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到导航 跳到搜索

逃港(即逃亡至香港)或香港偷渡潮,是指在1950年代至中國大陸改革开放前,大量中國大陸民眾為逃避中國共產黨統治,嘗試偷渡英屬香港之現象,在香港本地又稱為偷渡潮[1]三年大饑荒後之1962年為一高峰。逃港潮促使並強化了香港反共意識形態

簡介概況[编辑]

人口來源[编辑]

逃港者以廣東省人口為壓倒性多數,其次來自福建四川(包括今重慶),後者比較多用合法途徑。而抗日戰爭國共內戰前後之移民以上海人(包括江浙)、山東河南天津為主。

由廣東省偷渡來港者超過二百萬,不少經香港移居東南亞或偷渡到歐美國家,按地區說,最嚴重者是惠陽潮汕地区、佛山地區以及廣州市,其次亦有數十萬北方人以及華中人經上海偷渡到香港,少部份直接偷渡到香港,例如倪匡內蒙古經上海偷渡到香港,李摩西以及李鵬飛亦從上海偷渡到香港,其餘南方各省亦有零散數萬人經廣州偷渡到香港[2],總和亦有數十萬,而南方人大多經廣州、中山偷渡香港,北方人大多經上海及杭州偷渡到香港,所以現今香港人包括各省籍人。

原因[编辑]

逃港者以年輕人為多,大多因為英屬香港和廣東省有近百倍的收入差距、認為香港遍地黃金[3]、嚮往香港的生活等原因而逃港,逃港者亦有其他各年齡層的人,因為被批鬥饑荒、希望賺取金錢以改善自己以及家人的生活質素等原因到港,而年輕人則因為生活經驗較淺,大多不是親屬被批鬥而是希望賺取更多的金錢而到港。

過程凶險[编辑]

當中大量人在偷渡過程中被鯊魚咬死、游泳氣力不足浸死、跳火車時跌死[4]、在偷渡過程中與中共軍隊以及英國啹喀兵、華人兵糾纏中互有死傷、根據電影《打蛇》的資料搜集,不少人還遭香港黑社會強姦、斬殺[5],最後大約200萬[6]至250萬[7]成功越過邊防線偷渡至香港市區,只計1962年的大逃港,日均五千「大軍南下」[8],短短一個月便南逃十五萬人,著名事件包括華山救親[9]

對港影響[编辑]

偷渡潮還影響了香港政策之執行,根據香港大學教授周永新,香港政府一直有助木屋區人口上樓(即入住公屋)的政策,但香港1981年仍然有70萬人口居住在木屋區,當中絕大多數都是1976年以後來港的逃港者,因為逃港者太多,香港土地漸趨短缺,需要通過市區填海以及港九以外興建香港新市鎮(今日的荃灣屯門元朗,以及1997年前興建的天水圍將軍澳)政府通過十年建屋計劃所建設的房屋沒法應付需求[10]。逃港而又成功者以男性較多,但亦有一定數量為女性[11]。香港偷渡潮對香港經濟有利有弊,逃港者便宜的勞動力以及冒險追求財富的精神亦為香港經濟帶來一定貢獻,部份更成為知名人士。但不少仍帶來很多的社會問題,如黑社會、犯罪、大量公屋、社區建設以及綜援支出等,許多逃港者最終成為了危害香港社會的罪犯,例如張子強等。逃港者多為農民,也包括部分城市居民、學生、知識青年、工人,甚至軍人。[12]

因為珠三角在中共建政前時已成為其中一個主要移民地方,由珠三角偷渡到港的人口亦包括各省籍人口,包括當年佔領廣州的山東兵等。逃港亦大大加重了廣東籍人口在香港人的比例,現今香港人口中的新移民有57%來自廣東(包括先聚居在珠三角的各省籍人),這些人口又大多來自親屬移民,佔總親屬移民的84%[13],香港的貧窮新移民人口幾乎全為逃港者大陸親屬,其他省籍的移民以投資移民和技術移民為主。因為逃港者經歷過中國共產黨批鬥饑荒的日子,他們比沒有經歷過中共統治、在香港出生的香港人更討厭中國共產黨以及中國大陸人,不少有恐共、反共以及厭共的心態[14],對中共及香港本地親共勢力充滿戒心和厭惡。不少香港人,不接受香港主權移交,以及主張香港和中国大陆保持距離,很多都反對自由行中港融合,不少中產在六四事件後到九七主權移交前亦大量移民外國[15]

