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政局 (香港)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市政局
Urban Council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機構
HKUrbanCouncil.svg
市政局標誌
市政局主席 梁定邦 (末任)
市政局副主席 葉國忠 (民建聯) (末任)
部門資訊
成立年份 1883年4月18日
解散年份 1999年12月31日
所屬部門 廢除
總部 廢除
聯絡資訊

市政局英文Urban Council,縮寫UC, UrbCo)是香港政府香港市區(即香港島九龍)提供食物衞生、清潔街道、文娛康樂設施及管理食肆等市政服務的法定機構,於1999年前為香港三級議會的一部份(第一級為全港性的立法會、第二級為區域性的市政局/區域市政局、第三級為地區性的區議會),執行部門為市政總署,歷時117年。

1960年至1986年市政局也為新界提供服務,直至區域市政局成立。市政總署署長同時擔當市政局行政總裁。1999年市政局被董建華以推行「市政服務改革」被解散。

歷史[编辑]

成立[编辑]

市政局的標誌是香港市花洋紫荊圖案,由1973年開始使用至殺局為止
英國紋章院於1979年頒給市政局的紋章
市政局管理地方以粉紅色標示

香港政府特派專員查維克Osbert Chadwick)全面檢討香港居住的衛生環境及供水設施[1][2],直接導致市政局的前身潔淨局Sanitary Board)於1883年成立[3][4],負責清洗街道等衛生工作。1935年根據立法局通過《1935年市政局條例》,於1936年,潔淨局改為市政局。負責的工作範疇亦不斷增加,並接納從不同界別選舉的代表進入市政局。市政局議員每月舉行公開會議,處理服務相關法律修訂和財政事務等。市政局是香港首個有民選議員參與決策的公共機構,戰前原有兩個民選議席,二次大戰剛結束時民選議席廢除,到1952年才恢復兩名民選議席,戰後首屆市政局選舉於5月30日舉行,最後由貝納祺雷瑞德當選,任期一年。民選議席逐步增加,1953年名額4位,得票較高者任期改為兩年,1956年再增到8位,同時任期全面改為4年,1965年進一步增加到10位。由於每次選舉均只選出一半議席的議員,故此改選每兩年舉行一次,選民每票最多得圈選兩名候選人。

演變[编辑]

政府的地方行政政府工作小組在1966年11月發表報告書,建議成立數個地方市議會或區議會,具有廣泛的行政與諮詢職能。議會內民選議員與委任議員的比例會是三比一或三比二,每個議會共有議員30至40人。而市政局地方政制委員會在1969年3月發表的《地方政制改革報告書》,建議分階段擴大市政局的職權範圍、修訂選民資格和增加民選議員數目。但是市政局的建議,在當時並未有全部落實,至1973年市政局改組前,民選議席維持10個。

1973年市政局改組,正式確立了該局自1935年起逐步承擔的公眾衞生和文康服務的功能。改組的依據和方式,見1971年10月發表的一份白皮書。市政局議員的人數定為24人,其中12人在一個有限度選舉權的制度下以全港為單一個選區經投票選出,另外12人為委任議員,並沒有官守議員。議員又推行一套會見市民計劃。市政局享有財政自主權,其收入主要來自差餉,其次是來自牌照費、租金和各類收費;市政事務署仍舊是市政局的執行部門,但保留作為政府部門的角色。市政局主席原由市政事務署(市政總署前身)署長兼任,1973年市政局成為法定機構,並在同年推出洋紫荊局徽,主席改由議員互選產生[5]

