湯家驊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跳转至: 导航搜索
湯家驊
Ronny TONG Ka-wah
Ronny Tong Enlarged.jpg
香港立法會議員
2004年-2015年
政黨 公民黨 (香港) 公民黨(2006-2015)
獨立(2015-)
籍貫 廣東新會
國籍 香港 中国香港
出生 1950年8月28日1950-08-28(65歲)
香港 英屬香港
配偶 楊蕙蘭
專業 資深大律師
學歷

湯家驊議員SCThe Hon Ronny TONG Ka-wah,1950年8月28日),生於香港、籍貫廣東新會資深大律師,1999年至2001年曾任大律師公會主席,2004年-2015年任立法會議員,代表新界東選區

他亦是前公民黨《基本法》四十五條關注組的成員,是香港泛民主派的一員。湯家驊立場溫和,強調需與中央溝通,建立互信才能達至普選,又多次批評公民黨及泛民主派,引來其他公民黨議員如梁家傑不滿,對其立場表示質疑[1],更獲得建制派人士羅范椒芬「點名」指是可接受的特首人選[2]。2015年,他成立中間派智庫「民主思路」。在2015年政改方案被否決後,他宣布退出公民黨及辭任議員。


早年生涯[编辑]

湯家驊出生於基層家庭,六兄弟姊妹中排行第五,一家八口住在灣仔春園街的破舊單位。一小時候因家貧沒有入讀幼稚園,反而就讀非正式學校,後來入讀銅鑼灣官立小學皇仁書院。湯中學時期成績一般,但喜愛音樂,常參加樂隊玩音樂,當時一起玩音樂的好友還包括後來成為樂壇天皇的譚詠麟。當時譚、湯二人曾組樂隊Galaxy,湯家驊主要擔任鍵琴手,樂隊更計劃出碟,但後來因故解散,譚另組溫拿樂隊,而湯未有加入。[3]

湯年少時讀書成績一般,從未想過成為律師,反而希望加入政府或當教師,可是高考因發燒失利,成績不足以入大學。後來以「搏一搏」的心態報讀港大法律系,因為面試表現良好而獲破格取錄。雖然湯中學成績並不突出,但他在香港大學最終以一級榮譽及全班第一名畢業。及後到英國牛津大學進修時,亦順利以全英第一名考取執業資格。湯憶說,當年讀大學從不上大學的講課,大部份時間都以自修學習,但成績仍比其他人好。

由於家貧,湯在英國讀書的日子相當困苦,不但做幾份兼職,包括侍應、樂隊伴奏,為籌旅費甚至把自己心愛的結他賣掉。他亦曾獲終審法院非常任法官烈顯倫經濟援助,渡過艱難的日子。

法律生涯[编辑]

湯家驊於皇仁書院畢業後入讀香港大學法律系,並以全級第一名畢業,及後到英美等地深造法律。

湯家驊在英國實習半年後回港,但當時香港大律師公會並不承認他在海外的實習資歷,於是湯家驊與公會對簿公堂,「未執業已與公會打官司」一事成為法律界多年佳話。後來湯在官司中勝訴,正式開始打官司的生涯。

1977年湯家驊為紙盒藏屍案被告歐陽炳強上訴的律師,上訴失敗後,他宣佈不再參與刑事案的訴訟。事隔多年後湯仍耿耿於懷,他指當年最後一次見歐陽炳強時,對方流著淚對他說「我係無辜」,令他感到非常難過,最後決定不再處理任何刑事案。[4]直到出獄後多年,歐陽炳強接受網上電台節目東頭灣道99號訪問,仍然堅稱自己是清白。

湯家驊現時為香港著名律師行Temple Chambers的成員,前律政司司長黃仁龍唐明治、前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石永泰等法律界重量級人馬都是他的同事。

從政生涯[编辑]

四十五條關注組[编辑]

2003年湯家驊與梁家傑、余若薇等多名法律界重量級人物組成二十三條關注組,反對特區政府倉促就基本法廿三條立法。及後又組成四十五條關注組,力爭零七零八雙普選。在2005年更與關注組骨幹成員組成公民黨,以推動競爭法最低工資普選為目標,亦希望可以促進民主派與中央溝通及合作。

2004年湯以四十五條關注組成員身份參選立法會,於新界東當選。一年後與多位關注組成員組成公民黨,

請李柱銘出選法律界[编辑]

2008年事原為當時法律界議員吳靄儀有意放棄連任,湯家驊曾私下要求李柱銘重新出選法律界,但李柱銘一早於2008年中表示不再於立法會尋找連任,故拒絕湯的要求。

不過,該事件被社民連主席黃毓民用於選舉論壇回應公民黨毛孟靜對黃的發問。當時毛孟靜問黃毓民是否認為所有參加功能組別的泛民候選人都是民主罪人,黃毓民便以該事件指責公民黨作為泛民主派,不應樂此不疲參與功能組別選舉。而毛孟靜當時否認有此事,黃立即指責毛說謊,指李柱銘親口向他承認此事。毛孟靜見狀,即時表示湯與李的私人對話不代表公民黨的立場。[5]其後毛孟靜及李柱銘均先後清楚表示有關討論屬私人性質,和兩黨無關。