香港人口由1950年的220萬以每十年100萬的速度增長,為香港在1970年代的經濟騰飛提供了大量廉價勞動力,香港人口在1980年上升到大約500萬。成功逃港者,在香港生活也受到不同程度歧視,但1997年前之逃港者大部分均已融入香港社會。逃亡成功的大陸公民獲得了香港身份證,他們都成為了香港的廉價勞動力,對於香港經濟起飛,成為「亞洲四小龍」作出了巨大貢獻。[1]1980年以後不少已取得香港身份證的逃港者將家人申請到香港,而香港人口以每十年55萬增長,逃港潮人口以及其後代成為香港現今人口的重要來源,是香港人思想、文化的重要組成部份,例如獅子山下精神[16]。雖然逃港人口來自廣東各民系,香港政府推動廣州話作為香港的通用語,使原居民、此前來自中國各省的香港人大部份亦改以粵語廣州話溝通,因文化相近及種族單一,族群[17]衝突如土客械鬥減少。逃港者亦有來自廣東的各個方言區,廣東的語言情況複雜,有多個民系多種語言,但來港以後亦改以廣州話溝通[18]。而世界各地居於香港的非華裔多以英語作為第一語言

對廣東省影響[编辑]

廣東省因為與香港相距較近,許多公民都逃亡成功,造成了廣東省人口銳減,工廠停辦,城鎮居民減少。[1]1977年11月11日,鄧小平在廣州市視察時說:「這是我們的政策有問題。此事不是部隊能夠管得了的。」[1]中國大陸1970年代末推行改革開放政策以及1980年建立深圳經濟特區,是廣東省非常重要之歷史。中共元老習仲勳將偷渡潮定性為經濟原因而非政治原因,加上中共不想偷渡潮持續而令其體面受損,為了阻止廣東人民大量偷渡,決定讓廣東先富起來,以大量優待政策先開放廣東的深圳廣州以及珠三角[19],廣東人民生活質量大大提升,再加上香港在1980年实施即捕即解,不再值得冒九死一生之風險偷渡來港。偷渡人潮大量減少同時,亦使其他省份人口大量移居廣東,廣州以及深圳同時亦成為中國比較富有的地區[20],深圳最低工資亦是全中國第一,達每月1600元,引來全國各地居民爭相到深圳工作[21]

香港偷渡潮在世界史中,是冷戰的一部份,國際社會稱深圳河為中國的柏林圍牆[22][23][24],是社会主义地區人民逃往資本主義地區「投奔自由」的世界史中之一部份。

主權移交後[编辑]

九七主權移交後,香港特區政府推動「中港融合」政策,大量香港新移民移居香港。廣東省公安廳每日有150名親屬移民配額,新移民移居香港生活,但這些香港新移民不少不會說廣州話,與1997年前的移民不同,他們不少並不願意融入香港社會,並保留使用自己的母語或普通話,遂引致中港矛盾加劇。

歷史[编辑]

在1950年代初,中國共產黨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並取得大陸的控制權後,中華民國政府相關的軍政人員,以及資本家、地主、農民等為了逃避新政權,南下逃到英國殖民地香港。根據大陸官方檔案顯示僅1957年、1962年、1972年和1979年由深圳出發的四次大規模逃港潮中,逃港者人數就達56萬人。[25]。由於人數眾多,香港政府在1950年5月起開始限制大陸人來港,並暫置國軍家眷於調景嶺[26];而中共因應抗美援朝,為了清除國民黨餘黨的需要,並沒有封鎖邊境,任由他們離開中國大陆,直到1952年朝鮮戰爭結束後邊境開始收緊。而同時期,中國共產黨在中國大陸發動三反五反鎮壓反革命土地改革等政治運動,仍然留在大陸的資本家、地主、富農、以至於與國民黨抗日有關的人都被清算並受到批鬥迫害,導致一些人在邊境封鎖年後通過各種方式逃離大陸,揭開了逃港序幕。

