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页使用了标题或全文手工转换

脫北者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脫北者
谚文 탈북자
汉字 脫北者
文观部式 Talbukja
马-赖式 T'albukcha
其他名称
谚文 북한이탈주민
汉字 北韓離脫住民
文观部式 Bukhan Ital Jumin
马-赖式 Pukhan It'al Chumin
其他名称
谚文 탈북민
汉字 脫北民
文观部式 Talbungmin
马-赖式 T'albungmin

脱北者朝鮮語탈북자)又稱逃北者,前稱歸順者귀순자),大韩民国官方稱呼其為北韓離脫住民북한이탈주민)、北韓流亡人士。朝鲜当局一般称其为“叛逃者”,在華語地區稱為北韓難民或者朝鮮難民,是指通过非正常渠道离开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到达别国的當地国民。脫北者本來專指從朝鲜离开到韩国的人,現在泛指所有通过非正常渠道离开朝鲜的人。根据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统计,截至2011年底,以难民身份在世界各国生活的脱北者人数为1052人,其中英国603人、德国193人、加拿大64人、荷兰36人、比利时31人、澳大利亚29人、美国25人;另外还有正在申请难民地位的脱北者为490人[1]

逃亡背景[编辑]

脱北者大多指因為生活困苦或渴望自由等理由而逃命的人。

各国脱北者状况[编辑]

在中国的脱北者[编辑]

中国一再发生朝鮮脱北者闯外国驻华机构的事件

从1953年韓戰結束後,开始有脱北者陆续从朝鲜进入中國境内,但真正引起关注是从九十年代之后才开始[2]。截至2012年,在中国大约有200,000名脱北者[3]。大多数居住在中国东北地区,这些人进入中国后,即成为非法移民。部分未能前往韩国的在华脱北者,女性會与当地朝鲜族人通婚并在当地定居並融入当地,而男性就會在朝鮮族人聚居的地方打工[2],然而在中國的朝鮮族大多數都會說普通话,因此脫北者很容易被識破。

部分人试图逃進韓國驻沈阳领事馆以求被送至韓國,但中国政府近年來加强了对韓國驻沈阳领事馆的安保,因此脱北者也开辟逃往韓國的新途径:其中之一是去往蒙古国边境[2],因為雖然蒙古政府试图保持与朝韓的关系,但較同情脱北者。然而,这条路径需要穿越戈壁沙漠,因此选择的人不多;还有人前往东南亚国家,例如泰国,脱北者在那被官方认定为非法移民,并以此罪名在监狱中服刑完畢后被送往韓國,但实际上他们往往在进入泰国之后就立即向警方自首。此外也有脫北者選擇逃往日本,雖然日本政府對待脱北者較為友善,也比起其他國家要來得安全許多,但日本與朝鮮半島之間相隔著日本海,最近距離至少約500公里,因此选择的人数也是一樣不多。

在俄罗斯的脱北者[编辑]

韩国庆熙大学的一份研究表明:粗略估计有10,000名朝鲜人居住在俄罗斯远东地区

在韩国的脱北者[编辑]

1990年-2009年,从朝鲜逃亡到韩国的人数趋势图

截止2011年,在韩国一共生活着2.3万名脱北者,约有70%的脱北者曾向朝鲜的家人输送过钱财,以帮助生活困难的家人,而这些汇款资金大多经中国流入朝鲜[4]。 事实上,韩国并非全数接纳每一名脱北者,至今仍有很多脱北者滞留在泰国、俄罗斯等地。[5]

估計每年到達韩国的脫北者數量[6]

