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頁使用了標題或全文手工轉換

脫北者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前往: 導覽搜尋
脫北者
諺文 탈북자
漢字 脫北者
文觀部式 Talbukja
馬-賴式 T'albukcha
其他名稱
諺文 북한이탈주민
漢字 北韓離脫住民
文觀部式 Bukhan Ital Jumin
馬-賴式 Pukhan It'al Chumin
其他名稱
諺文 탈북민
漢字 脫北民
文觀部式 Talbungmin
馬-賴式 T'albungmin

脫北者韓語탈북자)又稱逃北者,前稱歸順者귀순자),大韓民國官方稱呼其為北韓離脫住民북한이탈주민)、北韓流亡人士。朝鮮當局一般稱其為「叛逃者」,在華語地區稱為北韓難民或者朝鮮難民,是指通過非正常渠道離開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到達別國的當地國民。脫北者本來專指從朝鮮離開到韓國的人,現在泛指所有通過非正常渠道離開朝鮮的人。根據聯合國難民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統計,截至2011年底,以難民身份在世界各國生活的脫北者人數為1052人,其中英國603人、德國193人、加拿大64人、荷蘭36人、比利時31人、澳洲29人、美國25人;另外還有正在申請難民地位的脫北者為490人[1]

逃亡背景[編輯]

脫北者大多指因為生活困苦或渴望自由等理由而逃命的人。

各國脫北者狀況[編輯]

在中國的脫北者[編輯]

中國一再發生朝鮮脫北者闖外國駐華機構的事件

從1953年韓戰結束後,開始有脫北者陸續從朝鮮進入中國境內,但真正引起關注是從九十年代之後才開始[2]。截至2012年,在中國大約有200,000名脫北者[3]。大多數居住在中國東北地區,這些人進入中國後,即成為非法移民。部分未能前往韓國的在華脫北者,女性會與當地朝鮮族人通婚並在當地定居並融入當地,而男性就會在朝鮮族人聚居的地方打工[2],然而在中國的朝鮮族大多數都會說普通話,因此脫北者很容易被識破。

部分人試圖逃進韓國駐瀋陽領事館以求被送至韓國,但中國政府近年來加強了對韓國駐瀋陽領事館的安保,因此脫北者也開闢逃往韓國的新途徑:其中之一是去往蒙古國邊境[2],因為雖然蒙古政府試圖保持與朝韓的關係,但較同情脫北者。然而,這條路徑需要穿越戈壁沙漠,因此選擇的人不多;還有人前往東南亞國家,例如泰國,脫北者在那被官方認定為非法移民,並以此罪名在監獄中服刑完畢後被送往韓國,但實際上他們往往在進入泰國之後就立即向警方自首。此外也有脫北者選擇逃往日本,雖然日本政府對待脫北者較為友善,也比起其他國家要來得安全許多,但日本與朝鮮半島之間相隔著日本海,最近距離至少約500公里,因此選擇的人數也是一樣不多。

在俄羅斯的脫北者[編輯]

韓國慶熙大學的一份研究表明:粗略估計有10,000名朝鮮人居住在俄羅斯遠東地區

在韓國的脫北者[編輯]

1990年-2009年,從朝鮮逃亡到韓國的人數趨勢圖

截止2011年,在韓國一共生活著2.3萬名脫北者,約有70%的脫北者曾向朝鮮的家人輸送過錢財,以幫助生活困難的家人,而這些匯款資金大多經中國流入朝鮮[4]。 事實上,韓國並非全數接納每一名脫北者,至今仍有很多脫北者滯留在泰國、俄羅斯等地。[5]

估計每年到達韓國的脫北者數量[6]

  • 1989年及以前 – 607人
  • 1990年 – 9人
  • 1991年 – 9人
  • 1992年 – 8人
  • 1993年 – 8人
  • 1994年 – 52人
  • 1995年 – 41人
  • 1996年 – 56人
  • 1997年 – 85人
  • 1998年 – 71人
  • 1999年 – 148人
  • 2000年 – 312人
  • 2001年 – 583人
  • 2002年 – 1,138人
  • 2003年 – 1,281人
  • 2004年 – 1,894人
  • 2005年 – 1,383人
  • 2006年 – 2,018人
  • 2007年 – 2,544人
  • 2008年 – 2,809人
  • 2009年 – 2,927人
  • 2010年 – 2,379人
  • 2011年 – 2,737人
  • 2012年 - 1,502人
  • 2013年 - 1,516人