此事令社民連與公民黨的關係跌至冰點,社民連黃毓民於立法會選舉落幕後,公開表示欲與公民黨修好,更呼籲大家不要計以往仇怨,要冰釋前嫌,繼續合作。其後社民連「長毛」梁國雄還斟了杯水給公民黨黨魁余若薇,釋出善意。[6][7]

李柱銘於接受訪問時,說社民連黃毓民小事化大,指出「湯家驊只是受人所托,問一句有什麼所謂」,又指社民連雖然杯葛功能組別,但社民連的立法會議員在議會內也要與功能組別議員合作,是「五十步笑百步」。[8]

反對五區公投[编辑]

在2009年末,湯家驊所屬的公民黨已和社民連達成共識,組成同盟推動「五區補選,變相公投」,以獲取民意授權向特區政府爭取2012雙普選。然而,湯家驊多次撰文反對公民黨參與五區公投運動,反而加入泛民主派其他溫和政黨如民主黨等所組成的普選聯,以較溫和手段爭取普選。[9]

湯家驊與公民黨兩位立法會議員陳淑莊余若薇,出席反財政預算案遊行

2011年區議會選舉[编辑]

在2011年的香港區議會選舉,湯家驊首次在沙田第一城選區出選,結果落敗。[10]

居港權爭議[编辑]

2011年7月,湯家驊反對把「外傭爭取居港權」事件中的《基本法》條文爭議提請「人大釋法」,認為這會損害法治及司法獨立。[11]

2012年1月,湯家驊不支持以「人大釋法」或修改《基本法》解決「雙非孕婦來港產子」問題,認為行政手段已經足以打擊有關行為。[12]

提出2017年普選政改方案[编辑]

2013年,湯家驊在沒有知會公民黨的情況下,獨自提出個人政改方案,提出「排序複選制」。他反對泛民及學生團體提出的公民提名,認為這個方法並不符合基本法,又認為提出違反基本法的選舉辦法會嚴重破壞中央與泛民的關係,更難達至普選。

湯家驊的方案中提委會四大界別組成不變,但取消團體票,改為界別的從業員或所有會員等。提委會選民因而增至超過百萬人。

湯家驊曾將方案交予京官,對方認為他的方案合符基本法要求,而且「方向正確」。不過後來因泛民主派堅持公民提名,又發動佔中,湯的方案未獲重視。

反對佔領中環[编辑]

湯家驊是唯一泛民主派立法會議員,從未參與佔領中環以及其後所延伸的雨傘運動[13],沒有公開為其站台。湯多次表示,泛民主派應與中央建立良好的溝通關係,而非對立仇視,因為盲目對抗不能達至普選。

雖然反對佔中,但湯家驊一直表示會否決政改,拒絕「假普選」。2015年6月18日廿八名議員,包括湯家驊,投票反對政改,由於多名建制派議員在表決前錯誤離場,方案被大比數否決。湯在發言時指「今天所有人都是輸家」,並一度哽咽。

湯家驊批評「泛民沒有政治智慧」,認為他們即使反對政改,也不應過早強硬表明否決,否則會令中央失去談判的動力。湯亦批評負責推銷政改的時任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同樣欠缺政治智慧。

退出公民黨[编辑]

2015年6月22日上午,在立法會否決政改後四日,湯家驊向公民黨黨員發信,指有意引退,希望黨友尊重及了解。在信中指,自2009年底,開始察覺公民黨所走的路線,與當日創黨的理念日漸偏離。他一直期待公民黨可吸納更多政治傾向較為中立的港人及能成為與中央建立關係較為正面的首個民主黨派。但他認為,這個目標在今天來說,可能有人會認為是太遙遠或不切實際。[14]

同日下午,湯家驊在立法會召開記者會,除退黨外,同時宣佈會辭去立法會議員,於10月1日生效。他表示辭職是因為2012年他是以公民黨名義當選議員,有市民當初可能因公民黨才支持他,退黨同時辭職是較公義的做法。加上他發現自己已在議會「起不到任何作用」,多年的努力都是白費,故把議席讓給有能力的人。湯又表示將會集中處理他一手成立的智庫民主思路的事務,希望能為一國兩制找到出路,同時修補社會裂縫,並培養有質素的年青人議政。湯又否認中央掌握他的黑材料,並指有關指控毫無根據,對他而言非常侮辱。[15]

退黨後湯家驊對泛民主派,特別是公民黨的批評更為強烈。湯家驊指責泛民領頭人物將民主派變得激進,又不肯和中央坦誠溝通,令雙方關係惡化。他指出,若有人不敢主動講良心說話,帶領群眾走合適的路,反而胡亂順應民情,「這個人只是戀棧議席」,而非為民主努力。湯強調,要達至普選就必定要和中央溝通,而中央的反應是相當易猜,偏偏泛民主派卻要做出惹怒對方的事,令普選之路更難行,相當不智。