  • 1989年及以前 – 607人
  • 1990年 – 9人
  • 1991年 – 9人
  • 1992年 – 8人
  • 1993年 – 8人
  • 1994年 – 52人
  • 1995年 – 41人
  • 1996年 – 56人
  • 1997年 – 85人
  • 1998年 – 71人
  • 1999年 – 148人
  • 2000年 – 312人
  • 2001年 – 583人
  • 2002年 – 1,138人
  • 2003年 – 1,281人
  • 2004年 – 1,894人
  • 2005年 – 1,383人
  • 2006年 – 2,018人
  • 2007年 – 2,544人
  • 2008年 – 2,809人
  • 2009年 – 2,927人
  • 2010年 – 2,379人
  • 2011年 – 2,737人
  • 2012年 - 1,502人
  • 2013年 - 1,516人

北韓變節官員中,最高級是曾任最高人民會議議長、朝鮮勞動黨書記與金日成綜合大學校長的黃長燁

在其它国家的脱北者[编辑]

2008年,泰国政府敦促韩国政府安排数百名脫北者前往韩国[7]

2007年,4名脫北者由海路飄往青森縣深浦港後被救起送往南韓。

2011年,原本要從朝鮮咸鏡北道經海路逃往韓國的9名脫北者因遇上暴風雨決定逃向日本後被救起前往韓國。

2016年,山口縣警方發現一名游上岸的外國男子,疑似為逃離北韓的脫北者。

有的脫北者潛逃到英國,他們的居住地點多為倫敦的西南區[8]

2016年,1名年約18歲的朝鮮青年,欵似利用到香港參加第57屆國際數學奧林匹克競賽(International Mathematical Olympiad 2016)的機會悄悄脫隊,向韓國駐港總領事館尋求政治庇護。

2016年,兩名北韓勞工在馬爾他當地乘船逃至南韓,另外據報還有一名北韓勞工在當地下落不明。

各國對脫北者的態度[编辑]

朝鮮[编辑]

2011年以前,跨过中朝邊境的鸭绿江逃往中國大陸的脫北者在过了江之後,朝方士兵就不再开枪。不过自从金正恩繼位后,就改变策略、强化了专政管制,无论脱北者过不过江一律开枪射杀。在中朝边界上看到脱北者的尸体很常见,这些尸体都是顺水漂流到中国一方,如2013年10月3及4日,在吉林某地的鸭绿江中警察打捞出朝鲜人尸体男性36具、女性20具,其中有5名男孩和2名女孩共7名儿童[9]。只要是脫北者,無論是否成功離開朝鮮,其亲属无论长幼也将被牵连入狱(如送往会宁集中營[10]

2012年7月31日,朝鲜统一战线部发表声明称,对金永焕和脱北者出身的新国家党议员赵明哲自由朝鮮放送代表金成民、自由朝鮮运动联合代表朴常鹤威胁称:「即便翻遍整个地球,也不会放过他们。『变节者』是『极其恶劣的民族叛徒』。」[11]

2015年8月,Daily NK发表报道称朝方在两江道的鸭绿江和图们江流域建立铁丝网和石墙以阻止脱北者过江,同时保安人员加强了巡逻。[12]12月底报道称两江道国家安全保卫部以协助80多名脱北者的罪名于9月中旬处决了惠山市5名居民。[13]

2016年1月,Daily NK发表报道称朝方在核试验之后向负责朝中边境沿线警戒的部队下达了“彻底切断非法渡江和电话通话的指示”。针对边境地区流动人口和跟中国的电话通话加强了严控。[14]

2016年2月,Daily NK发表报道称朝鲜国家保卫部派遣了三名专员到中国逮捕和遣送脱北干部。[15]

韓國[编辑]

韩国於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19届会议關於朝鲜“脱北者”的问题讨论上,“敦促所有直接有关国家秉承不驱回的原则,从而避免使这些(‘脱北者’)处于绝望的境地,这样的后果很严重。” [16]

韓國民间团体曾於首爾的中國駐韓大使館前集會,要求中国停止遣返朝鲜难民[17]

中國[编辑]

出于政治上的考量,2012年以前,對於逃到中國的脫北者,中方一直将其看做非法入境者,乃是出於經濟目的(认为他们是“经济移民”)進入中國,否認他們是難民,并不顾韩国等国际社会的反对多次遣返脱北者[18][19][20]