北韓變節官員中,最高級是曾任最高人民會議議長、朝鮮勞動黨書記與金日成綜合大學校長的黃長燁

在其它國家的脫北者[編輯]

2008年,泰國政府敦促韓國政府安排數百名脫北者前往韓國[7]

2007年,4名脫北者由海路飄往青森縣深浦港後被救起送往南韓。

2011年,原本要從朝鮮咸鏡北道經海路逃往韓國的9名脫北者因遇上暴風雨決定逃向日本後被救起前往韓國。

2016年,山口縣警方發現一名游上岸的外國男子,疑似為逃離北韓的脫北者。

有的脫北者潛逃到英國,他們的居住地點多為倫敦的西南區[8]

2016年,朝鮮駐英國外交官太永浩逃往韓國。

2016年,1名年約18歲的朝鮮青年,欵似利用到香港參加第57屆國際數學奧林匹克競賽(International Mathematical Olympiad 2016)的機會悄悄脫隊,向韓國駐港總領事館尋求政治庇護。

2016年,兩名北韓勞工在馬爾他當地乘船逃至南韓,另外據報還有一名北韓勞工在當地下落不明。

各國對脫北者的態度[編輯]

朝鮮[編輯]

2011年以前,跨過朝鮮邊境的鴨綠江逃往中國大陸的脫北者在過了江之後,北韓士兵就不再開槍。不過自從金正恩繼位後,就改變策略、強化了專政管制,無論脫北者過不過江一律開槍射殺。在中國和朝鮮的邊界上看到脫北者的屍體很常見,這些屍體都是順水漂流到中國一方,如2013年10月3及4日,在吉林某地的鴨綠江中警察打撈出朝鮮人屍體男性36具、女性20具,其中有5名男孩和2名女孩共7名兒童[9]。只要是脫北者,無論是否成功離開朝鮮,其親屬無論長幼也會被牽連入獄(如送往會寧集中營[10]或者受到跟蹤監視[11]

2012年7月31日,朝鮮統一戰線部發表聲明稱,對金永煥和脫北者出身的新國家黨議員趙明哲自由朝鮮放送代表金成民、自由朝鮮運動聯合代表朴常鶴威脅稱:「即便翻遍整個地球,也不會放過他們。『變節者』是『極其惡劣的民族叛徒』。」[12]

2015年8月,Daily NK發表報導稱朝鮮在兩江道的鴨綠江和圖們江流域建立鐵絲網和石牆以阻止脫北者過江,同時保安人員加強了巡邏。[13]12月底報導稱兩江道國家安全保衛部以協助80多名脫北者的罪名於9月中旬處決了惠山市5名居民。[14]

2016年,Daily NK發表報導稱朝鮮在1月核試驗之後向負責朝中邊境沿線警戒的部隊下達了「徹底切斷非法渡江和電話通話的指示」,針對邊境地區流動人口和跟中國的電話通話加強了嚴控[15],並於6月以叛國罪論處[16]。2月派遣了三名國家保衛部專員到中國逮捕和遣送脫北幹部。[17]4月為整頓邊境地區下令搬遷臨近鴨綠江的兩江道惠山市惠江洞的300戶居民。[18]8月國家安全保衛部針對脫北家庭加強了監視和跟隨活動。[11]咸鏡北道發生水災後,又於10月組織會寧市的道保衛部化學處、電波管理局,以及清津市和茂山郡的無線電專家搜捕使用中國手機的用戶來防範脫北事件。[19]

韓國[編輯]

韓國於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19屆會議關於朝鮮「脫北者」的問題討論上,「敦促所有直接有關國家秉承不驅回的原則,從而避免使這些(『脫北者』)處於絕望的境地,這樣的後果很嚴重。」 [20]

韓國民間團體曾於首爾的中國駐韓大使館前集會,要求中國停止遣返朝鮮難民[21]

中國[編輯]

出於政治上的考量,2012年以前,對於逃到中國的脫北者,中方一直將其看做非法入境者,乃是出於經濟目的(認為他們是「經濟移民」)進入中國,否認他們是難民,並不顧韓國等國際社會的反對多次遣返脫北者[22][23][24]

