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檢基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馮檢基
Frederick Fung Kin-kee
Frederick Fung Kin Kee.jpg
香港立法會議員
任期
2000年10月1日-2012年9月30日
选区 九龍西
任期
2012年10月1日-2016年9月30日
选区 區議會(第二)
臨時立法會議員
任期
1996年12月21日-1998年6月30日
英屬香港立法局議員
任期
1991年10月9日-1997年6月30日
选区 九龍西
深水埗區區議員
任期
1988年3月10日-1991年3月3日
前任 陳家聰
继任 符偉樂
选区 石硤尾
任期
2000年1月1日-2015年12月31日
前任 符偉樂
继任 陳穎欣
选区 麗閣
香港民主民生協進會 民協主席
任期
1989年-2007年11月21日
前任 陳立僑
继任 廖成利
个人资料
出生 (1953-03-17) 1953年3月17日(64歲)
 英屬香港
国籍 香港 中国香港
政党 香港民主民生協進會 民協
配偶 陳敏慈
居住地  香港新界火炭[1]
宗教信仰 基督教

馮檢基SBSJP英语:Frederick Fung Kin-kee,1953年3月17日),香港立法會前議員,政治人物,生於香港,籍貫廣東東莞。1970年代開始活躍於學運,社運及居民運動,香港民主民生協進會(簡稱「民協」)創會會員,曾任深水埗區議員和泛民飯盒會召集人,他亦從1983年至1995年期間擔任市政局議員。他是香港泛民主派的一員。馮檢基在1988年首度成為深水埗區議員,1991年首度成為立法局議員。香港回歸後,歷任臨時立法會議員、立法會議員。2016年落選後,拒絕回應新旧交替的潮流,堅持參加2017年補選,备受批評。

生平[编辑]

身世背景[编辑]

馮檢基出生於一個六口之家,父母、哥哥和兩名姐姐。他父親在其出生後三個月便去世,其後母親帶著哥哥往大陸定居,馮檢基則與二姐在港生活,相依為命,而二姐為了照顧他,終生未婚[2]

早年[编辑]

由於家貧,小學時需依靠學費資助才能完成聖猶達小學的學業。小學畢業後升至筲箕灣官立中學就讀,其後會考失利,而家人難以支付重讀費用,他曾先後任職啤機工人,推銷員及補習導師以賺取學費繼續學業;在重讀中五時,當選中文學會主席。其後成功入讀香港大學社會科學院,並成為社會科學院學生會副主席;當時港大的學生活動由國粹派主導,社會科學院等社會派於1974年舉辦「香港週」以關注香港社會問題,如寮屋區徙置區以至九七前途問題等。馮檢基因投身學生會活動,導致成績不合格,被勒令出校。[2]

社區組織協會[编辑]

在離開港大後,任職香港社區組織協會(SOCO),與兼職街坊王桂雲共同在大坑東徙置區負責組織工作, 共要求重建及關注社區問題等。1977年香港社區組織協會(SOCO)舉辦大坑東全體居民大會因橫額被房屋處沒收,引發四百多人到房屋處抗議;房屋委員會其後與居民等商討對大坑東徙置區重建計劃的建議,大部份均獲得落實,其後原區安置,分戶,加戶,搬遷費等訴求均成為政策,為其他社區的公屋重建提供了一個示範作用。及後更協助創辦公共房屋政策評議會(公屋評議會),長期跟進公屋種種問題,其後成為評議會第一位總幹事。[2]

隨著大坑東居民委員會日趨成熟,並在陳立僑醫生的協助下,增設社康組,為居民量升壓、量高、磅重、驗血和驗尿,推廣社區健康教育,開了社區發展先河。[2]

英國留學[编辑]

經過三年在香港社區組織協會的工作後,馮檢基選擇到英國百拉福大學深造。

1980年,戴卓爾夫人進行多項教育變革,包括將海外生的學費增加兩倍,引起全國的震盪,不單是海外生,連本地生、學界、教育界都有很大的反對聲音,對家貧的馮檢基造成很大的經濟壓力。英國百拉福大學的學生會經過一論討論及諮詢後,決定發起佔領校園運動,並在火車站外呼籲「海外生」先不要交學費。學生會佔據了教員室讓老師不能上班,佔據了電話間協助向外通信等等。經過一星期的佔領行動後,校方決定與學生談判,並願意將財政報告公開與學生討論,其後兩方達成協議,認同頭一年維持原收費,第二年開始跟從政府政策,並化解了該次的學生運動。[3][2]