2012年中国国内主流媒体首次披露一个朝鲜家庭成功脱北的经历。在此之前,其中一张图片曾作为在华脱北者的典型在网络上广为流传[21]

在同年2月17日,韓國部分政府人士和团体举行示威活动以抗议中国政府遣返在东北地区逮捕的几十名朝鲜脱北者,要求中国政府从“人道主义”立场出发中断遣返[22]。2月2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韩国领导人提到的朝鲜人不是难民,而是因经济原因进入中国境内,是非法入境者。中方一贯根据国内法、国际法和人道主义原则,谨慎、妥善处理非法入境朝鲜人问题,符合各方利益和国际惯例。人权理事会不是讨论上述问题的场合。我们反对将这一问题难民化、国际化、政治化。”[23]

2012年4月18日,据日本《读卖新闻》的报道,为报复朝鲜不顾国际社会反对、且未先征询中国方面意见而擅自发射卫星,中国政府已停止了对脱北者的遣返行为。一名中国官员表示,停止遣返脱北者是由于北京当局已经“被自己麻烦的这个邻居惹火了”,因为朝鲜“对其盟友并未给予必要的关注”。[24]4月19日中国外交部的新闻发布会上,有记者向外交部发言人刘为民提问,要求证实并介绍中国对待“脱北者”问题政策的改变,刘为民表示“不知情”。[25]

2013年9月25日,据Daily NK的报道,为防止朝鲜百姓入境犯罪行为,中国当局在中朝边境地区替换铁丝网,并且建设高达5米的河坝。[26]

2014年8月12日,据英国天空新闻报道,中国边防武警在中国和老挝边境逮捕了11名脱北者后并没有将他们遣返回朝鲜,而是罕见地将他们全部释放,交给了韩国政府。[27][28]。这一举动也被视作中国调整对脱北者政策的一个标志[27]。这些脱北者大多为二三十岁的年轻女性,包括一名4岁儿童。[29]

2016年4月,中国一家朝鲜驻外餐厅的13名朝鲜人集体投奔韩国。对此中国外交部新闻发言人陆慷于4月11日的例行记者会上称:“经过调查,13名朝鲜籍人员于6日凌晨持有效护照正常出境。需要特别强调的是,这些人持有的都是有效身份证件,合法出入中国国境。”这意味着该批脱北者是被中国政府合法放行。中国政府的这一举动也被视为中朝关系不如以往的表现[30]

日本[编辑]

相較於中國政府抓到脫北者經常遣返回朝鮮,或是東南亞將脫北者當做偷渡客關押,日本政府對於脫北者的態度要較為友善許多,雖然日本與韓國政府間常就歷史問題相互指責,但一些逃入日本的脫北者通常都會受到妥善的照顧,並都會被遣送至韓國當地,曾有想從海路逃至韓國的脫北者,因為海向不佳而決定逃往日本避難的案例。

對脫北者來說相較於中國政府,日本政府通常會將脫北者交予韓國政府,因而在人身自由和風險方面日本都要比中國安全許多,然而北韓與日本間隔著相對寬廣的日本海,對脫北者來說不論財力還是體力要逃去日本列島都是非常嚴峻的考驗。

蒙古國[编辑]

相較於中國和東南亞各國政府,蒙古和日本一樣,對於脫北者態度是表示同情的,通常少數逃往蒙古國的脫北者最後有都會被遣送至韓國當地,但由於地理條件限制加上中蒙邊界都是以沙漠氣候為主,對脫北者來說逃往蒙古除了要躲避中國軍警的追捕外,要如何穿越蒙古國廣大的沙漠尋求庇護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任務。

自由组织[编辑]

根据世界人权宣言第十三条第二款:“人人有权离开任何国家,包括其本国在内,并有权返回他的国家”[31],朝鲜自由联盟代表苏珊·索尔蒂(Suzanne K Scholte)致函联合国,呼吁采取措施让朝鲜居民了解《世界人权宣言》的内容[32]

