居於上環一帶,以商人軍人警察為主。南亞裔人士已經於香港生活逾半世纪,不少已經世居香港4至5代,當中以巴基斯坦裔、印度裔和尼泊爾裔居多。殖民地時期駐港英軍當中,被稱為啹喀兵的尼泊爾人僱傭兵,其軍團隨著香港回歸而解散。

很多南亞裔已經落地生根,其後裔仍然居於香港,部分聚居於尖沙咀油麻地一帶,例如尖沙咀重慶大廈。根據2011年人口普查結果顯示,居港印巴和尼泊爾人共約63,000人。[11]

韓國、日本人[编辑]

定居香港的日本人韓國人通常是商人或日韓企業香港分公司的高級職員及其家屬,大部份於1980年代中國大陸改革開放初期來到香港,希望以香港作為進入中國大陸發展事業的踏腳石。有部份人在香港落地生根,部分人有與香港華人通婚生子。根據2011年人口普查結果顯示,居港日本人和韓國人分別約12,600人和5,200人。[11]

歐美白人[编辑]

歐美人以殖民地時期來香港工作和定居的英國人及其家屬居多,通常是專業人士企業香港公務員;亦有一小部份於公立津貼學校任教英文。雖然香港主權移交後大量英國人返回英國,但是仍然不少部份選擇繼續定居香港。根據2011年人口普查結果顯示,居港的白種人約55,200人[11],其中15歲以上具專上教育程度的人口比例是73.9%,位於居港日本人(79.4%)和韓國人(74.8%)之後,比香港其他種族的人的教育程度高出許多。[12]

異族通婚[编辑]

文化[编辑]

香港文化由華人主導,兼具講求創新與實惠的嶺南文化與強調經驗與實用的英國文化美国文化。統治階級崇尚精英主義 ,代民攝政;不需治國而巧遇經濟起飛的中產階級則以功利主義紳士精神、任勞任怨、節儉和機巧自居。市民有個人主義和雷同美國夢的企業家精神 ,重視江湖義氣 、同甘同苦。

香港自清末開始一直被動接收中國難民,當中除了流難失所之人外,也有商人和文人,隨之帶來人才,資金和設備。上海和廣洲先後因中國戰禍被摧殘,也使兩地精銳逃難香港,後來在香港生根,成為香港文化的一部分。

傳統文化上與中國漢文化大致類似,香港受約150年英國統治,意識上有些港人沿用西方文化,或中西結合。一般人普遍認為香港保存了中國傳統文化儒家的思想方式,以及其處事態度,又融合了西方的批判與創新文化,狀況與日本南韓相似。同樣地,傳統的宗教儀式、生活習俗及其他民間信仰,如祭祀祖先及風水,也在香港得到完好的繼承和保存。香港教育沿用西方近代的教育制度,其後不斷改革。商業上,香港與中國大陸公司頻繁合作。香港粵語流行音樂、電影、電視劇等在東亞地區也有很高影響力。

語文[编辑]

名義上,中文英文都是地位相等的法定語文。香港的教育於1997年後,奉行兩文三語政策,兩文是指中文和英文,三語則是指粵語英語普通話。中文書寫以繁體字為主,隨着與中國內地交流增加,部分旅遊區會使用簡體字香港專上教育以英語為主,近來有調查顯示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後,香港人母語及普通話水平有了一定的提昇。部分英語水平較低的香港人常使用不正規的港式英語

不少歐美白人縱使完全不懂中文,亦可在大企業或政府身居要職。它們大部份職位的入職條件和專上院校的入學條件,雖然通常會對申請人的中文英文水準有一定要求,例如要求申請人在某些公開試的中文科和英文科考獲及格成績,但對非接受香港主流教育(例如一直就讀國際學校或海外學校)的申請人,通常會豁免中文水準的要求,造成接受香港主流教育的申請人,也就是大部份主流香港人如未能在公開試的中文科考獲及格成績,即使懂書寫和閱讀中文,也不符合申請入職、入學條件;但非接受香港主流教育的申請人,即使完全不懂書寫和閱讀中文,甚至完全不懂粵語,也未必不符合入職、入學條件這種矛盾與不公現象。

於2012年起實行的香港中學文憑考試中的語文科目除了中國語文英國語文兩項核心科目外,亦設有丙類的其他語言科目供選擇,分別為法語德語西班牙語印地語日語烏爾都語,其中母語非漢語的考生可以其中一科取代中文科,作為報考大學的資格。

身份認同[编辑]

根據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畫[13]的民意調查,由被调查者在「中國人」、「香港人」、「中國的香港人」、「香港的中國人」中四选一。

從1997年至2006年,身份認同調查中被訪者回答「廣義香港人」的比率呈緩慢下降趨勢;「廣義中國人」的比率就呈緩慢上升趨勢。[14]

在2008年的身份認同調查中,選擇「中國人」的有39%,而選擇「香港人」的則有18%,另還有部分人選擇「香港的中國人」或「中國的香港人」。对「中国人」的认同感达到了1997年后的最高值,报告指这可能是受2008年北京奥运四川地震的影响。[15]