2012年中國國內主流媒體首次披露一個朝鮮家庭成功脫北的經歷。在此之前,其中一張圖片曾作為在華脫北者的典型在網絡上廣為流傳[25]

在同年2月17日,韓國部分政府人士和團體舉行示威活動以抗議中國政府遣返在東北地區逮捕的幾十名朝鮮脫北者,要求中國政府從「人道主義」立場出發中斷遣返[26]。2月22日,中華人民共和國外交部發言人洪磊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韓國領導人提到的朝鮮人不是難民,而是因經濟原因進入中國境內,是非法入境者。中方一貫根據國內法、國際法和人道主義原則,謹慎、妥善處理非法入境朝鮮(北韓)人問題,符合各方利益和國際慣例。人權理事會不是討論上述問題的場合。我們反對將這一問題難民化、國際化、政治化。」[27]

2012年4月18日,據日本《讀賣新聞》的報導,為報復朝鮮不顧國際社會反對、且未先徵詢中國方面意見而擅自發射衛星,中國政府已停止了對脫北者的遣返行為。一名中國官員表示,停止遣返脫北者是由於北京當局已經「被自己麻煩的這個鄰居惹火了」,因為朝鮮「對其盟友並未給予必要的關注」。[28]4月19日中國外交部的新聞發布會上,有記者向外交部發言人劉為民提問,要求證實並介紹中國對待「脫北者」問題政策的改變,劉為民表示「不知情」。[29]

2013年9月25日,據Daily NK的報導,為防止朝鮮百姓入境犯罪行為,中國當局在中朝邊境地區更換鐵絲網,並且建設高達5米的河壩。[30]

2014年8月12日,據英國天空新聞報導,中國邊防武警在中國和寮國邊境逮捕了11名脫北者後並沒有將他們遣返回朝鮮,而是罕見地將他們全部釋放,交給了韓國政府。[31][32]。這一舉動也被視作中國調整對脫北者政策的一個標誌[31]。這些脫北者大多為二三十歲的年輕女性,包括一名4歲兒童。[33]

2016年4月,中國一家朝鮮駐外餐廳的13名朝鮮人集體投奔韓國。對此中國外交部新聞發言人陸慷於4月11日的例行記者會上稱:「經過調查,13名朝鮮籍人員於6日凌晨持有效護照正常出境。需要特別強調的是,這些人持有的都是有效身份證件,合法出入中國國境。」這意味著該批脫北者是被中國政府合法放行。中國政府的這一舉動也被視為中朝關係不如以往的表現[34]

2016年10月,中國吉林龍井市開山屯鎮修復被洪水衝垮的用來阻止脫北者入境的鐵絲網,並對資助、收留、安置非法入境的脫北者的行為予以500元罰款。[35]

日本[編輯]

相較於中國政府抓到脫北者經常遣返回朝鮮,或是東南亞將脫北者當做偷渡客關押,日本政府對於脫北者的態度要較為友善許多,雖然日本與韓國政府間常就歷史問題相互指責,但一些逃入日本的脫北者通常都會受到妥善的照顧,並都會被遣送至韓國當地,曾有想從海路逃至韓國的脫北者,因為海向不佳而決定逃往日本避難的案例。

對脫北者來說相較於中國政府,日本政府通常會將脫北者交予韓國政府,因而在人身自由和風險方面日本都要比中國安全許多,然而北韓與日本間隔著相對寬廣的日本海,對脫北者來說不論財力還是體力要逃去日本列島都是非常嚴峻的考驗。

蒙古國[編輯]

相較於中國和東南亞各國政府,蒙古和日本一樣,對於脫北者態度是表示同情的,通常少數逃往蒙古國的脫北者最後有都會被遣送至韓國當地,但由於地理條件限制加上中蒙邊界都是以沙漠氣候為主,對脫北者來說逃往蒙古除了要躲避中國軍警的追捕外,要如何穿越蒙古國廣大的沙漠尋求庇護也不是一件簡單的任務。

自由組織[編輯]

根據世界人權宣言第十三條第二款:「人人有權離開任何國家,包括其本國在內,並有權返回他的國家」[36],朝鮮自由聯盟代表蘇珊·索爾蒂(Suzanne K Scholte)致函聯合國,呼籲採取措施讓朝鮮居民了解《世界人權宣言》的內容[37]