脱北者的逃離路線[编辑]

朝鮮人从东北前往内蒙计划经由戈壁沙漠进入蒙古国

有部分朝鮮人民軍士兵透過在南北邊境三八線的衛兵暗中幫助下,直接逃到韩国,但有部分人員越境失敗。為防避士兵潛逃,朝鲜當局在緩衝區埋下大量地雷電網以起到威懾作用。然而,更多人透過前往中華人民共和國,再投奔韩国大使館英语List of diplomatic missions of South Korea或其他外國機構的辦事處而得以到達韩国或第三國。另一方面偶爾也有脫北者直接經由海路前往日本或是其他國家後逃向韓國。

  • 逃往中国:朝鲜人穿越鸭绿江,进入辽宁省,东躲西藏,他们的目标是获得帮助前往沈阳並直接衝入韩国驻沈阳总领事馆,寻求去韩国生活。
  • 逃往蒙古国:中国政府官方对待脱北者态度非常不明朗。如果人很少的话,冲击韩国驻沈阳总领事馆难度会非常高,因此部分到达中国的脱北者为了不被遣返会前往蒙古国边境。蒙古政府试图同時保持与朝韓的关系,但同情脱北者,只要碰到他們,一定会给予帮助和与韩国交涉。逃往蒙古国危险重重,还要穿过戈壁,如果没有帮助,要独自完成行動便非常困难。
  • 逃往东南亚:东南亚各国将脫北者一律视为非法移民,北逃者将被遣返韩国或者以此罪名在监狱中服刑之后被送往韩国。去泰国的脫北者实际上往往进入泰国边境之后就立即向警方自首。但前往东南亚路途太远,脫北者又没有合法身份,同样危险。
  • 前往日本:日本政府对待脱北者较为友善,同时比起其他国家要来得安全许多。由于水路相对安全,脫北者通过朝鲜咸镜北道進入日本海逃往日本。他们很多都是通过简易船漂流,如果在漂流途中被韩国船只截获是最好的结果,如果一直漂流,由于朝鲜半岛和日本之间隔着相對遼闊的日本海,漂流时间越长意味着危险越多,食物越少。选择这个办法的人不多。

脱北者對社會的適應[编辑]

很多从朝鲜逃往韩国的人员(脱北者)在韩国的生活并不像他们当初想象的那么顺利。由於長期居住在计划经济體制下,有相当多脱北者仍无法适应市场化的生活。他们不但找不到合适的工作,还经常受到韩国人排挤。而且他們所說的朝鲜语雖尚能與南韓人交談,但都是帶著明顯的北方口音。兩地的人都可以看懂對方的文字內容,但未必可以明白對方意思;但南北韓長期對立,兩國都不允許自己的國民與另一方的國民進行文化交流,脫北者多數只會寫北韓文化語,與南韓人使用的標準語有不少的差異,例如後者比前者有更多的外來語,同時南韓也並沒有像北韓那麼徹底廢除漢字。因此很多脫北者為了不被南韓人歧視和標籤化,必須要學習南韓標準語及其拼寫標準(甚至於必須學習一些簡單的漢字),才可能進一步融入南韓人生活圈中。更令他们烦躁的是,在抵达韩国后,为了防止朝鲜间谍渗入,还要经过韩国相关部门反复严格的审查,而在此期间不能与家人相互见面,对待“脱北者”有较高的警惕性。

另一方面,很多脫北者在南韓也受到一定程度的文化衝擊,例如使用智慧型手機或是信用卡付款,發達的網路和西化的生活方式,年輕人的潮流打扮乃至於南韓情侶當眾的親密舉動(甚至當眾接吻)……無不讓來自較保守和落後的北韓的脫北者感到驚訝和尷尬。

2010年4月,韩国表示其破获了朝鲜计划刺杀黄长烨的阴谋,并逮捕了两名冒充“脫北者”的朝鲜间谍。[33]