自2009年起,香港人对中国人身份的認同性下降,在2010年12月同類調查結果顯示,「中國人」的身份認同为21%,下跌了7%[16],相信是受中國政府阻撓劉曉波領獎事件影響。在2011年的調查中,自稱「中國人」的比率为17%。

2012年10月,香港中文大學傳播與民意調查中心調查顯示港人自覺是「中國人」的比率跌至16年新低,只得12.6%,自認是「香港人」的則有23.4%,為10年來新高,當中「80後」以港人身分為優先的比率較非「80後」更高出21.3個百分點,只有2.4%的80後自覺是「中國人」。另外,有逾8%港人抗拒國旗及國歌,同樣升至歷年新高。學者指本土意識抬頭是主因。[17]同年6月,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畫的調查則顯示「香港人」認同達45.6%,「中國人」認同只有18.3%,是1997年後最大差距。[18]

2013年6月的結果认为,無論是狹義或廣義地自稱為「香港人」的比率,都比狹義或廣義地自稱為「中國人」的比率高,大約有28至38個百分比的差距。年齡未及三十歲的被訪者,差距則達到60至72個百分比之間。以整體樣本計,市民自稱為「香港人」或「廣義香港人」(包括「香港人」或「中國的香港人」)的比率,都上升至九七回歸以來的新高。若10分代表絕對認同,0分代表絕不認同,5分代表一半半,香港民眾對香港人身分的認同感(Strength Rating)是8.13 ,對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民身分的認同感只有6.11。總體來說,市民對「香港人」身分的認同感上升,而對「中國人」的身分認同感則下跌至1997年以來新低。[18]

在2013年至2016年,「廣義香港人」和「廣義中國人」認同感比率維持平穩狀態,分別保持在65%和30%左右。[14]

另外,香港出身的學者孔誥烽分析,以往香港從傳媒到市民,談到臺灣政治,幾乎都是國民黨的支持者。但近來愈來愈多年輕人留意到民進黨的本土論述及推動民主的進程。孔誥烽舉例,2012年台灣大選時,他自己的朋友明顯傾向綠營。到臺灣觀選的學者和觀察家,只有年紀大的才會去國民黨的場子,年輕人都往蔡英文的造勢晚會跑。[19]

香港中聯辦宣傳部長郝鐵川指这项民意调查的选项将中国人和香港人对立,只允许被调查者从两者选择一个,认为民意调查的主导者鍾庭耀是在宣扬香港獨立運動[20][21][22]

近年來有主張香港獨立的人認為香港人應該以「公民民族主義」為基礎,成為一個多元而獨立的民族[23]。意見認為只要接納和尊重香港文化,融入香港社會和願意在這片土地付出,就是香港人[24]

對中國大陸的觀感[编辑]

2012年港大民調指,14%香港人愛中国共产党,86%不愛中国共产党[25][26]時事評論員王岸然認為,香港人反對「西環治港」,即反對位於西環香港中聯辦干預香港事務[27][28]。《陽光時務週刊》刊登有个人對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及其標誌(國旗國歌國徽)反感[29]。自從2015年起,有部分香港人會在播放國歌時(特別是體育賽事)喝倒采(即「噓國歌」)[30],更被國際足協調查和判罰[31][32]。他們認為《義勇軍進行曲》不能代表香港,建議應以《海闊天空》或《獅子山下》作替,其他人士就認為這是「丟架」和不成熟的行為[33]

此外,香港的泛民主派自主權移交後,在立法會地區直選中一直獲得有55-60%的選票支持,反映一部份香港人一直存在反共、恐共的心理情緒,而近年增長的本土意識,使部分人加入反中、恐中的情緒。惟近年受不同因素影響,泛民主派在立法會地區直選的得票率已經被建制派大幅遠近。在2018年香港立法會補選中,泛民主派的得票率只是微微領先建制派,某些地區建制派的得票率更已經超越泛民主派。

泛民主派及部份香港法律界人士一直反對人大釋法[34]。此外,他們批評香港的公民教育內容變成洗腦、愚民和歌頌中共[35],2012年港府曾計劃推行德育及國民教育科,當中課程大綱涉及不少具爭議內容和字句,結果惹來數以萬計香港市民上街遊行反對[36],計劃最終擱置[37]

过去若中國大陸發生天災(如華東水災四川地震等),許多香港人亦會熱心捐款,如在四川地震中民間總捐款達130億港元[38],為川震全球各地捐款數字之最;在華東水災亦有超過5億元的損款[39]。香港媒體、專業人士和商人基金曾經在內地人遭遇到慘況時報導事件及提供支援[40][41]。然而,因近年接連爆出中國大陸慈善機構貪腐事件及部分香港人對大陸觀感變得負面,許多香港人都質疑其捐款是否用在賑災上,現時捐款多會謹慎小心,捐款去向亦成為媒體調查追訪焦點[42][43]。慈善組織所收到的港人捐款數目更從2008年四川地震後大跌90%,民間甚至出現反對「盲捐」情緒[44]