脫北者的逃離路線[編輯]

朝鮮人從東北前往內蒙計劃經由戈壁沙漠進入蒙古國

有部分朝鮮人民軍士兵透過在南北邊境三八線的衛兵暗中幫助下,直接逃到韓國,但有部分人員越境失敗。為防避士兵潛逃,朝鮮當局在緩衝區埋下大量地雷電網以起到威懾作用。然而,更多人透過前往中華人民共和國,再投奔韓國大使館英語List of diplomatic missions of South Korea或其他外國機構的辦事處而得以到達韓國或第三國。另一方面偶爾也有脫北者直接經由海路前往日本或是其他國家後逃向韓國。

  • 逃往中國:朝鮮人穿越鴨綠江,進入遼寧省,東躲西藏,他們的目標是獲得幫助前往瀋陽並直接衝入韓國駐瀋陽總領事館,尋求去韓國生活。
  • 逃往蒙古國:中國政府官方對待脫北者態度非常不明朗。如果人很少的話,衝擊韓國駐瀋陽總領事館難度會非常高,因此部分到達中國的脫北者為了不被遣返會前往蒙古國邊境。蒙古政府試圖同時保持與朝韓的關係,但同情脫北者,只要碰到他們,一定會給予幫助和與韓國交涉。逃往蒙古國危險重重,還要穿過戈壁,如果沒有幫助,要獨自完成行動便非常困難。
  • 逃往東南亞:東南亞各國將脫北者一律視為非法移民,北逃者將被遣返韓國或者以此罪名在監獄中服刑之後被送往韓國。去泰國的脫北者實際上往往進入泰國邊境之後就立即向警方自首。但前往東南亞路途太遠,脫北者又沒有合法身份,同樣危險。
  • 前往日本:日本政府對待脫北者較為友善,同時比起其他國家要來得安全許多。由於水路相對安全,脫北者通過朝鮮咸鏡北道進入日本海逃往日本。他們很多都是通過簡易船漂流,如果在漂流途中被韓國船隻截獲是最好的結果,如果一直漂流,由於朝鮮半島和日本之間隔著相對遼闊的日本海,漂流時間越長意味著危險越多,食物越少。選擇這個辦法的人不多。

脫北者對社會的適應[編輯]

很多從朝鮮逃往韓國的人員(脫北者)在韓國的生活並不像他們當初想像的那麼順利。由於長期居住在計劃經濟體制下,有相當多脫北者仍無法適應市場化的生活。他們不但找不到合適的工作,還經常受到韓國人排擠。而且他們所說的韓語雖尚能與南韓人交談,但都是帶著明顯的北方口音。兩地的人都可以看懂對方的文字內容,但未必可以明白對方意思;但南北韓長期對立,兩國都不允許自己的國民與另一方的國民進行文化交流,脫北者多數只會寫北韓文化語,與南韓人使用的標準語有不少的差異,例如後者比前者有更多的外來語,同時南韓也並沒有像北韓那麼徹底廢除漢字。因此很多脫北者為了不被南韓人歧視和標籤化,必須要學習南韓標準語及其拼寫標準(甚至於必須學習一些簡單的漢字),才可能進一步融入南韓人生活圈中。更令他們煩躁的是,在抵達韓國後,為了防止朝鮮間諜滲入,還要經過韓國相關部門反覆嚴格的審查,而在此期間不能與家人相互見面,對待「脫北者」有較高的警惕性。

另一方面,很多脫北者在南韓也受到一定程度的文化衝擊,例如使用智慧型手機或是信用卡付款,發達的網路和西化的生活方式,年輕人的潮流打扮乃至於南韓情侶當眾的親密舉動(甚至當眾接吻)……無不讓來自較保守和落後的北韓的脫北者感到驚訝和尷尬。

2010年4月,韓國表示其破獲了朝鮮計劃刺殺黃長燁的陰謀,並逮捕了兩名冒充「脫北者」的朝鮮間諜。[38]

根據英國廣播公司報導,指出「韓國統計數字顯示,朝鮮脫北者的自殺死亡率相當於全國平均水平的三倍以上」。在韓國的脫北者「除了干下等工作以外沒有更多的機會」。並指出「五成的脫北者描述自己在朝鮮時的社會地位是上層或者中產,但是,只有不到二成的人說他們在韓國是這種地位,絕大部分—超過七成的脫北者—描述自己是下層」 。[39]