1960年代初期,由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剛建立不久,政局未穩、經濟活動疲弱、民生凋敝;再加上政治運動四起,中共高層進行大躍進運動導致嚴重的饑荒,田地顆粒無收,四五月份又青黃不接,中共治下的大陸居民苦不堪言,日思夜想盼望逃出飢餓和高壓的生活。[1]

1957年,中共發起反右運動,結果大量知識份子、異見者被打成「右派」受到迫害,引發第一次大規模以知識份子為主的逃亡潮。1957年6月底至9月底,大陸公民第一次大規模通過寶安縣(今深圳市)越境逃亡到香港,歷時3個月遭到鎮壓而平息[1]

1958年至1960年的大躍進,引發了大饑荒,許多廣東農民為了生存,紛紛外逃,廣東地方政府對此默許,伊塔事件後政策收緊。此後的逃港活動基本是非法經濟移民以及家庭團聚。

1962年4月26日,在寶安縣,大陸從惠陽東莞廣州南海台山海豐潮安等62個(市)及全國12個省市自治區來的公民結成長隊伍,扶老攜幼,牽兒帶女,大量湧向香港,一日成功逃亡達到4000人,參與逃亡人數8000人,但是,51395個來自12個省、62個縣市的中國大陸公民被迫遣返。[1]1962年4月29日,寶安縣公安局的14人假扮外流群眾,混入逃亡人群,進行研究和考察,得知發起逃亡運動的主要是19歲到40歲的青壯年,尤其是大學生[1]1962年5月6日,港英政府看到來勢洶洶的人流,感到恐怖和震驚,於是將抓捕的逃亡者全部遣送回寶安。[1]

周恩來得知逃亡運動後,作出指示:「為了迅速制止群眾大批外流,中共廣東省委負責同志親自來到寶安現場指揮,組織遣送逃港群眾返鄉。」[1]1962年5月22日,廣東省的一萬余官兵開始集中清理逃亡者,51395人被送返家中。[1]1962年6月19日,東莞縣委發出指示,「對參與外流的國家機關幹部、教師一律開除公職,是黨員的一律開除黨籍;對參與外流的農村基層幹部,視情節輕重,給予批評教育或停止職務的處分。」[1]

1979年,深圳剛剛建「」,再發生了大規模越境逃亡香港的事件,人數共計十萬餘人,逃亡成功人數4萬餘人。[1]根據中國官方資料,只計1979年廣州的逃港失敗而被捕入獄者已達5萬,全省(尤以珠三角為主)達30萬[27]。逃港者多為農民,也包括部分城市居民、學生、知識青年、工人,甚至軍人。[12]

逃港活動[编辑]

逃港分為陸路和水路兩種途徑。

陸路按路線分有東線、中線、西線之別。

  • 深圳以西逃港者,往往會選擇西線,即從蛇口、紅樹林一帶游過深圳灣,順利的話,一個多小時就能游到香港新界西北部的元朗,成功率比較高。
  • 中線的逃港者大多持有縣級證明(包括假證明),乘坐火車、汽車進入深圳,夜間伺機在羅湖一帶跨越深圳河,翻過鐵絲網進入香港。但邊界有大量武警警犬把守,防守最嚴。[28]
  • 東線多為深圳以北及以東縣市,即惠陽地區,梅縣地區及汕頭地區來的逃港者,從惠州出發,徒步穿過惠東寶安,攀越梧桐山進入英界;或從鹽田大鵬南澳一帶游過大鵬灣。由於灣內有很多鯊魚,逃港者往往被鯊魚咬死。

水路則是由廣東沿海地區乘漁船進入香港水域登陸。著名音樂家,曾任中央音樂學院院長的馬思聰就是1967年乘船由水路逃往香港。

當時深圳是寶安縣屬下一小區,寶安縣全部屬於邊境禁區,沒有特別證明文件將受拘捕送交樟木頭看守所遣送回鄉。即使有合法文件,陌生人仍要被搜身,一旦搜出浮具如游泳圈,塑膠吹氣枕頭,單車輪胎內膽或乾糧等,立刻用麻繩捆綁送收容所。

逃港者離開惠州或東莞進入寶安縣,就要晝伏夜出,避開民兵村民檢查,徒步潛入深圳。從惠州步行到深圳需時十夜,行途非常艱苦,大部分人未抵深圳已被民兵抓捕。到達深圳後接近邊防軍駐守的邊境區更不容易。