参见[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2016年香港中期人口統計
  2. ^ New words list March 2014, Oxford English Dictionary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4-06-28.
  3. ^ 在日常用語中「香港人」多是指華人,香港華人一般是代指漢族
  4. ^ 2001年、2006年及2011年按種族劃分的人口 (A104),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政府統計處,2012年2月21日
  5. ^ 痛恨霸權 回流移民:唔信50年不變
  6. ^ UK help and services in Hong Kong. www.gov.uk. [2018-03-29]. 
  7. ^ 香港特別行政區人口政策專責小組. 人口政策專責小組報告書 (PDF). [2017-06-04]. 
  8. ^ 新論壇 龐愛蘭議員辦事處 雙非孕婦來港產子意見調查 (PDF). 新論壇. 2012-04-19 [2017-06-04]. 
  9. ^ 統計處:回歸至今 88萬人單程證來港 佔人口12%. 立場新聞. 2015-11-17 [2017-06-04]. 
  10. ^ 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秘書處資料研究組. 內地新來港定居人士 (PDF). 2017-02-23 [2017-06-04]. 
  11. ^ 11.0 11.1 11.2 11.3 11.4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統計處. 2011年人口普查 - 主要報告:第一冊 (PDF). [2017-06-04]. 
  12. ^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統計處. 2011年人口普查 - 主題性報告 少數族裔人士 (PDF). [2017-06-04]. 
  13. ^ 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畫
  14. ^ 14.0 14.1 身份認同20年. 港大民研 立場新聞. 2017-06-02. 
  15. ^ 香港人身份認同創新高,《星島環球網》,2008年6月
  16. ^ 港大民調:港人對「中國人」認同感下跌,香港電台,2010年12月21日
  17. ^ 港人國民認同感見新低 抗拒國旗國歌新高 80後重港人身分,明報,2012年11月12日
  18. ^ 18.0 18.1 港大民研發放最新香港民眾身分認同調查結果, 10-13/6/2013
  19. ^ 孔誥峰:香港年輕人「本土認同」超過「大中華認同」
  20. ^ 指点江山:钟庭耀的民调透露赤裸裸的「港独」意识 互联网档案馆存檔,存档日期2015-09-19.
  21. ^ 民调指港人不认同「中国人」中联办迁怒港大
  22. ^ 將「香港人」和「中國人」對立別有用心
  23. ^ 《香港民族論》,香港:學苑,2014
  24. ^ YouTube上的譚仔激戰 網民熱捧阿姐口音 Ben Sir:至少肯融入香港(粵語)
  25. ^ 從香港民情看政改條件的「實際情況」- 香港大學民意網站
  26. ^ 愛國不愛黨 支持中國統一台灣 大學生愛國觀念多樣化. 《大學線月刊》香港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 2004年4月 第62期. 
  27. ^ 西環亂港危中有機. 信報A16時事評論. 2012年4月11日. 
  28. ^ 蘋論:「我爸是李剛」 掀香港制度保衞戰. 蘋果日報. 2012年10月6日. 
  29. ^ 我所經歷的「洗腦」與「反洗腦」—— 中港兩地青年對談國民教育. 《陽光時務》. 2012年8月10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年3月10日). 
  30. ^ 噓國歌事件 兩地網民罵戰. 蘋果日報 (香港). 2015-06-13. 
  31. ^ 國際足聯調查香港球迷噓國歌事件. BBC中文网. 2015-09-11. 
  32. ^ 前年港中大戰 球迷狂噓國歌. 蘋果日報 (香港). 2017-08-29. 
  33. ^ 再噓國歌「00後」球迷冀唱《海闊天空》「60後」球迷:丟架. 香港01. 2017-10-10. 
  34. ^ 反對人大釋法 嚴懲出賣港人政客. 香港人權監察. 
  35. ^ 愛黨漫畫滲青年中心 公民教育會公帑資助 教師斥內容「洗腦」. 《明報》. 2012年7月31日. 
  36. ^ 市民續聚政總高呼撤回. 東方日報. 2012 [2012年9月8日] (中文(台灣)‎). 
  37. ^ 擱指引 國教科名存實亡 梁:不會撤科 大聯盟收貨:等同撤科. 明報. 2012年10月9日.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1-05). 
  38. ^ 兩地風雨同舟籌款募捐物資 天災無情港人獻真情. 大公報. 2017-06-26. 
  39. ^ 香港賑災捐款逾5億港元 平均每位港人捐款73港元. 人民网. 2005-01-05. 
  40. ^ 眼癌復發 4歲小燕燕走了 阿爸:她滿腦子都是癌細胞. 蘋果日報 (香港). 2017-05-19 (粵語). 
  41. ^ 汶川十年 倖存「獨腳男」成舞王 港醫生一個承諾撐出天地. 蘋果日報 (香港). 2018-05-11 (粵語). 
  42. ^ 有線中國組:川震捐款去向 捐款是否用在災民身上,一直是各界的關注焦點. 有線新聞. 2016-05-13. 
  43. ^ 探射燈:中港矛盾激化 打殘賑災善心. 東方日報. [2016-09-28]. 
  44. ^ 汶川10年 港人拒再盲捐強國 救援團體善款大跌90%. 蘋果日報 (香港). 2018-05-11. 

延伸閱讀[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