著名的脫北者[編輯]

脫北者返回朝鮮[編輯]

脫北者到達韓國因受歧視或缺乏工作技能而生活處境艱難,雖然韓國專門設置了脫北者學校,但韓國地方不少民眾對脫北者的歧視根深柢固,更有韓國人懷疑他們是朝鮮的間諜。不少脫北者因其身份而無法找到工作,目前大約80%以上南韓脫北者只能工作於政府提供的臨時崗位,生活無法得到保障,有不少脫北者因此想返回朝鮮。據《朝鮮日報》報導,諸如黃長燁、安明哲是脫北者中的特例,而同為脫北者的記者姜哲煥也呼籲希望韓國社會能夠對脫北者更多包容。

除了生活原因,一些脫北者表示,曾接過朝鮮保衛部人員的威脅電話,朝鮮保衛部都以脫北者家屬的人身安全來威脅要求脫北者回朝鮮。脫北者一般都不敢公開這些事實,讓他們感到很痛苦。韓國統一部人士稱,2012年6月重回朝鮮的朴仁淑可能是出於對家人安全的憂慮重返朝鮮的。[來源請求]2012年11月重回朝鮮的金光赫夫妻也很可能受到類似的威脅[40],但相關報導大多是猜測,無可靠依據。

文學與影視作品[編輯]

  • 電影《北逃》(Crossing,又名逃北、十字路口)是根據2007年一個偷渡朝鮮難民的故事改編的韓國電影。本片講述了朝鮮的一個普通工人,為了給妻子治病鋌而走險,偷渡到了中國,經過多次輾轉,以衝擊外國大使館的方式被送到韓國,但卻與妻兒陰陽兩隔的故事。
  • 電影《隱秘而偉大》,由金秀賢李玹雨朴基雄等韓國影星聯合主演的韓國電影。
  • 紀錄片《越過天國的國境》(천국의 국경을 넘다),韓國教育放送公社製作,第一部3集,第二部3集,大致上每集講述一類脫北者。
  • 推理小說《透明人的小屋》, 日本作家島田庄司著。
  • 偶像劇《異鄉人醫生》,李鍾碩主演一個身為脫北者的天才醫生。
  • 偶像劇《該隱與亞伯》,韓志旼飾演的女主角是脫北者,任職導遊。
  • 日本電影《家族的國度》,井浦新飾演的男主角是脫北者,因病獲準來到日本與家人們團聚。
  • 香港漫畫《脫北者》共3期,由鄭健和主編。
  • 香港紀錄片《》,由香港電視網絡有限公司製作,黃凱芹旁述。
  • 香港紀錄片《在那遙遠的地方》,由香港電視廣播有限公司(TVB)製作,洪永城主持。而TVB以首間獲北韓政府批准進入當地境內拍攝的華語電視台製作節目(早前已有俄羅斯電視台獲北韓政府批准進入當地境內拍攝[41])。被坊間質疑此是否官方宣傳節目。[42]

參看[編輯]

資料來源[編輯]