根據英國廣播公司報導,指出“韩国统计数字显示,朝鲜脱北者的自杀死亡率相当于全国平均水平的三倍以上”。在韓國的脫北者“除了干下等工作以外没有更多的机会”。並指出“五成的脱北者描述自己在朝鲜时的社会地位是上层或者中产,但是,只有不到二成的人说他们在韩国是这种地位,绝大部分—超過七成的脫北者—描述自己是下层” 。[34]

著名的脫北者[编辑]

脱北者返回朝鲜[编辑]

脱北者到达韩国因受歧视或缺乏工作技能而生活处境艰难,虽然韩国专门设置了脱北者学校,但韩国地方不少民众对脱北者的歧视根深柢固,更有韩国人懷疑他們是朝鲜的間諜。不少脱北者因其身份而无法找到工作,目前大约80%以上南韓脱北者只能工作于政府提供的临时岗位,生活无法得到保障,有不少脱北者因此想返回朝鲜。据《朝鲜日报》报道,诸如黄长烨、安明哲是脱北者中的特例,而同为脱北者的记者姜哲焕也呼吁希望韩国社会能够对脱北者更多包容。

除了生活原因,一些脱北者表示,曾接过朝鲜保卫部人员的威胁电话,朝鲜保卫部都以脫北者家属的人身安全来威胁要求脱北者回朝鲜。脱北者一般都不敢公开这些事实,让他们感到很痛苦。韩国统一部人士称,2012年6月重回朝鲜的朴仁淑可能是出于对家人安全的忧虑重返朝鲜的。[來源請求]2012年11月重回朝鲜的金光赫夫妻也很可能受到类似的威胁[35],但相关报道大多是猜测,无可靠依据。

文學与影视作品[编辑]

  • 电影《北逃》(Crossing,又名逃北、十字路口)是根据2007年一个偷渡朝鲜难民的故事改编的韩国电影。本片讲述了朝鲜的一个普通工人,为了给妻子治病铤而走险,偷渡到了中国,经过多次辗转,以冲击外国大使馆的方式被送到韩国,但却与妻儿阴阳两隔的故事。
  • 电影《隐秘而伟大》,由金秀贤李玹雨朴基雄等韩国影星联合主演的韩国电影。
  • 纪录片《越过天国的国境》(천국의 국경을 넘다),韩国教育放送公社制作,第一部3集,第二部3集,大致上每集讲述一类脱北者。
  • 推理小说《透明人的小屋》, 日本作家岛田庄司著。
  • 偶像劇《異鄉人醫生》,李鍾碩主演一個身為脫北者的天才醫生。
  • 偶像劇《該隱與亞伯》,韓志旼飾演的女主角是脫北者,任職導遊。
  • 日本电影《家族的國度》,井浦新飾演的男主角是脫北者,因病獲準來到日本與家人們團聚。
  • 香港漫畫《脫北者》共3期,由鄭健和主編。
  • 香港紀錄片《》,由香港電視網絡有限公司製作,黃凱芹旁述。
  • 香港紀錄片《在那遙遠的地方》,由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TVB)製作,洪永城主持。而TVB以首間獲北韓政府批准進入當地境內拍攝的華語電視台製作節目(早前已有俄羅斯電視台獲北韓政府批准進入當地境內拍攝[36])。被坊間質疑此是否官方宣傳節目。[37]

參看[编辑]

資料來源[编辑]