其後,英國讓步並修改至英國本土、歐盟及歐盟殖民地的學生皆只收取本地生的費用。香港當時只為英國的附屬領土(Dependent territory),故香港人到英國留學仍需付全費,這對香港人來說十分震撼,因當時香港仍受英國管治,故對此政策感到很受歧視。當時,由利物浦大學學生發起抗議,組織在英國讀書的香港學生抗議有關政策,當天1400人英國倫敦遊行至英國國會,與國會議員當面對質,要求其反對戴卓爾夫人的新政。及後一批香港同學為了持續爭取合理權益,故成立了香港留英學生聯會,馮檢基更成為了首屆的主席,聯會其後進行了很多游說的工作,包括游說不同大學內的香港留英學生,壯大爭取的力量,並游說不同的國會議員及游說香港政府等等,最後成功爭取得到香港政府與英國政府達成協議並設立助學基金,支付學費的差額。[4][2]

馮檢基在英國百拉福大學的「私人導師」(personal tutor)為Jeff Hearn和Jim Kincaid,指二人為對其影響深遠的導師。Jeff Hearn在其大學一年級時為其分析在香港社區組織協會的工作經驗;Jim Kincaid在二年級後為其分析香港的政治結構,政治模式及演變歷史,對其回港後參與政治工作有著重要作用。[2]

政治生涯[编辑]

1982年在英國百拉福大學畢業後返回香港,並與林澤飄李植悅組成聯盟,以公共房屋政策評議會(公屋評議會)名義參與1983年的香港市政局選舉,並成功當選。

成立香港民主民生協進會[编辑]

1986年10月26日, 十一個壓力團體合組為香港民主民生協進會(民協),為最早的參政組織,創會時包括張家敏陳偉業黃仲棋李永達王岸然等人。當屆民協主席是陳立僑,副主席是馮檢基李永達。1988年積極投入爭取八八直選運動並參選三級議會選舉。

籌組但無加入港同盟[编辑]

1989年六四事件後,當時的民主派團體皆認為要團結集結力量,故民協,匯點,太平山學會等研究結盟或合組政黨的可能。其後,民協大會議決保留民協,但容許成員自行決定會否加入香港民主同盟(港同盟)。

1990年4月23日,當時一半民協成員與太平山學會、部份匯點成員合組港同盟。而民協最後沒有與太平山學會合併的原因眾說紛紜,李柱銘指港同盟合併影響了馮檢基的影響力,有傳指馮要求當新政黨的主席,又有傳指當時的民協主席馮檢基膽怯了,而馮檢基指因中港關係、階級立場的不同影響其參與。

香港前途問題[编辑]

彭定康在1992年上任港督之後,在當年首份施政報告推出政改方案,內容包括改變最後一屆立法局的組成及取消所有區議會委任議席等。彭定康政改方案掀起了中英爭拗,民協在堅持民主進程嚴守九七前不改基本法原則下,推出民協政改方案惜未獲立法局支持。儘管受到北京方面的強烈反對,彭定康的政改方案仍然成功在1994年6月30日獲民主派佔優的立法局通過,並在1995年香港立法局選舉中落實。1994年,馮檢基出任港事顧問。中國以政改方案違反了中英聯合聲明、基本法和中英兩國的外交文件為由,不承認「直通車」(即原來英中雙方協議,最後一屆立法局議員可全數過渡為特區第一屆立法會議員)。1995年立法局選舉後,中方準備籌組臨時立法會,民協就立法會脫軌推出另類方案務求令臨立會不用成立,未獲中英雙方接納。1996年,馮檢基於人民大會堂公開遞交了港人反對廢法請願信予錢其琛副總理,其後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委會上就臨立會成立上投下唯一的反對票,被魯平斥責不准再參選。

參與香港臨時立法會[编辑]

1996年底,民協會員大會認為:1)應貫徹民協一向在建制內外爭取民主與改善民生的策略;2)確保有不同意見人士在議會中,爭取民主改善民生;3)九五年以後彭督方案選出的立法會議員中,有16位持海外護照,在外國享用居留權,違反基本法第六十七條,立法局將難以乘直通車過渡九七;4)大多數選民支持。因此,民協通過參與臨立會選舉決定,而四位成員亦全數當選。[5]