更有資料顯示,逃港者冒著極大生命安全風險,如水路(大鵬灣一帶)常有鯊魚出沒、或會受到防邊士兵開槍射殺。

大陸逃亡失敗或者被遣返之公民,回家之後被中國共產黨視為「階級敵人」,在批鬥會上進行批判和毆打[1],並會被送到「勞改」(監禁和勞動刑罰)。[29]

中共反偷渡宣傳[编辑]

當時,中国共产党對反共的香港進行醜化宣傳,發過一份文件,叫《人間地獄——香港》,其中是如此描述:

  1. 香港是世界上最荒淫的城市;
  2. 香港黑社會橫行;
  3. 香港是最大的製毒販毒基地;
  4. 香港自殺者是世界上有數的。

由於香港在1997前不受中華人民共和國管治,中國大陸的政策如大躍進上山下鄉文化大革命影響不到香港,香港又處於經濟騰飛時期,所以香港人的生活水平,事實上比中國大陸高出了許多。[30]

紀念[编辑]

當年的逃港者現今已成為長者,不少都支持建造一座逃港遇難者紀念碑[31][32]及開發當年逃港者上岸之流浮山為景點[33],以免後世忘記當年中共施政失敗以致大量人命傷亡的歷史。

當年逃港潮中不少廣東人偷渡到香港其實以香港為中轉站偷渡到美國,如美國舊金山著名的原電視台主持人汪倫先生以及關惠群。汪倫組織了現居舊金山、夏威夷等地的華人,現正計劃籌辦一個逃港者網站,以及給提供《大逃港》作者一些美國華人逃港者的資料,以寫大逃港的續本[34]。因為香港樓價高企,80年代由香港移居外國的人口,主要為投資移民,他們不少已經在1997年主權移交前售出樓宇,以投資移民外國。

逃港名人[编辑]

相關作品[编辑]

相關條目[编辑]

类似事件[编辑]

当时的饥荒导致云南边境居民偷渡缅甸加入军阀部队谋生,在延边朝鲜族边民偷渡到朝鲜。1962年发生伊塔事件,大量新疆人偷渡苏联朝鮮人通過各種方法偷渡和移居韓國(或其他地方),他們又被稱為「脫北者」。

注释[编辑]