  1. ^ 全世界获得难民地位的脱北者达1052人. 联合早报. 2012-06-20. 
  2. ^ 2.0 2.1 2.2 http://phtv.ifeng.com/a/20141021/40842456_0.shtml 揭秘在华“脱北者“辗转赴韩2路线
  3. ^ China Extends North Korean Border Fences to Bolster Security. Radio Free Asia. 5 August 2013 [15 May 2014]. 
  4. ^ 脱北者汇款催生朝鲜“隐形富人”. 路透社. 2012年8月2日. 
  5. ^ 泰国促韩国政府安排数百名脫北者前往韩. 联合早报网 来源:(韩国)朝鲜日报. 2008-03-19 [2010-07-27] (简体中文). 
  6. ^ 資料來源:大韓民国統一部資料. 
  7. ^ 泰国促韩国政府安排数百名脫北者前往韩. 联合早报网 来源:(韩国)朝鲜日报. 2008-03-19 [2010-07-27] (简体中文). 
  8. ^ 脫北者定居 形成倫敦「平壤村」
  9. ^ 脱北者成功跨过鸭禄江仍被开枪打死 画面曝光. 中央日报. 2011-11-09. 
  10. ^ 脱北者眼里的朝鲜集中营. 网易探索. 2012-06-02. 
  11. ^ 朝鮮:决不放过脱北者和人权运动家. 朝鲜日报. 2012-08-02. 
  12. ^ 姜美真. “两江道几百公里边境设置防止脱北的铁丝网”. Daily NK. 2015-08-20 [2016-01-01]. 
  13. ^ 姜美真. “5名两江道百姓以协助脱北‘罪行’被处决”. Daily NK. 2015-12-29 [2016-01-01]. 
  14. ^ 崔颂民. “氢弹试验之后朝中边境‘极度紧张’,加强军警民三线警戒”. Daily NK. 2016-01-13 [2016-01-13]. 
  15. ^ 雪松娥. “朝鲜为逮捕脱北干部秘密派保卫部专门小组去中国”. Daily NK. 2016-02-05 [2016-03-04]. 
  16. ^ 张杰,韩国在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首提中国强遣脱北者,人民网布鲁塞尔
  17. ^ 韩国民间团体在中使馆前集会 要求中国停止遣返朝鲜难民,2012-09-06,自由亚洲电台
  18. ^ 脫北者非難民 中國法律尊嚴應得到尊重. 中國評論新聞. 2012-02-29. 
  19. ^ 中国再次遣返脱北者. 联合早报. 2012-03-10. 
  20. ^ 中国加强对脱北者打击力度. 联合早报. 2012-03-25. 
  21. ^ 一个“脱北”家庭的10年. 腾讯. 2012年1月5日. 
  22. ^ 韩国民众抗议中国政府遣返朝鲜脱北者. 环球时报. 2012-02-18. 
  23. ^ 2012年2月22日外交部发言人洪磊举行例行记者会. 2012年2月22日. 
  24. ^ 朝鲜射火箭未知会 中国暂停遣返脱北者,sina.com
  25. ^ 中方回应“因朝鲜射星停止遣返脱北者”,网易新闻
  26. ^ 姜美真. “为防止中朝边境地区脱北及犯罪,正在进行铁丝网与河坝建设”. Daily NK. 2013-09-25 [2016-01-01]. 
  27. ^ 27.0 27.1 Stone, Mark. Detainee Release Marks China Policy Shift. Yahoo News. 2014-08-13 [2014-08-16]. 
  28. ^ 外媒:中方罕见释放11名朝鲜“脱北者”. 新浪新闻. 2014-08-16 [2014-08-16]. 
  29. ^ 中方释放11名朝鲜“脱北者” _外媒聚焦 _光明网
  30. ^ 朝鲜女服务员回应叛逃事件称被拐骗 黑手是韩国. 新浪新闻. 2016-04-21 [2016-04-22]. 
  31. ^ 世界人权宣言. 新华网. 
  32. ^ 应让朝鲜居民知道《世界人权宣言》的内容
  33. ^ 韩国挫败刺杀朝鲜叛国者黄长烨企图. BBC中文网. 2010-04-21 [2010-04-21]. 
  34. ^ 记者来鸿:自由有价——朝鲜叛逃者之悲. 
  35. ^ 朝鲜脱北夫妻重新回朝 称在韩受排挤. 獨家網. 2012-11-10. 
  36. ^ 10 Days in North Korea
  37. ^ 脫北者關注組轟TVB做北韓喉舌 要求停播《在那遙遠的地方》

外部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