1982年起,市政局的選舉中合資格的選民,包括凡21歲或以上同時居港至少滿7年的人。候選人必須居港滿10年。選區按人口和地理因素來劃分。選舉以「票數領先者取勝」。市政局的選民則局限於居住在市政局轄區內的人,即市區主要範圍的居民才合資格,但議員人數亦同時增加至30,包括15名民選及15名委任議員。1985年9月,立法局56名議員中,12名是由市政局、區域市政局及區議會全體成員組成的選舉團選出,選舉團成員須已登記為選民,並已在香港居住最少10年。1991年,市政局則轉為功能界別,選出一名成員進入立法局。1992年最後一任港督彭定康上任後開始取消所有議會之委任議席,以及將投票年齡由21歲降低至18歲;1995年之市政局選舉,除區議會代表外,所有地方選區議員均以「單議席單票制」和「票數領先者取勝」的選舉辦法選出。市政局共有41名議員,其中32名是由地方選區選出。

被董建華解散[编辑]

1999年12月31日,時任香港行政長官董建華以推行「市政服務改革」為理由,宣布解散市政局,並與負責新界地區市政服務的同類機構區域市政局同步解散,兩局原負責的食物環境衛生及康樂文化決策分別由新成立的環境食物局及原有的民政事務局接管;兩個執行服務部門經統合後由康樂及文化事務署食物環境衞生署取代,由特區政府委任的民政事務專員任各區民政事務處的主管,及香港特區政府的代表;直接監督地方行政計劃在區內的運作;負責落實及統籌地區計劃的實施。[6]

由於市政局議員大部分是民選產生,而新成立的局署並未有任何民間代表參與及監察,董建華將兩個市政局強行解散的決定,被泛民主派視為香港民主的大倒退,當中三位民建聯立法會議員在1999年12月3日的臨陣忽然轉軚構成殺局之局面。

解散兩個市政局的原因很多,包括市政局權力過大,是一個擁有獨立財政、土地使用權和政府部門市政總署執行其決策的獨立王國。長期以來,其他政府部門、主要官員都對兩個市局產生不滿;當時民主黨在市政局擁有較多議席,威脅香港政府的管治。大部份民主黨的第二梯隊(少壯派)都是兩個市政局的成員。特區政府為了打擊民主黨,故取締兩個市政局。不少民主黨派第二梯隊青黃不接,如民主黨十多名市政局議員被認為是黨內第二梯隊。於廢除市政局後因議席問題,民主黨曾出現黨內分裂危機,民建聯的第二梯隊成員也發展受阻。解散兩個市政局扼殺政黨發展,防礙了政黨的培育土壤,而政府並無把市政局權力轉予區議會。

2015年11月,香港大學校董、民建聯立法會議員、曾任市政局議員的鍾樹根區議會選舉敗選后接受傳媒訪問時,承認「殺局」是當年董建華打擊民主黨的手段,並透露當年建制派最后支持的原因:「當時形勢上我們一定要支持殺局,因為連民主黨也一併殺了,他們在局內人多,我們想他們死,所以要殺局,連自己都賠上了,自己前途都堵塞了。」[7]

市政局時間囊[编辑]

前市政局為紀念香港主權移交中國,1997年6月在香港大會堂紀念花園埋放「時間囊」。

適逢香港大會堂落成50周年,2012年3月28日下午3時,由前市政局主席梁定邦主持了前市政局時間囊開啟儀式,出席嘉賓除了約三十名前市政局議員或其代表,還包括康樂及文化事務署署長馮程淑儀食物環境衞生署署長梁卓文。「時間囊」收藏了由當年議員提供的個人物品,還有前市政局年報、五年計劃和其他發展項目與大型計劃的圖則和繪圖等。

議員[编辑]

1973年以來歷屆主席[编辑]

年份 主席
1973–1981 沙利士
1981–1986 張有興
1986-1991 霍士傑
1991–1999 梁定邦

1983年以來市政局議席變化[编辑]

議席 1983年 1986年 1989年 1991年 1995年
委任 15 15 15 15 -
區議會代表 - - 10 10 9
地區直選 15 15 15 15 32
總數 30 30 40 40 41

臨時市政局議員名單[编辑]

橫頭磡獅子山公園附近一座涼亭上被遮了一半的前市政局標誌

1997年7月1日,英國將香港主權移交中國,中英兩國政府無法就議員過度問題達成共識,行政長官委任全體原有議員及一些新議員組成臨時市政局,臨時市政局議員名單如下:

選區號碼 選區 議員 所屬政黨 備註
UC1 西區 陳國樑 民主黨
UC2 中區 甘乃威 民主黨
UC3 灣仔西 黃漢清 華革會
UC4 灣仔東 黃英琦 自由黨
UC5 北角西 周潔冰 自由黨
UC6 北角東 王國興 民建聯
UC7 鰂魚涌 黎志強 民主黨
UC8 筲箕灣 杜本文 獨立
UC9 柴灣西 陳添勝 民主黨
UC10 柴灣東 鍾樹根 民建聯
UC11 香港仔及海灣 陳若瑟 獨立
UC12 鴨脷洲 王敏超 新香港聯盟
UC13 薄扶林及華富邨 黎學廉 民主黨
UC14 油尖 黃國桐 民協
UC15 旺角 吳永輝 民主黨
UC16 深水埗西 張永森 自由黨
UC17 深水埗中 黃仲棋 民主黨
UC18 深水埗東 譚國僑 民協
UC19 九龍城北 梁定邦 獨立 主席
UC20 九龍城東 尹才榜 民建聯
UC21 九龍城南 浦炳榮 港進聯
UC22 九龍城西 蔣世昌 自由黨
UC23 橫頭磡、東頭、樂富及天馬 莫應帆 民協
UC24 黃大仙及竹園 林文輝 民建聯
UC25 慈雲山及新蒲崗 李國強 民主黨
UC26 彩虹雲及牛池灣 胡志偉 民主黨
UC27 觀塘西 區玉霞 民主黨
UC28 觀塘北 司徒華 民主黨
UC29 四順及秀茂坪 郭必錚 民建聯
UC30 觀塘中 洪松勳 民主黨
UC31 觀塘南 李華明 民主黨
UC32 藍田 鄧志豪 民主黨
委任議員
葉國忠 民建聯 副主席
徐尉玲 民建聯
伍淑清 獨立
何志平 獨立
李瑞成 港進聯
胡經昌 港進聯
徐是雄 新香港聯盟
張宇人 自由黨
陳炳煥 獨立

臨時市政局於1997年7月1日成立,成員包括前市政局全體議員和另外9位在7月1日上任的新委任議員。至於在主權未移交前的委任議員分別是:葉國忠丁毓珠陳財喜陳乃裕黎永年梁錦滔黃敬祥孫啟昌姚紹成

若扣除委任議員,民主派在臨時市政局佔有多數民選議席。

市政局物品及裝備[编辑]

特種車(車牌字頭為「UC」,市政局解散後於2016年5月改為民用車牌)
員工車輛

過去市政局的城市文康建設(部份)[编辑]

香港條例 第101章 《臨時市政局條例》[编辑]

權力[编辑]

  1. 市政局可行使任何權力以執行市政條例
  2. 市政局可強制行政機關執行其決議(行政命令)
  3. 市政局決議執行者有法律免責權
  4. 市政局財政獨立

第25條 (由1999年第78號第3條廢除)[编辑]

(1)市政局可─ (由1986年第9號第13條修訂)

(a)設立及維持各種場地及設施,以供康樂、休憩、進行各種體育運動,以及舉辦各種文學、藝術、音樂或其他文化活動之用;

(b)提供、推廣、贊助以下活動,或協助、聯同 任何人或組織(不論是否法團)籌辦或舉辦以下活動─

(i)任何種類的舞蹈、音樂、戲劇或劇場表演;

(ii)電影放映;

(iii)文學、歷史、藝術、科學或其他文化方面的展覽或比賽;

(iv)體育示範、表演、比賽及訓練; (由1986年第9號第13條修訂)

(c)取得及持有市政局認為該局或市政總署需用作其容納場所的各類財產,或取得及持有市政局認為為實行本條例或任何其他條例規定或准許市政局實行的任何目的而需用的各類財產,並在符合持有該等財產的條款及條件下處置該等財產;