家庭[编辑]

湯已婚,與妻子楊蕙蘭育有兒子湯煒軒(Justin)。湯煒軒亦是執業大律師,畢業於英國艾克斯特大學法律系。2012年12月15日湯煒軒與女友結婚,於洲際酒店筵開五十席,多名政界、法律界、商界人士均有出席。

軼事[编辑]

  • 湯年少時醉心音樂,曾組織多隊樂隊,當時一起玩音樂的好友包括「校長」譚詠麟。譚多年後打趣道:「姓湯的人很愛飲湯。」
  • 湯坦言年少生活頗為輕狂,試過與樂隊成員在表演後睡在北角邨的升降機內,又試過在大街上小便。
  • 湯中學高考失利,不夠資格報讀香港大學,但當時法律系收生不足,湯家驊便申請入讀法律系。在面試時與大學教授談論音樂,雙方十分投契,故獲破格取錄。
  • 湯於英國牛津大學進修時成績突出,畢業後只用六個星期溫習,便於執業試取得全英第一名,當時其他考生一般都要先讀一年訓練課程才考試。後來英國律師公會更因他而取消了考生必須報讀訓練課程才能參加考試的規定。
  • 湯家驊另一興趣是讀詩詞,特別是蘇軾李後主的文學作品。

學歷、專業資格及獎項[编辑]

  • 香港皇仁書院畢業
  • 香港大學法律學士(1972)(一級榮譽及全班第一名)
  • 牛津大學民事法律(榮譽)學士(1974)
  • 香港大學李福善法律獎章得主(1972)
  • 國際扶輪社畢業生獎項得獎人(1973-1974)
  • 牛津大學St. Edmund Hall Winter-Williams獎學金學生(1972-1974)
  • 倫敦大律師公會終期試榮譽證書(一級榮譽及總第一名)(1974)
  • Lloyd Stott紀念獎(1974)
  • J.B.Montagu見習大律師獎(1974)
  • 中殿律師學院榮譽證書(1974)
  • 香港大律師公會會員(1975)
  • 英國大律師公會理事會會員
  • 美國紐約州大律師公會會員
  • 英國認許大律師(1974)
  • 澳洲維多利亞省最高法院大律師及律師(1983)
  • 新加坡共和國最高法院出庭訟辯人及律師(1986)
  • 美國紐約州大律師(1988)
  • 香港御用大律師(1990)
  • 香港資深大律師(1997)

公職[编辑]

  • 立法會議員(新界東)(2004年10月1日-2015年9月30日)
  • 香港最高法院暫委法官(1992年4月22日–6月1日及2002年4月8日–5月4日)
  • 香港最高法院規則委員會香港大律師公會代表(1978年及1979年)
  • 香港區域法院規則委員會香港大律師公會代表(1979-1990年12月)
  • 區域法院規則及訟費工作小組成員(1980年)
  • 香港大律師公會就調查一名大律師的不當行為指控而成立的調查委員會委員(1986年)
  • 香港大律師公會就調查一名大律師的不當行為指控而成立的調查委員會委員(1987年)
  • 區域法院規則工作小組成員(1988年)
  • 法律援助常務委員會委員(1988年2月2日-1992年2月16日)
  • 暴力及執法傷亡賠償委員會委員(1989年1月19日-1995年6月18日)
  • 香港大律師公會就調查一名大律師的不當行為指控而成立的調查委員會委員: (1989年)
  • 稅務上訴委員會委員(1991年6月3日-1995年1月2日)
  • 香港大學香港城市理工學院法律深造證書(商業法及實務)校外考官:(1991年-1994年)
  • 證券與期貨事務上訴委員會委員(1994年10月15日-1996年10月14日)
  • 稅務上訴委員會副主席(1995年1月-2004年1月)
  • 證券與期貨事務上訴委員會副主席(1996年10月15日-1999年10月14日)
  • 收購上訴委員會副主席(1994年6月1日-1999年6月1日)
  • 人事登記審裁處審裁員(1996年5月-2004年4月)
  • 香港大學法律專業學系名譽講師(1998年-2002年8月31日)
  • 市政服務上訴委員會委員(1996年8月10日-2002年8月9日)
  • 巿政上訴委員會及區域巿政上訴委員會委員(1996年8月10日-2002年8月9日)
  • 律師出庭發言權委員會主席(1997年)
  • 香港大律師公會執行委員會委員(1998年-1999年)
  • 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1999年-2001年)
  • 香港城市大學法律學院諮詢委員會委員(2001年1月15日-2003年1月14日)
  • 香港按揭證券有限公司按揭文件標準化計劃統籌委員會及起草委員會委員(2001年3月)
  • 民事司法制度改革委員會主席(2001年及2002年)
  • 經濟及就業委員會委員(2004年11月-2005年12月)


参考文献[编辑]

外部連結[编辑]

政黨職務
前任:
職位創設
公民黨 (香港) 公民黨新界東支部主席
2006年-2014年
繼任:
楊岳橋