  1. ^ 1.00 1.01 1.02 1.03 1.04 1.05 1.06 1.07 1.08 1.09 1.10 1.11 1.12 1.13 揭秘上世纪深圳不为人知的逃港风波. 凤凰网. [2008年12月24日] (中文(中国大陆)‎). 
  2. ^ 習仲勳與廣東反「偷渡外逃」
  3. ^ 如打蛇的礸石山的謠傅和《外來媳婦本地郎》角色定位的「拋妻別子偷渡去香港尋金覓財的康伯」
  4. ^ 香港猛鬼熱點 - 東方日報. orientaldaily.on.cc. 
  5. ^ 打蛇資料搜集以及其他逃港者video
  6. ^ 深圳曾設「柏林牆」防偷渡 潘石屹鑽鐵絲洞撈金_卫视频道_凤凰网. phtv.ifeng.com. 
  7. ^ 揭毛时代黑暗:250萬大陸居民逃亡香港 - 大紀元. 2011-08-08. 
  8. ^ YouTube. www.youtube.com. 
  9. ^ http://mag.epochtimes.com/b5/237/9702p3.htm[失效連結]
  10. ^ http://www.youtube.com/watch?v=J1tDaQ6rFvY 解密百年香港 - 隻身闖香江 from 7:00 onwards
  11. ^ TVB大逃港的逃港者妻子和鳳凰衛視逃港者張宇德的妻子亦為女性
  12. ^ 12.0 12.1 大逃港
  13. ^ 数据显示赴港定居内地人士84%为广东人. news.sina.com.cn. 
  14. ^ 中門大開:厭共情緒. Apple Daily 蘋果日報. 
  15. ^ am730. am730. 
  16. ^ http://hk.epochtimes.com/b5/11/9/23/143668.htm
  17. ^ 以前廣府人認為客家人不屬漢族
  18. ^ 模板:廣東諸民系
  19. ^ 历史的交响 ——深圳见证改革开放30年记录. 
  20. ^ 存档副本. [2013-01-28]. (原始内容存档于2013-01-26). 
  21. ^ TVB 晚間新聞 2013年3月14日
  22. ^ YouTube. www.youtube.com. 
  23. ^ 任仲夷力挽“中国柏林墙”不倒/余以为. www.boxun.com. 
  24. ^ lesyan21. 大逃港五十周年 ( 議事論事 17-5-2012 ). 2012-05-19 –通过YouTube. 
  25. ^ 學者記錄深圳30年前大逃港 百萬內地人曾越境香港. 
  26. ^ 林芝諺. 自由的代價:中華民國與香港調景嶺難民營(1950-1961). 國史館. 2011: 25. ISBN 9789860288117. 
  27. ^ 解密百年香港 - 偷渡潮
  28. ^ 「大逃港」的震撼與反思揭毛時代黑暗:250萬大陸居民逃亡香港-香港大紀元
  29. ^ 《梁氏歷史》1997
  30. ^ 陈秉安. 60年代内地文件称香港世界最荒淫城市也拦不住逃港潮. 北京青年报. [2016-05-12]. 
  31. ^ 余以為:深圳尚欠一座逃港遇難者紀念碑. 
  32. ^ TVB大逃港當事人的對話
  33. ^ 香港議員建議開發前「偷渡聖地」流浮山為景點. [失效連結]
  34. ^ 新闻_星岛环球网. history.stnn.cc. 
  35. ^ 陳新滋小檔案. 亞洲週刊.
  36. ^ http://www.com.cuhk.edu.hk/ubeat_past/1101100/hk.pdf
  37. ^ 股壇大廚黃坤財技了得 - 太陽報. 
  38. ^ 廣東政協:無共產黨 你水都無得食. Apple Daily 蘋果日報. 
  39. ^ 专访叶问长子叶准:银幕外的真实叶问(图) 文娱滚动 南方网. ent.southcn.com. 
  40. ^ 揭香港黑幫教父鬍鬚勇:與張柏芝母親很熟絡. 鳳凰網娛樂. 2012年8月29日. 
  41. ^ http://news.ifeng.com/history/phtv/wdzgx/detail_2013_02/18/22227819_0.shtml
  42. ^ 1979文艺宣传员偷渡至香港 文革时期曾“又红又专” _卫视频道_凤凰网. phtv.ifeng.com. 
  43. ^ 中國窗-香港商報電子報. www.hkcd.com.hk. 
  44. ^ 內地首家港資醫院今天開業選址福田車公廟盛唐大廈_深圳新聞網
  45. ^ 東周刊-啤啤熊密會楊匡 醞釀作反?
  46. ^ 算到盡 雷鼎鳴 - 名人薈 - 名人專訪. 東周網【東周刊官方網站】Eastweek.com.hk. 
  47. ^ http://v.ifeng.com/include/exterior.swf?guid=3fe94b4d-8c2e-4cc1-b11d-4d90a1cc35a6&AutoPlay=false
  48. ^ 主旋律作品《深圳湾》大胆描写逃港潮 (组图)-搜狐娱乐. yule.sohu.com. 
  49. ^ 逃港潮電視劇 送審一刀未剪 - 香港文匯報. paper.wenweipo.com. 
  50. ^ http://m.26vv.cn/s_v56v/u62/v_MjM4MTcxNjM.html[失效連結]
  51. ^ 頭條日報 頭條網 - 圖說往昔 大逃港. news.hkheadline.com. 
  52. ^ 新闻_星岛环球网. feature.stnn.cc. 
  53. ^ 62年10萬人逃港潮揭秘 - 香港文匯報. paper.wenweipo.com. 
  54. ^ 学者记录深圳30年大逃港 百万内地人曾越境香港
  55. ^ Television, 新唐人電視台 New Tang Dynasty. 見證逃亡潮 港傳記作家新書反迫害,視頻節目新聞視頻環球直擊環球直擊新聞 -新唐人電視台 ntdtv.com. 
  56. ^ 梁志祥倡活化流浮山警署 - 香港文匯報. paper.wenweipo.com. 

外部链接[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