(d)負責及執行任何合法信託,而該等信託的宗旨,是促進本條例或任何其他條例規定或准許市政局實行的任何目的,或與該等目的類似或由該等目的所附帶引起的其他宗旨;

(e)接受饋贈與捐贈,不論該等饋贈與捐贈是否財產及是否受任何特別信託所規限;

(ea)儘管有第27條的規定─

(i)訂立合約;及

(ii)任用全職或非全職職員; (由1986年第9號第13條增補)

(eb)提供康樂及文化活動; (由1986年第9號第13條增補)

(ec)就該局所提供的設施及服務的使用收取其認為合理的費用; (由1986年第9號第13條增補)

(f)作出一切合理需要的其他作為,以根據本條例或任何其他條例行使或執行市政局的所有或任何權力或職責;並可執行其他職能,而該等職能是因按照本條例或任何其他條例的條文而達致或促進市政局的目的所附帶引起者,或是有助於按照本條例或 任何其他條例的條文而達致或促進該等目的者。

(2)除第(3)款另有規定外,第(1)款所提述的權力,可就市政局轄區或其他地方行使。 (由1986年第9號第13條增補)

(3)第(1)(a)款所提述的權力,只限於就市政局轄區行使。 (由1986年第9號第13條增補)

第36條 (由1999年第78號第3條廢除)[编辑]

(1)除第(4)款另有規定外,市政局可藉決議將其任何權力及職能(包括本條授予的轉授權),轉授予任何市政局議員、任何市政局轄下委員會、任何市政局轄下委員會成員任何公職人員代為行使,以全權強制執行授權予市政局的任何成文法則的條文。 (由1986年第9號第19條修訂)

(2)(由1986年第9號第19條廢除)

(3)凡根據第(1)款條文轉授的權力是由一名議員或成員行使,如該議員或成員不同意公職人員所作的書面建議,他須將該項建議轉交適當的專責委員會或市政局,而該委員會或市政局(視屬何情況而定) 則須決定是否接受、更改或拒絕該項建議。 (由1986年第9號第19條修訂)

(4)根據第(1)款作出的權力轉授,不得授權行使以下權力─ (由1986年第9號第19條修訂)

(a)批准市政局的每年工程計劃表或收支預算,或批准根據第 39A 條對該等文件所作的修正; (由1979年第65號第2條代替)

(aa)招致超出開支預算中所撥款額的開支(不論該預算是原先批准的或是根據第39A條不時修正的); (由1979年第65號第2條增補)

(b)根據第42(1)條籌借款項;

(c)認可市政局的年報、現金收支表及資產負債表; (由1979年第65號第2條修訂)

(d)訂立任何附例或規例;或

(e)根據第43條將市政局的盈餘資金投資,而投資方式並非以定期存款、通知存款、來往帳戶或儲蓄帳戶形式存於《銀行業條例》(第155章)第2條所指的銀行。 (由1986年第9號第19條代替。由1995年第49號第18條修訂)

(5)第(4)款(a)或(aa)段並不影響市政局將按照第37條訂立的附例中的權力轉授的權限。 (由1979年第65號第2條增補)

第101章 第44條 (由1999年第78號第3條廢除)[编辑]

市政局的收入無須繳稅

第101章 第50條 (由1999年第78號第3條廢除)[编辑]

任何人不遵守根據第36條妥為獲得權力的市政局議員市政局轄下委員會或市政局轄下委員會成員所發出而由秘書簽署的書面命令,或不遵守根據第36條妥為獲得權力的公職人員所發出的命令,均可予懲罰,懲罰方式猶如該命令是由市政局發出的一樣。

第101章 第51條 (由1999年第78號第3條廢除)[编辑]

任何市政局議員或市政局轄下委員會成員,如為了施行本條例條文,或為了施行向市政局授予權力的任何其他成文法則的條文,而真誠地作出任何事項或事情,均無須因此而由其本人承擔任何訴訟法律責任申索要求