1998年香港立法會選舉,民協馮檢基與廖成利在九龍西選區合組名單參選,敗於民主黨及民建聯名單,未能取得議席。有論者認為與民協參選臨立會有關,又有論者認為與選舉制度改為名單比例代表制有關。

重返立法會[编辑]

馮檢基在落選後曾擔任香港大學通識教育統籌主任,並與李鵬飛同為新城電台節目「戰龍在野」的主持。到了2000年香港立法會選舉,馮檢基重回立法會,並於2004年選舉和2008年選舉中成功連任,代表民協的唯一議席。

2005年,特首曾蔭權提出政改方案,馮檢基要求政府提出更民主的方案,曾憲梓指責馮檢基"食左老虎膽"。 [6]民協與政府談判到最後一分鐘,但政府拒絕讓步,馮檢基最後投下反對票。

2007年香港區議會選舉,民協由原來25席減少至17席,選後馮宣佈辭去主席一職。

2010年,民協與民主黨及一眾學者成立普選聯,向政府爭取更進步溫和的政改方案。後政府接納民主黨的區議會方案,故馮檢基在政改中投下贊成票。

2012年7月11日,馮檢基不滿平等機會委員會主席林煥光繼續身兼行政會議召集人,決定辭去平等機會委員會委員一職。

參選行政長官選舉泛民主派初選[编辑]

2011年12月8日馮檢基於中環9號碼頭對出的海濱長廊正式宣布參選2012年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選舉,旋於2012年1月8日泛民主派初選敗於何俊仁,未能取得提名。[7]

參選區議會(第二)功能界別[编辑]

2012年香港立法會選舉,在其他反對超級區議會方案的民主派政黨不參與選舉的情況下,馮檢基離開民協勢力範圍九龍西選區,冒滅黨危機轉戰參選超級區議會,馮當時憂慮若連他也做逃兵,泛民「未開波已輸了3席給建制派」。

馮檢基以「力爭泛民第3席」為口號,最後取得超過26萬票連任立法會議員,成功當選。但原區的譚國僑以約4000票敗於梁美芬,馮檢基為民協保住最後一席。[8]

區議會選舉落敗[编辑]

2015年香港區議會選舉,馮檢基於深水埗區麗閣選區爭取連任,但受到前黨友黃仲棋分薄票源,最終以不足100票不敵工聯會民建聯派出的新人陳穎欣,失去區議會議席,因此不能再參選立法會區議會(第二)功能界別。[9]其後他轉而在新界西參選立法會。

立法會選舉落敗[编辑]

2016年香港立法會選舉,馮檢基轉而在新界西參選立法會。最終在與同屬泛民主派的工黨李卓人、街工黃潤達及社民連黃浩銘互搶選票,以及雷動計劃棄保操作下,導致落選。他因得票低於3%,被沒收選舉按金,民協在1998年香港立法會選舉後,再次失去所有立法會議席。

政治立場[编辑]

馮檢基在一直被視為溫和民主派,強調走基層民生路線,在民主派陣營中視為強調與中央溝通的人物,強調「又傾又砌」路線。[10]

八九民運後,民主派與中共當局隔絕一切接觸,馮檢基當時有別於其他民主派,繼續強調與中央溝通,馮在籌組香港特區工作,擔任多個職位,如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成員(1996-97), 港事顧問(1994-97),香港基本法諮詢委員會成員(1985-89),當時被民主派人士大力批評,甚至譏笑為「媚共民主派」[11],更揶揄港事顧問為「講是顧問」或「房事顧問」。[12]馮曾表示參與有關工作是為了把香港人的聲音帶入建制內,馮檢基在1996年在籌委會投票前於人民大會堂公開遞交了港人反對廢法請願信了錢其琛副總理,並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委會上就臨立會的成立投下唯一的反對票,被魯平斥責不准再參選。

1994年,馮檢基與民協一行多人在北京遊行,要求釋放記者席揚,為香港政團在國內的第一次。[13]其後,馮更參選臨時立法會而備受民主派批評。[14]

注釋[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政黨職務
前任:
陳立僑
民協主席
1989年—2007年
繼任:
廖成利
前任:
符偉樂
深水埗區議員(石硤尾)
2000年—2003年
繼任:
譚國僑
前任:
黎慧蘭
深水埗區議員(麗閣)
2004年—2015年
繼任:
陳穎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