  1. ^ 全世界獲得難民地位的脫北者達1052人. 聯合早報. 2012-06-20. 
  2. ^ 2.0 2.1 2.2 http://phtv.ifeng.com/a/20141021/40842456_0.shtml 揭秘在華「脫北者「輾轉赴韓2路線
  3. ^ China Extends North Korean Border Fences to Bolster Security. Radio Free Asia. 5 August 2013 [15 May 2014]. 
  4. ^ 脫北者匯款催生朝鮮「隱形富人」. 路透社. 2012年8月2日. 
  5. ^ 泰國促韓國政府安排數百名脫北者前往韓. 聯合早報網 來源:(韓國)朝鮮日報. 2008-03-19 [2010-07-27] (簡體中文). 
  6. ^ 資料來源:大韓民國統一部資料. 
  7. ^ 泰國促韓國政府安排數百名脫北者前往韓. 聯合早報網 來源:(韓國)朝鮮日報. 2008-03-19 [2010-07-27] (簡體中文). 
  8. ^ 脫北者定居 形成倫敦「平壤村」
  9. ^ 脫北者成功跨過鴨祿江仍被開槍打死 畫面曝光. 中央日報. 2011-11-09. 
  10. ^ 脫北者眼裡的朝鮮集中營. 網易探索. 2012-06-02. 
  11. ^ 11.0 11.1 金采煥. 朝鮮保衛部加強監視脫北民家屬,「明目張胆地跟蹤」. Daily NK. 2016-08-11 [2016-10-20]. 
  12. ^ 朝鮮:決不放過脫北者和人權運動家. 朝鮮日報. 2012-08-02. 
  13. ^ 姜美真. 「兩江道幾百公裡邊境設置防止脫北的鐵絲網」. Daily NK. 2015-08-20 [2016-01-01]. 
  14. ^ 姜美真. 「5名兩江道百姓以協助脫北『罪行』被處決」. Daily NK. 2015-12-29 [2016-01-01]. 
  15. ^ 崔頌民. 「氫彈試驗之後朝中邊境『極度緊張』,加強軍警民三線警戒」. Daily NK. 2016-01-13 [2016-01-13]. 
  16. ^ 金采煥. 「金正恩下令『以叛國罪處罰使用中國手機的人員』但腐敗依然盛行」. Daily NK. 2016-06-10 [2016-10-20]. 
  17. ^ 雪松娥. 「朝鮮為逮捕脫北幹部秘密派保衛部專門小組去中國」. Daily NK. 2016-02-05 [2016-03-04]. 
  18. ^ 姜美真. 朝鮮為召開黨代會強迫搬遷300戶邊境地區居民. Daily NK. 2016-04-30 [2016-10-20]. 
  19. ^ 金采煥. 朝鮮全力防止脫北,「一網打盡中國手機使用者」. Daily NK. 2016-10-10 [2016-10-20]. 
  20. ^ 張杰,韓國在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首提中國強遣脫北者,人民網布魯塞爾
  21. ^ 韓國民間團體在中使館前集會 要求中國停止遣返朝鮮難民,2012-09-06,自由亞洲電台
  22. ^ 脫北者非難民 中國法律尊嚴應得到尊重. 中國評論新聞. 2012-02-29. 
  23. ^ 中國再次遣返脫北者. 聯合早報. 2012-03-10. 
  24. ^ 中國加強對脫北者打擊力度. 聯合早報. 2012-03-25. 
  25. ^ 一個「脫北」家庭的10年. 騰訊. 2012年1月5日. 
  26. ^ 韓國民眾抗議中國政府遣返朝鮮脫北者. 環球時報. 2012-02-18. 
  27. ^ 2012年2月22日外交部發言人洪磊舉行例行記者會. 2012年2月22日. 
  28. ^ 朝鮮射火箭未知會 中國暫停遣返脫北者,sina.com
  29. ^ 中方回應「因朝鮮射星停止遣返脫北者」,網易新聞
  30. ^ 姜美真. 「為防止中朝邊境地區脫北及犯罪,正在進行鐵絲網與河壩建設」. Daily NK. 2013-09-25 [2016-01-01]. 
  31. ^ 31.0 31.1 Stone, Mark. Detainee Release Marks China Policy Shift. Yahoo News. 2014-08-13 [2014-08-16]. 
  32. ^ 外媒:中方罕見釋放11名朝鮮「脫北者」. 新浪新聞. 2014-08-16 [2014-08-16]. 
  33. ^ 中方釋放11名朝鮮「脫北者」 _外媒聚焦 _光明網
  34. ^ 朝鮮女服務員回應叛逃事件稱被拐騙 黑手是韓國. 新浪新聞. 2016-04-21 [2016-04-22]. 
  35. ^ 金晟煥. 中國全力防範脫北?「資助、收留、安置非法越境人員罰款500元」. Daily NK. 2016-10-22 [2016-10-25]. 
  36. ^ 世界人權宣言. 新華網. 
  37. ^ 應讓朝鮮居民知道《世界人權宣言》的內容
  38. ^ 韓國挫敗刺殺朝鮮叛國者黃長燁企圖. BBC中文網. 2010-04-21 [2010-04-21]. 
  39. ^ 記者來鴻:自由有價——朝鮮叛逃者之悲. 
  40. ^ 朝鮮脫北夫妻重新回朝 稱在韓受排擠. 獨家網. 2012-11-10. 
  41. ^ 10 Days in North Korea
  42. ^ 脫北者關注組轟TVB做北韓喉舌 要求停播《在那遙遠的地方》

外部連結[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