市政局轄下架構[编辑]

該局轄下的十二個專責委員會及常務委員會轄下的三個工作小組[8]

專責委員會[编辑]

  1. 政務委員會
  2. 建設工程委員會
  3. 文化委員會
  4. 娛樂委員會
  5. 財務委員會
  6. 圖書館委員會
  7. 酒牌局
  8. 街市及販商事務委員會
  9. 康樂委員會
  10. 覆檢委員會
  11. 臨時市政局津貼事宜小組委員會
  12. 綠化香港工作小組委員會

文化委員會轄下小組委員會(工作小組)[编辑]

  1. 文化活動小組
  2. 演藝團體小組
  3. 兩個臨時市政局聯合管理音樂事務委員會

其他[编辑]

  1. 檢討臨時市政局會議常規小組委員會
  2. 香港大球場董事局
  3. 帳目委員會

文化機構[编辑]

  1. 香港藝穗節董事會         
  2. 香港藝術節協會常務委員會     
  3. 香港兒童合唱團董事局       
  4. 香港藝術中心監督團        
  5. 香港芭蕾舞團董事局        
  6. 香港小交響樂團顧問委員會     
  7. 香港藝術發展局藝術教育工作小組  
  8. 香港管弦協會常務委員會      

日常運作[编辑]

服務[编辑]

臨時市政局負責為大約350萬市區居民,即全港52%的人口提供市政服務。該局的職責包括保障環境衞生和公眾健康,以及提供文娛服務和場地、康樂活動和設施。[9]

會議[编辑]

該局有議員50名,每月舉行會議一次,以通過各項與局務有關的附例和正式動議。

臨時市政局全局常務委員會每月舉行會議兩次,處理該局的日常事務;其轄下14個專責委員會,則通常每月舉行會議一次。此外,該局轄下還設有三十多個小組委員會和工作小組,處理特定事務。除敏感議題須閉門討論外,所有臨時市政局會議均公開舉行。[9]

執行[编辑]

市政總署署長是臨時市政局的首席行政人員,也是市政總署的首長。該署職員約16800人,是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架構中最龐大的文職部門。市政總署署長的職責包括策劃和督導市政總署各方面的工作,以及制訂政策方案供臨時市政局考慮。政策獲通過後,便由作為臨時市政局執行機構的市政總署予以推行。[9]

接見[编辑]

臨時市政局在港九各區設立會見市民辦事處,供議員接見市民 。港九居民也可通過議員輪值制度,向臨時市政局表達意見 。按照該制度,臨時市政局安排議員輪值接見已預約的市民,每周兩次 。[9]

參見[编辑]

参考文献[编辑]

  1. ^ http://www.info.gov.hk/water150/mbook/TEXT/TEXT_CANT/History/index.html
  2. ^ http://books.google.com.hk/books?id=Vcg3cN4NbdsC&pg=PA9&lpg=PA9
  3. ^ hub.hku.hk/bitstream/123456789/31073/1/FullText.html
  4. ^ sunzi1.lib.hku.hk/hkjo/view/44/4401591.pdf
  5. ^ http://www.info.gov.hk/gia/general/199907/13/0713190.htm
  6. ^ http://www.legco.gov.hk/yr98-99/chinese/bc/bc73/general/cbc73.htm 《提供市政服務(重組)條例草案委員會》
  7. ^ 鍾樹根痛失24年議席: 「我從政 Timing 不好」 端傳媒,2015年11月23日。
  8. ^ 香港政府. 臨時市政局選舉各委員會主席. [28 JUL 2016]. 
  9. ^ 9.0 9.1 9.2 9.3 兩 個 市 政 局 和 區 議 會. [28 JUL 2016]. 
  • 劉潤和(2002年)《香港市議會史:1883-1999》,香港大學出版社編製。ISBN 962-7039-40-3

連結[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